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凌霄之上 > 《凌霄之上》正文 第二十章人不灭,道永存

第二十章人不灭,道永存

    “哈哈哈哈,孽畜,你还真以为,本王和那些小鬼一样吗天道血掌”阎罗一声冷笑。

    就看到阎罗翻手之间,天空骤然聚来无数血云,血云凝聚出一个滔天血色手掌,向着白虎拍了下来。

    白虎抬头,陡然脸色一变:“天道怎么可能”

    血掌未至,掌威已经直冲下方,下方还有无数鬼军的。

    “大王,不要,啊~~~~~”

    伴随着一阵惨叫,下方无数鬼兵在这股掌威下碾压爆炸而开,甚至白虎的灵魂风暴也被这掌威碾碎。

    血掌还未落地,白虎已经感受到滔天危险了。

    “嘭”

    没有硬碰,白虎骤然跳开,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那血掌。

    “轰~~~~~~~~~~~~~~”

    大地被砸出一个好大的血色坑洞,那坑洞之中,堆积慢了无数鲜血,化为一个浩大的血池一般。

    “还不错,你居然能躲过去,地仙巅峰呵,但,你能躲得了几时哼”阎罗一声冷哼,再度一掌压下。

    虚空再度凝聚一个巨大的血掌,向着白虎拍来。这一次,血掌凝聚太快,白虎无处可躲。

    “吼”

    白虎一声大吼,张口吐出一个脸盆大笑的火球,太阳真火直冲血掌而去。

    “轰”

    太阳真火轰然撞在血掌之上,瞬间洞穿了血掌,但,血掌似由天道而成,转眼那洞穿之处就复原了,继续向着白虎拍来。

    “回”白虎一声焦急。

    却看到,那太阳真火再度飞回,将血掌再度炸开一个血口,白虎猛地一跃从那血口逃了出去,但,那周身还是被血掌触碰到。

    “呲呲呲呲呲”

    白虎全身好似被浓酸腐蚀一般,冒出阵阵白烟。

    “轰”

    血掌落地,再度打出一个血池。白虎受了一些创伤,逃了出来。

    “大王无敌,大王无敌”无数鬼兵兴奋的吼叫着。

    “怎么样白虎要不要再试试”阎罗却是看向白虎冷笑道。

    “这枉死鬼域怎么回事,为什么其它力量都无法使用,而你却可以调动天道之力”白虎落地瞪眼道。

    “在这里,我就是天道没有什么为什么,至于你,白虎,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臣服我交出你修炼的功法,否则,死”阎罗眼中闪过一股杀气道。

    “呵,想要我的功法也好,你要是真有能耐,给你又如何看你如何破我的功法”白虎露出一丝狰狞。

    “哦你还不服输也好,那再来,这一次,可不是血掌了。哼,血海无边~~~~~~~~”阎罗一挥手。

    “轰~~~~~~~~~~”

    虚空之中,陡然凝聚出无边的血云,继而凝聚成了一个滔天血海,浩大海啸,铺天盖地,眼看就要将白虎淹没了。

    “白虎炼阳图,吼”就看到白虎一声大吼。

    口中陡然喷出一个犹如小太阳般的火球,滚滚太阳真火,绽放出亿万光芒,光芒刺亮,亮的看不清白虎的模样一般。

    “吼”

    陡然,那光芒中,白虎好似披着万丈火焰,轰然撞向血海。

    “轰隆隆”

    血海将火焰白虎笼罩,白虎在血海中凶猛的冲击之中,一时间,血海翻腾,炸响四方。

    无数鬼兵露出兴奋之色,阎罗更是狂笑不已,因为,眼前白虎,根本逃不出血海范围,无论往哪里逃,都有无边血海。

    “白虎,你还不投降你想要被我的血海炼化吗哈哈哈哈”阎罗张狂的大笑道。

    “炼化,那到未必,就是你太大意了”阎罗身后陡然传来一个声响。

    “什么”阎罗陡然露出惊恐之色。

    “轰”

    一个虎爪轰然洞穿阎罗的胸口,将阎罗瞬间横撕而开。

    枉死国王,阎罗,居然被拦腰撕断了

    “啊呜”

    却是阎罗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头白虎,白虎张口,一口吞下阎罗半截身子。

    “啊”四周鬼臣们顿时吓得惊恐躲逃。

    半截阎罗不可思议的看着白虎:“不可能的,你怎么到了我身后,你不是在血海里吗”

    “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建立这个鬼国的,一个鬼魂修炼者,这点警觉性都没有。脚下大地,居然没有封禁,呵呵,哈哈。你是太自负了。血海之中的白虎,只是我用太阳真火拟化的假身体罢了。”白虎露出一丝冷笑。

    “你,你用假身吸引我注意,你真身遁入地底”阎罗反应过来了,瞪眼惊怒道。

    “鬼魂,终究是虚化之物,穿山破土虽然会有损耗,但,刚才那点灵魂损耗,我还受得起,阎罗。今日,是你自找的”白虎再度扑向半截身子的阎罗。

    “不”阎罗惊恐的叫着,右手举着一个铁牌一样,迎向白虎。

    “轰”

