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66第六十六章成三陪
    [第1章  正文]

    第66节  第六十六章 成三陪

    秦子矜默然看着窗外,幽幽地说:“冰冰,你这么好的条件,要不找了正紧人嫁了!”

    秦子矜说了之后,半天没听见反应,扭头一看胡冰冰泫然欲滴的模样,她赶紧说:“算了,就当我没说,好了,别哭啊,咱不哭!”

    胡冰冰吸了吸红红的鼻子:“子衿,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如今的一切都是他给的,要是离开他,我什么都没有了。”

    “你爱不爱他?”

    胡冰冰自嘲的笑了笑:“爱?一个小三有资格谈论爱情吗?”

    “唉,我这个三叔……”

    秦子矜刚叹息完,秦钟就回来了,他刚坐下,胡冰冰就端着啤酒邀他喝。

    秦钟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确认是真的后,也只能是舍命陪君子。

    他隐隐感觉气氛异样,于是揶揄道:“今天我就是个三陪,业务还可以扩展,你们放开整,过期不候。”

    秦子衿笑道:“三陪?你都能陪什么?”

    “你说哩?”

    “陪吃,陪喝,陪玩。”胡冰冰抢着答道:“现在继续喝!”

    秦子衿有点看不下去了,这冰冰到底是灌自己还是在灌秦钟,谁多了都不好,于是她赶紧劝道:“冰冰,喝慢点,差不多了咱们还有后续活动!”说完了,她夸张地对胡冰冰眨了眨眼睛。

    “哦!后续活动,好期待吖!好,我喝慢点。对了,你是心疼秦钟吧!”胡冰冰伸出芊芊食指点着秦子衿笑道。

    秦子衿瞪了她一眼说:“狗咬吕洞宾,好心当作驴肝肺,喝吧,懒得理你。”

    秦钟在一边窃窃地想着:后续活动?那会是什么?不会是……嘿嘿……

    “秦钟,你傻笑什么?是不是想起什么肮脏龌龊的事了?喝酒!”秦子衿居然也加入了邀酒的行列。

    “唉!”

    三人一不小心又喝了一打,酒足饭饱、面红耳热之际,秦钟一左一右驾着两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塞入捷达后座,然后自己做到驾驶位,搓了搓脸颊,又点了一支玉溪,抽了一口这才问道:“两位姐姐,现在到哪里去进行后续活动呢?”

    “百货大楼!”二女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啊?百货大楼,干嘛?”秦钟做梦也没想到要到那里去。

    秦子衿吐着满口酒气,趴在他耳边说:“当然是去做女人最喜欢做的事!”一说完,她就靠回了后座。

    “什么事?最喜欢?”

    左耳朵有人吐气如兰地说:“饭后SHOPPING,明白吗?”

    “小品,啥意思?”秦钟被越说越糊涂。

    秦子衿摇摇头:“可怜的山村野孩子,没文化真可怕,SHOPPING不是小品,是英文,购物的意思!”

    秦钟点点头,似乎恍然大悟,说:“哦,原来是英文,那跟我说英文干嘛?”

    “习惯了,开车!”胡冰冰看着车窗外熙熙攘攘的行人淡淡地说。

    “走啰!”秦钟看看车身周围没什么人,一个直倒加甩尾,呼的一声就上了车道,小小秀了一把车技,却引得车里两个女人一阵尖叫,从后面扑上来对他又打又掐。

    四团软肉将他两个肩头包住,香风和热气在耳畔弥漫,说是打,粉拳又有什么力道。

    “真要命!”秦钟立刻就感到血液万流归宗般呼啦啦奔向一个地方,接着一个颇具规模的帐篷就搭了起来。

    两个女人还在不眠不休意犹未尽的闹着,秦钟窃以为她们也很爽吧!

    慢慢到了闹市区,秦钟尽管很享受,但还是一抖肩头斥道:“好了,坐回去让我安心开车,出了问题谁负责!”

