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174第一百七十六章义愤

174第一百七十六章义愤

    [第1章  正文]

    第174节  第一百七十六章 义愤

    一群穿着制服的走到烧烤摊前,其中一个指着摊主道:“冯唐,我警告你多少次,你仍然无动于衷,一如既往占道经营,今天我一定要取缔你这个摊点。”

    “李队长,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不敢,要不这么着,今天挺晚的,也挺冷,大家进棚子吃点喝点暖暖身子,就算我孝敬各位干部的。”

    李伟“哈哈”笑道:“我们不是干部,看清楚了,我们叫城管。”

    “城管干部!”冯唐强调道。

    李伟向身后的那帮人看了看,他们都点头同意,李伟率先跨进了棚子。

    所谓城管,就是一个没有什么执法准则的政府组织,里面充斥着地痞流氓,完全是强制执法,暴力执法。

    而李伟,就是流氓头子。

    李伟刚走进棚子,莎莉瓦就笑着站起来道:“酒呢?”不过马上她就发现进来的不是秦钟,于是皱眉道:“你是谁?”

    库娃此刻也回过头来,一双美眸在李伟身上淡淡扫了一下。

    然而,李伟一时间对两个女孩简直惊为天人,他竟然身不由己痉挛了一下,然后搓着手向两个少女走去。

    后面人刚跟进来一个,李伟吼道:“出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来!”

    棚子外面的城管非常害怕李伟,毕竟得到这份工作很不容易,家里没少花钱,还要托人托关系。不过干这一行还是很有油水的,而且在执法的时候没有什么限制,常常可以让你肆无忌惮,将人性的**放到最大。

    事实上,大家不是害怕李伟,更害怕的是李伟他老子……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李西东。这样的权势人物他们惹不起,更躲不起。

    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李队长想干什么,外面不是一般的冷,要不是因为这场雪,他们城管队也分到一条道路的清雪任务,这会大家都应该在家,躲在温暖的被窝里,搂着自己的“老婆”温软如玉的身子,做着考验床铺坚实度的剧烈运动。

    就在大家抱怨鬼天气的时候,听到了大棚里面的对话,一时间,大家恍然大悟,李队长又骚情了。但是,人家确实有那资本,逼良为娼怎么了,事后都能搞定。就说前一阵一个北大的女生,被李伟搞大了肚子,最后得不到说法,一怒之下,跳楼身亡,一尸两命,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所以,稍有姿色的大姑娘小媳妇李队长看见,就要倒霉了,要怪就怪出门没看黄历。

    大棚里,因为点着钢炭炉子,温度还不低,有二十度以上,所以两个女孩都没有穿外套。

    李伟搓着手,围着库娃和莎莉瓦转了两圈,嘴里啧啧有声,并伴着大口吞咽唾沫的声音:“正点,真他妈的正点!还是外国货。”

    库娃冷冷瞪视着李伟道:“你是什么人?你不知道这样看人很不礼貌么?”

    莎莉瓦没有说话,也冷冷看着李伟,说了一句:“恶心吧唧的。”

    李伟就当没听见,贱兮兮笑道:“哈哈,两位美女,没个男人是不是太无趣,你们不要告诉我是‘玻璃’。”

    莎莉瓦俏脸一红:“你才是‘玻璃’,你们一家都是‘玻璃’。”

    李伟摇头道:“就算玻璃也没关系,反正我喜欢!”

    库娃怒道:“滚,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李伟道:“我要是不呢?”

    库娃学过跆拳道,级别达到三段,对付个把小流氓还是绰绰有余的,她顿时暴起,一声大喝,一个劈腿砸在李伟肩头。

    李伟“啊”的一声痛呼,一屁股跌坐在地。

    库娃冷冷一笑,朝李伟挑衅般抬了抬下巴。

    外面一听棚子里有打斗声,尤其听到了李伟的痛呼后,有人就第一时间冲了进去,李伟倒也硬气,按着肩膀站起来吼道:“出去,那老子话当放屁吗?是不是不想干了?”

    涌进来的几个人一时满脸通红,讪讪退了出去,心想这次拍马屁是拍在马蹄子上了。

    李伟嘿嘿一笑:“没想到还是个洋辣椒,来啊,再来!”