    一声巨响,白虎被那铁牌冒出的能量,瞬间炸飞了出去。

    “什么东西”白虎炸飞空中,露出惊讶之色。

    那铁牌,就是那铁牌,白虎感受到了一股天道气息,先前阎罗施展的天道威力,就来自那铁牌

    炸飞空中,落在地上,白虎一翻身,再度扑了过来。

    而此刻,阎罗半个身子,抓着铁牌飞起,却是惊恐的躲逃而起。

    “拦住他,拦住他”阎罗对四周鬼军吼叫着。

    但,四周鬼军更怕王雄,哪里敢拦。

    “吼”

    白虎一吼,再度扑上阎罗。

    “死”阎罗惊恐中,再度举起铁牌对着白虎打去。

    “轰~~~~”

    就看到白虎在铁牌下,轰然爆炸而开。化为一团火焰。

    “死了”阎罗微微一怔。

    那白虎被铁牌打死了

    “吃过一次亏了,还想吃第二次刚才那只是我的真火假身”阎罗身后顿时传来一声冷喝。

    阎罗脸色一变,知道糟了,想要反抗已经迟了。因为一个虎爪已经拍在了其身上。

    “轰”

    阎罗半个身体,轰然爆炸而开。只剩下一个头颅,滚向远处。

    而那铁牌,飞在空中,却是被白虎一把抓住了。

    “还给我,还给我,那是我的枉死城令”阎罗的头颅不甘心的吼叫着。

    “枉死城令”白虎一脚踩在阎罗的头颅,一爪抓着那铁牌看了起来。

    却看到,铁板呈长方形,一面写着阎罗二字,一面写着枉死二字。

    抓在手中,白虎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好似,整个枉死鬼域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一般。自己的意识透过铁牌,似乎能笼罩整个鬼域。

    “救命啊”

    “快逃啊”

    “大王完蛋了,那魔头要吃鬼了啊”

    无数鬼军调头逃窜了起来。

    但,白虎有种感觉,通过这铁牌,可以操纵所有枉死鬼一般。

    “逃谁也别想逃”白虎一声冷哼。

    “轰”

    透过铁牌,声音直冲所有枉死鬼的鬼魂深处,好似天道的声音,让所有枉死鬼露出绝望之色。

    “吼”

    白虎一声大吼,灵魂风暴再度放开,那些逃跑的枉死鬼,瞬间被卷了过来,卷入白虎的口中。

    “啊,我不要被吃”无数枉死鬼吼叫着。

    但,根本于事无补,白虎张口,吞天噬地。

    “跟他拼了,杀啊”一众厉鬼王抓着毛笔向着白虎冲来。

    “放肆”白虎通过铁牌一声冷喝。

    “嘭”

    所有冲向白虎的厉鬼王,瞬间毛笔丢了,浑身一软,好似被铁牌控制,动弹不得一般,转眼,被白虎全部吞吃了。

    通过铁牌,白虎还发现了苏小小所在。微微操纵,苏小小就到了白虎一旁。

    “先生,你,你”苏小小惊诧的看向眼前白虎。

    白虎一爪踩着阎罗头颅,一爪抓着铁牌,张口间,鲸吞无数枉死鬼。

    有铁牌在手,谁也逃不掉,灵魂风暴一卷,滚滚枉死鬼被白虎吞入腹中。

    白虎身形在膨胀,白虎身体后方,大日煞轮出现,好似一轮两丈大的太阳,绽放出耀眼的金光,燃烧着滂湃的火焰。

    虎口凶悍,所有枉死鬼被吞下,就好似通过某种通道,直接送到了太阳的中心,有中心开始焚烧,提供无量能量。轰的一声,太阳再度壮大。

    仅仅一个时辰的时间,所有枉死鬼都被白虎吞噬,太阳如今,更是大了半圈,达到三丈大小,熊熊烈日,浩瀚无穷。

    “这是”苏小小震惊无比。

    远处,蓝离焰也快速跑了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雄身后的小太阳。

    “王雄,你,你这是什么功法啊如此诡异”蓝离焰瞪眼惊叫道。

    “嗡”

    太阳一敛,敛入白虎体内,继而,一股股庞大的力量反哺白虎,就看到白虎周身白光一闪。

    “轰”

    好似一股空气爆一般,大风将蓝离焰、苏小小出的四散而开。

    “你怎么了”蓝离焰问道。

    “刚才又突破了”白虎脸上露出一股喜色。

    “白虎有天仙实力了”蓝离焰惊愕道。

    “是啊”

