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206第二百零七章决战富士之巅

206第二百零七章决战富士之巅

    [第1章  正文]

    第206节  第二百零七章 决战富士之巅

    秦钟接到挑战书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他没想到对方会用汉子写,而且书法造诣很深,秦钟存心卖弄,他也用狼毫小笔写了一篇正楷,让来人带了回去。

    秦钟的意思很简单,只要对方答应解除对大使馆的封锁,让使馆工作恢复正常秩序,他就应战。

    柳生十兵卫见到来信,先是被对方的字吸引住了,字太美了,功力非常深,应该是王羲之的字体。接着看到了对方的要求,他马上约见了外相服部一郎。

    服部一郎听说十多年不问世事的柳生老爷子约见自己,马上放下手中的一切事务同老爷子会面。

    柳生十兵卫直截了当道:“警察厅的人是你安排的?”

    服部一郎道:“是,我要为景富和一叶讨回一个公道。”

    “先撤了!”

    服部一郎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柳生十兵卫马上强调道:“马上撤走!”

    服部一郎还想说什么,但是最终选择了服从。

    秦钟正在房间里和张殷殷聊天,刘汗青一路小跑过来轻轻的敲了敲门道:“秦钟,好消息,自卫队撤走了,打横幅那些人也散了。”

    秦钟笑道:“好,我知道了!”

    来到墨雪的房中,秦钟将那封战书放在墨雪面前,墨雪看了看道:“柳生十兵卫成名已久,是一个有武德的人,他是日本当之无愧的武学宗师,我曾经跟他交过一次手,他的武功跟你应该在伯仲之间。”

    “这么厉害?”秦钟当然知道对方挑战自己的用意,绝不是为了荣誉和面子那么简单。

    墨雪道:“虽然如此,可是他约你在富士山顶比武,他分明占据了天时地利,所以你要小心。”

    秦钟点点头:“我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负责看家。”

    “我……如果你回不来,我一定会去找你!”

    墨雪的这句话等于表明心迹,秦钟重重点点头:“放心。”

    就在秦钟准备出发的时候,库娃电话打了过来,她说她爸爸的专机已经起飞,秦钟听到这里心头一阵温暖,挂了电话之后,莎莉瓦也打了过来,同样也是这番话,秦钟动容了,自己何德何能,为了自己,居然惊动了两位国际大佬。

    其实在秦钟给库娃和莎莉瓦打过电话之后,两个丫头就开始暗暗较劲,双方的父亲得知此事后都觉得本来欠了秦钟一个天大的人情,趁此机会还了也未尝不可,于是就有了这次行程。

    秦钟开着一辆丰田向东京东南方向一百里处的富士山进发,时间进了三月,小草吐绿,已经有了淡淡的春意。

    富士山高3776米,是日本第一高山,也是日本的象征和骄傲,旭日东升之际,在朝阳的照射下,它确实也有一种宁静之美,因其上覆盖着积雪,极像一把倒置的玉扇。

    到了山脚下,停好车,开始登山。

    春寒料峭,在山里好像还是严冬,穿着紧身运动装的秦钟赤手登山,虽然有三千多米的海拔,但是并不陡峭,秦钟一路如履平地在四个小时后登上了山顶。

    秦钟不记得,他从小就在山里长大,青云山高耸挺拔,五六千米的山峰比比皆是,青云观的海拔都在近两千米,所以他走山路甚至比平地还轻松。

    来到山巅,是一片冰雪的天地,阳光照射在冰棱上,折射出七彩光芒,一阵冷风吹过,发出阵阵尖锐的呼啸。

    “小伙子,来的挺快嘛!”一个雄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秦钟转过身看着一个不到一米六的老人:“你就是柳生十兵卫?”

    老者哈哈一笑:“秦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正是老夫。”

    秦钟道:“看来老先生对中华文化研究很深,连汉语都说得这么好!”

