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凌霄之上 > 第十九章必有一死
    天宫界一战,东秦仙庭晋级东秦天庭,灭七胜道域三大道祖!

    此一战,彻底打出了东秦天庭的威势,东天境中,东秦也彻底站上了第一梯队,虽然刚刚进入最顶级势力,或许底蕴还不够,但,就凭灭三大道祖,足够展露其狰狞獠牙。

    七大地洲的各方势力之主,在见证这一战过后,自然心态发生了巨大的逆转。

    这逆转,让七洲军机营骤然有些措手不及。

    不是各势力更加反抗了,而是,忽然间,一切变的顺利了起来。

    各势力纷纷派来代表,愿意割地赔罪了。一半疆土啊,这说拱手让出,就拱手让出了?甚至有数个圣域,居然也愿意臣服东秦了。

    一切变的极为诡异。

    短短一个月时间,七大洲已经有大半疆土入了东秦,这一切,让东秦一众官员都有些始料不及。

    瑶池之地。

    王雄、苏定方、释迦佛坐于一个茶桌之处,相互交谈之中。

    “武帝,你对七胜道域关注的有些多吧?”王雄好奇的看向苏定方。

    “我听说,里面有人居然能执掌姒脉凤凰!所以我过来看看!”苏定方说道。

    “姒脉凤凰?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的人已经跟随潜伏进去了,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新消息了!”王雄沉声道。

    “到时记得通知我!”苏定方说道。

    “是何人告诉你的?”释迦佛好奇道。

    苏定方微微一笑:“是我一个臣子,师伯,你就不要打听了!”

    释迦佛皱眉看了看苏定方,终究点了点头:“也好,你的国事,我不过问,但,我要提醒你一句,七胜道域与姒脉凤凰有关联,如此机密之事,非寻常之辈所能了解,你自己当心!”

    释迦佛在提醒自己,自己那臣子可能有问题?苏定方不喜释迦佛的劝诫,但也知道其为了自己好。

    “我会注意的!”苏定方点了点头。

    “老师,你刚才说,你有事情要告诉我?”王雄看向释迦佛。

    释迦佛点了点头:“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但我要提醒你一句,到此刻开始,天机再度呈现,一些掌时间神通之人,可以再度推演天机了!”

    “哦?”王雄陡然眉头一挑。

    推演?王雄昔日利用圣人道果,可以推演未来,但,那是建立在上古圣人基础上的啊。

    “你运气不错,在天机呈现的时候,凝聚三品天眼,可以遮盖你自己的气息,但,你推算不了别人!”释迦佛说道。

    “老师的意思是……!”王雄皱眉道。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过来提醒你一句,两个月后,周共工晋级天帝,你一定要小心!”释迦佛沉声道。

    “哦?”王雄皱眉道。

    “你有两子一女,与你之间,四命相连,两月之后,必有一死!”释迦佛说道。

    “什么?”王雄陡然瞳孔一缩,面露一股凶气。

    自己、姬念念、龙吉、王鹏,四人必有一死?老师这是在咒自己吗?

    不对啊,老师不可能无故咒自己的啊!

    “老师,你这是何意?”王雄皱眉道。

    “这不是在咒你,是推算出来的,我请了阿弥陀佛,他推算出来的,但,具体如何,我们还不清楚,只是推算你与你之血脉,即将在南天境,命系一线,必有一死!让你做个准备,更加小心!”释迦佛说道。

    王雄脸色难看至极。

    “难怪王鹏要来东秦,你没让,青环也不让,原来如此,王雄,你身边居然如此危险,不行,我外孙最近不能离开武天境!”苏定方顿时眼睛一瞪。

    王雄看了眼苏定方,微微皱眉。

    转而,王雄又看向释迦佛:“老师,那阿弥陀佛的话可信?”

    “阿弥陀佛是我的老师,他的威能,不在我之下,而且,通透时间,你说他的话,可不可信?”释迦佛解释道。

    王雄脸色一阵阴沉,终究接受了这个事实。

    推算之道,若在去上古之前,王雄根本不相信,未来充满变数,怎么可能会有定论?可是去了上古,王雄明白,既然未来时间已经有回光返照了,那除非有大能力逆天改命,否则,一切都会按照这历史走的。

    上古圣人都无法改变推演出的结果,只是利用结果改变一点过程。可见时间之力的可怕。

    “多谢老师提醒!”王雄郑重道。

    “不用谢我,你自己当心!”释迦佛说道。

    王雄还是感激的一礼。

    转而,王雄看向苏定方:“武帝,七胜道域姒脉凤凰一事,我负责帮你查清楚!一有消息,马上告知于你,但,请你帮我照顾好王鹏,一定要看好了,不许他前往南天境,王鹏比较顽皮,你可不要大意了!”

