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376第三百七十四章耍流氓

376第三百七十四章耍流氓

    [第1章  正文]

    第376节  第三百七十四章 耍流氓

    小护士哑然失笑道:“什么?医院有这种规定吗?我们例行查房,还要敲门?”

    “可是,我没穿裤子。”

    “切,什么没见过。”

    秦钟有些气急:“你是见过,可是你没见过我这么大的。”

    小护士笑道:“你没病吗!还有精神耍流氓,没病赶紧办出院,不要在这浪费资源,你知道吗?浪费是最大的犯罪!”

    “你……”

    看到粉色的护士服下一对挺翘的臀瓣渐行渐远,秦钟气得牙根痒痒的,直接爆粗:“我靠。”

    很快,又有人造访。

    张富强提着一个档案袋,走进秦钟的病房,而在门口,有两个神情严肃的便衣。自从季永忠和何江龙出事之后,大家都变得谨慎起来。

    “怎么样?”

    张富强拉了一把木质靠背椅坐在秦钟的床边,其实在过来之前,他已经联络过刘墉,了解了秦钟的情况,这句话,是明知故问。

    秦钟道:“张局长,我没什么事了!”

    张富强点点头:“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讨论一下案情。”

    “我……”

    “是!”

    张富强道:“季永忠一去,何江龙一倒下,一下子我感到无人可用,你是他们的兄弟,又是军人出身,我想你一定愿意帮我。”

    秦钟激动的点点头:“我也想亲手抓住凶手。”

    “好,我相信。”

    张富强脸色稍缓:“其实,是殷殷向我推荐的你,他对你很了解呀!”

    秦钟奇怪的望着张富强,想起在日本的那段日子,恍如昨天,他微微抚着胸口,马上转移注意力,淡淡道:“我们一起战斗过,也算是患难与共。”

    张富强毕竟是搞刑侦出身,马上发现秦钟脸色不对,忙问道:“你身体还没有恢复。”

    “不是,老毛病。”

    “可是,刘院长说你很健康啊!”

    秦钟摇摇头:“我的毛病他查不出来,也治不了。不说我了,咱们说案子。”

    张富强从档案袋里拿出厚厚的卷宗道:“这是‘四一五’大案的整个案件记录,包括破获的毒品数量,罪犯数量,参与案件的重案组人员,破案的过程,全部都有详详细细的记录。”

    “你认为这是仇杀?”

    “难道不是吗?”

    “为什么会选择在酒吧?”

    “呃……”

    张富强脸色微变,也许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秦钟又问:“伤何江龙的那几个孩子抓住没有?”

    张富强摇摇头:“因为没有目击证人,何江龙目前也无法提供有效的资料,还没有。”

    秦钟道:“如果罪犯能够利用孩子,那么他们的犯罪智商已经算是登峰造极了!”

    张富强骂道:“现在的警匪片层出不穷,根本是在教唆犯罪。”

    秦钟叹了口气:“永忠已经下葬了?”

    张富强道:“是啊,他走的太突然,对老人和女朋友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我们已经做出抚恤,但是这只是杯水车薪,根本微不足道的。”

    秦钟道:“他们最缺的精神上的抚恤,也许只有时间,才是医治他们伤痛的最好良药。”

    张富强觉得话题太过沉重,太过压抑,他道:“我听刘院长说,何江龙恢复的很好,估计没几天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

    秦钟点点头:“我会让他尽快恢复。”

    张富强走了,留下了一沓绝密的卷宗,秦钟一目十行看了过去,将全部专案组成员容貌和姓名记在了心里。

    没多久,徐娇娇就回来了,递给他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他打开一看,里面有三角、平底,各种颜色和大小码的。

    秦钟摇摇头:“你想开店吗?还是不了解我的尺寸。”

    “就是不了解!”

    徐娇娇笑着走出去,她边走边说:“你洗澡,我去给你买早餐。”

    等徐娇娇再回来,秦钟已经一扫阴霾和颓废,但是他的脸上再不见笑容,他的眼中也有着淡淡的忧郁。

    两人在病房凑合吃着油条、豆浆、稀饭和小菜,秦钟打破沉默道:“娇娇,我这两天有事,你要不先回去。”

    “我……”

    看到秦钟眼中的坚持,徐娇娇点了点头:“那你小心些。”

    秦钟道:“一会帮我办理出院手续。”

    “好!”……

    龙阳市一栋高档住宅区,地下停车场里,一辆红色的宝马三敞篷跑车,驾驶位上坐着一个卡着墨镜的男子,他皱眉道:“什么,何江龙还没死!”

    一旁副驾驶位置上,张俊一双手根本没有闲着,这里摸摸,那里扭扭,完全被豪华的跑车吸引住了。

    听到墨镜男的话,他“啊”了一声,然后才道:“是啊,你是不相信,我听出警的兄弟说,何江龙浑身都是窟窿,血留了一大半,不死简直就是奇迹。”

    张俊说到了兴奋处,他道:“我听说,是他一个叫秦钟的兄弟,用奇怪的方法保住了他的命。”

    “秦钟?”

