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258第二百五十九章手续办好

258第二百五十九章手续办好

    [第1章  正文]

    第258节  第二百五十九章 手续办好

    文国强继续道:“陆思辰也在现场?”

    文清道:“他拍了一副爷爷的作品。”

    文国强点点头,他相信不光是自己,现场的妻子也知道陆家小子的用意。

    “还有几个小子好像也有些面熟。”

    “那些都是秦钟哥哥的室友,高仁、刘学、效长,爸爸都是高官。”

    文国强道:“秦钟那小子很善于交际嘛!这些家伙都是眼高于顶的,秦钟能将他们凑合到一起,不容易呀!”

    文清皱着可爱的鼻子道:“他呀,更善于同女**际,你没看见他身边围了几个女孩,眉飞色舞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

    文国强威严地盯着女儿:“一个中学女生怎么可以说这么不雅的话,还是在自己的父亲面前。”

    文清咬着小嘴有些委屈。

    文国强摇摇头:“爸爸不是批评你,爸爸是在教你,这句话你不是绝对不可以说,很多人和事,都是分清时空和对象。比如说刚才那句话,你跟你同学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文清抱怨道:“这样一来,做人岂不是很累。”

    文国强摇摇头:“相对而言,做人这种动物,生存的压力在动物界是最小的,你承认这一点吗?有得当然有失,这也是一种规则。”

    文清摇头道:“太深奥了。”

    文国强笑道:“说点简单的,秦钟身边的这些女孩子都是谁呀?”

    文清马上来了精神,如数家珍道:“太多了,一双手差点不够!嗯,韦婷婷,东方雨菲,库娃,莎莉瓦,墨雪,张殷殷,徐娇娇,呃——好像没了。”

    文国强淡淡道:“有点我也面生。”

    文清道:“墨雪是他妹妹,徐娇娇是他女朋友,她爸爸是蜀南省省委书记徐天南,张殷殷的爷爷是蜀南省军区政委,韦婷婷和东方雨菲您是知道的,库娃和莎莉瓦也不用说了。”

    文国强道:“你知道的这么清楚。”

    文清笑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文国强眉头一颤:“你要跟谁战。”

    文清道:“随便说说,开玩笑呢!”

    文国强道:“这些人中,除了这个墨雪,其他人身份都不一般,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结识的?”

    文清站起来,捂着嘴打了个呵欠“啊——”然后说:“爸爸,不跟你聊了,你说的我不感兴趣,困了,我去睡觉,你是不知道,这几天搞筹备,没有一天说好过。”

    望着女儿高挑的身材,文国强觉得女儿长大了,自己也慢慢老了。

    ……

    知道墨雪即将离开,徐娇娇将秦钟这几天的时间全部让给了墨雪,至少墨雪是这么认为的。

    徐娇娇已经原谅了母亲,她没想到宽容一个人有时候也那么容易,毕竟,她们之间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情。

    秦钟留在枫清苑,墨雪正在烹制爱心晚餐,秦钟则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韦婷婷说他很上镜,他倒是有些期待,不过报道结束后,他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

    接通后,那头传来韦婷婷慵懒的声音:“哪位?”

    秦钟本来想来个当头棒喝的,这个韦婷婷是不是跟自己相克,自己的光辉形象她不记录,记下了在万千大众面前展示的都是不怎么值得称道的一面。

    “韦记者,韦主持,你好!”

    韦婷婷有气无力道:“是你呀!”

    秦钟道:“韦主持……”

    韦婷婷喝道:“打住啊,别这样叫我,叫的跟个假的一样,我可是有上岗证的。”

    秦钟“呵呵”一笑,经她这么一说,细细一品,确实有那么一点感觉。

    秦钟道:“那我怎么叫你?婷婷?”

    韦婷婷马上道:“也别这么叫,听着我膈应。算了,让你占点便宜,就叫姐姐吧!”

    “姐姐?”秦钟笑了笑:“我们老家有句话,干姐干弟,床上甜似蜜。”

    “去去去,叫全名。”

    “好,韦婷婷,你给我听着,咱们不带这样玩人的,我那么多闪光的镜头你不拍,非要抓那被一堆女人围住的镜头,还来个面部特写,为什么呀!”

    韦婷婷“呵呵”笑了起来:“你不是笑了很灿烂吗?被一帮美女围着,眉飞色舞的唾沫星子乱飞,这个镜头够自然,够能说明问题,我故意留下的。”

    秦钟道:“害我!那啥,咱们没仇吧!”

    “没有!”

    秦钟道:“我怎么感觉你老针对我!”

