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乡野春色 > 第八百零六章不知所谓

第八百零六章不知所谓

    第808节第八百零六章不知所谓

    秦钟跟于学文私人关系一般,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大院里共事的同僚而已,所以,他就是象征性的敬了一杯酒就没事了。

    整个宴席气氛也相当的沉闷,也就是两个办公室主任给领导们频频敬酒,自始至终,也没能将气氛活跃起来。

    这也不能怪两个主任活跃气氛的能力不强,因为情况特殊,所谓的“酒文化”不便使用。

    喝了最后一杯团圆酒,于学文上了马文才的车,先走了。

    秦钟倒是被韩亚明赵志峰留了下来,三个人来到宾馆的茶座,黄毛让人上了新到的极品黄山云雾。

    待几人坐定下来,秦钟道:“几位领导,多日不见,风采不减啊!”

    赵志峰笑道:“你是想让我们夸你吧!你小子去了龙阳市,搞得风生水起,是乐不思蜀了吧!”

    “要不咱换换?”

    “我才不换,我有自知之明,虹彩那个烂摊子,大罗神仙也挽救不了。”

    秦钟笑了笑:“我就当老哥在夸我。”

    韩亚明端起茶杯道:“秦钟,上次孙女雪瑶的事儿一直还没来得及感谢,借此机会,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韩主任言重了,我只是尽了绵薄之力。”

    “秦钟太谦虚了。”

    赵志峰叫道:“这哪里是谦虚?我看分明是骄傲,骄傲的不得了!你们想啊,只是绵薄之力,就攻克了世界级的医学难题。”

    秦钟佯怒道:“赵志峰,闭嘴。”

    韩亚明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说,这次回来不急走,明天我们全家请你吃饭。”

    “怕是不行啊,一来虹彩的事情确实多,二来,我个人还有点私事需要处理。”秦钟婉拒道。

    “这样啊,那好吧,秦钟正是干事业的时候,不能耽误,也好,到时候我们全家出动,咱们在龙阳吃这顿饭。”

    “那就该我尽地主之谊了吧!”

    “都是一个市的,什么地主不地主的,就这么定了,无需再议。”

    秦钟笑着点了点头。

    三个人又聊了几句,就分手了,赵志峰和韩亚明先后离去,黄毛出来勾着秦钟的肩膀道:“老大,晚上怎么安排?”

    “什么怎么安排,回家睡觉呗!”

    “你那个家,一点人气都没有怎么睡?还不知道脏成什么样子了呢!”

    秦钟想了想道:“也是,要不就在你这里凑合一晚,明天还得回去。”

    “难得出来一趟,难得单身,睡觉太浪费时间了吧!”

    “去去去,老子是党员,你不要腐化我,再说了,庸脂俗粉老子还看不上。”

    黄毛竖起大拇指:“这个我信。有人说,男人急了用枕头都行,不知道这事在老大身上发生过没有啊!”

    “我从小住在山上,清心寡欲的,不懂啊!”

    黄毛恨恨地说:“自从你懂了以后,身边就没缺过女人,而且都是极品。真是没法比,人比人,气死人啊。”

    “好了,你他娘的也不差嘛!在青羊县也是数得上号的了,拥有两处实业,资产过千万了,这年头,有了钱,还怕没有漂亮女人!”

    黄毛摇摇头:“别提了,提起来全是眼泪,现在的红颜不再薄命,而是薄情,她们都是图着你的钱来的。”

    “靠,弄得好像感同身受的模样,难道有什么不堪往事。”

    “不说了,走走走,我带你去房间。”

    二人刚刚回到宾馆大厅,却碰到了滞留未去的秦渊,秦渊显然是在等什么人,迎上来道:“秦钟,还没走,晚上怎么安排的呀!”

    秦钟道:“秦部长啊,今晚我就在黄毛这里凑合一晚,明天一大早又要回去了。”

    “你很忙啊!难得回来一次,咱们找个地方聊聊?”

    “要不到我的房间吧!黄毛,赶紧带我去房间。”

    “成,二位领导跟我来。”

    三个人进了一个带套间的客房,黄毛麻利的烧了水,给二人泡了袋茶,就知情识趣的退了出去。

    房间是由中央空调制冷的,温度在二十五度以下,在这炙热的三伏天里,已经不啻于天堂了。

    看到秦渊端着白瓷杯子若有所思的模样,秦钟道:“秦部长,有心事?”

    秦渊笑了笑:“没有,只是想跟你聊聊,每次见到你,就让我想起你刚刚上党校的那段日子,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孩子。”

    秦钟感叹道:“是啊,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没想到你真的是应了那句话。”

    “什么话?”

