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203第二百零四章扬我国威三

203第二百零四章扬我国威三

    [第1章  正文]

    第203节  第二百零四章 扬我国威(三)

    秦钟有些微喘,白色的中山装上沾满了血点,如同一朵朵盛开的梅花,他慢慢挪着步子,脚掌下地板上尽是粘稠的血浆。

    按理说,秦钟赤手空拳,对方不应该流这么多血,但是对方人人拿着刀,如此场面误伤也是在所难免,这些血多半是同伴战友迫不得已情况下放自己人的。

    不光是秦钟红了眼睛,剩余不到一半的黑西装眼睛也红了,他们很清楚,今天自己这些人都是炮灰,但是炮灰也要有炮灰的价值,百十号人对付一个人,咬也咬下来一块肉,磨也要磨下来一层皮。

    新的一拨攻击开始了,五六十个黑西装前赴后继涌向秦钟,偌大的一层还真能施展开来,如果俯瞰,你会发现周围的黑西装就像一圈圈黑色的波纹,而秦钟就像一朵白色的浪花,或者一直豚鱼,他每一次向下跃起,都会带起一圈圈黑色的涟漪。

    柳生景富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此刻,听觉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现场一片鬼哭狼嚎,对于秦钟的态度,从开始的蔑视,到继而好奇,到现在是暗暗震惊。

    服部一叶和周大山也已经被秦钟变态的战斗力震住了,他们心头冒出一个同样想法:这厮还是人吗?这百十号人可是山口组精英中的精英。

    墨雪密切注视着柳生景富、服部一叶、周大山几人,她知道如果正儿八经交手,只有柳生景富堪同秦钟一战,但是,小日本的阴险狡诈是出了名的,他们很有可能打黑枪。

    秦钟突然脚步一滑,地上粘稠的血液已经没过了鞋底,很容就会滑倒,但是他这一滑,立刻感到后背一凉,本能让他做出了反应,沿着刀锋滚了过去,中山装的背部划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但是里面的黑背心还是完好如初。

    墨雪忍不住捏了把汗,她意识到自己的紧张,她担心秦钟,这在自己之前的人生中从没有过,原来,为一个人揪心也是很幸福很温暖的事。

    同时一阵激动的还有柳生景富,可惜激动太短暂了,连一秒都没有,秦钟居然毫发未伤。

    现场的三口组成员已经不到二十个人,他们已经被打的心胆俱寒,不过能够站着也算是勇气可嘉。

    面对着剩下的人,秦钟晃了晃脖子,一把扯掉身上的中山装,露出黑背心下结实的腱子肉,伸出右手向剩余的人轻蔑的招了招手。

    这些人回头看了看已经将衣服穿好了的服部一叶,然后绝望的向秦钟冲去……

    墨雪真想闭上眼睛,可惜她不能,按照之前的商议,等到秦钟和柳生景富交手时,墨雪就可以出手了。

    不让墨雪提前出手的基本基于两个原因,第一,秦钟大男子主义作怪,他感觉今天是自己英雄救美,当然最好来个完胜;这第二嘛!墨雪是个杀手,她只会杀人,虽然小日本可恨,他也不想造下太多杀孽,这和他自己的半个职业有关,自己好歹也是半个医生,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

    一晃眼的功夫,一百多号人全部哼哼唧唧躺在了血泊中,虽然没有一个死的,但是也没有一个有再战之力。

    柳生景富拍了拍手掌,淡定的向前跨了几步,服部一叶一看乐了,看来今天逃过一劫,八成这自己为是的家伙要亲自上了。

    柳生景富道:“厉害,服部一叶,你上。”

    服部一叶脸顿时绿了,刚刚一点庆幸,现在沮丧到了极点,他在心中将柳生景富祖宗十八代的女性全都慰问了遍:麻痹的,女人让我上,这也让我上,让老子上不是让老子自己找虐吗?

    想归想,柳生景富的话他可不敢违背,他只是暗自庆幸,秦钟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至少这条小命能保住。

    愁眉苦脸的拔出裕仁天皇御赐的佩刀,服部一叶一步一步迈着如同灌了铅的双腿向秦钟走去……

    服部一叶感觉自己的罗圈腿从未有过的沉重,同秦钟的上一次交手还记忆犹新,他有自知之明,自己今天也就是个级别高一些的炮灰,作用是进一步消耗秦钟的体力。

    秦钟走出那片血洼地,根本没有正眼去看朝自己走过来的服部一叶,他望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张殷殷,在她旁边除了周大山,还有两个拿着枪的黑西装。

    秦钟看着周大山道:“可以呀,看来小日本也有深藏不露的高手,我对你没有威胁了?”