    两个女人似乎也闹够了,被一惊一闹,酒劲也散了不少,老老实实靠在后座上。

    片刻后,二女一男来到县里唯一一家百货大楼。

    秦钟的捷达车虽然档次不咋地,但是他的车技绝对不是盖的,一把就进了车位,那收费的大爷对着竖了一下大拇指,然后摊开手掌。

    两个女人早已打开车门手挽手走进百货大楼的玻璃旋转门,秦钟瞪着大爷,不知道他是啥意思。

    “小伙子,艳福不浅,怎么,停车费都不想给?”大爷脸上先是笑嘻嘻的,但很快就板起了脸。

    秦钟暗道:“怎么停个车还要收费?”随即看到大爷左手里的一沓零钱还有票据,他嘟囔一声道:“多少钱?”

    “五块,两小时,有发票的!”

    秦钟摸出一张五块钱,接过了那张票据,有些不爽地走进旋转门。

    “刚才饭钱花了七百多,这城里真是吃钱呢!”秦钟摇摇头走进一楼大厅,顿时被明亮的灯光,靓丽的美女和一片光怪陆离迷了眼睛。

    “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哪!”秦钟喃喃自语,没想到外表看着破破烂烂,里面却也是非一般的富丽堂皇,同这小县城的消费水平好像不太适应。

    原来,一层是卖化妆品、手表、皮具的,一进门,先被无数粉饰过的女人闯进眼帘,让男人有一种进入天堂感觉。

    燕瘦环肥,一个个皮肤白皙、眼神明亮、窈窕曼妙、香气袭人,秦钟闭着眼睛嗅着沁人心脾的高级香水,慢慢向里走去。

    秦子衿和胡冰冰已经在他视野里消失,不过他也不着急。山里来的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吸引眼球的地方,当然要好好转一转。

    围着化妆品专柜转了一圈,将所有人工美女浏览一遍,又看了看贵的令人咋舌的名表廊,最后来到皮鞋专柜,试了几双价格不菲的皮鞋,然后在小姐们不爽的目光里吹着口哨翩然而去。

    上一次进入香榭丽舍,他有种刘姥姥进入大观园的感觉,这是第二次。

    他深深吸了口气,在心里嘀咕着:“物欲横流啊!难怪世风日下!”

    正在他大发感慨时,一阵聒噪让他转移了视线。

    他看着前面不远处,围了不少人,还有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道:“你试什么试,一个乡棒子,你买得起吗?弄脏了又赔得起吗?”

    秦钟眉头一皱,分开众人走了进去,很快他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一个乡下女孩,穿着一身校服,应该是个中学生,十五六岁的样子,刚才试了一条白色连衣裙。也许她根本也没想买,只是试试而已。

    这个女孩虽然穿着普通,但是一抹清丽却难以掩盖,此刻她低着头,绞着校服的下摆,梨花带雨,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周围很多人的目光让她脆弱的自尊无法承受,她要走,卖主还不让他走。

    秦钟有些同情这个女孩,更讨厌那个身材敦实的售货员,狗眼看人低,一副市侩的嘴脸。

    乡棒子怎么了?俺也是乡棒子,乡棒子不是人吗?没有自尊吗?

    秦钟越想越气,他眯着眼睛看了眼那个品牌,好像叫什么“歌莉娅”,然后又看了看那件裙子的价牌,人民币:999元。

    “他奶奶的,不便宜呀!”秦钟摸了摸自己口袋,又看了看那个低头落泪的女孩,终于护花兼恻隐之心战胜了一切。

    “妹子,你喜欢那件裙子,那就穿起来让哥哥看看,好看哥哥就给你买!”

    女孩抬起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净的小脸上还挂着几滴珠泪,让阅女无数的秦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人……他在帮我解围!”女孩心头暗道,她看了看周围那些小市民复杂的眼神,又看了看女售货员讥诮的嘴脸,最后从秦钟明亮的眼神中看到了鼓励。

    “哥,那我试试!”女孩深深吸了口气,她其实已经试过不下数十次,女售货员也是早早就记下了她,所有才有今日这番言语。

    确实,一个人隔几天就来是同一件衣服,一个月来四五次,可就是不买,也挺闹心的。

    女孩也确实是喜欢这件裙子,可是那个价格却令她望而却步,小一千块,那可是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呀!

