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85第八十五章游泳课
    [第1章  正文]

    第85节  第八十五章 游泳课

    总的来说,大学生活还是非常清闲的,尤其是这种末流大学,其中有九成学生只是为了混一张毕业证而已。

    那样,也算是跨入了大专以上学历的行列。

    尽管有人说,现在学历不值钱,在大街上随手扔一块砖头,都能砸中十个本科生。

    然而,很多过来人都知道,学历、证书这些东西,你有不代表就有用,但有时你没有还真不行。

    所以,还是有一些年轻人,或是不屑于购买一个假学历,或是想体验一些大学的生活,可能还有第三种,像《流星花园》里的杉菜,为了钓金龟婿,勾搭或者“公主”名媛。

    于是,他们走进了这样的大专院校。

    虽然这只是一个落后县城的末流大专院校,但是生源却一点不少。

    他们之中的许多提前体验了大学生活的一种……同居。学生们也不容易,往往一间十平米的平房,外加一张简易木板床,便造出一个温馨甜蜜的小窝。

    你侬我侬着,时不时考验一下那不到一百块钱板床的结实程度,于是,在每一个晨昏之际,板床的呻吟此起彼伏。

    但是,依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有人想出去租房子同居,却苦于没有对象。比如说凌世荣、牙叉苏。

    有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比如说何建军。

    还有人是不屑一顾,又或者顾不过来,就像秦钟。

    秦钟加入游泳协会,让那些女生欣喜若狂。

    秦钟第一次穿泳裤,在太阳下,真正是皮肤白皙,身材匀称,就是最苛刻的形体老师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第一次上游泳课,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场合,看到穿着各式鲜艳泳装的燕瘦环肥,确实让山沟沟里的秦钟大开眼界。

    若是以往,说不定他早已喷出鼻血,现在好多了,只是胯下的小兄弟有抬头的迹象。

    秦钟为了掩饰泳裤撑起的帐篷,立刻跃入水中,稍显身手后,那凌世荣和牙叉苏梦中的女孩踩着水艰难走了过来。

    “秦钟,你这是什么泳姿,我们都没有见过,你就像一尾游鱼,好快!”

    “哪有什么泳姿,分明是我自创的。”

    “啊!你真厉害!”两个女孩眼前飘起了小星星。

    秦钟给凌世荣、牙叉苏使了个眼色,独自潜往了深水区。

    在他消失的地方,凌世荣、牙叉苏眉开眼笑。

    凌世荣谄媚地笑道:“芊芊,我教你仰泳好不好,我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你看我这身形,要是早出生几年,说不定游泳横穿英吉利海峡的就是我了。”

    牙叉苏自然不甘示弱:“芳芳,仰泳有什么,我教你自由泳,像你这种修长的身材,自由泳一定像个美人鱼。”

    芊芊、芳芳显然对他们不感冒,只是望着水下一个渐渐远去的人影,默默发呆。

    自顾自说罢,二人还做了示范。凌世荣轻松自然的浮在水上,证明了面积跟浮力确实成正比这个定律;而牙叉苏所谓的自由泳就差得远了,根本就是狗刨,瘦腿擂得够欢,却是还在原地打转,没有任何前进的迹象。

    二人一回头,那里还有芊芊、芳芳的影子。一阵懊恼之后,凌世荣说:“兄弟,看来咱们要用些非常手段!”

    “什么手段?”牙叉苏问道。

    “生米熟饭法!”凌世荣望着远处两个女孩的光洁后背恨声道。

    “啊?”牙叉苏扶了扶那副酒瓶底道:“我觉这样不太好,我看咱们还是问问秦钟吧!”

    “秦钟?唉!”凌世荣望着满泳池的莺莺燕燕,不由得仰天一声长叹:“老天爷,请赐予我一个美女吧!”

