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648第六百四十六章捉奸抓嫖

648第六百四十六章捉奸抓嫖

    [第1章  正文]

    第648节  第六百四十六章捉奸抓嫖

    214客房的门口,张紫怡笑颜如花:“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是意外,还是不欢迎?”

    “哦,请进。”秦钟闪身让在一边,张紫怡刚刚走进去,他就问:“哎,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想知道吧!就不告诉你。”

    秦钟盯着她看了看,然后下意识的将自己睡袍的带子紧了紧,襟口也掖了掖,目光闪烁着,有些艰难道:“原来,你是干那一行的,可……可是,我不是随便的人!”

    张紫怡差点被秦钟雷倒,指着他气急败坏的转了几圈,骂道“滚,把人家想成什么人了?”

    “那你来干什么?”

    “路过,顺便拜访一下。”

    张紫怡眯着眼睛,“顺便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问题。”

    原来,张紫怡真是路过,今天几个同事聚会,刚到停车场,张紫怡就看到了秦钟的这辆车,很遗憾,白天都忘了问人家的名了,不过,这点小事难不倒张紫怡。

    到总台一打听,马上有人就说出了秦钟的房号,不是别人,正是中午那个被打赏过的“书童”“书童”也好意,无论如何,都要给秦先生一切便利。

    于是,就有了张紫怡登门拜访这一幕。

    张紫怡这么一解释,秦钟才将信将疑,然后道:“我都没穿衣服,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不好吧!再说了,别让你朋友等的太久。”

    “嗬,你是怕我还是讨厌我?我都不害怕,你一个爷们还害怕坏了名声?”

    秦钟冲了一杯茶端过来道:“见到你,我才想起来,不知道有多少违章等着消呢!”

    张紫怡“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倒也有一番妩媚:“还不是你自找的,谁让占我便宜?”

    “那是我故意的吗?”

    秦钟将瓷杯送到张紫怡的手中。

    “占了就是占了,哪有那么多借口?”

    ……

    与此同时,市交警队戴队长“正好”转悠到了望云酒店的停车场,他的如炬慧眼已经发现了龙阳来的那辆重点车,等到将那车牌传回去一查,我的天,就连见多识广的戴队长都被震撼了。

    长长的罚单足有几米,有下属调出视频看过之后,发出感慨道:“这根本就是在开军车。”

    戴队长点点头,先给高公子去了一个电话:“洋哥,那辆车我找到了,嗯,就停在望云酒店门口,是这么回事,这辆车今天在市区涉嫌多起违章,吊销驾照?足够了,终身禁驾都够。什么,要严办,行,你交代的事儿,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等我的信儿。”

    接着,戴队长在对讲里喊道:“望云酒店,来一辆拖车。”

    ……

    与此同时。

    监控室中的胡国良警官聚精会神盯着自己的腕表,秒针刚刚过了顶端的数字,他果断下令:“行动!”

    ……

    张紫怡喝了一口茶水,东张西望看了看道:“不错嘛!据我所知,党校有宿舍,你怎么不住,却住这么豪华的地方?看不出来,你年轻轻轻,已经学会**了!”

    秦钟不高兴道:“跟你不太熟吧?说话小心点啊!第一,党校的宿舍根本不能住人;第二,你怎么知道我住着是花公家的钱呢!”

    “得,跟你开个玩笑,怎么跟斗鸡似的,激动什么?你知道吗?越是激动,越是说明你有问题,你心虚!”

    秦钟嗤的一笑:“算了,你真不着急走?”

    “急什么?几个同事,找我能有什么好事,八成又是求我办事的,让他们等一会。哎,你这挺热的。”

    说着,张紫怡就开始脱羽绒服,边脱边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职位……”

    嘭——

    虚掩的门被人一脚踢开,两个的表情、动作定格的时候,闪光灯咔嚓咔嚓连续地闪烁着,张紫怡依旧保持着衣服脱到一半的动作,秦钟半张着嘴嘟囔道:“什么情况?”