    库娃一听,还有这种人,居然让自己打他,难道是受虐狂,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一看到对方贱兮兮的笑,她就打心底恶心,恨不得打得他满脸开花。

    这次,库娃一个侧踹,目标是李伟脸部,要是这下踢实,估计就是传说中的面目全非叫,李伟李大公子多半要破相了。

    突然,李伟冷冷一笑,从腰里摸出一把九二式手枪,指向了库娃,库娃的右脚离对方面部不到三十公分,深深挺住。

    李伟道:“来呀,再来!”他欢畅的笑了,因为从两个女孩脸上他看到了惶恐和不安。

    莎莉瓦拉了拉库娃,库娃收了腿,和她向后退了几步,莎莉瓦道:“你是警察?”

    李伟摇摇头:“我是城管执法队大队长。”

    “那你怎么有枪?城管可以有枪吗?”库娃反问道,据她了解,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对枪支管理是非常严格的。

    李伟心头有个一丝慌乱,因为他是不能配枪的,他这把九二式是通过王宝平弄得私货,上不得台面,他父亲李西东也不知道。

    李伟知道一旦这事闹大,确实后果不堪设想,但是,他自信有控制全局的能力。于是,李伟道:“我是城管执法队大队长,因为工作性质特殊,组织上特别给我配了枪。”

    莎莉瓦愤然道:“组织给你配枪就是让你欺负人的?而且还是外国人!”莎莉瓦虽然脾气很温和,但是内心也是相当坚强的,不然也不会不远万里选择到北京求学。她说这些话的意思也很明显,她要让李伟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第一,你不是工作,而是在欺负人,居然敢拔枪,就算正当防卫,你也不能拔枪,因为你的枪是用来工作的;第二,你面对的是外国人,欺负的是外国人,涉及的外交层面的事,你最好小心点。

    李伟也不是傻子,他当然能听出小丫头说话绵里藏针,不过,北京的外国人也太多了些,以他的身份背景,欺负也就欺负了,有什么了不起。

    再说此时此刻,李伟觉得自己很威风,他已经精虫上脑,由不得他冷静思考,他一步步向两个女孩逼去,淫笑道:“你们不来,我就自己过去了,今晚我要玩个双飞雁,还是洋雁。”

    莎莉瓦羞愤难当,俏脸通红道:“无耻!”

    库娃咬牙切齿:“不知死活的人真多!你敢。”

    李伟“嘿嘿”笑道:“敢不敢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别动了,我的手一抖,枪就会走火的。”

    “你要干什么?”库娃明知故问,不过她也是故意为之,她要拖延时间,秦钟拿个酒要不要这么长时间?

    李伟将枪管晃了晃:“还要我说吗?竟敢动老子,好疼啊!老子也要你疼,现在给我脱,脱光了让老子弄你。”

    “你试试!”

    “嘭嘭”

    “啊……”

    “啊……”

    李伟两枪射在她们脚前,两个女孩被吓得跳了起来,李伟“哈哈”大笑:“现在还怀疑吗?”

    “滚开!”库娃道。

    李伟左手已经抓住库娃的衣领,使劲一拉,扣子全部崩断,里面是一件红色低领羊毛衫,脖颈下一大片雪白,接着是若隐若现的幽深乳沟,如同山峦般高耸是胸脯,盈盈一握的细腰……

    李伟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极品啊,你这种货色在天上人间一晚上怎么也要五千块吧!”

    “库娃。”

    李伟用枪口指了指莎莉瓦,立刻又调转枪口道:“你们最好老老实实,到底是清白重要还是什么重要。”

    库娃冷哼一声:“只要你敢碰我们,你一定会后悔的。”

    “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李伟残忍的笑着。

    大棚门口,这边城管一个个脸上写着羡慕嫉妒,都竖着耳朵听着大棚里的动静。

    冯唐实在看不下去,人家是来他这里消费的,要是出了事,他自然责无旁贷,他并不是怕事的人,则是他有责任,他的肩上有很重的担子。

    可是,作为一个热血的人,他已经忍无可忍,当听不到大棚里任何动静时,他知道自己再不阻止,这帮畜生说不准要做出什么禽兽之举。

    冯唐二话不说向大棚门口冲去,城管们一下被他冲倒了几个,但是毕竟人多,一下子就将冯唐围住了,冯唐喊道:“让开,你们这帮畜生。”

    “乡巴佬,找死!”城管们作威作福惯了,一时间将心中的鄙视化成了拳脚,用力招呼起眼前这位老实巴交的乡下人。

    冯唐双手抱头,他只想阻止这些人的恶行,却不想生事,一时间,已不知挨了多少拳脚。

    给冯唐打下手的小孩一看,咬牙鼓着腮帮子冲进人群,喊道:“你们这些坏人,凭什么打我叔叔。”

