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561第五百五十九章背美女过河

561第五百五十九章背美女过河

    [第1章  正文]

    第561节  第五百五十九章 背美女过河

    “放松点,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哦。”

    总算走到对面,秦钟大口喘着气,将满脸通红的木清韵放在地上,然后又向对面走去,还剩文清、方晴两个小丫头。

    走到对岸,秦钟张开怀抱:“谁先来。”

    方晴没想到这才居然便宜了这个家伙,正在犹豫要不要让他背,另一边文清已经扑入秦钟怀中。

    在文清未经世事的心灵中,秦钟已经是除了家人意外最亲的人了,文清一直记着他的救命之恩。

    秦钟一把接住文清道:“我说的是背。”

    “我要抱着。”

    小丫头倔强的撇开脑袋。

    秦钟摇摇头:“方晴护士,你等一下啊!”

    方晴嘴巴动了动,突然听到文清一声惊呼,原来秦钟已经将她扔到自己背上。

    “干嘛,吓死我了。”

    文清嘟囔道。

    秦钟道:“路不好走,你想让咱们都被水冲走吗?”

    “哦。”

    最后一个方晴老老实实的伏在秦钟的背上,不敢少动,即便如此,她的俏脸也如同喝了二斤烧酒一般酡红。

    秦钟笑道:“方护士,没想到,咱们还能这么亲近。”

    “我没觉得,你不过是个过河的工具。”

    “那你那么大反应干嘛?”

    “我有什么反应?”

    “脸红气喘,手抱的紧,腿夹得也紧。”

    方晴听到他这么说,手脚稍微放松了些,突然又是一声尖叫,原来,秦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居然松开了手,方晴一放松,就向水中落去。

    幸好秦钟在最后关头将其捞住,即便如此,方晴被吓得花容失色,一双玉臂再次死死抱着秦钟的脖颈。

    直到到了对岸,方晴依旧惊魂未定,娇躯还在微微颤抖着。

    秦钟拍拍她的屁股道:“下来了,不至于吧!”

    方晴俏脸赤红,一下跳下地逃开了。

    这次背几个女孩过河,秦钟倒没觉得什么,秦子衿却有着深深的感触,秦钟真是满眼桃花相。

    木清韵算是跟秦钟有了夫妻之实的人,也曾经一度想将秦钟作为自己的禁脔,所以,看到几个对秦钟暗怀情意的小女生,她只有暗自叹息。

    在方小胜的带领下,大家来到了学校跟前,因为国庆放假,学校没有开课,方小胜垫着脚将门闩打开,推门而入。

    唯一的一间破败校舍便呈现在众人面前。

    进入教室之后,秦钟便开始解说。

    “各位,这个教室有从学前班到六年级在内的三十多个学生,只有一位老师,学校的条件你们可以看一看。”

    “这根本就是危房。”

    黑熊道,“怎么能当学校?”

    秦子衿拿着相机不停拍摄着,没有说话。

    莎莉瓦弱弱地说:“小孩子好可怜。”

    库娃哈哈笑道:“秦钟,你是想让我们慷慨解囊,直说不就行啦,不用这么拐弯抹角,这可不像你。”

    秦钟嘿嘿笑道:“让你们亲眼看看,这才够说服力。”

    木清韵看了看,淡淡道:“这种情况全国比比皆是,你管得过来吗?”

    秦钟吸了口气,木清韵显然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了他的面前,莫说全国,即便青羊县的一个乡镇都有不少这样的情况,难道全部要靠他化缘。

    他摇摇头脸色转为凝重:“我是主管文教的副县长,这正是我要管的,要改变的东西。全国我当然管不来,但是青羊县内,我会让它一点一点改变。”

    咔嚓——秦子衿记录下了他此刻斩钉截铁的神情语态。

    黑熊道:“行了,秦县长,你说有什么要求,我们绝无二话。”

    秦钟有些哭笑不得:“希望工程不是这么干的,你们是财主,是要来发善心的,不是我让你们怎么做,而是你们要怎么做。”

    木清韵道:“这么吧,我个人捐两百万。”

    “我五百万。”

    莎莉瓦小声道。

    “我三百万。”

    库娃道。

    黑熊看了看:“得,你们有钱,我一百万。”

    秦子衿有些不敢想象,这些都是富二代吗,秦钟轻而易举的,就筹集到了一千一百万的善款。

    木清韵到底是个生意人,她的头脑很冷静:“秦县长,大家的善心是有限的,这一次很大程度上是看你的面子,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你主管招商引资,还是要将地方的经济建设抓起来。老百姓兜里有钱,才会考虑到孩子的教育问题。”

    秦钟重重的点了点头。

    木清韵继续道:“还有一点,我希望到时候这笔钱能够用在明处。”

    秦钟笑了笑,他知道木清韵的担忧不无道理,中国的慈善基金都能被人挪用,人心不古啊!

