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521第五百一十九章三人行

521第五百一十九章三人行

    [第1章  正文]

    第521节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三人行

    走出酒店,吴媚一个踉跄,李娟丽赶忙扶住,吴媚笑了笑:“我这个做酒的老板这么不能喝,不行啊!”

    李娟丽道:“姐,你是见到秦钟高兴吧!”

    吴媚侧过头,看着李娟丽,慢慢的,在吴媚灼灼的目光下,李娟丽垂下了螓首。

    吴媚呵呵一笑:“你的话酸味十足,你是怕我跟你抢。”

    “哪有!姐,你再说我就走了。”

    吴媚摇摇头:“女人的直觉很灵的,秦钟有一种天生的特质,对女人有种致命的诱-惑,或者说,命犯桃花……”

    “你们在说什么?吴总,你这就要走?”

    说话的是田青梅,她跟吴媚和李娟丽都很熟了。

    吴媚道:“一帮领导,又是男人,人家未必欢迎我,我在那里,大家反而不自在,还不如识趣离开。”

    田青梅摇头笑了笑:“吴总的魅力,怕是各个年龄段的男人都无法抵挡吧!”

    “要死了,田总,你敢涮我。”

    “不敢不敢,您可是我的大客户。”

    “知道就好。”

    田青梅看着李娟丽道:“李主任,你这是……”

    “我送送媚姐。”

    田青梅点点头:“李主任,我进去敬个酒,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李娟丽道:“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田总,小心他们口水流到你的身上。”

    “去死。”

    包间里已经开始自相残杀了。

    几个领导互相敬了酒,又有个别到隔壁的桌子敬酒,何建军挤到秦钟的旁边道:“秦钟,你跟老板认识?”

    秦钟点点头:“认识。”

    何建军又道:“跟李主任也认识?”

    “老相识。”

    秦钟道。

    何建军皱着眉头:“你跟吴总……”

    “也是老相识。”

    秦钟不耐烦道:“你小子到底想知道什么?”

    何建军斟字酌句,高仁脑袋伸过来道:“建军意思是说,为什么美女,无论老幼,都跟你很熟。”

    “是不是?”

    秦钟望着何建军。

    何建军木然点了点头,秦钟一个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是你个头,我是从莲花乡出去的,这里的人我当然认识的多,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何建军摇头晃脑:“不止是认识,绝不止认识那么简单。”

    “靠!”

    顿时举座皆惊,秦钟,一个副县长,居然爆出这有的粗口。

    秦钟大咧咧坐下:“建军,喝酒,咱们有两年没喝了吧!今天这个好酒,咱们一人一瓶,喝。”

    “你饶了我吧!”

    “饶你,等你当了我的领导,我就饶你,没大没小,领导的私生活是你能议论的?”

    “滴滴滴……”

    秦钟手机收到一个短信,他拿起来匆匆一瞥,最后面无表情的的删了。回头一看,高仁居然不声不响的在自己身后,秦钟冷笑道:“小子,看到什么了吗?”

    “没,没有。”

    其实,高仁依稀看到“青云观……我等你”等字样。

    秦钟一瓶酒敦在高仁面前:“这是你的。”

    高仁佯装一屁股跌倒。

    大家喝的差不多的时候,田青梅又进来敬了一圈酒,两年不见,她的酒量也练出来了。

    一顿饭,算是宾主尽欢。

    晚饭后,除了纪委的同志要回办公楼继续讯问闫骥,其他人都下榻青梅酒家。

    秦钟跟雷震讨论了一些细节,雷震就走了。

    田青梅来到秦钟的房间,秦钟站起道:“田姐,谢谢。”

    田青梅掩着嘴笑道:“谢什么,秦县长,你们吃饭又不是不给钱。”

    秦钟点点头:“那倒也是。对了,你的病……”

    田青梅一听,脸蛋一红:“好了,这倒是要谢谢你。”

    一时间,二人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空气变得有些沉闷。

    “你……”

    二人同时开腔。

    “你先说。”

    “你先说。”

    田青梅笑笑道:“我是想说,没想到,短短两年不见,你现在也算是青羊县的父母官了,你才多大呀!”

    秦钟眉头皱了皱:“是啊,我发现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莲花乡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区区一个乡镇就有这么多问题,那么其它七个乡,又该是藏污纳垢到何种程度。”

    “你的压力也不要太大,这世上的不平事多了去了,也不是你一个人能管得完。”

    “我知道,可是我既然碰到了,就要处理好,至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田青梅微微一叹:“良心,现在有良心的官员只怕不多了。”

    “不会吧!”

    秦钟摇摇头,看来,政府的公信力真的有问题呀。

    “你们在聊什么?”

