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凌霄之上 > 第三十九章庄周的拒绝

第三十九章庄周的拒绝

    A ,最快更新凌霄之上最新章节!

    你要儿子,还是要古食族幼蛋?

    杨朱圣人盯着庄周。四周所有人都瞬间静了下来,一起看向杨朱与庄周。

    邓陵子几次想要开口,但,都被相里勤拦了下来。

    墨子依旧披风阔帽,落在不远处,不知是在观察杨朱还是观察庄周。

    “多谢杨朱圣人好意,杨朱圣人能够参透咒印,庄周不才,也愿一试!”庄周摇了摇头拒绝道。

    不是庄周不想救儿子,而是,庄周信不过杨朱圣人。将脆弱的儿子,交给信不过的人?庄周怎么可能答应?

    “我也相信,以你之才能,应该能参透,可是,你那亲友灵魂,恐怕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杨朱圣人笑道。

    “嗯?”庄周不解道。

    “知道刚才那千万灵魂,我为何急着送他们去轮回吗?”杨朱圣人笑道。

    “为何?”庄周不解。

    “咒印有着一种力场,可以调动大道之力改造肉身,可以混乱灵魂,变成了傀儡怪物。一旦咒印消除,灵魂会在咒印力场消失时发生变化,里面会残留无影无形的咒怨,短时间还好,时间一长,会积累、吸收怨气,会嗜血、贪肉,化为厉鬼!”杨朱圣人沉声道。

    “厉鬼?”

    “不错,除非足够的血食提供,否则,这种变化会越来越快,不信,你自己看看那灵魂,是否还是原来的样子?”杨朱圣人解释道。

    庄周若有所思,取出装王鹏灵魂的玉瓶。

    “糟了,灵魂变成了黑色?”不远处孟子脸色一变。

    王鹏灵魂变的漆黑无比,一股怨气好似凭空而来。

    “这……!”庄周脸色一变。

    “你试试放在他之前的躯体里看看!”杨朱圣人解释道。

    庄周取出棺材,棺材内正是王鹏那双翅鸟嘴人身,将王鹏漆黑的灵魂与之一接触。

    “吱吱吱吱吱吱!”

    灵魂附体之际,就看到,那双翅鸟嘴人身,肉眼可见的缩小,好似肉身血肉、骨头,被灵魂吞噬一般。

    渐渐的,好好一具肉身,就慢慢被灵魂吞噬干净了,干净的连渣也不剩了。

    这一刻,漆黑的王鹏灵魂,才慢慢变回了绿色,只是,依旧浑浑噩噩的。

    “怨气,消失了?”孟子惊奇道。

    “凡人间,有一些邪修,养鬼!你们知道吗?”杨朱平静道。

    “养鬼?”一旁武安君眉头微皱。

    “没错,一些邪修,就是养小鬼,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杀人,是因为他们养的小鬼怨气积累,快要控制不住了,所以必须要杀人,来喂养小鬼,小鬼吃了血食,就会安稳一段时间!”杨朱点了点头。

    “王鹏的灵魂,也是如此?”庄周脸色一沉。

    “差不多,现在他是安静了,虽然咒印消失了,但残留着咒怨,咒怨积攒怨气,等待下一次的爆发!”杨朱解释道。

    杨朱话里话外很清楚,只有我能救,你要帮忙吗?

    庄周看了看平静了的王鹏灵魂,心中一阵难受,又看了看杨朱。

    杨朱眼神中有着一股胜券在握。

    “多谢杨朱圣人指点,不过,我想自己试试!”庄周摇了摇头,继续拒绝道。

    杨朱脸色一冷,但,很快又恢复了,微微一笑:“好吧,既然阁下自己有办法,那我也不多事了!”

    扭头,杨朱看了看四周其他人。

    此刻,所有人都将庄周围在了中心,好似戒备着杨朱对庄周出手一般。

    杨朱微微一笑:“诸位看来不欢迎我?也罢,那我也就不逗留了,告辞!”

    一甩袖子,杨朱瞬间化作一道紫光向着天边飞去。

    “圣人,等等我!”巨阙紧追而去。

    杨朱圣人离去,四周各家弟子好似都放松了不少。

    “庄周先生!”墨子忽然看向庄周。

    “墨子,此次诛灭淳于髡,庄周多谢阁下前来!”庄周郑重一礼道。

    这一次,墨家可是最为配合,来的人最多,而且,墨子与三大墨全部前来,可谓是最响应诛魔会盟号召的,庄周自然给予感激。

    “我欲擒拿淳于髡的,可惜,最终被杨朱所夺,未能帮你太多,但,墨翟在此,依旧厚颜向庄周,讨要一枚古食族幼蛋,我墨家也想找寻对付古食族之法!”墨子郑重道。

    庄周看了看墨子:“墨子,淳于髡虽然最终封印于杨朱之手,但,我有预感,此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结束的,古食族幼蛋,或许是一个祸根……!”

    “祸根?哈哈,我墨翟还没怕过什么祸根!”墨子摇了摇头自信道。

    “好,我给你两枚!望墨子珍重!”庄周郑重道。

    “好!哈哈哈哈!”墨子满意的大笑道。

    墨子与杨朱,可是斗了这么多年,刚刚在杨朱手中吃瘪,让墨子极为不舒服,如今,在古食族幼蛋上面,庄周对杨朱吝啬的宁愿自己亲友不治,也不愿给予,对自己却双倍慷慨。

    墨子顿时心怀大畅!