    ……

    秦钟还在水底潜行着,从浅水区往深水区,开始是一米,最深处有三米多,五十米长的游泳池,一口气就快到了尽头。

    一路上,也看到不少**雪足,甚至还用眼角余光扫了扫她们饱满的三角地带,秦钟竟然又有了些微的反应。

    马上就到了泳池的尽头,他准备再回潜一次,看看能否挑战极限。

    就在这时,一个人脑袋突然砸在了他的腰上,秦钟冷不丁喝了一口水,一声抱怨被呛回口中。

    他本能的上浮准备出水换气,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熟悉的容颜。

    她的长发如水草般在水中漂浮着,一脸痛苦的表情,显然那一下给撞懵了,估计也没少喝水。三点式的泳衣恰到好处的将其魔鬼身材表露无遗。

    第一次,秦钟如此近距离看着她,穿那么少衣服的她。

    秦钟再不犹豫,一把揽过她杨柳细腰,踩着水冲出水面。

    谁料到,由于出水太猛,徐娇娇胸衣直接滑了下来,露出两个白花花、颤巍巍的肉球,秦钟一下子眼睛直了,不知身在何处。

    徐娇娇一声尖叫,立刻隐入水中,秦钟也跟了下去。

    在水底,徐娇娇双手拉着胸衣护着胸脯,忙乱间却扣不上。

    秦钟露出安慰的笑容,绕到她背后,给她默默系好带子。

    二人游到池边,抓住一侧的栏杆,爬了上去坐在池边上。

    徐娇娇歪头,双手挤着头发上的水,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眼角余光偷瞄着秦钟:他的笑让人安心!他似乎也很体贴!难道他是一个君子?不对……

    想到这里,徐娇娇气不打一处来,她扭头盯着秦钟,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都怪你,你怎么会在水底?你在干嘛?”

    秦钟委屈的捂着后腰:“你还说,受伤的人是我,恶人先告状!”

    “你还说!”徐娇娇准备动用女人特有的专利……不讲理,她道:“深水区能见度那么低,我正要跳水,谁知道你会突然冒出来!”

    “都说你有没有受伤,还怪我什么?我都没有让你道歉!”秦钟嘟囔道。

    徐娇娇气得有些语无伦次,来回点着秦钟和自己的鼻子:“你……我,受伤有什么了不起,人家都被你……”

    “嘘……”秦钟悄声道:“别激动,小心被别人听去。”说罢扭头左右一看,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看到他怪怪的模样,徐娇娇眼皮跳了跳,用眼角余光扫了扫左右地下,有好多腿和脚,她一下子连耳根都红了。

    “我……我有事,现走了!”徐娇娇站低着头起来对着围观的人说:“麻烦让一让!”

    秦钟看着那个急匆匆的背影,淡淡一笑。

    而在池边躺椅上,做着日光浴的何建军,从墨镜背后看着这一幕,显然有些失落。

    围观的人见女主角走了,也都默默散开,但是刚才听到的只字片语,已经可以杜撰出无数的版本。

    总之一句话,校花、校草之间已经不清不楚。

    于是乎,艳羡者有之,嫉恨者有之。

    有听得真的,陆陆续续演绎出一个个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版本。

    第一个版本是这样的:徐娇娇亲口承认被秦钟那个了,二人发展已经进入了实质性阶段。

    第二个则说他亲眼目睹,二人在校外草滩湿地天当房来地当床,在野地里苟合了。

    还有一个则比较客观,意思是秦钟只看了徐娇娇的身体,还未有进一步动作,不过就可靠消息称,二人已经准备在校外租房。

    ……

    傍晚的时候,校园里已经谣言满天飞。校花校草走到一起,在明代绝对是一件轰动的大事。

    秦钟一个人在宿舍里给徐娇娇发短信。

    “对不起,给你带来了困扰!”

    “怎么,你说的是那些流言蜚语?”徐娇娇回道。

    秦钟点点头,拼出几个字,“是啊,没想到事态那么严重!”

    “嘻嘻,我不在乎啊!流言止于智者,你也别往心里去!”徐娇娇眉头一皱,笑着拼道:“要不,咱们就交往看看,你也不差嘛!”

    “呃……我……”

    “怎么?你还不愿意?呵呵,跟你开玩笑呢!你想得美呀!”

    “哦……吓死我了!”

    “记住!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会将你那对眼睛挖出来!”

    “啊……你好毒,毒毒毒,你越说越离谱……”秦钟一下子将歌词整出来啦!

    “呵呵,好了,打字手好酸,不聊了,明天见!”

    “你个懒丫头,明天见!”

    “你……”徐娇娇拿着手机,脑中回想着那一刻的情景,还好没有第三人看见,否则就糗大的。

    想着想着,她扑哧一笑,顷刻间,整个寝室似乎明亮了几分。

    第二天,一场物理大课,徐娇娇、秦钟毫不避嫌的坐在一起,一如往常。他们这种淡然处之的方法,往往最容易消耗谣言的生命力。

    在后排,黄毛一帮子正窃窃私语,突然他很礼貌的举手站了起来。

    中年男物理老师皱了皱眉头说:“这位同学有什么问题要问?”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对于黄毛,曾经何大少手下第一号打手,绝大多数人都是认识了。自从他另起炉灶后,自然成了老大,敲诈勒索、调戏女学生,其恶行已经盖过昔日的何大少。

    大家都很好奇,这个二流子能提出什么样的问题。

    黄毛满意的扫视一遍广大同学,然后盯着老师道:“老师,刚才你说牛顿没有搞完,爱因斯坦也没有搞完。”

    老师推了推眼镜,说:“是啊,那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