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227第二百二十八章禽兽之举四

227第二百二十八章禽兽之举四

    [第1章  正文]

    第227节  第二百二十八章 禽兽之举(四)

    中南海,二号别墅。

    书房中的文国强放下一篇文件,摘掉老花镜,揉了揉睛明穴,书房门被推开了,夫人方淑君端着一碗莲子羹过来,对着丈夫温婉的笑了笑:“我亲手熬得莲子羹,给你补一补。”

    说着,方淑君转到文国强的身后,体贴给他按摩着肩头:“国强,国家大事也不是你一个人就能忙完的,要注意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文国强拍着肩头上妻子的手背:“放心,我知道。对了,丫头呢?让她也尝尝你的手艺。”

    方淑君道:“最近搞什么书画展,她累的够呛,估计睡了吧!”

    文国强道:“她哪里会睡那么早,给她盛一碗送过去。”

    方淑君笑了笑,让保姆盛了一小碗莲子羹,自己端上楼去,敲了敲门,没人答应,方淑君叫了两声,仍然无人应答。她拧了拧门把手,发现从里面反锁住了,方淑君皱着眉头,找来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电脑开着,床上被子里鼓鼓的。看到这一切,方淑君笑了笑自言自语:“死丫头,还是睡这么死,雷打不动。”她走过去给女儿整理被子,让她脑袋露出来。掀起被角一看,里面哪里有人,分明是枕头和衣服。

    方淑君噔噔噔走向木质楼梯,来到文国强的书房,“老文,丫头不在房里。”

    文国强脸色冷了下来:“给她打个电话,这么晚了会去哪里?”

    方淑君依言来到座机前,拨了女儿的手机。

    零点酒吧内,斗鸡眼拿着文清的手机,笑嘻嘻的看着两个少女,酒吧里相当混乱,形形色色的男女醉生梦死,根本没有人会管这“两朵含苞待放的小花”的死活。

    文清一瓶酒已经强行灌了下去,她知道自己的酒量,一瓶330ml的嘉士伯应该不在话下,另一边林小花正被两个男生灌着啤酒,文清冲过去抢下酒瓶道:“滚开,我替她喝!”

    赵勇智看到文清又开始灌第二瓶,顿时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他已经能够想象到时候文清疯狂的模样,两倍的剂量,天哪!

    斗鸡眼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因为所处的环境,只有他自己听到了铃声,一看来点是个固定电话,斗鸡眼接通了。

    方淑君首先听到对面一片嘈杂声,马上想到女儿可能所在的地方。

    “喂,你找谁?”斗鸡眼哪里认识这个固定电话号码,如果他知道号码背后代表的意义,这会死的心都有了。

    方淑君一听是一个陌生男人,顿时提高音量道:“你是谁?”

    斗鸡眼道:“你是谁?”

    方淑君气急交加:“我找文清,我是她妈妈。”

    斗鸡眼这才知道手机的主人叫文清,他嘿嘿一笑:“不用找了,一会给您送回去。”

    方淑君紧紧抓着听筒吼道:“你是谁?”

    斗鸡眼道:“暂时谁都不是,一会可能就是您女婿了!”斗鸡眼放荡的笑了一阵,然后挂断了电话。

    方淑君开着免提,至始至终,文国强听得一清二楚,听完这一切,他站起身来,快步向门口走去。

    “老文……”方淑君满眼含泪,就要跟着出门。

    文国强道:“这件事我来处理,你留在家里,放心。”

    文国强上车后,拨出一个电话:“援朝,帮帮我……”

    零点酒吧。

    文清喝下了两瓶啤酒,不过六百多毫升,她竟然发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浑身燥热难当,这一刻,她还是有意识的,可惜很快,清醒的意识被一片纷乱淹没……

    林小花是清醒的,但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和文清被转移到一个包间里,她感到非常害怕,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后悔的要死,是自己丛恿文清来泡吧的,如果文清出了什么事,她一辈子都无法安心。

    林小花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根本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调教师小月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这种事情每天都在上演,她已经见怪不怪。一个高个子酒保来到小月面前,满脸的猥琐:“赵勇智这个狗日的真是艳福不浅,刚才那两个小女生还不到十八吧!”

