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532第五百三十章节操满地

532第五百三十章节操满地

    [第1章  正文]

    第532节  第五百三十章 节操满地

    “好,今天是这样的……”

    古溪说话利索了许多,因为领导在给他陈述的机会,有了这个机会,就有了将自己摘出来的可能,“这位小姑娘经过这里的时候,被李万祥和李建军碰瓷了。具体过程是这样的……”

    别看古溪年届五旬,这会表演前来,简直如同亲眼目睹。现实模仿徐娇娇开车,然后又学着李万祥来到车前,慢吞吞倒下,接着徐娇娇刹车,最后被李建军一伙人“围攻”讨要赔偿。

    古溪一人分饰数角,居然惟妙惟肖,就连徐娇娇都不由感叹,这位老警察很有表演天赋呢!

    高仁点点头,看着满头大汗的古溪道:“老古,你辛苦了,李万祥这个名字我听着很耳熟,现在我想知道,在整个过程中,你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我……”

    古溪看到高局终于问道重点了,现在是自己的事,古溪想了想,朝李建军看了看,心说,张所长,对不住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咬了咬牙道:“高局,李万祥是张靖平所长的岳父,这位李建军是他的小舅子,他们这对组合在这里作案已经不是一两年了,我们派出所也有责任。”

    古溪这段话说的相当高明,他看似在认错,其实是让张靖平坐实了纵容亲属犯罪的事实,还不仅如此,他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帮助犯罪。

    高仁已经掌握了这些东西,他摸出电话打给路林,路局长在县局主抓纪检监察,这件事正是归他的口,而且,也看看他处理事情的能力,让老大看看自己识人之明。

    路林一听,饭碗一丢,就往外跑,老婆抱怨不得了:“一个破局长,至于吗?”

    路林摇摇头自言自语:“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过去,你见过我这么卖命的吗?”

    听说是火车站发生的事,路林在路上就让张靖平到现场等候自己。

    这么大的事,张靖平居然最后一个接到通知,从路林的语气,他知道自己是摊上大事了,火车站那边,跟自己有关的什么事能够惊动副局长,张靖平第一反应就是自己那不成器的岳父和妻弟。

    虽然张靖平接到通知晚,可是他却来得快,不过到了现场之后,他傻眼了,高仁高局长居然在现场,自己的妻弟李建军,自己的下属老古也都在。

    走到车外的一刻,他居然感到一股冻彻心扉的凉气,七月里,即使没有太阳,也应该是暑气逼人吧!

    此时,夕阳依旧落山,半边西天一片火红,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读书不多的张所长脑海里竟然冒出一句成语——残阳泣血。

    一眼看到并认出高仁,但是他并不认为高仁就能认出自己,一时间,张靖平犹豫着,该不该主动往前走。可是,直到现在,他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好死不死的,李万祥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似乎没有感受到现场微妙的气氛,一眼看到女婿,笑嘻嘻凑了过去道:“靖平,把你也惊动了,对方已经答应赔偿了,你忙,先走吧!”

    听着老泰山不打自招的话,张靖平顿时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提不起一丝气力。

    高仁确实没能从面貌上认出张靖平,可是这个名字他还是有印象的,他开口道:“张所长,原来是你,真是幸会呀!”

    张靖平咽了两口唾沫,普通一声跪倒在地,低下头道:“高局长,我有罪。”

    正好这个时候,路林到了,一看这场面,被吓了一大跳,路林极有眼色,远远朝秦钟摆摆手,然后走到高仁旁边道:“高局。”

    高仁道:“这件事你来处理,就是张靖平的岳父和小舅子在这里碰瓷,碰到了秦副县长的女朋友。”

    “啊?”

    路林在青羊县也属于上层人士,对秦副县长的诸多事迹也有所耳闻,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秦副县长居然安之若素的坐着,他真有点为碰瓷党感到庆幸。

    高仁的下一句话是套着路林的耳朵说的,听完这句话,路副局长立刻僵住了。

    高仁道:“路局,给你在透露一个情况,秦县长的女朋友还有一个身份,她姓徐。”

    “姓徐?”

    路林有些茫然。

    高仁循循善诱:“跟省委书记一个徐。”

    “啊?”