    一个二级警司大咧咧走进来,冷着脸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情景,刚刚酝酿好的说辞顿时不合适了。

    本来,以他的经验,这个时候,两个人应该是衣不蔽体,惊慌失措的模样。

    正常情况是,女人的死死拉着被子像鸵鸟一般盖着脑袋,而男的就蹲在床边,屈膝抱着头。可是,这是个啥景象,根本没有说服力,胡警官责怪自己来早了。不过,羞刀难入鞘,既然来了,起码要将这对狗男女带回去问问。

    男的只穿了一件浴袍,孤男寡女,除了那龌龊事,还能干什么?所以说,有时候,经验主义是要害死人的。

    “那啥,警察突检,现在我们怀疑你们卖-淫-嫖-娼……”

    啪——

    张紫怡这一巴掌抽的毫不含糊:“靠,嘴巴干净点。”

    胡国良捂着脸,根本不敢相信世上有这么嚣张的小姐,居然给甩警察嘴巴子,而且是交易被撞破的情况下。

    胡警官恼羞成怒,红着眼睛吼道:“来人,铐回去。”

    这一刻他完全是先入为主,完全没有想过,如果是一个真正的小姐,敢甩他的耳光吗?

    本来,张紫怡是准备表明身份的,可是,自己光明正大,心中没鬼,如果这事就这么算了,岂不太便宜这帮不开眼的警察。

    所以,在手铐加身的时候,张紫怡表现的很配合,不过,她的嘴角噙着一丝微不可擦的冷笑。

    秦钟被铐的时候,当然是很不忿的,他挣扎着,对张紫怡喊道:“喂,你倒是说啊,就说咱们是清白的!”

    盛怒之下的胡国良哪里会想到什么不妥,斥道:“说什么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有什么,到局里慢慢说。”

    秦钟道:“我是国家干部,这还没穿衣服呢!这样出去多影响形象啊?”

    胡国良冷嘲热讽道:“哦,这会想起自己是国家干部,这会顾及形象了?”

    他厌恶的摆摆手:“不用了,这样更能说明问题。”

    胡国良一句话差点没把秦副县长呛死,他冷冷道:“这位警官你贵姓?”

    “我姓胡,怎么了?还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了!”

    看到秦钟一脸的冷冽杀气,胡国良不耐烦摆摆手:“给你二分钟。”

    自始至终,秦钟都没有忘记观察张紫怡的表情,她那叫一个有恃无恐,秦钟摇摇头,得,陪你疯一次。

    就这样,两人被警察铐着出了酒店。

    总台换了班,不清楚状况,可是“书童”知道啊,他一看秦钟被带走了,马上跑到总台:“怎么回事?那位先生是陆总的兄弟。”

    他这么一说,前台接待不敢怠慢,马上拿起电话拨了出去:“慕总,有这么个事,一个叫秦钟的房客,据说是陆总的兄弟,被警察带走了。哦,同时还有一个女的,估计是因为那事。”

    慕芷云是陆思辰的女人,这次被安排到蜀南省管理望云酒店,可见陆思辰对她还是比较器重的。

    慕芷云也见过秦钟,不过不熟,但是,据她对陆思辰的了解,他的兄弟也差不到哪去,再怎么也不至于招嫖。

    “嗯,我知道了!”

    黛眉微蹙,慕芷云挂了电话。

    秦钟跟张紫怡被胡国良带着的两位警官押出酒店,还没上警车,秦钟就发现有人在拖他的车。

    叔可忍婶不可忍,秦钟当即喊道:“喂,干什么的?干嘛动我的车?”

    戴队长一脸冷笑,朝胡国良点点头,踱步来到秦钟面前道:“怎么,这是你的车?”

    “我问你在干嘛?”秦钟真的有些操了,语气自然不善。

    “嗬,还挺冲!我问你,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违章记录?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戴队长手一伸,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那也不至于拖车吧!再说了,车也不是我开的。”

    “拖车都是轻的,驾照吊销是肯定的,说不定还要承担一定的刑事责任!”

    一旁的张紫怡终于说了句人话:“是我开的车。”

    “嗯?”戴队长看着张紫怡道:“你的驾照?”

    “没带。”丫头回答的很干脆。

    戴队长点点头,目光依旧落在秦钟的脸上:“你知道将机动车借给没有驾照的人开,要承受什么样的处罚吗?”

    “不知道。”秦钟很诚实的回答道。

    他是真不知道,他根本没上过驾校,这本本还是吴媚给他搞的。

    不过这句话听在执法者的耳中,就不是那个味儿了,“什么,算了,你的驾车生涯也基本到头了。”

    话说到这里,胡国良不耐烦了,“伙计,你拖你的车,人,我先带走了啊!”

    “紧着你们,有必要,我再过去接人。”

    瞧瞧人家这话说的,秦钟面子不小,得被相关部门连着请。

    秦钟一脸的苦逼相,张紫怡看了他一眼,心中略显愧疚,不过,她倒是觉得挺好玩的,在下面抓了抓秦钟的手,挑了挑尖尖的下巴,小声道:“放心,一切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