    “我明白,看完了,就走吧。”

    往回走的时候,大家都沉默着,本来秦钟还准备加何建军准备的资料让几个财主看看,如今人家已经毫不犹豫的捐了钱,那么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看到大家兴致不太高,秦钟道:“这笔钱我不会让大家白花,小学建成后,我会让所有的学生记住你们几位的名字。”

    黑熊笑了笑:“秦钟,不用了吧!我听着瘆的慌,好像有点永垂不朽的味道。”

    秦钟摇头:“必须的,功德碑上一定会刻上你们的名字。还有,等县财政搞上去了,等我当家做主了,这些钱有可能慢慢还给你们。”

    莎莉瓦摇头小声道:“不用还,那只是我的零花钱。”

    库娃也说:“小意思啦!”

    秦子衿再次被这两个小丫头震撼了,几百万居然只是小意思。

    木清韵也道:“没指望你还,钱一路贬值,谁知道你还的时候还值不值钱。再说了,你附加了那么多前提条件,都不知道要让人等到哪一天。”

    木清韵这么一说,秦钟也笑了起来,他道:“我这么说,也就是给大家一个希望,你们等不到,还有你们的子孙啊!”

    黑熊举手打住:“秦县长,这个话题就到了这里。小胜,你家在哪,给秦县长指路。”

    十分钟后,四辆车停在了方小胜家的院子门口。

    车一到,便有一帮人迎了出来,秦子衿打眼一看,脸色就变了,秦钟朝人群中看去,立刻看出了端倪。

    推门下车,在方大胜和一个老汉的簇拥下,一个三十许男人走了过来,他长得倒是人模狗样,不过肚子已经提前**起来,按照目前这个尺寸,估计蹲下来已经看不到“老二”了。

    秦钟看男人的同时,男人也在审视着秦钟。

    方大胜笑容可掬的介绍道:“秦县长,我给您介绍,这位是我们村支书王占魁,这位是我们龚家营子乡黄乡长,他听说您要到我家吃饭,亲自过来作陪了。”

    秦钟伸出手,黄占元慌忙用两个手握住,然后道:“秦县长到我们乡调研,我们没有做好接待工作,真是罪过。”

    看到秦钟,黄占元的心里是万般的不平衡,他才多大?居然已经是副处,为什么命运的女神就这么垂青于他?

    秦钟笑了笑:“黄乡长客气了,谁告诉你我是来调研的?不过,我倒是很佩服你,你的消息很灵通嘛!”

    黄占元老脸一红,显然,人家不怎么待见自己,当看到秦子衿从他的车里下来之后,黄占元有了一段时间的错愕:“子衿?”

    秦子衿嘴角微微一抽,算是一个淡淡的微笑:“黄乡长好。”

    接着,黑熊他们几个陆陆续续下了车。

    即便方大胜是个榆木疙瘩,也能看出来秦县长对这个安排不太高兴,他暗自责怪支书王占魁,这个注意就是王老支书出的,他认为要找个有分量的人作陪,于是擅作主张,将黄乡长请了过来。

    方大胜哈哈笑道:“我这院子太过简陋,不过领导们既然来了,那就委屈一下,进来吃一顿农家饭,也算是与民同乐嘛!”

    王占魁用烟袋锅子点着方大胜道:“你个榆木疙瘩,平日里,踹你一脚,你都没个屁,今天这话说的还挺有水平的。”

    方大胜道:“那是,我准备了好几个小时了呢!”

    在方大胜的引导下,几个人走进了院子。

    院子不是很大,下面几层是青砖,上面是土块。两间主屋,一间灶房,全都是砖土混合结构。

    院子里还有猪圈、鸡窝、狗窝、厕所。

    虽然简陋,却打扫收拾的干净整齐。并在院子当中摆着两张小方桌,每一张方桌配六把小藤椅。

    此刻,桌上放着一只铝制茶壶,一包一次性的塑料杯。

    女主人正在陆续上菜,先上了几个凉菜,有豆芽面筋,头肉,耳朵,炝莲菜,油炸花生米,火腿肠等。

    凉菜上完,男主人便招呼大家落座。

    看到秦子衿选择了另一桌,坐在秦钟旁边的黄占元微微一叹,他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方式下,碰到一个旧人。

    这一桌坐着秦钟、黄占元、黑熊、王占魁、方大胜、王大爷几个人。女眷则全部坐在另外一桌。

    王占魁给几个人倒满剑南春,然后端起塑料杯闻了闻道:“要不是黄乡长,我们哪有这等口服,皇帝喝的酒也不过如此吧!我听说三百多一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