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312第三百一十章逐出家门

312第三百一十章逐出家门

    [第1章  正文]

    第312节  第三百一十章 逐出家门

    回到市政府办公室,秘书长毛立仲跟了进来。

    东方白笑容有些不自然,他道:“毛秘书长,有事?”

    毛立仲道:“是这样的,东方市长,你上班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本来我想着你会将以前的秘书带过来,可是看到你没这么做,那么,你就需要一个秘书,目前,只有前市长赵志海的秘书高飞没有跟人,你看?”

    东方白点点头:“让他进来,我跟他聊聊。”

    毛立仲道:“好嘞,我这就通知他!”

    看到毛立仲走后,东方白眉头皱了起来,从总书记跟自己的谈话来看,没有时间让自己好好适应,好好调整,必须要立刻进入工作状态,而自己显然对首都不是十分熟悉,那么这个秘书就至关重要。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信得过、靠得住。

    想到这里,东方白叹了口气:“难啊!千金易得,一将难求!”

    正感叹间,高飞敲了敲门,东方白等他敲到第三遍,才不耐烦道:“进来。”

    高飞显然被搞的有些被动,站在东方白面前,目光没有焦点,汗出如浆,双手也没有放处。

    东方白笑得倒是很和蔼可亲,他道:“你就小高,来,过来坐。”

    高飞笑得很不自然:“不,不坐,您座着,我站着,有什么吩咐,您说!”

    看到高飞谄媚的神情,东方白有种说不出的厌恶,他淡淡道:“听说你以前是赵市长的秘书,相信你的业务非常纯熟,这样吧!暂时先做我的秘书,好了,出去工作吧!”

    高飞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这样就过关了,他有些激动,就向门口走去,刚刚要在身后将门带起,想起一个问题,又推开门问道:“市长,我负责什么事?”

    东方白摇摇头:“负责我管辖的一切。”

    看到高飞的背影消失,东方白叹了口气,这个高飞可能也不错,但是并不适合自己,暂时,他都没有信心,暂时会有多长时间。

    不知为何,东方白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年轻的身影,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他的气度不凡,谈吐不俗,如果让他做自己的秘书?

    这个念头一旦出现,便如同种子发芽一般,变得越来越强烈。

    ……

    华灯初上,龙阳的夜景也有着不输于一线城市的繁华,但是繁华的仅仅是局部,藏污纳垢的也不在少数。

    何江龙对于冯雨欣的约见是异常激动的,如今的冯雨欣早已今非昔比,退却的青涩与铅华,财貌双全,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良配。

    在一家充满着罗曼蒂克气息的咖啡馆内,二人面对面坐着,穿着白色短袖衬衣,碎花百褶短裙,冯雨欣的淑女气质无法掩饰。

    冰凉的拿铁也无法平复何江龙激动的心情,他的目光温柔而多情,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冯雨欣没有一丝瑕疵的俏脸。

    冯雨欣俏脸微微一红嗔道:“怎么这么看人家,没见过还是不认识?”

    何江龙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天哪,薄怒轻嗔的样子都叫人色魂授首,他哑着嗓子道:“见过,也认识,但是每一次见面,感觉都不同!”

    冯雨欣浅浅一笑:“哪里不同?”

    何江龙摇摇头:“说不出的感觉!”他赶忙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支还带着露珠的玫瑰花。

    冯雨欣笑了笑接过花:“谢谢。说说是什么感觉?”

    何江龙闭上眼睛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冯雨欣轻掩朱唇,微微一笑:“何警官,对不起。”

    “什么?”

    “我想你打听一个人!”

    “谁?”

    “秦钟!”

    何江龙皱眉道:“我老大,你找他有事?”

    冯雨欣道:“对不起。”

    “为什么对不起。”

    冯雨欣摇头:“我不想你对我有任何幻想。”

    何江龙静静望着冯雨欣,等待她给自己答案。不过他已隐隐觉得,这其中,多少跟自己老大又有点关系。

    何江龙突然想起,当初冯永成锒铛入狱,秦钟曾经让何江龙打点过,难道这个女人对于那点滴之恩要涌泉相报……

    冯雨欣一脸笃定:“我已经是秦钟的人!”

