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凌霄之上 > 第四十五章救子
    大水之中,孔宣停在了空中,要斩向王雄一行的五色神光也顿住了!

    “停住了?”周共工吐了口血惊讶道。

    “怎么会?王雄也懂道德经?”姬祝融捂着胸口,撑起身子惊讶道。

    道德山顶。

    胜李耳脸色阴沉的可怕:“你还在等什么?继续杀!”

    “呼!”

    孔宣脸上再度显出一股杀气。

    但,大水汹涌,却在不断冲刷孔宣,让孔宣的杀气小了一些。

    “念念!”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期待的紧张。

    “吼!”

    姬念念面露凶唳,吼了一声,浑身一颤,好似体内两种思绪在挣扎一般。

    一种是信仰,被胜李耳洗脑的信仰。

    一种是亲情。被回忆起来的父子亲情。

    信仰要杀了眼前这群人,亲情要保护眼前这群人。

    一时间,两股思绪冲撞,让姬念念一动不动。

    “还不动手!”胜李耳再度一声冷喝。

    “念念!”王雄叫道。

    王雄明白,此刻姬念念处于一种平衡状态,谁也不能上前,上前只能产生反效果。

    王雄所要做的,就是唤醒儿子的亲情,让其亲情打败洗脑的信仰,摆脱傀儡之境。

    “孔宣,你说过,你可以为大道而牺牲的,眼前,就是你祭道之战,杀了他们,投入大道之怀!”胜李耳平静道。

    “胜李耳,你没能耐自己来吗?”王雄冷声喝道。

    “王雄?本来,不关你事的,是你自己,不知死活的来我百家阁,是你自己来送死的,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胜李耳的声音再度传来。

    “想让朕死?哼,老聃当年可没你这么狂妄!”王雄冷冷道。

    “所以,我才是胜李耳,他已经成为过去了!”胜李耳冷声道。

    王雄盯着远处的孔宣叫道:“念念,我知道,你现在挣扎的很痛苦,但,你必须挣脱开来,不是为了我们,也是为了你自己!想想你的妻子,想想你的所有亲人,念念,爹相信,你可以的!”

    “呜呜呜呜呜!”

    孔宣站在半空中口中发出痛苦的呜呜之声。

    “孔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在天地,在大道面前,一切都是刍狗,不要犹豫,杀!”胜李耳再度说道。

    “轰!”

    孔宣周身杀气暴涨,瞬间将无数大水冲撞而开。

    “不好!”胜姒脸色一变。

    孔宣一声大吼:“我是孔宣,不是什么姬念念,杀,杀,杀,杀,杀!”

    孔宣调动五色神光,似要挥动更强的威力要杀向王雄一行。

    山顶的胜李耳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也就在孔宣要出手的瞬间。

    “咔!”

    孔宣又定住了,浑身发颤,眼神也慢慢清明了很多。

    “念念,你醒了!”王雄顿时一喜。

    虽然五色神光临头,但,王雄怡然不惧一般。

    “别过来,爹!”孔宣忽然哭吼道。

    要冲向孔宣的王雄一顿。

    “念念,你这是……!”王雄惊讶道。

    “爹,我还是不能控制自己意志,只能用残余心力,换来一点时间,只有这一点时间,爹,孩儿不孝!”孔宣看着王雄哭道。

    “没有,你一直是为父的骄傲!”王雄顿时焦急道。

    “孔宣,杀!”胜李耳的愤怒声再度传来。

    “嗡!”

    孔宣肉躯再度一颤,但,此刻,依旧坚持之中。

    “爹,本来,我是听娘的话,来帮爹的,可是,还没动身就被抓了,孩儿还真是无能,爹,以后照顾好娘!娘也想你!”孔宣红着眼睛道。

    “念念,你别干傻事,别!”王雄惊叫道。

    “孔宣,还不动手!”胜李耳寒声叫道。

    “啊~~~~~~~~~~~~~~~~!”

    孔宣仰天一声大吼。

    “轰!”

    虚空猛地一阵震颤。

    “念念!”王雄惊叫的扑了过去道。

    孔宣面露狰狞之际,五色神光甩动,轰然刺入了自己的脑袋而去。

    “轰~~~~~~~~~~~~~~~~~!”

