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凌霄之上 > 《凌霄之上》正文 第二十五章破都天神煞

第二十五章破都天神煞

    “北方的妖王们,芦洲大会,开始”东皇太一的一声冷喝骤然传来。

    东皇太一的一声冷喝,让所有妖王尽皆脸色一变。

    什么开始了这个时候

    妖师府,鲲鹏也瞪大眼睛,脸色一变:“鹤祖,鹤祖肯定早就和太一联系过了,此刻只是做做样子,否则,太一不可能如此气定”

    鲲鹏想着太一会有后手,可没想到如此恐怖啊。

    鹤族短短千年,以剑道打出一片基业,传授鹤族弟子无数,这些鹤族剑修一加入战团,顿时,天庭妖军压力大减,而冲撞妖军的妖王们,顿时受到巨大的打击。

    于此同时,鹤族斗剑斩向奢比尸。

    “轰”

    一时间,满天青色剑莲绽放,恐怖的剑气风暴,犹如毁天灭地之气,将奢比尸包裹了起来。

    “混账,开”奢比尸出手轰击。

    奈何,鹤族的剑道也强横无比,一剑快过一剑,一剑猛过一剑,若不是祖巫强悍的肉身,此刻,已然被鹤祖战败了。

    贺剑之灵魂分身穿越这上古,斗战千年了,剑道领悟,早已突破天际。

    所有人都以为,鹤祖是大妖神修为,毕竟,其剑道威力已经达至大妖神了,但,只有太一与鹤祖自己知道,鹤祖如今,只是妖神修为,按照未来说法,是金仙巅峰。只因为贺剑之的剑道太强,所以,即便斗战大罗金仙,也游刃有余。

    芦洲四方,大战轰鸣。

    而海上,都天神煞大阵之中,一众妖神、巫神也是脸色一变,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

    鹤祖的出现,让太一的颓势,骤然减弱无数。

    “奢比尸答应给我们的葫芦,好像并不那么容易得到”一个妖神脸色难看道。

    “现在怎么办奢比尸也被僵持了,我们一直困着太一”一个巫神脸色难看道。

    “拿下金乌太子,奢比尸能夺取开天斧,那最好不过,若是奢比尸赢不了,我们再用金乌太子与太一换”

    “没错,有金乌太子在手,不怕他太一不换”

    众妖神、巫神,自以为胜券在握,除了不敢杀太一,其它一切都在自我掌控之中。

    滚滚都天神煞之风,从四面八方吹向东皇钟形成的防御之地。

    老六的伤势还是颇重的,太一不想耽搁太长时间。

    “念你等随奢比尸而来,重罪不在你等,现在,本皇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臣服天庭”太一冷冷的说道。

    “太一,你做梦呢吧”

    “哈哈哈,我们就是不愿意臣服你妖国,才答应奢比尸的你想的挺美的”

    “别跟他废话,快点,都天神煞大阵,全力催动”

    一众巫神、妖神狰狞大喝道。

    太一脸色一寒:“既如此,那你们今天,一个也别走了”

    “当~~~~~~~~~~~~~~~”

    东皇钟再度敲响,音波冲天,瞬间挡住神煞之风。但,百个妖神、巫神级强者催动这超级大阵,何等威力即便大妖神,也无法脱困的啊,何况太一

    两股力量对峙,一众强者脸色阴沉。

    “好厉害的东皇钟”众强者脸色一变。

    “厉害厉害的还在后面”太一眼中一冷,探手一挥。

    “呼”

    就看到,葫芦峰上,那葫芦仙藤之上,有着一截细藤忽然断开,在太一一招手见,骤然飞离葫芦峰,直冲太一所在而去。

    “干什么太一截取了一段葫芦藤”

    “他要葫芦藤干什么”

    “葫芦藤上,好像有着一股黑风环绕”

    与妖军战斗的妖王们,露出好奇之色。

    都天神煞大阵中的巫神、妖神却露出无法理解之色。

    “不可能啊,他都被困在了大阵之中,怎么还能从大阵外取东西”一个妖神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嘭”

    那一截葫芦仙藤忽然落在太一的手中。

    这不是葫芦仙藤,这是太一的心轮宝树,心轮宝树和十一品金莲,幻化成藤状,落在葫芦仙藤之上制造冲击心灵的画面的。

    此刻,太一瞬间取来,毫不犹豫,对着一个妖神刷去。

    “刷”

    一道黑风冲来。

    “这什么黑风,怎么无视都天神煞大阵”那妖神脸色一变,手中一根巨棍向着黑风砸去。

    “刷”

    木棍一闪,没了

    那妖神脸色一变,自己祭炼的宝物,怎么忽然就没了

    “不可能,怎么就没了”那妖神脸色一变之际,看到又一道黑风直冲而来。

    “什么东西,还我宝棍”

    扑向黑风的一瞬间,那妖神瞬间被黑风刷爆了。

    “轰”

