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凌霄之上 > 第五十七章叶赫逆天的磨难

第五十七章叶赫逆天的磨难

    “吼,为什么,为什么总盯着我,我要杀光你们,我恢复后,一定要杀光你们!”

    黑麒麟再一次被浩然正气净化了全身魔气,怨念滔天的咆哮,奈何,终究还是被一群孔子学生踩在了脚下。

    黑麒麟面露滔天怨恨,回忆着这些年遭遇的噩梦。

    黑麒麟自然就是叶赫逆天了。

    在尸魔界封印中,一直炼化亓官赤赠予的心头血和魂气。本来已经炼化的差不多了,等个机会,就能逃出去了。

    却没想到,自己的死对头又回来了,另一个祖麒麟,化名为墨翟,要夺自己另一半力量。

    当初,为了能破盘古封印,出那尸源蛋体,在墨翟当年花言巧语之下,叶赫逆天将一半力量借给他,等待其破封后释放自己。

    可,谁想到墨翟野心巨大,根本就没想过放自己。

    如今,还要将自己剩下一半力量夺取,将自己吞噬。

    墨翟有备而来,专门针对自己,又悟出了什么墨家学说,专门对付自己,在自己受困的情况下,一击必杀。一蹴而就。

    这墨翟,果然和当年一样,不出手则以,出手则必中要害!

    那短短一瞬间,借盘古封印让叶赫逆天瞬间重创,若不是亓官赤的心头血和魂气破开一丝封印,自己已经被墨翟全部吞了、炼化了。

    千钧一发之际,亓官赤的心头血与魂气起到了了大作用,叶赫逆天的灵魂,裹着些许力量借此遁逃而出。可惜,全身力量,却被墨翟所夺。

    叶赫逆天想要报仇,可是,虚弱的根本不是墨翟对手,惊动墨翟,连逃都逃不掉了。

    好在大秦武安君带着军队快速前来,造成尸魔界一片混乱,才让叶赫逆天灵魂趁机逃掉。

    可灾难并没有结束,逃出的叶赫逆天灵魂,居然还粘着不慎撞到的盘古封印,这些盘古封印死死粘着自己,怎么也去不掉,好不难受。这封印刺激的叶赫逆天每日痛苦无比。

    叶赫逆天瞬间又想到了亓官赤。

    毕竟,炼化过亓官赤的心头血与魂气,能感应到其在何处。

    但孔子离开函谷关回家的时候,叶赫逆天也以最快的速度,顺着感应向着曲阜阙里而去。

    “倾致神女?当年为什么给我心头血与魂气?哼,这是她欠我的,活该!”叶赫逆天狰狞的冲向曲阜阙里。

    此刻的叶赫逆天已经虚弱至极了,到了曲阜阙里,很快找到了亓官赤。

    亓官赤正梳妆打扮,打扮的极为漂亮,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叶赫逆天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喜事,脸上一阵阴晴不定,毕竟几十年前,刚刚给了自己心头血与魂气,算是两不相欠了吗?

    “呸,我替她想什么?整个大地,当年都是我的!”叶赫逆天瞬间向着亓官赤扑去。

    “谁?”

    “找死!”

    “大胆!”

    忽然,三声怒喝响起,三股强大的气息压制的叶赫逆天的魂体动惮不得。

    却是三大金乌太子发现了叶赫逆天,想要出手。

    “爷爷?”亓官赤却是忽然看到了如黑气一般的叶赫逆天。

    “师娘,你快离开,我们这就灭了这妖孽!”金乌太子老九叫道。

    “别,我认识,没关系的,我和他说说话!”亓官赤顿时喝退了三个金乌太子。

    这一喝退,让叶赫逆天顿时能动弹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一群小杂毛!当年我为大地之主时,你们算得了什么东西?”叶赫逆天狰狞道。

    扭头,叶赫逆天盯着亓官赤,眼中一阵阴晴变幻。

    “爷爷,你怎么这样了?”亓官赤看着叶赫逆天。

    “你还叫我爷爷?”叶赫逆天死死盯着亓官赤。

    经历了几十年的修养,亓官赤如今,再度凝聚了大量的心头血。

    “啊,好痛!”叶赫逆天忽然发出痛苦的叫声。却是身上的盘古封印再度发作。

    “你怎么了?”

    “血,我要你血!”叶赫逆天盯着亓官赤狰狞道。

    “血?心头血?”亓官赤看向叶赫逆天。

    叶赫逆天面露暴戾凶残之色,即将扑向亓官赤。

    “等一下!”亓官赤顿时叫道。

    “吼!”叶赫逆天哪里管那么多。

    “别惊动了我夫君的学生们,到那边,我将心头血逼给你!”亓官赤小声说道。

    要扑向亓官赤的叶赫逆天一脸惊愕。

    但,也明白,要是惊动那三大金乌,自己肯定讨不了好。

    意外的看了看亓官赤,跟着亓官赤走到后院。看着亓官赤真的逼出心头血给自己。

    叶赫逆天脸上充满了意外和不解,但,多年暴戾的性格,让叶赫逆天根本没有多想,张口就吞吸了起来。

    果然,亓官赤的心头血,能够破解盘古封印,叶赫逆天感受到身上的盘古封印在一点一点消散。

    “不错,不错,还要,还要!”叶赫逆天狰狞的大笑之中。

    “爷爷,再过两天,我夫君回来了,上次给过你一次全部心头血,所以,我到现在身体都有些虚弱,我的心头血给你,但,给我留一滴,最少熬过这两天,我想今生再看看我夫君!”亓官赤声音透着一股向往。

    可是,叶赫逆天,从上古开始就暴戾凶残,自私自利,只为自己考虑。

    这一刻,随着身上的封印不断解开,哪里听得到亓官赤的声音。当亓官赤心头血还剩下一滴的时候,叶赫逆天身上的封印也只剩下一点点了。

    叶赫逆天露出一股兴奋,低头看向虚弱至极的亓官赤,逼着她自己的血给我,亓官赤居然还能露出笑容。

    可就这笑容,不知为何,叶赫逆天心中忽然一颤。

    可一颤过后,被此刻的喜悦充斥脑袋,封印就要解除了,还管其他干什么?等我破了封印,恢复了一切,要让所有害我的人血债血偿。

    “嘭!”