    路林突然打了一个寒噤,目光快速扫过甲壳虫,作为一个资深警察,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徐娇娇清丽绝伦的容颜便被路林看了的正着。

    与此同时,路林还在脑海里将之与电视上出镜率极高的那种面孔反复比对,其结果自是不言自明。

    顿时,路局长心中震撼、激动无以复加了。他发觉,投靠秦县长,绝对是他这一生最最正确的决定。同时,他也知道,现在考验他的时候到了,他要是处理不好,那是会很失分的。

    路林一路小跑,来到甲壳虫旁边,目光直接掠过秦钟,看了徐娇娇一眼,马上低头,不敢心存一丝亵-渎之念道:“徐姐……”

    刚刚喝了一口冰红茶的秦钟扭头就喷到了车外,这位路局果然识时务,脸皮也够无敌,他的年龄少说也比徐娇娇大上一轮,可是这声“徐姐”叫的那叫个自然。

    但是,看到秦副县长如此过激的反应,路林还是有些脸红的。

    不过还好,面对自己人,在秦钟心中,路林已经属于自己圈子中的人,更确切地说,那是自己新收的小弟,在小弟面前,他还是愿意考虑他们的感受的。

    所以,秦钟很厚道的救场:“这茶什么味,是不是过期了?”

    说了这么一句话,秦钟发现,路林包含感激的看了自己一眼。

    徐娇娇觑了眼路林,当然知道,人家那样叫自己那是是示好,可是,徐娇娇多了一份心思:他不会是觉得我显老吧!

    在徐娇娇心中,她认为路林是冲着秦钟去的,哪里知道,高仁已经泄露了她的家底。

    “呃……叫我小徐就好,你是……”

    路林擦了擦汗道:“我是路林,县局副局长,主管纪检监察,因为我们的工作不到位,让您在初到青羊,就遭受了如此不快,我在这里先给你道歉,我以党性原则给你保证,会在第一时间处理好这个案子,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徐娇娇点点头,想想自己今天的遭遇,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路局长,你辛苦了,今天我真的很生气,那个李建军不但骂我,他还想打我,我又没犯法,他居然丛恿警察铐我,还要带我到派出所,他们根本就是沆瀣一气,我……”

    徐娇娇咬着唇皮,越说越激动,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

    路林感受到了徐娇娇的怨气和怒气,看来今天一定要让这位公主满意,否则,人家一个电话,青羊县的政法系统只怕就会天翻地覆。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秦县长,要不咱们到派出所开个临时办公会,当然,如果徐姐累了,就让她先回去休息。”

    路林建议道。

    这会,徐姐是越叫越顺口了。

    “我要去,我要亲眼看到你们怎么处理这些不法分子,气死我了。”

    徐娇娇义愤填膺的做出了决定。

    秦钟点点头,看了看时间:“那我们先过去。”

    甲壳虫刚动,路林就冲着张靖平吼道:“还傻了吧唧杵在那里干嘛,赶紧派人给秦县长带路。”

    这一刻,张靖平终于能动了,他艰涩的张了张嘴,居然是发出沙哑的声音:“我……这就安排。”

    路林指了指张靖平,上车跟了过去。

    领导一走,张靖平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他冲上去,对着脸色苍白,不住发抖李建军连扇了七八个耳光,接着就是毫无章法的拳打脚踢,嘴里也是骂骂咧咧,最后还是被李万祥从后面抱住了的。

    李建军知道今天这事太大,还连累姐夫了,哪里敢还手,就是不住后退,不住躲闪,嘴里喊道:“姐夫,我错,我错了,你救我,救我。”

    李万祥也感到事态不对:“靖平,他是你弟弟,你是所长,你要保他啊,实在不行,把我交出去,反正我没几年活头了。”

    张靖平一声苦笑:“所长?爸……在你眼里所长很大吗?今天因为这件事,路副局长、高局长都来了,还有秦副县长……我一个所长,又能保的了谁?咱们一块玩玩儿吧。”

    “姐……姐夫,这最多也是个犯罪未遂吧!有那么严重?他们能怎……怎么样?”

    李建军知道害怕了,说话已经开始磕巴。

    “未遂?呵呵……”

    张靖平似乎听到了一生中最大的笑话,直到笑出眼泪才道:“你们没听说官字两张口,未遂不未遂,你说了不算!”

    老汉李万祥一屁股跌坐在地,喃喃自语:“这可咋整,这可咋整……”

    张靖平鄙夷地看了眼岳父和妻弟,心说现在知道害怕,早干啥去了,现在……晚了!他脸色一变:“老古,给李建军上铐子,还有李万祥,一起带回。”

    李万祥刚要求情,上了铐子性质就变了,古溪来到李万祥旁边道:“老李,你要理解张所一片苦心,他是在救建军……还有你……”

    “啊?我还要……”

    古溪同情的看着李万祥:“要的。”

    但听卡巴一声,一只簇新的手铐戴在了所长六十六岁高龄岳父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