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凌霄之上 > 第七十二章决战灵山

第七十二章决战灵山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买东西更划算。

    三天后,灵山,大雷音寺!

    大周国,得将领拼死冲杀天下,至此,阳间天下,近乎一统。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天下,除了眼前的灵山圣地,尽归大周所有。天下共尊大周。武则天更是御驾亲征,抵达了灵山之外。

    一座高台之上,武则天身穿龙袍,面露冰冷,看着远处的灵山,大雄宝殿口!

    武则天身后站着两人,一左一右,分别是将臣与钟岳。

    将臣脸上极为冰冷,而钟岳脸上却带着一股期待。

    武则天踏步之间,身后出现一根光柱,上冲天,下入地,浩大无比,神威无限,这光柱之上,似乎有着一条金龙盘旋,带有滔天气息,惶惶大势,势不可挡。

    “那是,天道认可,人帝气相吗?当年三皇五帝也没有如此夸张啊!”太上圣人惊讶道。

    “得天地之独宠!三千天道供其差遣?仅仅这人帝气相,就比之我们一众圣人只强不弱了?天地为何如此宠他!”接引圣人也露出不可思议道。

    人帝气相光柱之后,是密密麻麻,无尽的将士。

    这些将士,有些是异族,更多居然是一些神佛。

    那些神佛,昔日受太上、接引调遣,保唐僧西天取经,一路上镇压多少异族,可此刻,在武则天强势之下,居然背叛了原先阵营,全部投降了武则天,更将刀兵指向了灵山。

    武则天挥一挥衣袖,带出一丝丝风声,如此细微的风声,居然能传入了所有人耳中,盖因为大周的将士对武则天太过恭敬,以至于此刻针落可闻,无人发出一丝声音。

    惶惶大势,向着灵山压来。

    灵山的神佛,其实已经不多了,因为大部分有德神佛已经身死在了战场之上。

    大雄宝殿口,唐僧站在最前面。身后有接引、太上、孙悟空、鹤祖与如来佛祖。

    两方对峙,冷冷的看着彼此。

    大周军队蓄势待发,只待武则天一声令下,即将血洗灵山。

    但,武则天此刻,死死的盯着唐僧,却并没有急着下令。

    “武珝!”唐僧盯着远处的武则天。

    唐僧现在回忆起西天取经的一路,四处斩妖除魔,一路风餐露宿,可是真正让自己快乐的一段旅程,就是那一段和武珝朝夕相处的过程。

    知音难求,每次唐僧奔波一天,最累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因为那时可以休息,可以在梦境中给武珝讲经。

    此刻,唐僧眼中闪过一股复杂之色,昔日女儿国,武珝是那么的柔情似水,一声声‘御弟哥哥’还历历在耳,而梦中的武珝,更是书卷气极为浓厚,一口一口的‘御弟哥哥’,期盼听着自己讲经。

    可现在,一代女帝,好似成了天地霸主,以其雷霆手段,称霸天下,走到自己面前。

    “武珝?武珝早在被她御弟哥哥抛弃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站在你面前的,只有武则天!”武则天红着眼睛看向对面唐僧。

    “武则天?”唐僧皱眉,神色中闪过一股难受之色。

    “哼,好一个为天下苍生的圣僧,好一个宁为天下而不要美色的负心人,今天,你看到了吗?你所谓的天下,就是我的臣民,在我面前,一切都要俯首称臣,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我,比这全天下的苍生,都要重要,你看到了吗?是我重要,还是天下苍生重要?”武则天盯着唐僧,声音中透着一股凄凉的怨念。

    “阿弥陀佛!”唐僧双手合十。

    “回答我,是我重要,还是天下苍生重要!”武则天红着眼睛,倔强的再度对着唐僧质问道。

    此刻的质问,好似当着天下人的面,指责唐僧有眼无珠,指责唐僧不分轻重一般。

    四周,谁也没有发出声音,只有唐僧和武则天对峙之声。

    “你的大周,的确称霸了天下,但,你的大周,只是压迫了苍生,并不能代表天下苍生!你只是得一时之顺,却不知苍生疾苦!天地苍生之重,岂是你大周可比?你很重要,但,在我眼里,你也只是苍生一员!一个独特的苍生,却代表不了全部苍生!阿弥陀佛!”唐僧双手合十震声道。

    “你!”武则天指着唐僧,眼中通红一片。

    武则天咬着嘴唇,死死盯着唐僧,武则天为何要一统天下,为的就是向唐僧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才是唐僧最重要的。在内心之中,武则天对唐僧充满了怨恨。

    可是,怨恨也代表了爱意,恨得越多,爱的越多。

    自己做到了如今的程度,可是,在唐僧眼里,居然还是一无是处吗?

    一无是处?

