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223第二百二十四章大人物的女儿下

223第二百二十四章大人物的女儿下

    [第1章  正文]

    第223节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人物的女儿(下)

    二人走出房间,秦钟看到门口的孟雪,给她打了个招呼,孟雪破天荒的给秦钟点头笑了笑,这让秦钟有些受宠若惊。

    秦钟跟苏凝并肩走着,他问道:“干妈,文清她爸爸是干什么的?”

    苏凝侧头问道:“你不知道?”

    秦钟反问道:“我怎么会知道,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她。”

    苏凝道:“他爸爸是国务院总理文国强。”

    秦钟吃惊道:“高官子弟呀!”

    苏凝在上车之前停下脚步道:“秦钟,跟这些人交往要把握尺度,只要你掌握好了,对你将来的发展大有裨益。”

    秦钟点点头:“干妈,我可没有太大的志向!”

    苏凝笑道:“再大的志向也要一步一步实现,不要好高骛远,看着脚下的路就可以。”

    说完苏凝上了车,看着奥迪慢慢远去,秦钟若有所思。

    ……

    徐娇娇依然没有见赵宝刚,这让赵宝刚异常苦闷,他从自己爷爷那里知道秦钟还活着,却不敢见他。

    赵宝刚给田芳打了个电话,让她跟女儿谈谈。

    田芳根本不知道女儿来了北京,立刻给她打了给电话。

    徐娇娇接到母亲的电话,显得非常冷淡:“你有事吗?”

    田芳心里不好受,她柔声道:“娇娇,回来怎么都不告诉妈妈,你不想妈妈,妈妈也会想你呀!”

    徐娇娇冷冷道:“想我什么,想我快点结婚?”

    “不是!”

    徐娇娇道:“是谁告诉你我回来了?是哪个叛徒。”

    田芳心头滴着血,她不止一次的反思自己,认为作为一个母亲,当初的决定不能算错,可是,女儿却过得很辛苦。

    如今,令田芳没想到的是秦钟又回来了,而且还抱上了一个相当粗的大腿,政治背景丝毫不弱于赵宝刚,她知道女儿不可能对秦钟忘情,也许……

    出于这样的想法,出于修缮母女关系的考虑,田芳打了这个电话。

    可是,徐娇娇冷淡的态度让田芳很痛心,不过,徐娇娇还是接受了母亲的约见。

    ……

    中组部对面的茶社,田芳和徐娇娇这对母女对面而坐,空气冰冷而压抑,其实从小到大,她们的母女之情一直很淡,但是,自从秦钟“死”后,她们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田芳伸手向摸一下女儿的脸蛋,徐娇娇避开了,田芳的手僵在空中,她心疼的笑了笑:“你瘦了!”

    徐娇娇道:“您倒是没变。”

    田芳道:“吃点点心,有你最爱吃的绿豆糕。”

    徐娇娇摇摇头:“不喜欢了!”她的目光游离到窗外,却没有任何焦点。

    田芳道:“女儿,你不要这样,妈妈心疼。”

    “不需要。”

    “妈妈后悔了。”

    徐娇娇盯着母亲:“有用吗?”

    田芳深深吸了口气:“娇娇,妈妈想通了,一切还来得及!”

    徐娇娇美眸慢慢睁大,她被母亲的话吸引住了。

    田芳道:“秦钟没死,他在北大上学。”

    徐娇娇咬着樱唇,双眸中晶莹闪烁,她哽咽道:“真的?”

    田芳重重的点点头,将写好的电话递了过去,徐娇娇没有接小字条,深深吸了口气:“我知道了!”

    忽然,镂空雕花的房门被人撞开,赵宝刚凶神恶煞冲了进来,一个女服务员气愤道:“先生,你不能这样。”

    赵宝刚吼道:“滚!”

    女服务员不甘示弱道:“我叫保安了!”

    赵宝刚指着服务员的鼻子道:“信不信老子买下这间茶社。”

    女服务员甩都不甩他:“随便,你可以找老板谈。”

    “你……”赵宝刚第一次感到一阵挫败感,他就好像力量十足的一拳竟然打到棉花上,那种感觉憋屈的难受。

    好在田芳开口了,她朝服务员道:“对不起,你出去吧!我们认识。”

    女服务员狠狠剜了赵宝刚一眼:“认识怎么不早说,像个土匪!”