    周大山被秦钟盯上了,他头皮一阵发麻,手掌因为出汗,几乎握不住手枪,对于秦钟对他所做过的一切,周大山仍然心有余悸。

    服部一叶还是有些血性的,为了家族荣誉,为了武士道精神,他拼了!当然,就目前情况来看,秦钟下手很有分寸。这绝对是个好消息。

    服部一叶双手执刀,几步跃起,一个劈斩,秦钟侧身一避,服部一叶硬生生将刀背砸了过来。

    这一招变得相当巧妙,而且也很顺畅,秦钟觉得这个服部一叶也并非浪得虚名。

    看到虎虎生风的刀背朝自己腰身砸了过来,一旦击中,筋断骨折是在所难免,然而,秦钟一个华丽的铁板桥,以双脚为根,以双膝为轴,整个身体向后倒下,直到与地面平行。

    服部一叶变招也快,手腕一拧,刀锋向下,再次劈砍,秦钟双手在地面轻轻一拍,身体便向后窜出两米,自然躲开了劈砍。

    然而,服部一叶收刀不住,一刀砍在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一刀深深的痕迹。

    秦钟已经站起来身来,他拍拍手道:“这几下不错,再来!”

    服部一叶大吼一声,苦练多年的刀法被一一施展开来。

    二人在厅中大战,秦钟不紧不慢,他是要看看服部一叶的武功路数,服部一叶想要伤他只怕还没那么容易。

    看到秦钟同服部一叶缠斗着,柳生景富有些看不明白了,看样子秦钟似乎不着急。

    服部一叶最后一刀劈出后不免气喘吁吁,秦钟气定神闲道:“怎么,这就不行了?”

    “有种来点硬碰硬的,一直躲算什么英雄好汉?”

    “来呀!”

    服部一叶将武士刀一扔,挥舞着双拳冲了过来,双方又拆解的不少回合,服部一叶感觉自己体力已经消耗殆尽,下一刻就有可能倒下,他凝聚起全身力气打出一拳。

    秦钟一把抓住对方的拳头,同时一拳打过去,服部一叶也抓住秦钟的一只拳头,两人开始角力……

    柳生景富终于看到了机会,他动了,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他动的一刹那墨雪也动了,但是很显然墨雪拦不下他。

    柳生景富钢刀在手,冲向的却是服部一叶,服部一叶以为柳生景富出手帮忙,于是死死抓住了秦钟,可是,接下来发生了令他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一幕。

    服部一叶突然感到后心一凉,然后雪亮的刀尖就出现在胸前,这还没完,刀锋还在往前突进。

    这个变化太快,太过匪夷所思,所以,秦钟感觉到胸口一股针刺般的寒意时,本能的撒手侧身,柳生景富改变方向,仍旧推着服部一叶刺向秦钟。

    服部一叶口中不停漫出血沫,他想不到自己会是这样的死法,到死都想不通!

    “为什么?为什么?”服部一叶痛苦的望着柳生景富喃喃自语。

    秦钟退后了几步,柳生景富手里擎着那把刀,服部一叶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集中在刀上。

    周大山和另外两个穿西装的吓蒙了,这是唱的哪一出?

    柳生景富冷笑道:“腹部先生,你的死不会没有价值。”他扭头朝周大山道:“你马上报警,就算外相服部一郎的儿子被秦钟杀死了。”

    弥留之际的服部一叶听到这句话脖子一歪,凄凉的走了。

    周大山心中一阵阵发寒,他抖抖霍霍拿出手机,突然看到一抹黑影向自己这边冲了过来。

    墨雪身法奇快,三支枪的火力也没能将他拦下,接着,包括周大山在内的三人都被割断了手筋,手枪掉在了地上。

    墨雪森冷的眸中狠狠扫了一眼瘫软在地的三人,然后一下扛起昏迷不醒的张殷殷上了车。

    秦钟道:“你们先走,按计划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