    墨镜男眉头微皱,看着张俊微微一笑:“喜欢这车吗?”

    “喜欢!”

    张俊毫不犹豫的回答,可是,他马上道:“你又要让我做什么?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

    墨镜男摇摇头:“怕什么?你的心理素质还是不够啊!你是脑门上写着‘汉奸’,还是写着‘卧底’呀!”

    他拍拍转向盘道:“只要你做那么小一点点事,车就是你的,到时候,你有车有房,岂不是可以跟你小女友自在逍遥。”

    张俊咽了口唾沫,憧憬着自己美好的未来,终于,他道:“做什么?”

    墨镜男似乎早有准备,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针剂,他道:“这是氰化钾,你注入何江龙的药液里,没有人会发现你。”

    “这是谋杀!”

    “没人知道就不是!”

    张俊坚持道:“我是一个警察,我不可以知法犯法!”

    墨镜男冷冷一笑:“好,记住,你只是披着这层皮,你还能回头吗?”

    “我……”

    张俊一时无语,是啊,自己已经上了贼船,走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现在,又哪里还有回头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看到墨镜男走出车,将那瓶针剂搁在前挡风玻璃下,张俊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

    墨镜男远远撂下一句话:“可以先试驾试驾,提前熟悉一下。”

    张俊等到墨镜男远去,他才慢慢拿起那小瓶,约有20cc的针剂,仿若有千钧一般,他慢慢将针剂收入怀中,爬到了驾驶位。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任务,看房子。……

    云疆,丽江。

    聂抗天和木清楠正在木家的仓库里调查询问案情。

    一个门卫说:“当时,有一伙人冲进来,见人就开枪,我是躲在了货物里,才幸免于难。”

    聂抗天点点头:“有没有看清他们的身材容貌?”

    “没有!”

    聂抗天带人离开货仓,立刻联系了云疆军区的一个战友林海,林海是丽江军分区司令,他接到聂抗天的电话道:“一切依照计划行事。”

    聂抗天微笑道:“谢谢老战友,等结案后,请你喝酒。”

    “客气。”……

    丽江郊外,陈烨桐翘首以盼,今天接到一个神秘人的电话,自称受黄希所托,要将货转移给自己,一吨啊!陈烨桐如何能够淡定自若。

    看到一辆无牌的卡车慢慢驶入视野,陈烨桐和他的手下全都拔出枪,严阵以待。陈烨桐不得不小心,其实在江湖上混得,根本就是步步惊心,提着脑袋过日子。

    卡车在陈烨桐的要求下,停在了指定区域,两个手下立刻爬上车厢,清点货物。

    一个手下在车里望着倒在地上的同伴,还有对着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他慢慢举起了手,喊道:“老大,货没有问题。”

    陈烨桐志得意满掏出手机,拨通了黄希的手机号。

    黄希接通后立刻大骂:“干什么,现在是什么形势,你还联系我?”

    陈烨桐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笑道:“黄书记,你真够朋友,专程让人把货送给我。”

    黄希脸色一变:“什么?你上当了,我从来没有安排。”

    陈烨桐手机一滑跌落在地,他们已经被潮水般的士兵重重包围。

    陈烨桐等人没有一个反抗的,只有缴械投降才有活的可能,陈烨桐第一个趴在了地上,在手机旁喊道:“军区出动了,救我!”

    手机已经被挂断!

    一身戎装的聂抗天和林海双双而出,看到包围圈中,十几个抱着头蹲着的罪犯,聂抗天喝道:“没收通讯器材,全部带走。”

    陈烨桐一伙被带到了丽江军区秘密基地,在第一时间受到了审讯。

    陈烨桐作为一个老警察,有着超强心理素质,但是他知道,自己想要活命,必须有重大立功表现,所以,审讯一开始,他就喊叫着要见最高首长,聂抗天和林海让他如愿以偿。

    审讯室中,聂抗天和林海坐在一边,陈烨桐坐在桌子的对面。

    林海道:“陈局长,哦不,陈厅长,没想到,咱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陈烨桐淡定自若的笑了笑:“我也没想到,好汉不提当年勇啊!”

    他望着聂抗天道:“这位是?”

    林海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战友,公安部派出的重案组组长聂抗天。”

    陈烨桐点点头:“看着你们一个个,我感觉自己真的老了,真要被时代淘汰了。”

    聂抗天冷冷道:“不是淘汰,是消灭,因为,你是社会毒瘤。”

    陈烨桐哈哈笑道:“现在我是阶下囚,你们是刀俎,我是鱼肉,你怎么说都行!成王败寇,自古已然。不过,聂组长,你够聪明的,要是你动用警方的人,恐怕也抓不到我。”

    聂抗天摇头道:“如果你不是那么利欲熏心,你也不会那么快落在我的手中。”

    “什么意思?”

    陈烨桐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