    何江龙听到这样的话语,不啻一声惊雷,一时间,他面色煞白,不由在心中埋怨气秦钟来:老大,你也忒不地道,兄弟我好不容易动了真情,你竟然……

    看到何江龙的表情,冯雨欣知道他是误会了,冯雨欣道:“何警官,你不要误解,到目前为止,我和秦钟还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在我心中,已经将自己的身心交给了他!”

    何江龙皱起眉头,他有些迷糊了,难道老大的魅力就这么大,自己几个就要在各方面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冯雨欣继续道:“也许你会认为我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可是很多事你不知道。”

    何江龙接口道:“我知道,当初你父亲入狱,你找过他,可是,你知道吗?他又找了我。”

    冯雨欣睁大美眸望着何江龙摇头笑了笑:“我倒是不知道还有这一节,可是也没什么意义了。你可能不相信,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有一见钟情的感觉,可惜,只是单方面的,他好像对我没什么。”

    何江龙着急道:“那你还……”

    冯雨欣摇摇头:“没有他就没有我,是他让我父亲在监狱里不受欺负,而当时我的唯一拥有的只是这具身体,可是,他没有趁人之危,还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我鼓励,给我经济上的资助,是他让我走出了人生的低谷,拥有了今天的成就。”

    何江龙道:“那又怎么样?你不用这么死心眼,老大不需要你的回报,你难道不知道,他有女朋友。”

    冯雨欣笑了笑:“我知道,我都知道,本来以为他死了,以为这份情只有等到来世再还,没想到上天又给了我一个机会,我没想过做他的妻子,甚至女朋友都没有想过,我只是想用我的全部还他一副人情。”

    何江龙吼道:“不,不行,我不同意,我老大不需要,不然你施舍给我,我真的很需要,能不能不要对我那么残忍。”

    冯雨欣伸手抚平何江龙因为痛苦而纠结的眉头,她的眼眶也红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对不起,你会得到幸福的,是我没有这个福分,如果你觉得我亏欠了你,等我报答完他的恩情,如果你不嫌弃我,我会答应你的一切。”

    “不,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这不是我要的,我要的不是这样——”何江龙揉着头发,痛哭流涕。

    冯雨欣咬着下唇,默默的品着苦涩的拿铁。

    何江龙心情平复之后,给他递过一张纸条。

    “谢谢!”冯雨欣咬着唇皮道。

    “再见。”何江龙留下两张红版,潇洒的离去,任眼泪随风而逝。

    ……

    兄弟伤心欲绝的时候,秦钟却在同另外几个兄弟喝着酒。

    陆思辰知道秦钟从老家回来,提议搞一个接风宴。

    于是,陆思辰、黑熊、高仁、效长、刘学、秦钟等几个老爷们齐聚一堂,喝酒打屁。

    陆思辰举杯祝酒道:“来,大家一起端杯,我们欢迎秦钟兄弟归来。”

    秦钟差点笑出来:“大哥,太隆重了吧!我才回去几天。”

    陆思辰笑道:“你还好意思说!我算知道了,请你吃饭有多难,人家高部长就等了一个多星期。”

    秦钟老脸一红:“大哥,这事咱不说行吗,我有那么大胆子吗?真的是有事耽误了。”

    高仁笑道:“嗯,老大没有撒谎,这件事我可以作证,这个,女人多了就是麻烦啊!”

    秦钟拈起一颗油炸花生米弹了过去,砸中了高仁的脑门,高仁一声惨叫,大家都笑了。

    大伙一起干了一杯。

    秦钟问效长道:“伯父的病情还稳定吧!”

    效长脸上笑意很淡,可能是家事令他很闹心,他道:“还算稳定,就是探病的人络绎不绝,老爷子不胜其烦!”

    秦钟道:“他那么大的官,想讨好的人当然是排着队的。”

    效长摇摇头:“唉,这次老爷子是动了真怒,我大哥恐怕真是进不了家门了。”

    陆思辰沉吟道:“逐出家门,对效政可谓是灭顶之灾,他呀,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效长叹了口气:“据说那个女人怀了我哥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