    “放屁,我外孙,怎么可能让他去送死,要你说!”苏定方自然红着眼睛。

    虽然不知道阿弥陀佛如何推算的,但苏定方却也相信阿弥陀佛的能耐。

    释迦佛见王雄已经相信,终究点了点头,二人踏步告辞了。

    送走了二人,王雄也第一时间找来了贺剑之。

    “贺叔,你如今剑道恢复的如何了?”王雄看向贺剑之。

    “先前一战,已经恢复到大罗金仙第八重,还不错了,等我帮你再去七胜道域一番征伐,必定能恢复的更快!”贺剑之笑道。

    王雄却是摇了摇头:“七胜道域,不需要贺叔前往了!”

    “哦?为什么?”贺剑之惊愕道。

    “贺叔,我知道,你朝思暮想蓝田玉……!”王雄看向贺剑之。

    “雄儿,你……!”贺剑之脸色一红。

    “贺叔,你不用在乎我东秦征伐,对付七胜道域,我能解决,其实,先前若不是为了不暴露底牌,对付三大道祖,我东秦能在举手之间灭了他们!”王雄郑重道。

    “哦?”贺剑之惊讶道。

    底牌?东秦还有什么对付道祖的底牌?我怎么不知道?叶赫奉天吗?可他一直在外不归啊!

    “七胜道域罢了,贺叔放心吧。贺叔,你还是早点去找蓝田玉吧,或许她那边需要你!”王雄看向贺剑之。

    贺剑之点了点头,心中一阵火热。

    “不过,贺叔此去,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拜托贺叔!”王雄郑重道。

    “什么拜不拜托的,快说!”贺剑之却也爽气。

    “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阿离和龙吉丫头!”王雄说道。

    “哈哈哈哈,这算什么事情啊,放心,交给我了!”贺剑之大笑道。

    “不,我的意思是,非我联系你,不得让龙吉丫头回天地之间,准确的说,不许让她去南天境,一定不能让她踏足,心门帮我推算了一下,龙吉丫头若是踏足南天境,会有性命之忧!”王雄郑重道。

    王雄没说将释迦佛的话重复,就是怕贺剑之担心。

    “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她踏足南天境!”贺剑之捏了捏拳头保证道。

    “拜托贺叔了!”王雄郑重道。

    “放心吧!”贺剑之点了点头。

    二人又简单交代了一下,贺剑之踏步冲天而上,向着天外而去。

    贺剑之一刻也不想等了,天外,蓝田玉在等着自己,自己的爱人就在天外。

    转眼,贺剑之没了踪影。

    回到上书房,王雄皱眉沉思了一会,叫来了王忠全。

    “能联系上念念吗!”王雄看向王忠全。

    王忠全微微苦笑,摇了摇头:“太子殿下能力卓著,上次与陛下闹脾气,已经切断了我们所有和他的联系,而且,他常居凤凰山!现在联系不上!”

    王雄脸色微沉,终究提笔写了一份信函!

    “着礼部出使西秦仙庭,面见其国君,诉两国之交,呈国书,送到西秦仙庭!此信夹在国书之中,一定要亲手交于西秦仙帝之手!”王雄郑重道。

    “是!”王忠全点了点头。

    九秦相互出使,并不是什么大事,王雄相信,此信一定能交到周天音手中的!

    让周天音看住姬念念,希望不要再出事了。

    处理了三个子女的安危。王雄却是皱眉沉思了起来,同时脸上渐渐狰狞了起来:“南天境?必有一死?呵,哈哈哈哈,周共工,是你要针对我吗?你到底得了什么失心疯!”

    北天境,姜尚的上书房。

    姜尚看着面前一个官员,脸色阴沉。

    “东秦灭了三个道祖?”姜尚眯眼道。

    “是!东秦正式晋级天庭!南秦仙帝、武秦仙帝齐至!”那官员恭敬道。

    “王雄也给朕送了一份请柬,朕没去罢了!”姜尚淡淡道。

    姜尚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此刻脸色却并不好看。

    因为,大秦九君,嬴四海一直走在最前面,早早的晋级天帝了,原本姜尚以为自己会是第二个,却想不到,被王雄又抢先了。

    九秦攀峰,可不是什么盟友,接下来可是要有大战的啊。

    “周共工前往东秦,给王雄送了一份请柬,两个月后,邀请王雄去南天境观礼,观礼南秦晋级天庭!”那官员恭敬道。

    “南秦天庭?呵,朕也收到了请柬,不过,周共工是晋级不了的!”姜尚眼中闪过一股冷光。

    “哦?”那官员惊讶道。

    “南天境,是一个死局!王雄此去,恐怕也是一去不复返!”姜尚冷声道。

    “陛下想要对王雄动手?”那官员神色一动。

    “到时看吧,不过,两个月后,南秦肯定热闹无比,朕的确要去看看!哈哈哈哈!”姜尚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