    “有吗?我没觉得。”

    秦钟道:“有,太有了!韦婷婷,我告诉你,要不是看你跟我哥有那么点关系,信不信我抽你。”

    韦婷婷也激动了:“你敢!”可是马上又感觉不对红着脸骂道:“你流氓!”

    秦钟一听她说自己流氓,有点会过意来了,文字工作者就是敏感,喜欢玩文字游戏,自己可是无心的呀!

    不过,秦钟也被韦婷婷激了起来:“本来,我没打算流氓,但是,你要敢再针对我,我还就真对你流氓了!”

    “无赖!”

    “再见。”

    韦婷婷还想骂两句,秦钟已经挂了手机,接着直接关机,韦婷婷怎么都拨不过去,对着自己手机大骂“混蛋”,骂了几句之后自己先笑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秦钟作对,自己根本就不讨厌他呀!为什么?

    端着托盘的墨雪走过来道:“跟谁打电话呢?笑得这么猥琐!”

    秦钟接过托盘,一把抱住墨雪道:“有这么跟自己的哥哥、跟比天还高的丈夫、跟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这样说话的吗?你严重违反中国的妇道——三从四德,我要惩罚你!”

    “讨厌,吃饭啦!”

    秦钟哪里会惩罚墨雪,他也紧张自己的孩子,帮墨雪将菜摆好,又盛了米饭和汤,这才坐下了。

    墨雪再次问道:“谁呀刚才?”

    秦钟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道:“你很好奇呀!”

    墨雪道:“说嘛!到底是谁?”

    “一个整体跟我作对的女人,讨厌的女人!”

    “韦婷婷?”

    “你怎么知道!你说她是不是欠虐呀!”

    “她对你有意思!”

    “噗——”秦钟一口酒喷在了旁边,“你开什么玩笑,他跟我大哥……”

    墨雪闪动着明亮的眼眸道:“女人的直觉很灵的,等着吧!”

    “呃……”

    ……

    文总理书房,墙上的石英钟时针已经指向十点。

    夫人方淑君端着一杯养胃的麦仁茶进来轻轻放下,温柔的走到文国强身后,给他揉捏的双肩柔声道:“怎么还不睡?”

    文国强摘下花镜,放下手中的文件道,揉了揉睛明穴:“看完这份文件,你怎么还不睡?”

    方淑君笑道:“大总理都没睡,奴家怎么敢谁?”

    文国强笑了笑,拍了拍妻子绵软的手背。

    “国强,我不是跟你说了,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国家大事也不是一天就能处理玩的。”

    文国强站起身,来到窗台边,远眺着首都繁华的夜景,沉声道:“我的身体我有数,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可以,我能够再干十年!”

    方淑君望着丈夫坚毅的面庞道:“我会做你坚实的后盾,做一个合格的背后的女人。”

    文国强握着方淑君的手:“方大律师,感谢你为了我放弃你热爱的事业,你就是我的贤内助!”

    方淑君温婉一笑:“能听到你这句话,我就值了!”

    文国强走到书案前将文件一推,回身一把抱起方淑君,方淑君“啊”的一声抱紧了丈夫的脖颈,俏脸绯红:“干什么?老夫老妻了,也不怕女儿看见!”

    文国强抱着妻子,大步向房间走去,边走边说:“构建和谐,人人有责。”

    ……

    枫清苑。

    墨雪偎在秦钟怀中,二人靠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电视里播放着韩国的泡沫剧,谁也没看进去。

    秦钟的手自然不老实,一会这掐掐,一会那捏捏,墨雪闭着眼睛,抓住秦钟的手:“格格”笑着:“别动,人家困了,你就这样抱着人家睡觉。”

    秦钟苦笑:“这样?你能睡着,我也睡不着。”

    墨雪笑道:“你睡不睡跟我没关系。”说完了,她黛眉一蹙,“让你那东西老实点,搁的我好难受!”

    秦钟道:“这会,恐怕我指挥不动他,这小子脾气又臭又硬。”

    墨雪伸出绵软柔腻的小手轻抚着秦钟的小兄弟,柔声道:“乖啦,乖了,我哄你睡觉。”

    小兄弟突地一跳,墨雪吓得一声尖叫:“它会动吖!”

    秦钟“哈哈”大笑:“它是抗议呢!”

    墨雪对秦钟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上梁不正下梁歪。”

    秦钟道:“这话说得不确切,我跟他是同辈,我们是兄弟。”

    墨雪被逗得在秦钟怀中花枝乱颤,弄得他欲-火攀升,此时,手机响了起来:“曾经不眠不休的找寻,也曾为了失落哭一场,曾经有个答案在风里,有个永远你我的明天……”

    秦钟拿起手机,看到是刘学打来的,他接通道:“刘学,这么晚了有事吗?”

    “老大,小雪的手续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