    柳生十兵卫点点头:“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我看我这辈子连点皮毛都学不完。”

    秦钟突然对这个老头就产生了些许好感,并非所有的日本人都妄自尊大、目空一切。

    “老先生太谦虚,您的书法,汉语都很好了!”

    柳生十兵卫道:“多谢夸奖,也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今天咱们这场比试,如果我赢了,你要答应我为柳生景富解穴,如果我输了,这条命你拿去。”

    秦钟笑道:“我就知道为了这件事,可是,我要你的命干什么,如果我赢了,我要你亲自送我回国。”

    “一言为定。”

    “请。”

    二人相对而立,距离不过一丈,此时,一阵劲风吹了,将无数积雪吹起,向秦钟立身处席卷而去。

    显然,柳生十兵卫在利用天时地利方面是个行家。

    柳生十兵卫此刻也动了,他双拳一错,借着风势,冲了过去。

    秦钟看到满天是飞雪冰屑,本能闭上了眼睛,不过,自从武学突破以后,他的灵觉非常敏感,即使不用眼睛看,也能感受到身体之外的细微变化。

    无数的雪花如同琼玉一般拍打在秦钟的脸上身上,他不为所动,当柳生十兵卫一拳打到离胸口不过一尺时,他脚步微错,向旁边一滑。

    柳生十兵卫是个武痴,数十年来云游世界,追求武学最高境界,他的武功非常繁杂。

    看到秦钟滑向一尺,他酝酿的一个肘击随后跟上,秦钟双掌轻轻一按,向后退出一步……

    二人拆解了几十招,柳生十兵卫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二人之间的距离从没变过,而且秦钟一直在防守,没有一次进攻。

    在刚才,柳生十兵卫先后使用了空手道、跆拳道、泰拳、西洋拳等,就连洪拳和太极拳都有所涉猎。

    不过,结果是,不管柳生十兵卫如何变幻武功招式,秦钟仍然游刃有余的防守着。

    柳生十兵卫大吼道:“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攻击!”

    秦钟朗声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等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攻击。”

    由于山风很大,二人一边交手一边说话,说话基本是靠吼的。

    柳生十兵卫道:“你是欺负我年龄大,等我力气消耗完了再反攻,这不公平!”

    秦钟心头乐了,对方居然还讲公平,他道:“怎样才算公平?”

    柳生十兵卫说:“你不可避让,接下我三拳就好!”

    “好!”秦钟之所以答应他,是因为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柳生十兵卫确实堪称一代武学宗师,他的招式很浑厚圆润,但却没有任何杀气。

    柳生十兵卫走到秦钟面前一米处停下道:“注意了,第一拳。”

    秦钟看着对方貌似平平无奇的一拳,伸出右拳对碰过去,随着一声沉闷的骨肉撞击声,二人一触即分,手指关节都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

    第一拳明显是在试探。

    柳生十兵卫再次提起拳头,忽然之间,在其拳锋处似乎凝聚起了一个黑色的漩涡,有一些细小的雪片已经被卷入漩涡之中,他向前跨了一步,地面的冰层在他脚下崩裂,他吼道:“第二拳。”

    秦钟再次举拳相迎,他先是在虚空画了一个太极双鱼的图案,然后对着中心一拳打了过去。

    这一次双拳似乎黏在了一起,而两股相反的气旋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连串“噼啪”声。气劲仍然没有完全抵消,剩余的气旋顺着二人的胳膊向上行去,最后他们的袖子都成了麻花状。

    柳生十兵卫点点头,第二拳也算是旗鼓相当,对方年纪轻轻,对武学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东方真是太神秘了!

    “第三拳!”