    “你……”赵宝刚被气得浑身发抖,服务员已经走出门去,并顺手带上了门。

    一时之间,赵宝刚都忘了进来的目的,喘了半天气,这才想起是进来抗议的。

    田芳道:“小赵,来,我给你倒杯茶。”

    看到徐娇娇,赵宝刚的气消了不少,可是,徐娇娇根本没有拿正眼瞧他。徐娇娇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就向门口走去。

    田芳满面愁苦:“娇娇,你连一声‘妈’都不愿意叫了吗?”

    徐娇娇没有说话,打开了门,赵宝刚眼疾手快,一下把门合上,吼道:“谁都不准走,咱们今天把话说清楚。”

    徐娇娇怒视着赵宝刚:“有什么好说的。”

    赵宝刚看着徐娇娇道:“去美国之前你说过什么,一年,一年之后我们就订婚,现在你忘了吗?”

    徐娇娇道:“我没忘,但是是你破坏了前提,我跟你说过,一年之内不要烦我,而你呢?三番五次骚扰我的生活。”

    赵宝刚冷笑道:“你分明是找藉口,你现在知道秦钟还活着,你想跟他旧情复燃。”

    啪——

    徐娇娇狠狠甩了赵宝刚一个巴掌。

    啪——

    赵宝刚毫不犹豫回了一个,他的手劲当然比徐娇娇大多了,一巴掌下去,徐娇娇嘴角流出一道血线。

    田芳冲过去挡在女儿跟前道:“小赵,强拧的瓜不甜,你们也没有订婚,我看大家还是分开算了吧!”

    赵宝刚恼羞成怒,一把将田芳搡在一边:“贱人,你们家得到了政治利益,现在就想着过河拆桥,你这个势利现实的女人,我跟你没完。”

    徐娇娇扶起田芳,指着赵宝刚道:“姓赵的,从今而后,我们恩断义绝。”

    赵宝刚吼道:“凭什么,你们说了不算。田芳,你现在想做好人了,你当初做的那些事以为没人知道,你敢不敢对你女儿坦白。”

    “我……”田芳痛苦地望着徐娇娇,徐娇娇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

    赵宝刚大笑冲了出去,他边跑边说:“贱人,都是贱人,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徐娇娇望着田芳:“当年你都做了什么?”

    “我……”

    徐娇娇摇摇头:“不用说,一切都没有意义了。”说着就要往外走去。

    田芳从后面抱住徐娇娇哭道:“娇娇,原谅妈妈,当时是我糊涂,都是为了你爸爸的政治前途,我好后悔呀!”

    徐娇娇一字一句道:“你对秦钟做了什么?”

    田芳道:“我没做什么!”

    徐娇娇道:“我走了。”

    田芳崩溃道:“我知道赵宝刚要对付秦钟的事!”

    徐娇娇转过身:“你果然够狠心,你难道不知道那次差点也害了你的女儿。”

    田芳扑通跪在徐娇娇面前:“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这一年里我没有一夜安睡,娇娇,妈妈不能没有你。”

    徐娇娇摇头道:“太迟了。”

    田芳抱着徐娇娇的腿痛哭流涕:“不,求你原谅我,我知道秦钟还活着,我带你去见他,虽然他失忆了,但是我知道他不会忘了你,你也没有忘了他,你们才是最般配的一对。妈妈再不会逼你,再不会干涉你的感情,娇娇,你再给妈妈一个机会,求你,求求你!”

    徐娇娇仰首叹了口气,晶莹的泪珠无声滑下,她淡淡地说了一句:“给我点时间。”

    田芳一听这话,马上放开了手,一叠声道:“好,不急,我可以等,我可以等。”

    ……

    赵宝刚虽然称不上睿智,但也绝不傻,否则他在商界也不会做得风生水起。可是,自从被田芳母女刺激之后,他消沉了两天,接着回到了爷爷赵进举身边。

    赵进举精通风水、采补之术,这厮不知祸害了多少少女,但是却成就了他自己。远远看去,他鹤发童颜,满面红光,精神矍铄,真的好似一个得道的老神仙。

    几日不见,宝贝孙子形销骨立的站在自己面前,赵进举也动容了。

    赵宝刚面容呆滞,扑通一声跪在爷爷面前,旁边一个穿着泳装的美女捂住了小巧的嘴巴,赵进举不耐烦道:“滚出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进来。”

    泳装美女一听,立刻迈着猫步,轻手轻脚走出院门。

    赵进举这次扶着赵宝刚的手,道:“孙儿,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给爷爷说说,爷爷给你做主。”

    赵宝刚哀哀凄凄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赵进举一巴掌拍在泳池的台子边:“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宝刚,你是怎么个想法。”

    赵宝刚红着眼睛道:“爷爷,我要报复,我付出了那么多,我要报复她们,她们不让我好过,她们自己也别想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