    李娟丽推门进来道。

    秦钟看了他一眼,今天晚上,李主任多喝了几杯,此刻面带桃花,双眸如醉,有种动人心魄的魅。

    “怎么回事,不敲门就进来的。”

    秦钟开玩笑道。

    “对……对不起,秦县长,我……”

    秦钟呵呵笑道:“紧张什么,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咱是自己人啊,你说是不是?我们曾经是最完美的搭档。”

    田青梅感觉自己有些多余了,她道:“你们聊,我出去看看,该打烊了。”

    田青梅走后,房间里只剩下秦钟和李娟丽,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找我有事?”

    秦钟打破沉默。

    “没……就是找你随便聊聊。”

    秦钟上前几步,李娟丽受惊一般背靠在了门上。

    秦钟笑了笑:“你怕我?”

    “怎么会?”

    李娟丽侧头,避开秦钟的目光道。

    “这两年你过得怎么样?怎么就到乡里了?”

    李娟丽看着他道:“就只许你进步,别人就不行?”

    秦钟摇头:“哪里?我记得当年一心仕途,现在呢?”

    李娟丽苦笑:“在你面前,我这也好意思叫做仕途。”

    她落寞的叹了口气,“我现在才发现,一个女人,要在官场上混,要比男人付出的多得多。”

    秦钟眉头皱了皱:“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感慨,难道被潜规则了?”

    李娟丽扑哧一笑:“暂时还没有。”

    “孙强他敢,要不给敲打敲打他。”

    “怎么敲打,咱们什么关系?”

    不经意间,李娟丽已经靠到秦钟面前,眸光如水,定定的看着他。

    “什么关系?这个……”

    李娟丽再进一步,仰视着秦钟,彼此的呼吸已经可以感受到:“我记得当初你给我治病的时候,可是把我看光了的,我后来道医院咨询过,人家说只要服上几副中药就行了的,你是不是想……”

    纵使秦钟脸皮厚逾城墙,这会也不由老脸一红,不过争辩还是要的:“那是庸医,我……”

    突然,秦钟僵住了,因为一个绵软火热的躯体靠在他的怀中。

    “你这是……”

    秦钟扎着胳膊,一时间没有个放处。你这是要白送,可是今晚哥们有节目啊。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紧张,抱着秦钟的她还在不由自主的一下下震颤,接着,她用近乎呓语般的声音道:“我心中的理想始终未变,如果要被潜规则,我宁愿被你潜。”

    然后,李娟丽坚定的抬起头,深深的看了秦钟一眼,慢慢闭上了眼睛,如玫瑰般的唇悄然绽放。只是,如风中蝴蝶翅膀般颤动的睫毛,以及不住翕动的鼻翼,昭示着她那颗不平静的芳心。

    秦钟低头看着李娟丽吹弹可破的俏脸,深深吸了口气。想当年,自己苦心经营的换种大计,差点就实施在了她的身上。

    回首往事,秦钟觉得自己过去的行为有些可笑。当然,这并不说明他已经放下对桃树坪恨,报复的方式有很多种。

    看着怀中熟透了的水蜜桃,秦钟正在考虑摘还是不摘的时候,该死的手机响了。

    李娟丽潮红几乎布满了耳根和脖颈,被这手机打断,她想要脱开秦钟的怀抱,秦钟却没有让她如愿。

    左手揽着李娟丽娇软无力的身子,右手接通手机:“哪位?”

    电话是纪委书记雷震打来的,雷震说闫骥已经交代了很多问题,其中,莲花幼儿园园长存在重大经济问题。

    秦钟听完后直接表态:“她的级别根本不够你找她谈,但是情况特殊,先控制起来吧!然后再走相关程序。”

    放下手机,秦钟看着怀中的李娟丽道:“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我……”

    “我不是柳下惠,跟我走吧!”

    “去哪里?”

    “青云观。”

    夜色下,一男一女走进了一辆京牌的普桑,男的走的坦坦荡荡,女的却有些鬼鬼祟祟的模样,一步三回头,想要发现黑暗中注视的眼睛。

    普桑刚刚发动,走了没多远,后面黑暗中,一辆警车也慢慢启动了,可是没走几米,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高局长,我是雷震,刚刚我跟检察院联系过,现在请你带人逮捕薛蓉。”

    “什么?该死!”

    高仁不是一般的郁闷,他准备来个尾行,看看老大到底搞什么营生。

    小高同学的想象力可不是一般的丰富,他可是看的很清楚,有人在青云观等老大,青云观,那是道观?高仁摇摇头,老大太猛,居然在那种地方……啧啧……

    雷震道:“小高,你说谁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