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234第二百三十五章俱往矣

234第二百三十五章俱往矣

    [第1章  正文]

    第234节  第二百三十五章 俱往矣

    秦钟这一站就是一个小时,高仁还差不多,刘学和效长苦着脸,一副便秘的模样。秦钟笑了笑,宣布晨练结束。

    刘学和效长在一连串的“哎吆”声中坐在了地上,喊着大腿抽筋,双腿合不拢了,高仁虽然还好,但是走路的样子也有点怪。

    秦钟摇摇头:“三位兄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们光看到我厉害,却没看到我吃苦的时候。这是一种什么心理?就是光看贼吃肉,不见贼挨打。”

    刘学道:“秦钟,我会坚持下去,要不你给我们表演一下,也算一种正面激励。”

    效长道:“是啊秦钟,表演一个绝活。”

    “绝活?”秦钟想了想,看着不远处的石凳对高仁说:“你去看看能不能将那个抱起来。”

    高仁走过去,抱起一个石凳点点头:“可能有五十来斤,我能抱动。”

    “扔过来。”

    “什么?”

    秦钟摆出一个太极的起手式,道:“不过十米,你不会扔不过来吧?”

    高仁深深吸了口气:“敢小看我,你小心点!”说着双手抱着石凳,身体一个飞快的旋转,就将石凳如同铅球、铁饼一般旋了出去。

    刘学和效长大惊失色,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要出人命,二人连滚带爬躲到旁边的绿化带上。

    石凳势若流星,五十多斤经过加速,惯性无疑是巨大的,说它如同一发炮弹也不为过。

    三双眼睛紧紧盯着石凳和秦钟。

    秦钟右掌轻轻在石凳表面一拍一带,已经卸去大半惯性,接着,他接着石凳的冲劲,身子跟着一转,随手又将石凳向高仁抛去,高仁看得入神,竟然忘了移动脚步。

    刘学和效长大喊小心,却见石凳在高仁面前一步出轻轻落下,完全颠覆了万有引力的理论。

    直到这时,高仁才退了一步,却发现早已是汗透重衣。

    三人静静看着秦钟,一时无语。

    秦钟笑了笑:“正面激励怎么样?”

    刘学叹了口气道:“效果不大。”

    效长跟着道:“目标太高,遥不可及。”

    高仁却非常兴奋:“秦钟,你是如何做到的?”

    秦钟道:“你是说违反了自然规律?”

    高仁不住点头。

    秦钟笑道:“中华武学博大精深,练到极处自然可以逆天。”

    高仁一脸憧憬,刘学和效长却是满眼迷茫。

    秦钟道:“好了,今天晨练就到这里,咱们各忙各的。”

    三人向宿舍走去,路上,效长道:“你们知道吗?这次哈佛师生代表团中据说有一个中国美女,人家还有一个多礼拜就要回去了,咱们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一睹芳容。”

    高仁道:“当然,我也听说了,很期待呢!”

    刘学点点头:“人家大老远来一趟,咱们不看看也对不起人家。”

    秦钟摇头道:“你们几个真是不务正业。”

    刘学道:“哪里?古人都说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怎么就成了不务正业了?”

    效长道:“秦钟,一起去看看?”

    秦钟道:“人家在哪?是不是一直呆在那里等着咱们去看?那不成了模特展示了!”

    刘学狡黠道:“我发现,每天黄昏的时候,她都会站在未名湖畔,凭栏远眺,你们是不知道,那一刻,湖光塔影,夕阳西下,她披着一身的余晖,如同仙子。”

    高仁道:“是啊,我也听说,现在咱们北大校园又多了一景,就是傍晚时分美女凭栏,那是相当的轰动。”

    秦钟笑道:“是不是,你们说的这么唯美,我也有些跃跃欲试了,行,下午咱们一块过去凑凑热闹,美的东西咱们不能拒绝。”

    高仁揽着秦钟的肩头:“我就知道,老大也是人吗!”

    秦钟一拳捣在高仁的肋下:“去你的,骂我呢?”

    四人哈哈大笑中,朝阳已经冉冉升起。

    ……

    早上六点半的时候,赵志海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二号小院。

    方淑君面无表情的等在门口,赵志海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嫂子,早啊!”

