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269第二百六十九章乡下也不太平上

269第二百六十九章乡下也不太平上

    [第1章  正文]

    第269节  第二百六十九章 乡下也不太平(上)

    秦钟走进办公室,看到两位领导在一块,正对着他笑,他憨憨一笑:“正好,省的我来回跑。”他掏出四合茶叶道:“这是从京城带回来的,领导们尝尝。”

    李文道:“你小子这段时间跑哪去了,害得我们还替你伤心。”

    孙才子也道:“你可是我们莲花乡的人才,党和政府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培养你,你还没做贡献,就这么走了?”

    秦钟笑道:“我这不算在继续深造吗?等我学到了真本领再回来报效家乡。”

    李文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秦钟道:“不过,我发现莲花乡在两位领导的带领下,建设的那是相当不错啊!”

    孙才子道:“少拍马屁,中午不走了,到我们食堂,咱们三个一起唠唠嗑。”

    秦钟面露难色:“两位领导,以后再找机会吧!我姐那里已经安排了,中午得过去。”

    李文道:“这样啊!算了,现在我们不是你领导,管不了你了。”

    秦钟道:“领导,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没有你,哪有今天的我。”

    李文哈哈笑道:“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算了这次不跟你计较,等你下次回来,好好宰你一顿。”

    秦钟走后,李文道:“这小子好像成熟多了。”

    孙才子道:“当然,谁经历那么大的事,也该有些成熟的。你没听说,他因为跟徐书记的女儿搞对象,招人嫉妒,才惹来杀身之祸。”

    李文点点头:“这小子真是福大命大,不过这一年不知道这小子在干吗?很神秘呀!”

    孙才子看着李文笑道:“还没看出来,咱们的李乡长居然也有八卦的时候。”

    “彼此彼此。”

    二人对望一眼哈哈大笑。

    秦钟给何江龙他们打了一个电话,意思说将中午的饭挪到下午,何江龙几个非常不忿,但也无可奈何。

    在刘亚男家吃了一顿团圆饭,秦钟和许冰就离开了。

    许冰回头望着刘亚男一家站在路上,她道:“你姐姐家人真好。”

    秦钟开玩笑的说:“想不想融入这样的家庭?”

    “什么意思?”

    秦钟抽出一张面纸递过去道:“不然你干嘛这么卖力?”

    许冰对着镜子看了看,撅着嘴道:“好糗,为什么不早提醒人家!”

    秦钟笑道:“早提醒你,老乡哪里能看出你的贤惠!”

    许冰红着脸:“我为什么要表现的贤惠?”

    秦钟饱含深意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二人分手的时候,许冰主动给秦钟手机上拨了一个电话,然后道:“领导,我会厂里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给我打电话。”

    秦钟总是很操蛋,见了漂亮女孩就喜欢开玩笑,他马上抓住了许冰话里的漏洞:“什么需要都可以吗?”

    “你……”

    秦钟笑着推开了车门,大步远去,许冰指着他的背影,自己先笑了。

    ……

    下午六点,秦钟走进青梅酒家,老板田青梅一看到秦钟,顿时迎了上来,拉着他左看右看,眼眶顿时红了。

    秦钟笑道:“姐,你的生意越做越大了!”

    田青梅哽咽道:“我就说好人不会这么短命,我弟弟又回来了!”

    秦钟道:“那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朋友在包间等我,我先过去。”

    田青梅亲自将秦钟引到包间,何江龙、张耀辉、季永忠、高晓雨几个已经到位,菜式和酒水还是有田青梅做主,不一会,酒菜就上齐了,田青梅招呼大家喝了一杯酒就出去了。

    高晓雨临时负责倒酒,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的她就像一只飞舞的彩蝶,飘来飘去,张耀辉满眼都是快要流淌出来的柔情。

    季永忠提议大家一起喝一杯,他道:“这次老大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顿酒不容易,我建议大家先连干三杯,然后再说话。”

    高晓雨苦着脸道:“不是吧,我怎么喝?”

    张耀辉马上道:“你是女孩子,随意!”

    秦钟指着张耀辉笑道:“你丫的重色轻友!”

    张耀辉满脸通红分辨道:“哪里呀!咱们应该有些绅士风度!”

    季永忠更不留情:“老大说的很文明,对你客气了,要我说,你根本就是有异性没人性!”

    张耀辉有些急了,高晓雨看着他的样子也有些不忍心,她以为几个兄弟因为自己真闹开了。

    秦钟道:“永忠,怎么可以这么说兄弟,一天兄弟,一世都是兄弟。”

    何江龙点头道:“老大说的是!”

