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540第五百三十八章奇货可居

540第五百三十八章奇货可居

    [第1章  正文]

    第540节  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货可居

    搞了半天,秦钟才明白,这青羊大酒店居然是郁鹏的产业。说什么领导干部不能从事商业活动,那是对没办法的人说的。我不做法人代表,我呆在幕后不行吗!

    赵红霞道:“秦县长,为什么要把饭叫道房间吃呢?”

    她这么一说,郁鹏不好意思道:“哎呀,打扰秦县长吃饭了,来日方长,要不我们先走,找时间再聊。”

    他虽然这么说,却没有动身的意思。

    秦钟笑了笑:“相请不如偶遇,咱们一块吃点,边吃边聊。”

    “这样啊……”

    郁鹏看了看赵海峰和丘八。

    赵海峰道:“我没意见,郁主席,今天要白喝你的酒了。”

    丘八道:“恭敬不如从命。”

    郁鹏笑道:“你呀,今天算是跟秦县长沾光,有口福了,红霞,到我办公室,把那瓶藏了十年的飞天茅台拿过来。”

    “哎!”

    赵红霞起身走了。

    黄毛和徐娇娇摆两荤两素四个菜,这下至少六个人吃饭,显然是不够的,不过这个自然就不用秦钟操心了。

    没一会,赵红霞就抱着一瓶酒回来了,还有个大厨打扮的推着餐车,他将几个现成的菜一一放到桌子上,分别是清炖鹅肝、芥末鸭掌、掌中宝、清蒸鲟鱼、油焖大虾、西芹百合、清炒西兰花等等。

    赵红霞笑着个几个人倒上酒,然后道:“几位领导先吃着,尤其是秦县长,你是荣归故里,两年前的青羊大酒店可没这样子,你一定尝尝我的特色,多提宝贵意见。”

    秦钟嘴角抽了抽,算是给了一个回应。他真是不待见这个女人,他觉得自己就算挺能说的了,没想到这个女人比他还能说,不过有一点让他比较庆幸,今天让他知道了,赵红霞是郁鹏的女人。如此一来,以后面对她,也不会有那么大压力了。

    丘八是他迟早要见得,但是没想到,郁鹏和赵海峰这两位也会成为不速之客。秦钟带着笑容,举起酒杯道:“大家相聚都是缘分,今天我借着郁主席的酒,敬大家一杯,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和厚爱。”

    大家喝了酒之后,黄毛笑道:“老大,怎么听着你的祝酒词像是就职演说。”

    “去你的。”

    赵红霞在一旁给大家倒酒,自己和徐娇娇却是喝着鲜果蔬。

    郁鹏突然来了一句:“秦县长,招待所住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想到这里来住啊?”

    秦钟摇摇头:“别提了。”

    “怎么?住的不开心?”

    郁鹏随口问道,随即他就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笑道:“明白了!”

    丘八和赵海峰却是蒙在鼓里,黄毛也没明白过味来。就是徐娇娇,都不明白秦钟为什么突然要换到这里来住,虽然县政府招待所门面没有这里的光鲜,可是领导的住宿条件,也不比青羊大酒店的差了。

    郁鹏只说了一句:“张来福和张德福是叔伯兄弟。”

    这下大家似乎都明白了,秦钟端起酒浅酌一口道:“那个张来福粘着我求情,差点没把我烦死。”

    赵海峰道:“他还好意思,这次对张德福的处理还叫个重吗?他不是还在副局长的位置上坐着?”

    郁鹏端起酒杯道:“不说这些事了,来来来,咱们一起举杯,欢迎秦县长回来执政。”

    秦钟哭笑不得:“郁主席言重了,我不过只是一个副县长而已。”

    徐娇娇觉得有些无趣,吃了一小碗米饭,放下筷子道:“你们慢用,我出去转转。”

    秦钟点点头:“一会给你电话。”

    郁鹏朝徐娇娇笑了笑:“红霞,你陪陪徐小姐。”

    “还想给秦县长敬酒呢!下次吧!”

    赵红霞颔首跟了出去。

    秦钟摇头道:“郁主席,你这个赵经理真是厉害。”

    郁鹏笑道:“怎么?”

    秦钟直言不讳:“没几个男人抵挡得住她的诱-惑。”

    “哈哈哈……”

    郁鹏笑道:“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这正是我要用她的原因。他不是我的禁脔,秦县长要是感兴趣,随便。”

    秦钟倒没什么,黄毛咽了口吐沫道:“郁主席,你没开玩笑?”

    郁鹏笑了一下道:“你小子不行,就别动歪心思了,红霞虽然动不动就对男人发嗲,但是眼界却是不低,咱们这里,只怕只有秦钟能入得她的眼。”

    黄毛有些受打击,秦钟的脸皮却有些红,心想,他是恭维我,还是说的实情。

    郁鹏继续道:“秦钟,你觉得我这里怎么样?”