    “不对,天仙也没有如此诡异的啊,刚才那太阳应该是超越天仙的法宝肯定是”蓝离焰顿时惊喜道。

    白虎看了看蓝离焰,点了点头,没有解释。

    白虎才到天仙之威力,但,太阳真火可不仅仅如此,太阳真火的品级之高,是蓝离焰如今难以想象的,否则,吞噬这整个枉死国,白虎仅仅提升到天仙魂力

    “你手上这是什么”蓝离焰盯向王雄手中的铁牌。

    “我也不知道,但我能感到,这黑色铁牌,能够操控整个枉死鬼域。是阎罗王一切力量的依仗”王雄看向脚下阎罗的头颅。

    “不,不,我不是阎罗王,我只是一个小鬼,阎罗王手下的一个小鬼,小鬼”阎罗忽然惊恐的叫着。

    “哦那你怎么叫阎罗还有,你怎么得到这块铁牌的”王雄冷眼看向脚下鬼头。

    “我也不知道,本来,我已经湮灭了的,可是,忽然有一天,我醒了,醒来刚好看到这枉死城令,后来我打听,整个阴间都没了,我以为,我可以凭借这枉死城令,重造阴间,我以为我能重造十殿,我为新的阎罗王的,所以,我改名阎罗了,大人饶命,小鬼不自量力,求你放了我,放了我”鬼头惊恐的叫着。

    “这世上真的有阴间”王雄露出一丝惊愕道。

    “以前有过,现在没了,整个阴间都没了。”鬼头惊恐道。

    白虎微微惊愕。

    身形一晃,王雄肉身飞出,白虎顿时钻入肉身眉心,王雄一手抓着铁牌,一手抓着那鬼头冷眼道:“以前真的有过阴间那为什么后来没有了还有,你说这枉死城令,是什么意思”

    “枉死城,是阎罗十殿之第六殿,卞城王管辖的一类鬼城,枉死城,是世间一切枉死之鬼的居所。这是枉死城令,操纵阴间一切枉死鬼域”鬼头小心的说道。

    “十殿阎罗第六殿,卞城王卞城王管辖枉死城”王雄皱眉道。

    “是,还有好多城都是卞城王管辖的,你看,这上面的字阎罗二字,是阎罗殿的意思,枉死二字,是枉死城的意思,阎罗殿管辖的枉死城”鬼头拼命靠向铁牌。

    王雄看着铁牌,果然,一面写着阎罗,一面写着枉死二字。

    就在王雄点头之际,那鬼头陡然冒出无数鬼火,猛地一挣扎,轰然向着铁牌冲去。

    “是我的,我的东西”鬼头面露狰狞,似乎要抢回铁牌一般。

    “找死”

    王雄眼中一瞪,一掌拍下,这一掌,带出了一股太阳真火,瞬间将鬼头拍碎了,也就在拍碎的瞬间,铁牌好似产生一股吸力,将碎了的鬼魂头能量吸入了铁牌。

    “小心”蓝离焰惊叫道。

    却看到铁牌在王雄手中跳动而起,似乎要飞走一般。

    王雄一把死死抓住,却看到铁牌上忽然冒出一道白光。

    白光之中,忽然出现一个画面。

    “这是”苏小小惊奇道。

    “这是枉死城令,留下当年的一股投影记录吧”王雄皱眉道。

    却看到,投影中的画面,是一个宫殿门口。

    宫殿上书阎罗殿三个大字。

    画面中,阎罗殿口,此刻正站着两个身穿华丽龙袍的男子。

    两个男子无比魁梧,即便只是投影,王雄都能感受到二人体内蕴藏着一股滔天力量。

    两人好似在抬头望天。

    “卞城王,马上要死了,你怕吗”一个魁梧男子看着天上朗声道。

    “阎罗王,你都不怕,我会怕”卞城王大笑道。

    王雄、蓝离焰、苏小小惊奇的看着画面中两人,这两人是卞城王、阎罗王好像没听过啊。

    “紫霄宫崩碎了,灵山也灭了,三清殒落了,四御神魂俱灭了、五老也全死了,六司、七元、八极、九耀全死光了,哈哈哈,现在轮到我们十都了”卞城王悲笑道。

    “秦广王死了、楚江王死了、宋帝王、五官王都死了,他们全都死了,十殿阎罗,还剩下你我二人”阎罗王看着天空面露恨色道。

    “现在轮到我们了,哈哈哈,阴间,阴间天道都被杀了,阴间大地也崩碎了。阴间的鬼魂全部灭了,哈哈哈,还剩下这里,还剩下我们这里”卞城音中带着一股悲呛。

    “卞城王,他们灭得了我们的天,灭得了我们的地,灭得了我们的天道,但,还没灭得了我们的人,只要有人活着,我们就还没有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灭了,天灭了,地也灭了,但,还有人,人身就藏有天道万象,只要还有一个人活着,我人道就不灭人道不灭,就能再创天地,就能再创天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人不灭,道永存用你我之死,换众生一劫之时,不亏,哈哈哈”阎罗王大笑道。

    “人不灭,道永存阎罗王,今天我就随你一战,用你我之死,换我苍生,再证凌霄”卞城王红着眼睛吼道。

    “走”阎罗王一声大喝。

    就看到二人周身冒出滔天气势,迎天而上。

    “轰~~~~~~”

    一声巨响,投影画面消散一空。

    “这,这刚才那是”蓝离焰惊讶道。

    “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紫霄宫、灵山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耀十都我好像从来没听过”苏小小也皱眉摇了摇头。

    王雄抓着铁牌却是微微沉默,因为,这里面有些名称,王雄前世好像听人提过,但,那只是远古时候的故事了。

    “难道,当年真的存在过阴间”王雄眉头微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