    但是,这一刻,女孩她豁出去了,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她气呼呼一把从女售货员手里抢过裙子,走进了更衣间。

    秦钟不耐烦地对周围的那些人挥挥手,眼神不善地说:“好看吗?都走吧,还是想看看我妹妹穿那裙子有多漂亮?”

    他这样话没起什么作用,显然有人怀疑他们的关系。

    一个“地中海”,从一双酒瓶底厚的镜片后面,瞪着他的死鱼眼问道:“你真是她哥,我看你们长得不像!”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人纷纷附和!

    秦钟嬉皮笑脸道:“那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要不你给她掏这个钱,我让她叫你哥!”

    这下,“地中海”噎住了,瞪了他一眼,退到一旁气呼呼的喘着气。

    “嗤啦”一声,女孩拉开了帘子,从换衣间袅袅婷婷走了出来,虽然眼中还有些许泪痕,但是她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地看着秦钟,款款地走着,如雨中的海棠,夏日的清荷。

    “哥,咋样?”女孩原地转了个圈,甜甜地声音也让人如沐春风。

    “好……看……”秦钟由衷赞道,周围的人也被女孩这一股清新亮丽的气息震住了,久久说不出话来,但是从他们痴迷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的观感同秦钟一般无二。

    售货员不得不承认,女孩穿这件裙子很合适,甚至可以直接代替人体模特,不过那又如何,她要的是结果。于是她没好声气的说:“好看,那就掏钱吧!”

    秦钟嘿嘿一笑:“娘娘,我们乡棒子没这么多钱,买不起,怎么办呢?”

    “臭小子,乡棒子,你玩我呢!”女售货员气得够呛,脸上厚厚的脂粉扑簌簌往下掉,戗指道:“还有,我才多大,就能当你娘娘?告诉你,今天不买就别想走了,哼!”

    “啪”,秦钟将一沓“老人头”拍在售货员的手上,在她惊愕之中,秦钟说:“呵呵……娘娘,我就是逗你玩呢!一千块,数数,不用找了!”

    秦钟一说完,拉过女孩的纤手,将还处在愕然中的她拉出了人丛!

    那敦实的女售货员看着二人的背影消失中视野中,喃喃自语:“有活动,可以打折……”

    秦钟明显感觉到,那只冰腻的柔荑入手的刹那,有几丝挣扎,不过也仅仅是一刹而已。

    来到无人的钟表廊,秦钟才笑着放开手,头也不回地说:“你可以走了!”

    “这?”女孩指着自己身上的裙子说:“我怎么还你?”

    秦钟回过身痞里痞气地说:“你打算怎么还?”

    看到秦钟色迷迷的目光,女孩捂着胸口,本能往后退了几步。

    “哈哈,我有让你还吗?”

    女孩蹙着秀眉问:“那你为什么?我们也不认识呀!”

    “如果真的需要一个理由,那就是你也是青羊山区的人,我们都是山里出来的乡棒子,小县城的人就了不起了,狗屁,总有一天,咱们山里的乡棒子要比他们城里人过得好!”

    秦钟的热血誓言女孩根本没听见,她只是捂着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山区来的!”

    “我不告诉你,这样,你不走我可走了!”秦钟说走就走,他跨上了上二楼的电梯,女孩伸出如雪的皓腕轻轻“哎”了一声,最后嘟囔道:“讨厌,拉了人家的手,又不问人家名字,我叫姜雪晴,你知不知道?”

    看着秦钟的背影消失了,姜雪晴才叹了口气,带着“他怎么知道我是山区人的”疑问,回学校去了。

    电梯上的秦钟自言自语道:“瞧你那走路一高一低的样,比我还严重,如果不是山区来的,就怪了!还有,刚才酷是够酷,可是现在有些后悔,怎么着也该留个联系方式啊!唉,失策失策!”

    就在这时,裤兜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激动的掏出电话,原来是秦子衿打来了的。

    “喂!三陪,赶紧到三楼的内衣专柜,过来当力夫拿东西,立刻!马上!”

    “哦!”秦钟应了一声挂了电话,继续上了三层的电梯。“唉,真个成三陪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