    “很好,在我找到房子之前,这里就是我的落脚点。”

    其实,自从今晚这几个人同时登门,秦钟就决定明天一定找房子搬出去。

    郁鹏拍着胸脯:“秦钟,要是看得起兄弟,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住,自己找房子多麻烦,还要做饭打扫卫生,我这可是酒店管理。”

    秦钟点头:“感谢郁主席。”

    “哎,这里就咱们几个人,不要搞得那么生分,而且,虽然你年龄最小,但是官职却是最高,既然八哥你都叫了,要是看得起我郁鹏,也叫我一声哥,我也就托大,当一回秦县长的老哥。”

    “好,三位老哥,咱走一个。”

    这下黄毛有些不自在了,人家以兄弟相称,他可是丘八的义子,那不得称呼秦钟为“叔”了。

    这不,他刚刚给三个人倒满酒,秦钟就端起酒杯找他:“黄毛贤侄,咱们喝一个。”

    “老大,不带这样的。”

    “跟你开玩笑,咱们也是兄弟。干!”

    五个男人,除了丘八之外,都是有量之人,一瓶酒,很快就见了底。

    赵海峰道:“郁主席,让人拿酒啊,你不是吧!让人喝个不上不下。”

    郁鹏一脸苦笑:“赵部长,不是我舍不得,那是有钱买不来的东西,要不让人送两瓶国窖,或者五粮液?”

    赵海峰道:“也行,总要让人喝个尽兴,还没跟秦钟单独喝呢!”

    郁鹏拿出手机,就要给总台打电话,秦钟道:“掺着喝不好。”

    秦钟随随便便说了一句,就让几个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他的身上,郁鹏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了,他以为秦钟在有意为难他,让他下不了台。

    秦钟笑了笑:“郁主席,别介意,我没别的意思,黄毛,到我车里拿去,那里好像有一箱。”

    说着他将车钥匙抛给黄毛。

    黄毛拿着钥匙走了,丘八若有所思的看了秦钟一眼,没有说话,赵海峰可是个实在人,他看到气氛有些不对,觉着跟自己对郁鹏的挤兑有关系,马上打圆场道:“其实咱们掺着喝也无所谓。”

    郁鹏倒是有些期待,他要看看秦钟是吹牛还是真有实力,他郁鹏那一瓶压箱底的酒可是费了老鼻子劲弄来的,如果秦钟随随便便就将一箱放在后备箱里,而且还是普桑的后备箱……

    “不着急,秦县长的存货自然比我这个土老帽多。”

    丘八笑道:“郁主席,谁不知道你是咱们青羊县的首富,你不是土老帽,最多就是个暴发户。”

    “哈哈,八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没有你,也没有我郁鹏的今天。”

    “看看话是怎么说的,都是自己兄弟,见外了不是,咱们要互通有无,日子会越高越好。”

    秦钟发现,丘八对郁鹏说话时倒是不太讲究。按说,作为政协主席,常委会占据一席之地的郁鹏,应该不用怎么待见丘八这样的江湖人物的。能够混进常委序列的人,有背景简单的吗?

    也许真如郁鹏所说,丘八对他有知遇之恩,再造之恩,那么丘八的见识真是不可小觑了。他先是发掘了郁鹏,现在又……难不成他真把自己当成发掘奇货的吕不韦了?

    虽然这么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秦钟对郁鹏的观感不怎么样,对没什么城府的赵海峰却是很不错,相对而言,对丘八也近一些,说话随便了很多。

    秦钟想着,应该找个时间跟丘八聊聊郁鹏这个人。

    “呵呵,我怎么觉得你们这是官商勾结,要是搞什么欺行霸市的勾当,我可不答应,别忘了我的职责。”

    秦钟说出这些话,就像是在开玩笑。

    “哪能啊!”

    郁鹏摇头道。

    丘八笑道:“即便有,只要秦钟一句话,以后也就没有了,原因很简单,咱得支持秦钟的工作不是。”

    秦钟道:“八哥说话真是中听,只要合法经营,正当竞争,我不但保护,还会不遗余力的支持。”

    他的官腔打的四平八稳,显然也基本进入了状态。

    正说着,黄毛抱着一箱酒走了进来,箱子倒是平平无奇,郁鹏看了一眼,心里就发出了冷笑:吹吧,继续吹。

    赵海峰心直口快道:“黄毛,到底是什么酒,赶紧拿出来给大家倒上。”

    黄毛看了秦钟一眼,然后开了箱,发现里面整齐排列着十个包装盒,包装盒也很简单,他拆卡盒子,果然提出了茅台的酒瓶。

    “真的是茅台?”

    也许喝了点酒,赵海峰也不顾形象,上前夺过酒瓶一看差点晕过去,瓶身上几个小字将他的双眼狠狠灼了一下,就连郁鹏和丘八都感觉到了赵海峰的异样。

    赵海峰摇了摇头,打开瓶盖,使劲晃了晃酒瓶,然后倒出一杯,端起来闭上眼睛嗅了嗅,竟然露出一抹迷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