    见方淑君不假辞色,赵志海脸色沉重:“我今天来是负荆请罪的。”

    此时,穿着运动服,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的文国强一路小跑走进家门,看到赵志海,他一脸高深莫测的笑,此刻的赵志海在车里呆了一晚上,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双眼中布满血丝,脸色也相当晦暗。

    文国强笑道:“志海,早啊!”

    赵志海愁眉苦脸道:“总理,我……”

    文国强收敛了笑容:“走,书房谈。”

    两人上楼走进书房,文国强坐进木制靠背椅,没有让人给赵志海倒茶,也没有请他坐。

    赵志海双手局促的交织在一起,文国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赵志海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让他有些呼吸困难,他鼓起勇气,看着文国强,哑声道:“总理,能不能先放了孩子?”

    文国强的目光如同两道冰箭射入赵志海的瞳孔,让他不由自主一阵发抖,文国强不答反问道:“昨晚的事你都知道了?”

    赵志海在心中叹了口气,没办法,现在主动权都在人家手里,他自然知道,儿子能打那个电话是得到了文国强的授意。

    赵志海点点头:“那混蛋该死,该承担的罪责我绝不袒护,还有,我们会给出足够的经济补偿。”

    文国强盯着赵志海:“你打算上法庭打官司?”

    赵志海摇头道:“不,不是,我明白,这件事还是不要经官动府的好!”

    文国强又道:“足够的经济补偿?我没听错?你一个市长,一个公仆,很有钱吗?”

    赵志海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巴掌,怎么说话呢,不知道口无遮拦、祸从口出吗?他道:“不是,我能有什么钱,但是自己孩子做错了事,我就是砸锅卖铁,也是应该的。”

    文国强点点头:“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都是孩子,孩子懂什么!”文国强能够说出这番话并非是因为他大度,如果不是听过秦钟的意见,知道赵勇智已经不能人道,文国强又怎么会放过这个伤害女儿的罪魁祸首?

    赵志海疑惑的看着文国强,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什么意思?难道不打算追究自己儿子的责任?

    然而,文国强下面的话,让赵志海终于知道,对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文国强道:“养不教父之过,孩子做了错事,咱们这些做家长的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赵志海深深叹了口气,再也不存一丝侥幸,现在,他想做的就是救出儿子,其他的一切已不再重要。

    赵志海道:“文总理,您说,我照做。”

    文国强摇摇:“你的级别这么高,我可不敢说!”

    赵志海明白了,自己在总理面前还算个级别,人家是不想说,不愿说,自个体会吧!赵志海摇了摇头:“总理,我身体不好,市长的重任我已经拿不下来,我会尽快辞去政务的。”

    文国强面无表情:“时候不早了,一会大家都要上班,走吧!”

    这句话相当于是逐客令,双方的目的都已达到,赵志海也再无停留的必要,只是,走出院门之后,他的脊背一下子佝偻下来,如同被抽去了脊柱。

    坐进奥迪,赵志海点燃一支烟,刚抽了一口,感觉唇边有一股咸湿的感觉,原来不知不觉,自己居然流泪了。是啊,自己多少年的摸爬滚打,费尽心机,殚精竭力,苦心钻研,才有了今天的位高权重,可是,现在……

    俱往矣!赵志海忍不住一声长叹,泪水再次模糊了视线。

    手机再次聒噪起来,这两天,赵志海感觉产生了手机恐惧症,手机一响准没好事,他看了看来点号码,是王宝平打来的,调整了一下情绪,他按下接听键。

    王宝平道:“赵市长,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

    赵志海一听,就知道没戏,他淡然道:“没事。”

    王宝平道:“市长,情况有些复杂,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赵志海意兴阑珊,自己已经准备下来了,那一点作风问题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他道:“慢慢来,老王,麻烦你了。”

    王宝平有些奇怪,这位赵市长今天情绪有些低落,不过,他也无法揣度,王宝平简单说了两句保证就挂了电话。

    赵志海双手插进头发,死命拽了拽,喊了两声,发动了车,方向是市委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