    武则天内心在难受,在暴躁。

    一旁将臣露出焦急之色,却知道,武则天已经恢复了倾致神女的记忆,自然不可能被自己左右。

    若王鹏是王雄被惯坏的孩儿,那倾致,就是被盘古惯坏的孩儿。

    虽然倾致只是盘古的养女,但,其嚣张跋扈已经响彻长生不死族,盘古镇压倾致,提炼她体内的生生之气,可,也同样是困住倾致,不让其他长生不死族伤害啊。

    昔日的倾致,脾气暴躁无比,性格霸道无双,却偏偏心系了唐僧,对将臣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可惜,终究爱得深,狠的深。

    唐僧好似不敢看武则天那爱、怨、恨交缠的眼神,而是看向武则天身后的钟岳。

    “影王钟岳,你可是与我打赌了,输了之后,滚入剑灵门,滚离盘古世界的,呵呵,这一年多,你滚得好远,还是说,你的赌约,都是放屁不成?”唐僧冷冷的看向对面的钟岳。

    此刻唐僧心中也是充满恼怒,以至于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钟岳皱眉的看向唐僧,露出一丝冷笑:“准提,我是和你打赌了,可是,那又如何?谁说我一定要遵守约定的?”

    唐僧眯眼看向钟岳,冷笑道:“果然和将臣说的一样,影王做事,很不讲究!”

    “哼,不讲究?成王败寇罢了,唐僧,我当年就是被你骗了罢了,你若是真有能耐,你还会陪我说这些?你早就对我动手了吧,哼,装模作样!”钟岳冷眼道。

    唐僧冷眼看向钟岳道:“你想要得到盘古的命盘,呵,钟岳,你可知道,盘古根本看不起你!”

    “看不起我又如何?他如今,还不是任凭宰割了?”钟岳却不以为耻。

    “盘古看不起你,不是因为你的实力,而是你的信誉,我盘古世界信奉一句话,言而无信,必遭天谴!”唐僧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必遭天谴?那来啊,我就言而无信了,你能奈我何?天谴?狗屁的天谴,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天谴!谁拳头小,才要遭天谴!”钟岳冷冷的看向唐僧。

    “你不信?待会有你信的时候!”唐僧冷冷的说道。

    “我等着你给我信,唐僧,你要真有本事,让我信奉了你的思想,让我相信言而无信必遭天谴,让我相信做人要守信,要讲究,我就臣服你,如何?”钟岳冷笑道。

    钟岳意志坚定,世界观,价值观,是不可能因为唐僧而改变的,所以,此刻极力讽刺唐僧。

    “这是盘古教会我们苍生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比起你的想法,我更相信盘古!”唐僧冷冷的说道。

    “哼!”钟岳对着唐僧冷冷一笑。

    扭头,钟岳看向武则天。

    “陛下,你看见了吗?唐僧为何一直于你针锋相对,那是因为,你的意志离盖压天下意志,还差最后一步,一旦你的意志,压服了天下,你的话,才能彻底的言出法随,你的意志,才能代表天地意志!”钟岳盯着武则天蛊惑道。

    武则天眉头微锁。

    “钟岳,你适口而止吧,你的邪恶思想,不要再蛊惑倾致了!”将臣瞪眼道。

    但,钟岳却冷冷看了眼将臣:“将臣?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和盘古,到底什么关系,为何如狗腿子一般,对他唯命是从,不惜耗尽全族之力,只为给盘古世界送来你的剑道,盘古认倾致为义女也就罢了,你呢?你算什么东西,也好意思认倾致为义女?”

    “嗯?”将臣冷冷道。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要是你巅峰时刻,我还要给你点脸面,现在……,呵!”钟岳一声冷笑。

    钟岳不理会将臣,再度看向武则天道:“陛下,灭灵山,擒唐僧,当唐僧再无牵挂的时候,你就可以用你的权威,让唐僧明白,你才是这天下,最重要的人,最伟大的人!你一人,而重天下!”

    武则天听到钟岳的话,陡然间拳头一捏,刚刚的怨恨之色,瞬间化为一股决绝。

    “出兵,灭灵山!”武则天探手一挥,指着灵山圣地。

    “喝~~~~~~~~~~~~~~~!”

    身后大周军队,顿时一声齐吼,声震九霄,天地变色。

    滚滚乌云向着灵山席卷而去,灵山的万丈金光,都刺不透那滚滚遮天乌云。

    大周军队更是举起各自兵器,轰然斩向灵山的所有神佛。

    “轰~~~~~~~~~~~~~~~~~~~!”

    灵山陷入了一股巨大的撕杀之中,如天地大冲撞一般,毁灭从灵山爆发,黑暗天地的最后一缕烛火,即将熄灭。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