    小男孩抱住一个城管的大腿,一口咬了下去,城管“啊”的一声,双手抱住小男孩,将他举起来,骂道:“哪里来的小兔崽子,我摔死你!”说罢,就将小男孩往地上掼去。

    冯唐一看目疵欲裂:“不要……”可是,眼睁睁看着小男孩被平平摔在了地上,小男孩勉强坐起来,口角流出一道血线,他无助的伸了伸小手:“叔叔……救救妈妈……”然后慢慢向后倒去。

    众城管楞了,他们也不想闹出人命。

    冯唐因为愤怒,双眼通红,大吼道:“小胜,我要让这帮王八蛋为你偿命!”说罢,他出手了,只一拳就将一个城管轰到了五米之外。

    这下,城管才知道人家是个练家子,刚才人家因为种种原因根本不愿意动手,但是现在似乎触到了人家底线,人家要大开杀戒了。

    又有几个城管不信邪,可是还没看清对方动作,就全部躺在地上不住哀嚎着,那个刚才摔小胜的城管吓得迈不动步子了,他左看右看,自己那些伙伴全都向后退去,只留下自己。他一阵发抖后,脚下多了一摊水渍。

    冯唐走过来二话不说抬起一脚,这名城管就向后远远飞去。

    接着,冯唐再次冲进城管人群之中……

    秦钟提着两瓶酒,远远看到打斗,立刻向回跑去,还没冲到门口,就从大棚侧面的塑料布上看到几个人影,居然有人拿着手枪。

    秦钟毫不犹豫,轻轻放下酒瓶,两步助跑,飞起一脚就对着拿枪的影子蹬去。

    库娃和莎莉瓦全都脱去了厚重的外套,露出里面贴身的保暖衣,珠圆玉润的身材暴露无遗,李伟就要一亲芳泽,两个女孩正在哀叹命运凄苦之际,秦钟如同神兵天降,一脚将李伟连人带枪从大棚的另一侧蹬了出去。

    “你回来了!”两个女孩面色一喜。

    秦钟道:“先穿回衣服。”

    李伟捂着被蹬得毫不疼痛的肚子走进来道:“敢坏我好事!你是谁?”

    “秦钟!”

    “你有种,看老子一枪崩了你!”

    秦钟冷笑道:“你试试。”

    这时,突然听到外面一个男人悲痛欲绝的声音:“小胜,你醒醒,你不要吓我,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你妈妈交代呀!”

    秦钟心中一凛:“莎莉瓦,报警。”他自己也立刻拨出一个电话,然后向门口走去。

    李伟看到秦钟理都不理自己,显得非常郁闷,跟到门外一看,自己带的人全部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一个个痛苦呻吟着,这时,李伟才重新认真的审视起眼前这个老实巴交的乡下人。

    秦钟一手探上小男孩的脉门,道:“老乡,让我看看。”

    冯唐看到秦钟,本能的就选择了信任,人有时候很奇怪,就觉得对方面善,就愿意相信对方。

    秦钟又翻开了男孩的瞳孔,然后摸出一根银针拈入小男孩的人中,小男孩慢慢睁开眼睛,一眼看到冯唐,立刻坐起来抱住他哭道:“叔叔……”

    “小胜。”

    库娃和莎莉瓦跟在秦钟身后,将刚才的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秦钟知道冯唐之所以同这帮城管发生冲突,完全是为了替库娃和莎莉瓦解围。他扭头冷冷看着李伟,今晚一切事件的罪魁祸首。

    李伟此时还拿着手枪,他看到秦钟犹如利剑的目光,突然打了一个冷战,秦钟突然动了,下一刻便到了他眼前,“咔吧”声中,将他拿枪的一条手臂所有关节全部卸掉,李伟痛的大声喊叫起来,秦钟不管不顾,握着李伟的手,用枪指着他的太阳穴,不停的扣动扳机。

    “啪嗒啪嗒”声中,李伟撕心裂肺的叫着,与此同时,一股骚臭味弥漫开来,却是李伟因为紧张过度,大小便失禁了。

    秦钟松开李伟的手,李伟一条手臂无力的垂着,脸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秦钟摇摇头,骂声了“没种的东西”,然后随手一甩,就将弹夹扎入青石板地面。

    直到这时,大家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原来不知何时,秦钟已经卸掉了弹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