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凌霄之上 > 《凌霄之上》正文 第十章将臣不死
    众生的力量汇聚东华帝君体内!

    三界众生,何其巨大的力量,近乎瞬间,东华帝君衣服就被撑的鼓胀而起,整个人膨胀了两倍不止。

    这力量,不似三千天道那般体外之力,这力量,必须要有强大的肉身撑着才能施展,就算王雄本体,也不敢同时接纳如此力量啊。

    若非华之圣人道果撑着,东华帝君早就撑爆了。即便如此,华之圣人道果也撑到极限了。周身三千天道不断借力给自己的圣人道果,努力稳着不让其撑爆掉。

    恐怖的力量下,昆仑山颤抖不已,四周虚空颤鸣不已。

    众生之力,何其强大,大到一众圣人都面露一股戒备。

    对面将臣也凝重无比,后背的金色龙骨肉翅撑开,双目泛着金色,探手之间,四周水汽凝聚出一柄厚实的冰剑。

    这一柄冰剑,比刚才一杯酒水凝聚的厚出了数倍,甚至,高空中的三个水人剑修,也化为一股剑力融入了将臣手中的冰剑。

    将臣踏步间,百万里大地颤抖,天下江河湖水尽皆一阵沸腾。

    “天子之剑,第二式!”东华帝君心中默念。

    呼!

    轩辕剑被东华帝君竖了起来,就看到,一剑竖起,遮天蔽日的无尽剑气凭空而现,疯狂旋转。

    四周所有妖仙的佩剑,尽皆颤鸣无比。似剑之君王,在蔑世天下万剑。

    一股滔天剑势,让众圣人都瞳孔一缩。

    这还是第一次见东华帝君用剑?

    这剑意之强烈,怎么好似比通天圣人还要厉害?

    众圣人不可思议的看向东华帝君,你什么时候会用剑了?

    “吼!”

    就在此刻,东华帝君力量汇聚轩辕剑之际,天下万剑颤抖,而恐怖的力量,在东华帝君身后,凝聚出一个滔天巨人虚影。

    那滔天巨人似有万丈之高。赤身**,全身肌肉,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巨人双脚踏地,双手竖起,好似抓着一柄长剑?不,是斧头,那是斧头的虚影,巨人抓着一柄狰狞的斧头,面露凶悍之色,似乎随着东华帝君的剑,也做出要劈斩之势?

    将臣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意外的惊愕:“盘古?盘古虚影?”

    众圣人也发现了,以东华帝君的剑势,怎么凝聚出盘古虚影了?

    可惜,东华帝君已经被体内众生的力量撑的无法发出声音了,这一刻,只想将体内的力量宣泄出去。

    “开天辟地!”东华帝君一声狰狞的大吼,轩辕剑,轰然斩向将臣。

    “吒!”身后的盘古虚影,以开天斧随着东华帝君的剑势,斩向了将臣。

    “轰!”

    开天辟地之威,何其恐怖。一剑斩出,如盘古开天之势,撕破虚空,剑势所过,虚空出现一道浅浅的黑痕,似将虚空都撕破了一个小口子。

    好在,这黑痕被天地弥补之中,瞬间,以势不可挡之力,到了将臣面前。

    将臣脸色一变,手中冰剑顿时斩去。

    “轰!”

    即便以将臣恐怖的力量,在僵尸躯体下,也骤然被斩的倒飞而出,倒退了百里之多,踏在远处一片大湖的中心岛上。

    看到将臣被斩飞,一众圣人尽皆倒吸口寒气。

    这一剑,还真是恐怖啊!将臣啊,也就先前炎帝让其退了一步,可即便如此,炎帝也被震的重创了。

    如今,被东华帝君斩飞了?

    “吒!”

    盘古虚影狰狞咆哮,巨大的力量鼓荡滔天风暴,随着轩辕剑斩向远处将臣。

    “将臣还活着?”通天陡然脸色一变。

    所有人望去。

    却看到,盘古虚影的开天斧斩下的尽头,将臣以冰剑顶着开天斧虚影。

    一时间,将臣调动大地之力,百万里大地龟裂无数。

    另一方面,将臣的剑势之下,调动天下大水,这一刻,天下无尽大水都在狂躁的颤动爆炸之中,一股股恐怖的力量,从天下万水之地,汇聚将臣的体内。

    将臣长发飘散,周身衣服摆动,面露狰狞之色,站在湖岛之上,发出仰天长啸。

    “吼!”

    将臣长啸,身体颤动,脸色狰狞,但,不难看出,将臣已经到了极限。

    极限?

    这就是将臣的极限吗?

    众圣人倒吸口寒气,这一刻,所有人彻底被将臣的恐怖惊呆了。

    东华帝君调动的可是众生的力量啊,都没能败将臣?此刻,僵持而起了?

    将臣支撑的有些艰难,但,依旧面露狰狞:“好一个开天辟地,居然模拟出盘古的力量了?可惜,你调动的是众生的力量,众生的力量是一次性的,也就说,你的力量,即将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东华帝君?你应该为你将我逼的如此之境而自豪了!”

    众生借力的力量,是一次性的,的确,再僵持下去,东华帝君的力量将不断减弱。

    将臣到了极限,可依旧没有被打败,大地之力与将臣水之剑道,合并之下,何其恐怖,即便开天辟地也没用。

    “三千天道!”东华帝君冷声道。

    “轰!”

    通过华之圣人道果,东华帝君调动三千天道之力,涌入这一剑之中。

    “嗡!”