    亓官赤的最后一滴血被叶赫逆天抽干净了,而叶赫逆天身上的封印也彻底解开,发出一声闷响。

    “师娘,发生什么事了?”

    “师娘,你在吗?”

    ………………

    …………

    ……

    前院传来金乌太子担心的声音。并且传来匆匆赶来的脚步声。

    叶赫逆天脸色一变,顿时化作一阵烟气,钻入地底逃遁。

    也就在逃遁的瞬间,叶赫逆天看到金乌太子闯了过来。

    “师娘!”三大金乌太子惊吼而起。

    失去所有鲜血的亓官赤缓缓闭起了双目,那一霎那,亓官赤脸上闪过一股遗憾之色,却没有丝毫怨恨。

    “孽障,你给我出来!”金乌老九吼叫着。

    “师娘,你不能死,老师马上就回来了,师娘!”

    “师娘死了,师娘死了?将孽畜找出来,找不出来,不!”

    …………………………

    ………………

    …………

    三大金乌太子的悲吼而起。

    叶赫逆天缩了缩脑袋已经逃远了。

    可是,逃远没用,两天后,原以为自己躲到了无人知晓的地方,却发现,大地上尽是浩然正气,这浩然正气,正是自己的克星。

    逃?

    天地如囚笼,处处是正气,好像天地四方都是这该死的浩然正气。

    无处可逃。

    转眼就被发现了。

    刚刚恢复的一点元气,瞬间被一个自称孔子弟子的人用浩然正气打回了原形。

    逃!

    没逃多久,再度被找到,再度被浩然正气一阵净化,折磨。

    这孔子弟子,好似无穷无尽一般,不断折磨自己。

    自己如今只是虚脱的灵魂体,虚弱至极,要是恢复修为,哪是这群人可以侮辱的,但,现在不行,现在自己就是不敌。

    接下来的几年,就是惨不忍睹的历程。

    叶赫逆天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折磨,无数次呐喊,无数次咆哮,却被一次次踩在了脚底下。

    怨天怨地都没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是被不断的净化之中。

    叶赫逆天的魔气,每次被净化,都发出呲呲之声,只有叶赫逆天自己才能体会到这种千刀万剐的折磨。

    四年了,不断的被千刀万剐,如堕地狱。

    这一刻,叶赫逆天眼里充满了恨意,恨天、恨地、恨墨翟、恨孔子、恨孔子学生们。整个人的魔气已经在恨意中达至最纯粹的状态。

    被踩在脚底下的黑麒麟,陡然冒出无尽黑气,好似凭空而来,无穷无尽。

    “当年我主宰大地,都没有淬炼出来的纯魔之心,居然现在淬炼好了?我叶赫逆天终于纯魔了,天下魔气,为我所用,我要杀光所有人,我要报仇,我要毁灭盘古世界,我要毁灭一切!”叶赫逆天忽然爆发出滔天黑气。

    “轰!”

    鲁国西方,黑气将天地都笼罩了一般。

    子舆、子贡等人本来踩着黑麒麟的,顿时被这恐怖的黑气冲击的倒飞而回。

    “怎么可能,这黑麒麟,魔气怎么更甚了?”

    “他不是虚弱至极了吗?哪来的魔气?”

    “如此多,如此多?难道被我们折磨这四年,他突破了?”

    “不可能!快,用浩然正气净化他!”

    “呲呲呲呲呲呲呲呲呲呲!”

    孔子学生们的浩然正气与叶赫逆天蜕变的魔气发生巨大的冲撞。

    可这一次,叶赫逆天的魔气却好似无穷无尽一般,滔天的怨恨所蜕变的魔气,让叶赫逆天在魔气纯度上,达到了一种空前的程度,就连其昔日巅峰时刻,都没有如此纯粹。

    魔气膨胀下,众儒家弟子连连退后,只见黑气中,黑麒麟瞬间庞大数十倍,陡然发出一声震天长吼。

    “吼!”

    大吼之下,整个鲁国都被黑气笼罩了。

    “糟了,出大事了!”子舆脸色一变。

    此刻,曲阜阙里,在学生们的搀扶下,孔子一步一步走向这黑气笼罩之地。

    魔气滔天,浓郁之处,树木尽皆枯死,一些动物靠近瞬间魔化为了凶狠残暴的魔兽。

    一时间,黑麒麟所在四方,尽是邪恶的魔气,人畜无法靠近。

    但,在孔子走来之际,四周魔气好似纷纷让开了道一般,无法靠近孔子一分一毫。

    “孽障,冥顽不灵,你还真是辜负了赤赤对你的奉献!”孔子眼中闪过一股冰冷之光,头顶上空,儒道轮盘旋转,一股莫大的天威对着黑气中的黑麒麟涌去。

    “吼!”黑麒麟对着孔子一声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