    柳生十兵卫这一拳极快,快到拳锋所过之处,空气似乎被抽离,发出尖锐的利啸。

    拳没到,劲风已经拂面,秦钟将内息逼入拳中,悍然迎上对方开山裂石的一拳。

    两只拳锋之间有电芒在跃动,地面厚厚的冰层在二人之间裂开一道巴掌宽的细缝。

    二人僵持着,秦钟内息生生不息,柳生十兵卫脸部肌肉颤抖着,显然是后继乏力,突然喉头一甜,他虽然紧紧抿住嘴,还是从嘴角流下一条血丝。

    秦钟立刻撤拳,说了声“承让”。

    柳生十兵卫抹了一把嘴角的血道:“虚伪,赢了就是赢了,岁月不饶人,看来我真的是老了。”

    秦钟抓住柳生十兵卫的脉门,柳生十兵卫刚要反抗,就感觉到一股温和的内息滋润修复着自己受伤的经脉,他笑了,心说这小子挺有趣。

    几分钟后,柳生十兵卫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轻松了许多,他对秦钟竖起了大拇指,秦钟笑道:“老先生,咱们不打不相识,希望你能够履行诺言。”

    “那是自然!”

    秦钟道:“那我们下山吧!”

    柳生十兵卫道:“跟我来。”

    秦钟看到两副雪橇、两套滑雪服,他奇道:“你是想……”

    柳生十兵卫二话没说自己武装整齐,手里拿着雪仗道:“跟着我,省时省力。”

    秦钟也感觉非常新鲜,穿戴好全套装备,跟了上去,没几步就是一个七十度的陡坡,二人一前一后感觉是在做着自由落体运动,这种刺激的感觉,非身临其境无法体会,秦钟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哦……”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是滑雪下山,只要有勇气和胆量,就很容易。

    柳生十兵卫在前,秦钟在后,二人如同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般,一路趁着清风,向山脚而去,短短半个小时,他们已经到了山脚处。

    卸去行头,二人都是大汗淋漓,不得不说,这项运动也是相当耗费体力的。

    上了秦钟的丰田车,柳生十兵卫道:“我觉得你这个小伙子人不坏,我答应你的是不会食言,要不,你先给景富解穴。”

    秦钟虽然觉得这个日本老头比较好相处,但是现在不是在自己的国度,而且还不是自己一个人,凡事还要多一份小心,多一层保险。他笑了笑说:“这可不在我们赌约之内,不过既然老先生提出来了,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这样你看行不行,你让他跟我们一切上飞机,只要一到国内,我立刻给他解穴。”

    柳生十兵卫点点头:“也好,我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咱们就出发。”

    一路无话。

    秦钟将柳生十兵卫送回家,自己回到了大使馆,下车后,才发现墨雪一直在大门口站着,小脸通红,双脚不停跺着地,显然已经等了一段时间。

    “回来了!”看到秦钟下车,墨雪打了一声招呼,就往回走去。

    秦钟直接来到餐厅,先洗了个手,然后看到墨雪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

    墨雪轻轻将菜一盘盘端出来放到餐桌上,轻声道:“赶紧吃吧!”

    秦钟擦干了手,坐到桌边,看到四个菜,一个蒜薹炒肉,一个宫保鸡丁,一个西红柿鸡蛋,一个香菇青菜,也算是两荤两素,另外还有一个酸辣肚丝汤,多加了些姜片。

    秦钟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他先喝了一口开胃的酸辣汤,又尝了几个菜,顿时赞不绝口。

    “真好吃,都是你做的?”

    墨雪点点头:“可能是你饿了,饿的时候吃什么都香。”

    秦钟摇头道:“谁说的,比他们大厨做的好,真的很香,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做饭。”

    墨雪黯然道:“你觉得我只会杀人。”

    秦钟伸手握住墨雪冰凉绵软的小手:“那个叫墨雪的杀手已经死了,现在这个是个会伺候人的墨雪。”

    墨雪掀起眼帘,眸中泛起晶莹的泪光,俏脸微红,轻声道:“只要你愿意,我会伺候你一辈子。”

    秦钟突然哈哈笑道:“好,以后,你就是我妹妹,干妹妹吧!以后我们一起生活。”

    听到“干妹妹”这个称谓,墨雪心中刚刚涌起的万般柔情又冷却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