    东华帝君的力量又增加了一份。

    对面,将臣手中的冰剑退后一寸,显然也顶之艰难,但,还是顶住了。

    身后大水咆哮,天下万水奔腾不止,似天下万水的力量,也有些坚持不住了一般。

    将臣面露狰狞之色,额头冒出一丝汗水:“嘿,好,好啊,东华帝君,你还真是拼啊,天道力量?可惜,你只是准圣,否则差点就……!”

    就在将臣心有余悸之际。

    “咔!”

    将臣手中的冰剑,瞬间出现了一道裂纹。

    “什么?”将臣脸色一变。

    将臣不可思议的看着远处全身放着金光的东华帝君:“你只是准圣,怎么可以调动天地圣人准许的天道力量?不可能!”

    将臣惊叫之际,就看到,冰剑一阵碎裂。

    “轰!”

    冰剑炸碎,盘古虚影的开天斧,轰然斩在了将臣身上,顿时,将臣周身被斩的血肉模糊,滚滚鲜血涌出顶着开天斧虚影。

    “不可能,你怎么做到的,你只是准圣!”将臣终于要坚持不住了。

    就在此刻,昆仑山之巅,东华帝君体内,顿时传来一声玻璃破裂之声。

    “叮!”

    瞬间,所有圣人一起看向东华帝君。

    “圣人道果,你的圣人道果破了?”炎帝脸色一变。

    女娲、三清尽皆惊愕的看向东华帝君。

    这一刻,一众圣人终于明白,为什么,东华帝君只是准圣,却能用出天地圣人权限的天道力量,因为,他超负荷催动准圣道果,他在以毁灭自己的圣人道果为代价,强行催动不属于自己权限内的力量。

    “东华帝君,你疯了,你圣人道果破碎,你将不再是圣人,你拼了这么多年,你要放弃你的圣人果位!”西王母顿时气极道。

    但,东华帝君却没有理会西王母。

    这一刻,就是拼着圣人道果破裂,东华帝君也要斩杀将臣。不是为了争一口气,而是为了捍卫身后之人。

    恐怖的开天辟地,在集合众生之力后,又集合了天地圣人调动的天道之力,终于,将下方将臣斩杀的血肉模糊了。

    将臣即将被斩,但,还在苦苦挣扎之中。

    大地震动,万水奔腾,但,终究快要不行了。

    如今,就看东华帝君先撑不下去,还是将臣先撑不下去了。

    就在这两败俱伤,即将耗死其中一人之际。

    太上圣人深吸口气,探出右手,对着东华帝君一点。

    “太上,你干什么?”炎帝眼中一冷。

    “轰!”

    太上圣人四周,三千天道骤然出现,一股力量瞬间涌入东华帝君体内。

    “借力?”炎帝眉头一皱,不再阻止。

    太上圣人调动三千天道之力,借给东华帝君?

    不止太上圣人,这一刻,元始、通天、女娲,近乎同时,调动各自的力量,涌入东华帝君的体内。

    可惜,在这东华帝君紧绷的时候,也就天地圣人才能温和的将力量传入东华帝君体内,西王母想要借力,都被东华帝君体表的力量震开了。

    四大天地圣人的力量,何其巨大。此刻同时出力,何止是压垮骆驼最后一根稻草。

    就看到,集合了四大天地圣人的力量下,盘古虚影手中的开天斧,再也不是那般僵持了,而是势如破竹,轰然而下。

    “轰!”

    大地之上,瞬间出现了一条千里地沟,天地震动。

    而将臣的肉身,在这盘古虚影的开天斧下,轰然爆炸而开,化为无数碎片,洒落四方大水之中。

    “呼!”通天长呼口气。

    终于斩杀了将臣。

    而东华帝君泄去了全身力量,瞬间身形一个踉跄,要跌倒而下。

    西王母顿时踏前一步,扶起了的东华帝君。

    “轰隆隆!”

    将臣爆炸之地,滚滚鲜血、仙元、命气狂涌而来,直冲东华帝君而去,这是将臣的能量,被吸了过来。

    “哦?将臣体内的精华?”太上神色一动,探手一挥。

    “呼!”

    瞬间,太上截取了一部分,元始、通天、女娲纷纷出手,顿时截取那涌向东华帝君的力量。

    “抢我弟弟的战利品?”炎帝瞪眼道。

    “呵,炎帝,你还是好好养伤吧!”女娲不屑道。

    “斩杀将臣,我等也有功劳!”元始淡淡道。

    太上并不说话,通天却大包大揽的抢了无数。

    “大哥,算了!”东华帝君却摇了摇头。

    东华帝君知道炎帝此刻重创,与四大圣人争,此刻肯定讨不得好处,以后有慢慢算账的时候。

    四大圣人截取了大部分将臣的力量,只有少部分被东华帝君摄入了大日煞轮,涌入了未来凌霄城。

    炎帝冷冷的看了眼一众圣人:“希望你们下次,没有我弟弟,也能斩将臣!”

    “你说什么?将臣刚才都已经死了!”通天圣人不屑道。

    “谁说将臣死了的?”炎帝冷声道。

    “你说什么?”三清尽皆脸色一变。

    “将臣没死,只是经此一战,虚弱罢了,刚才,你们四大天地圣人,抢战利品的时候,还真是积极啊。有此功夫,好好找一找将臣逃到哪里去,将其镇压才是正事,如今,你们等着吧,将臣恢复了伤势,再度归来之际,就是你等后悔之时!”东华帝君冷眼看向四大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