    一声巨响,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了一般。

    孔宣自杀了?

    “念念!”周共工惊吼而起。

    “自杀了?傻孩子,你,你!”姬祝融一脸郁闷。

    “不要!”胜姒惊叫道。

    胜李耳、胜荀况也是惊讶的看着那自杀的孔宣。

    “轰!”

    滚滚力量从孔宣身体爆发而出,先前灌顶给孔宣的力量,随着孔宣之死,瞬间逆流而回,快速充斥整个道德领域。道德领域瞬间有紫了无数。

    忽来的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只有王雄,上前抱住了孔宣的尸体。

    滚滚道德领域力量,一瞬间散开,孔宣忽然干瘪了下来。脑袋更是一片破碎。

    王雄抱着孔宣的尸体,眼中闪过一丝热泪。

    “根据阿弥陀佛推算,此次去南天境,王雄,你和你的二子一女,必有一死!”

    “必有一死!”

    “必有一死!”

    ……………………

    ………………

    ……

    王雄脑海中回荡出释迦佛当初的预言。

    虽然自己已经干预了,可惜,干预了没用,这一幕终究发生了。

    必有一死?

    若儿子不趁着清醒的瞬间自杀,死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哈,哈哈哈哈哈,臭小子!”王雄眼睛一片湿润。

    “王雄,我外孙怎么样了,你还笑得出来!”周共工悲愤的吼道。

    王雄看了看儿子,面露狰狞道:“没人可以杀我儿子,没人可以!”

    “我看看!”胜姒扑到近前。

    “灵魂都碎,不对,灵魂都没了?”胜姒惊讶道。

    “哼,该死的孔宣,自杀的那么干脆!”胜李耳声音中透着一股不爽。

    “没人能杀我儿子,生死簿,找我儿灵魂,我要让我儿复活!”王雄寒声道。

    “嗡!”

    一瞬间,虚空好似出现一本巨大的生死簿虚影一般。

    生死簿颤动,一股股威能扩散四面八方,好似在找寻孔宣的灵魂。

    “念念也有凤凰血脉,可以涅槃的,涅槃?他的血,不好,他的血空了,刚才体内力量散去瞬间,也跟着没了,血,用我的血涅槃!”胜姒顿时割开手腕,滚滚鲜血涌入姬念念的尸体。

    “用我的血,他是我外孙!”姬祝融叫道。

    “放屁,用我的!”周共工吼叫着。

    顿时,姬祝融、周共工拼命将身上的鲜血涌入姬念念干瘪的身体。

    “嘭!”

    大量凤凰血涌入,姬念念冒出一阵阵火焰,火焰好似焚烧姬念念一般。

    王雄没有阻止,因为王雄知道,凤凰一族,有涅槃之能。

    姬念念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也有凤凰血脉。

    顿时,姬念念被大火烧为了一堆飞灰,飞灰之中,凝聚出一颗血色环绕的凤凰蛋。

    “念念的肉躯保住了,灵魂,在哪,王雄!”周共工吼道。

    “我在找!”王雄冷声道。

    王雄比任何人都着急。

    儿子的灵魂呢?

    “灵魂?你们就不用想了,道德领域之中,一切都是飞灰!”胜李耳冷声道。

    “轰咔咔咔!”

    整个道德领域,好似爆炸出无数雷电一般,任何人灵魂在里面,都会炸成碎末,飞灰湮灭的。

    胜李耳要他们在痛苦中绝望。

    “不!胜李耳,我要杀了你!”周共工吼叫着。

    “别吵,生死簿上有记载,念念灵魂还在附近,没有灭!”王雄叫道。

    “没有灭?不可能!天道雷火下,没有任何阴灵能够逃脱的!”胜李耳瞪眼不信道。

    “祖凰不灭法?难道有人提前给念念灵魂做了手脚?”胜姒神色一动。

    王雄却是眉头一挑,顿时猜到了,肯定是周天音对姬念念灵魂做了什么。

    “生死簿在引念念灵魂归来!”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期待。

    “无限空间!”胜李耳吼叫着。

    整个道德领域猛地一阵颤动,变的无边无垠。

    一瞬间,又找不到姬念念了。

    王雄抬头,脸色一冷的看向天空。

    “哼,姬念念的灵魂?还真会躲啊,更利用先前灌顶,熟悉了道德领域力量,混在领域力量之中,好,好,好的很,我找不到,也没关系,我让你们也找不到,永远找不到,无限空间,无限之远!”胜李耳冷声道。