    鲜血四溅,滚滚血肉满天飞舞。

    一个妖神,被太一炸了鲜血涌向太一,让太一,犹如一个绝世恶魔一般。

    无论是都天神煞大阵之中,还是外界,近乎所有人都是一顿,惊讶的看向太一。

    一个妖神啊,在那一截葫芦藤下,走不了一个回合

    “开天斧之威葫芦仙藤的一小截,就有如此威力,那剩下呢”无数强者顿时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

    远处,太一挥动的越发快速。

    “刷、刷、刷、刷”

    顿时,数十道黑风向着一众妖神、巫神刷去。

    “什么我的法宝”

    “不”

    “轰”“轰”“轰”

    一个接着一个,转眼之间,二十个巫神、妖神爆炸而开了。

    鲜血涌向太一。太一犹如一个绝世魔神一般,将一个个强者全部打爆了。

    一路所过,所向披靡。

    这杀戮之法,比之大妖神,不逞多让啊。

    无数强者顿时脸色一变。

    “不可能的,我们一起出手,一起出手,快,都天神煞,风刃万千”一众强者惊叫道。

    顿时,都天神煞大阵卷起滔天风刃直冲太一而去。

    “刷”

    黑风一卷,万千风刃消失不见了。

    “什么”

    “当~~~~~~~~~~~~”

    东皇钟响,适时充斥四方,将一个个强者定在空中。

    “刷、刷、刷”

    又是一连串的黑风冲天。

    “不要”

    “东皇,我愿意臣服天庭”

    “东皇,等一下,有话好说,等一下”

    众被东皇钟音波禁锢的强者脸色一变,顿时求饶。

    “现在想要臣服天庭晚了”太一眼中一冷。

    “轰、轰、轰”

    就看到,又是二十个妖神、巫神化为烟花,在天空绽放而开,鲜血爆洒,直冲太一而来。

    数十个妖神、巫神啊,这忽然间全爆了

    之前还有人认为太一是狐假虎威的,此刻尽皆闭嘴了。

    包括一众金乌太子,都惊骇的看向太一。

    自己十个金乌太子,是妖神实力,自以为强大无比,是太一这个大妖无法比的,还时常笑话太一,闭关了千年,修为也没增加多少。

    可现在,所有笑话太一的妖、巫,都被狠狠的打了一嘴巴。

    千年前,太一屠戮大妖、大巫,犹屠猪狗,如今太一屠戮巫神、妖神,也是如屠猪狗啊。

    这恐怖的群杀,就连大妖神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啊。

    北海之下,鲲鹏眼皮一直狂跳。

    从太一干净利落的出手,鲲鹏就知道,自己还是小瞧了太一。

    “难道,难道真的是开天斧的威力一截葫芦藤而已啊”鲲鹏惊骇道。

    鲲鹏从来不以修为看人,而是以实力,因为修为根本说明不了问题。

    如今,太一用其实力证明了一切。

    他来北方招安天下,是有此实力,有此依仗的。

    “轰轰轰轰”

    又是一连串的巫神、妖神爆开了。太一犹如浴在血中的魔头,看之凶煞无比。

    都天神煞大阵,少了大半的布阵者,顿时崩溃而下。

    “不,不,快走,快走”

    “魔头,太一魔头”

    “不要杀我”

    众巫神、妖神顿时惊恐的调头就逃。

    “现在逃是不是迟了点”太一冷冷的说道。

    “当~~~~~~~~~~~~~~~~”

    东皇钟响,虚空禁锢。

    刚刚有都天神煞大阵的时候,一众妖神、巫神都在音波下行动艰难,何况如今没了都天神煞大阵,这群金仙哪里受得了

    这可不是残破的东皇钟,而是完整的东皇钟,就算大妖神,都能困住一会,何况如今的妖神、巫神

    太一手执心轮宝树,顿时,一道道黑风刷出。

    “刷,刷,刷”

    黑风犹如催命符,听的一众要逃窜的巫神、妖神尽皆露出惊悚之色。

    “东皇饶命”

    “东皇,我愿意臣服,东皇不要杀我”

    众强者惊悚的叫着。

    “轰~~~~~~~~~~~”

    被东皇钟禁锢的巫神、妖神,尽数全部炸开了。

    鲜血狂涌向太一身躯。

    四方原本眼红开天斧威力的妖王们,尽皆一个激灵,都冷静了很多。

    千年前,东皇太一的名字,就是一个听了都要打颤的魔咒,这千年下来,所有人差点都忘了东皇太一的可怕。

    直到此刻,所有妖神才骤然想起千年前的感觉。

    那些可是妖神、巫神啊,不是大妖,更不是小妖啊,一百个,瞬间死光了自己有命去和太一那绝世魔头抢吗

    太一带着一众金乌太子,缓缓飞向葫芦峰之地。

    “照顾好老六等我回来”太一看向一众太子。

    “呜呜呜,嗯”众太子哭着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此葫芦仙藤附近,又是无数妖军守护,太一可以放心一些了。

    扭头,太一看向不远处海上,鹤祖与奢比尸的战斗。

    “哼”

    太一一声冷哼,身形一晃,瞬间到了大海之上,到了二人战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