    小月冷冷瞪了他一眼:“关你屁事,有本事你也勾搭去。”

    包间里,七个男人两个女人。

    林小花左右各一个男人,她只喝了两口啤酒,这会身上也有些发热。以赵勇智为首的男人静静看着文清,如果注意看,会发现他们的下身都有不同程度的隆起。

    林小花大声的喊着文清的名字,可是,文清口中不停叫着“好热,好热”,三下两下便脱得只剩下两件卡通内衣。

    赵勇智哈哈大笑,对众人说:“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真人群-P,你们有眼福啦!”说着,这厮就脱得只剩下一件平底裤。

    文清目光散乱,披头散发,口角流下晶莹的口涎,双手无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小笼包一般的胸部:“好热,好热!”

    赵勇智双目赤红,双手把住文清柔滑纤巧的肩头,在她耳边道:“哥哥给你降降温……”

    李援朝接到文国强的电话后,立刻意识到出事了,自己同文国强私人关系一般,素来强势的他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求助于自己,而且,这件事显然不宜公开处理。

    当知道是文国强的女儿文清出事后,李援朝立刻带上自己有数的几个精英,亲自出动,同时,他还联系了国安的张殷殷,很多时候,国安部门的作用是非常强大的。

    ……

    秦钟、陆思辰、黑熊三人几乎同时到了零点门口,陆思辰满头大汗,不顾一切的冲进酒吧。

    酒吧值班经理是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她看到陆思辰风风火火跑进酒吧,慌忙迎了过来,陆思辰直接给了她一个窝心脚:“妈了个逼的,敢不接我电话,陈凤娇,你不用干了。”

    陈凤娇捂着胸口,委屈和疼痛让她泪流满面,摸出手机一看上面有十九个未接来电,全是陆思辰的,她知道了老板的怒火来自何处,刚才她正同一个年轻的酒保玩人肉大战,应该是太过投入,连手机铃声都没听到。

    秦钟已经开始大喊:“文清,你在哪里?你在哪里?”然而,酒吧里过于喧嚣,他的声音虽然中气十足,也很快就被淹没。

    陆思辰跑到楼梯间,一把拉下电闸,酒吧立刻一片漆黑,音乐全部停了,大家也都停止了扭动和交谈。很多人都觉得这种停电,几秒钟内就会恢复。

    借着这短暂的安静间隙,秦钟鼓足嗓音喊道:“文清,文清——”

    众人的耳鼓被秦钟喊得嗡嗡作响,包间里的林小花听得清清楚楚,她立刻抓住了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哭喊道:“救命,救——”

    斗鸡眼立刻捂住了林小花的嘴巴,赵勇智已经脱掉了裤衩,褪掉了文清的卡通文胸,因为停电他暂停了动作。

    陆思辰推上电闸,很多人一时无法适应,包括包间里的赵勇智。

    因为光的刺激,文清恢复了短暂的清醒,她看到自己靠在一个赤身**陌生男人的怀抱中,就要推开他,可是,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还有着可怕的**。

    秦钟已经辨明了方向,向包间冲去,一脚踹开包间,里面的景象让他怒发冲冠。

    黑熊带人紧随其后,秦钟反应极快,冲进包间,立刻将身后的房门关上,对黑熊道:“就在外面守着。”

    黑熊和随行的马仔一个个面面相觑,只能服从安排。

    陆思辰此时也来到了包间门口,黑熊说了秦钟的意思,陆思辰脸上阴云密布,对秦钟的做法表示理解。

    包间里,七男二女,却只有八双眼睛看向秦钟,文清目光散乱,没有焦点。

    赵勇智的这些随从非常默契,立刻向秦钟涌去,秦钟怒不可遏,自然出手不会留情,身影如同一道幽灵从人群中穿过,当他站到赵勇智面前时,扑通扑通六声,六个男人倒在了地上,身体如同麻虾般蜷起,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赵勇智顿时感到一股寒气从丹田升起,他仿佛被蛇眼盯上了一般,僵在那里瑟瑟发抖。

    秦钟出了三拳,一拳捣在他的膻中穴,一拳轰在他的下丹田,最后一记下勾拳,赵勇智高高向后倒飞出去,轰的一声落在了墙角。

    林小花泪流满面扶着文清,不知所措。

    秦钟看了看小丫头**的上半身,接着目光向下,发现她底裤完好,这次松了口气。脱下自己的风衣穿在文清的身上,这才发现文清身上一片火烫,肤色异样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