    “金鳞本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秦钟腼腆的笑了笑:“秦部长过讲了。”

    “谦虚干什么,还记得我当初跟你的谈话内容吗?我当时问你,如果让你管理一个乡镇,你会怎么做。”

    秦钟笑笑没有说话。

    秦渊摇摇头:“现在想想挺好笑的。”

    到目前为止,秦钟仍然不知道秦渊想跟他说什么。按道理,作为一个政客,从来不做无聊的事情。

    “子衿也在龙阳市,如果可能,你帮我多多照顾她。”

    秦钟是何等人,当然知道秦渊话中试探的成分,他坦然的面对着秦渊的目光道:“秦台长很有能力,根本就是市台的大拿,哪里还需要我照顾,倒是她帮了我不少。”

    “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年纪轻轻就死了丈夫,我这个做叔叔没有照顾好她,日后九泉之下都没脸见她父母啊!”

    秦钟淡然道:“在我的印象中,她跟他丈夫早就离婚了吧,也就是说,在她前夫死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婚姻关系了。”

    秦渊眼中闪现过一道异芒,却又微现得色:“看来我是老糊涂了,这个当叔叔的都没你那么清楚。”

    秦钟心中一阵气恼,暗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一下就让人家试出来了。既然如此,不如坦承:“我跟秦台长接触比较多,是很好的朋友。”

    “就这些?”

    看到秦渊如同被打了鸡血似的,秦钟就有些奇怪了,他到底存了什么心思,想了想,还是茫然地摇头,但是已经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厌恶:“莫不是你认为我们有男女关系吧!别忘了,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秦渊作为组织部长,专门是研究人的心理的,当然感觉到了秦钟语气中的抗拒成分,同时他明白秦钟话中的意味,更认为那小子是在得瑟。

    尽管满心不忿,秦渊还是呵呵笑道:“你秦副县长是省委徐书记的乘龙快婿,这早已是人所共知的秘密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秦钟笑着看着秦渊,看看他还能说什么,或者怎么收场。

    秦渊道:“也罢,既然可能会给秦钟带来麻烦,看来我是所托非人,秦钟,子衿还年轻,你身边有没有品貌俱佳的单身男性朋友,如果有,不妨给子衿介绍介绍,女人,终究还是需要一个归宿的。”

    秦钟道:“秦部长真是个合格的叔叔,我会把这件事放在心里的,不知道秦部长还有什么事?”

    很明显秦钟下了逐客令,秦渊马上站起来道:“啰啰嗦嗦不着要领的说了那么多,人年纪大了,就是这么个样儿,秦钟莫怪,天不早了,不打扰你休息了,再见。”

    “我送送你。”

    秦渊走进电梯,电梯门刚刚关上,秦渊别咬牙切齿道:“小子,别忘了你的编制还是青羊县,这么快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绝对有能力在你的档案里加入一笔。”

    将秦渊送进电梯,秦钟摇摇头说了句“不知所谓”,便回了房间。洗了洗上到床上,打开电视机,将频道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可看的内容,就准备蒙头大睡,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也没看来电显示,秦钟接通了道:“哪位?”

    “靠,我没打错吧!这么早就睡了,不是一个人?”

    “原来是小楠,我确实是一个人,无所事事就睡了,怎么了,这么晚找我有事?”

    木清楠道:“是有点事,是这样的,我决定跟省农科院合作搞山林立体养殖,你们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准备以三家投资的方式进行。”

    “那是好事啊,我想一定能够为青羊县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更关键的事,一旦成功,有着巨大的推广价值。”

    “我不管那些,我来青羊县搞这个项目,完全是因为你,是给你送政绩来的。”

    秦钟笑道:“那我先谢谢你,代替青羊县的老百姓谢谢的,不过,我觉得你的话有些不尽不实,什么完全是因为我,你们木家专门搞中药材经营,难道看不出青云山出产的药材品位很高?”

    木清楠哈哈大笑:“你算的太精了吧!想卖你一个人情,还卖不出去。”

    “到底想说什么?”

    “哦,是这样的,这个项目投资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意义重大,据说已经惊动了省委省政府,省上要派人下来视察,于是我们合计着搞一个基地奠基仪式。”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啊?我说你这个家伙这么多年在体制里白混了,一点政治敏感度都没有!这个项目要不是你,怎么可能落在莲花乡?作为主办方,我诚挚的邀请你必须参加这个仪式,届时,省委、省政府都会有领导出席,省电视台也必定会全程报道,这样的机会,多少人都想削尖了脑袋往领导跟前凑,混个脸熟,你倒好,还不愿意。”

    木清楠没想到,秦钟的下一句话差点没把他呕死,秦钟淡淡地说了句:“那就看看到时候的日程安排吧!”说完便挂了电话。

    秦钟心说:省领导面前,咱的脸已经很熟了,不要露了呀,谁爱露让谁露出,哥们的事还多着呢!,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希望大家可以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