    秦钟继续道:“不但不能说,我们还要爱屋及乌,我们要包容兄弟的女人。”

    季永忠嘿嘿笑着:“有道理,我同意!”

    高晓雨看着几个男人猥琐的笑容气呼呼道:“你们几个大男人合伙欺负我一个小女子!”

    秦钟道:“谁敢欺负你?张耀辉能同意?”

    张耀辉满脸通红,高晓雨蹙着黛眉摇头道:“好了,你们几个无聊不无聊,那我们两个人开涮,不就是喝酒吗?来!”

    说完,高晓雨一仰白皙细长的脖颈,将一两的五粮液灌了进去。

    四个老爷们只有干瞪眼的份,还有什么好说的,喝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落座,高晓雨当然没有实打实喝,不过两杯酒下肚,丫头的俏脸已经变得红扑扑的了,一双妙目也时不时停留在秦钟的身上。

    每每看到这种情景,张耀辉心头就会涌起一种难言的失落。

    秦钟恍若未见,他道:“几位兄弟,说说一年来都有哪些进步?”

    季永忠道:“老大,让我这个乡下的先说,我现在是乡派出所的一把手,所长!”

    秦钟哈哈笑道:“了不得,这么年轻,就掌握了枪杆子,厉害呀!以后在莲花乡整出点啥事,你都能摆平呗!”

    季永忠摇头晃脑:“马马虎虎吧!”

    秦钟道:“还谦虚,兄弟,走一个。”

    季永忠喝完了道:“老大教我们那些功夫真实用,我这个所长可是靠实力打出来的。”他说着望了望另外两个兄弟叹了口气道:“可惜呀,小地方就是起点低,你看看辉少和龙少,现在那可是没法比。”

    张耀辉笑道:“哪里呀?人家说宁**头不做凤尾,忠少你现在就不错。”

    何江龙也点头:“要不咱俩换换,我也想感受一下什么叫一言九鼎。”

    季永忠道:“可以,我一百个愿意,你们是不知道,我这个所长一年到头都在忙些什么,不是张家鸡被偷,就是李家狗咬人,最严重的就是为了争抢宅基地发生的群体械斗。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能出什么成绩!”

    “平平安安不是很好!”

    何江龙道:“老大说的对,别说其他地方,就是龙阳市,现在也是鱼龙混杂,有搞色情服务的,有制毒贩毒的,还有贩卖枪支弹药的,就在前两天,我一个兄弟被打了黑枪,死的不明不白。”

    季永忠笑道:“这么说来还是我这乡下好啊!”

    张耀辉皱眉道:“看看你们都聊得什么话题,还有小雨这个女孩子在呢!”

    何江龙看了眼高晓雨,马上吐了一下舌头,道:“小雨,我抱怨归抱怨,你可不能向你爸爸打小报告!”

    高晓雨呵呵笑道:“那可不一定,那得我高兴。”

    何江龙求救似的望着张耀辉,张耀辉道:“小雨,我们就是闲聊来着,龙少能到现在的位置也不容易。”

    秦钟道:“什么出息,多大的官,就这样患得患失,我想小雨妹子知道轻重,不会拿兄弟们的前途开玩笑的。”

    高晓雨剜了秦钟一眼:“有时候我可能会不知轻重呢!”

    秦钟没有理他,道:“张耀辉,你怎么样?”

    张耀辉笑道:“我啊,就是一个小科长,正科而已。”

    季永忠竖起中指鄙视着他:“正科而已,两年升两级,坐火箭有没有这么快!”

    秦钟竖起大拇指:“厉害厉害。何江龙,你呢?”

    何江龙挠挠头:“我现在是市局刑警大队队长,三级警司。”

    秦钟道:“兄弟们都不错,都有进步,都比我这老大强。”

    张耀辉道:“老大,说说你呗。”

    几人目光都盯着秦钟,尤其是高晓雨一双美眸特别明亮。

    秦钟清了清嗓子:“我在中组部挂职,副科级,同时,在北大上学。”

    季永忠道:“就这些?中组部是个什么玩意?”

    张耀辉吸了一口凉气道:“你们是警务系统,体制里的事你们不太懂!这么说吧,每一级政府部门都有组织部,组织部的日常工作的就是考察任用本级及下级单位干部,这样说你们明白了吧?中央组织部,就是考察和任用省级大员的地方。”

    “啊?”

    听张耀辉一分析,几个人也不由倒抽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