    “那,那现在怎么办?”胜姒焦急道。

    “只要撤了这道德领域,我的生死簿之力,就能瞬间捉回念念的灵魂体,助念念涅槃重生!”王雄沉声道。

    “你们没有机会的,你们以为,我还会放过你们?做梦!”胜李耳一声冷喝。

    冷喝之下,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天空响起。就看那道德轮盘猛地一旋转。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迭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轰!”

    滚滚寒风袭来,无尽大雪将天地遮盖一般。

    恐怖的领域之力,再度席卷众人。

    “不好,天地不仁篇,这在道德经中,一直是无情冰寒的篇章,威力之大,恐怕比先前的还要恐怖!”张濡的声音传来。

    “金身法相!”王雄一声轻喝。

    “咔咔咔咔!”

    顿时,就看到破碎的金身法相,还没有凝显出佛陀之音,就瞬间冻结了,额头的裂口越来越大。

    “姒脉之火!”胜姒探手挥出一股大火。

    “嗡!”

    四周寒气瞬间将其熄灭。

    周共工、姬祝融大量鲜血补入念念尸体所化的凤凰蛋,也是抵挡不了。

    王雄用金身法相撑着,都是一阵冰寒。

    四方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冰天雪地,放眼望去,茫茫无际。刺寒无比。

    “学说思想之威?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宇宙大道吗?”王雄眼中闪过一股震撼。

    “陛下,臣本领稀疏,儒学未能透彻,无法用思想学说抵挡,更无法用思想学说破解这无限空间,找到太子殿下的灵魂,臣无能!”张濡苦笑道。

    “王雄,你身上在结冰!”叶赫赤赤焦急道。

    要知道,以王雄那强大的修为,血气该有多旺盛啊,居然抵挡不了这里的寒气?

    “七宝妙树!”王雄叫道。

    “嗡!”

    七宝妙树放出,顿时形成一个类似结界一般的地方,将众人包裹在内。

    “咔咔咔咔!”

    外界,滚滚寒气在清晰七宝妙树,要将七宝妙树冻结,冻碎一般。

    不过,终究给众人赢得了些许残喘之时。

    “哼,王雄,我的道德领域,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宇宙不灭,领域不止,你们以为,你们能在里面躲多长时间!”天空传来胜李耳的冷笑声。

    七宝妙树在一点点的摧毁。

    一行人坐在七宝妙树下,如今只能苟延残喘一般,等待最终的死亡。

    王雄将牛魔王等人也放了出来。可面对外面恐怖的环境,牛魔王也不敢踏出七宝妙树之外啊。

    “咳咳咳,王雄,这次,是我害了你们!”周共工苦笑道。

    王雄摇了摇头:“胜李耳抓了念念,这事,就怪不了你!”

    “可现在怎么办?”姬祝融也是脸色难看道。

    “我这七宝妙树,非同寻常,四大尸心正在不断提供力量,应该能坚持几个月!”王雄沉声道。

    “几个月?几个月能干什么?”姬祝融一脸颓然。

    “几个月?我要学这思想学说!”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坚定。

    “你要学思想学说?”胜姒不解道。

    王雄点了点头:“念念的灵魂,被困在这道德领域之中了,随时都会有危险,就算强行破开这领域,也可能伤到念念灵魂,所以,我要懂得思想学说,我要掌握凌驾于这道德领域的学说,只有达到这种程度,才能在这道德领域,如履平地!”

    “可是,陛下,我这里只有一些典籍,几个月,来得及吗?”张濡担心道。

    “来得及!”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冰冷。

    “来得及?”

    “我去中古时期,我相信,我一定能参悟深奥的思想领域!”王雄眼中坚定道。

    “去中古时期?”众人惊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