    庄周取出两枚幼蛋,墨子大袖一甩,将其收入袖中。

    “如此,齐国之事事了,我也该走了,告辞!”墨子郑重道。

    “多谢!”庄周再度一礼。

    “走!”墨子一声令下。

    “是!”无数墨家弟子应声道。

    相里勤、相夫子看了看邓陵子。

    “你们先走,我有话跟我爹说!”邓陵子说道。

    “好吧,师妹,保重!”二人开口道。

    说着,一大群墨家弟子,随着墨子踏步离去了。

    本来,如此拯救齐国,可是天大的人情啊。

    却因为庄周的大方,让墨子将其让给了庄周。

    “多谢诸位,此次前来!”庄周对着各家弟子说道。

    “我等应该的!”各家弟子应声道。

    各家弟子并没有走,这次拯救齐国,各家都出力了,稷下学宫虽然出了一个妖孽,但,终究是天下第二学宫,与杨朱学宫不同,稷下学宫允许各家学者前来讲道。

    这就是一个宣传各家学说的好机会,各家昔日还要看稷下学宫祭酒的脸色,如今自然不需要了,纷纷露出期待之色。

    “庄周,在下奉秦王之令前来参加诛魔会盟,淳于髡已经被封印,我们也算完成任务了,就不打扰了!”武安君辞行道。

    “多谢武安君,多谢秦王!此两枚古食族幼蛋,劳烦武安君带给秦王,以便秦王参详!”庄周又取出两枚古食族蛋体。

    对杨朱,庄周不允。

    对墨子,庄周允许。

    对秦王,庄周却主动给予。

    却是庄周对三人的信任态度不一。

    “好!我会带到的,告辞!”武安君微微一礼。

    庄周回了一礼。

    “回朝!”武安君一声断喝。

    “得令!”十万玄铁兵应声道。

    “轰!”

    武安君带着十万玄铁兵,瞬间射向了西方,消失在了天际。

    除了各家弟子,剩下都是一些庄周熟人了。

    “咦?鸟魔空间呢?”孙膑好奇道。

    “崩了吧?淳于髡被封印,鸟魔空间也崩散了吧?”田忌开口道。

    庄周望去,果然,鸟魔空间的痕迹,消失不见了。

    “庄子、孟子,寡人来迟,多谢诸位为我齐国诛此大魔!”齐王带着百官顿时上前道。

    “见过齐王!”各家弟子纷纷一礼。

    “田忌,拜见大王!”田忌上前一礼拜下。

    “田忌,寡人已经知道始末,这次,多亏你,对亏你找来这么多人援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田忌,田忌,老师以前可是常提起你啊,你是老师之子,那就是我兄弟,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兄弟!”齐王握着田忌的手,一脸感动。

    “臣为齐国之将,为国鞠躬尽瘁,是臣之本分!大王,我来介绍,这位庄子、孟子、邓陵子,大王应该都见过,这位是孙膑,我的挚友,孙膑,他是……!”田忌还想介绍。

    齐王却眼睛一亮。

    “原来是孙先生,若是我族谱记载不错的话,先生之祖,孙武先生还是我的族亲!”齐王顿时笑着笼络着。

    孙武的爷爷,也是田氏,是齐国田氏王室的子孙,后来被赐为孙氏罢了。

    孙膑没有给齐王解释自己身份,只是微微一礼。

    齐王除了国中大敌,正如其说的一样,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看似极为谦逊的感激众人,却是为强大齐国在笼络一众人才之心。

    当日,齐王摆设大宴,感谢各家弟子,庄子、孟子、邓陵子、孙膑、苏定方自然成了上宾,匆匆赶回来的惠施,也自然也成了上宾。

    不过,众人第二天,就告别了齐王。毕竟,王鹏的灵魂问题还没有解决。

    “爹,弟弟的灵魂,又有一点发黑了,咒怨在不断积累,现在怎么办啊?”邓陵子焦急道。

    “杨朱能解,我也能解,再等我再研究几日!”庄周沉声道。

    “那我们现在去哪?”苏定方皱眉道。

    “北海!”

    “去北海干什么?”

    “鹏儿肉躯没了,去给鹏儿找个肉躯!”庄周解释道。

    “肉躯?”众人不解道。

    庄周也没有解释。

    而是看向若有所思中的孙膑。

    “孙先生,我看你这两天,一直凝眉沉思,不知你为何而愁?”庄周好奇道。

    “你们记得,淳于髡被杨朱圣人一指点碎眉心吗?”孙膑深吸口气道。

    “当然记得,当时武安君、墨子追捕,杨朱骤然出现,一指点碎了淳于髡白骨头颅眉心,然后淳于髡的骨骼,就纷纷破碎了!”邓陵子回忆道。

    “你们看到了什么?”孙膑沉声道。

    “哦?”众人好奇的看向孙膑。

    “我看到,淳于髡的眉心,也有一个咒印!”孙膑皱眉道。

    “你说什么?淳于髡的眉心,也有一个咒印?他一个下咒印的人,自己也被下了咒印?”苏定方惊叫道。

    “是,那个咒印是个紫色十字形,是一个‘十’!”孙膑皱眉道。

    “孙先生,你是不是想多了?鸟魔、王鹏,包括扁鹊的咒印,都是极为复杂之形状,十字形?如此简单?会不会是他伤成那样的?那未必是咒印吧?”惠施笑道。

    “不!”孙膑眉头越皱越紧。

    “先生是不是在其他地方看过?”庄周凝重道。

    “巨阙的后脑勺上,也有一个!我以前一直以为他是在外面战斗的伤疤,直到,直到看到淳于髡眉心那一模一样的‘伤疤’,我才明白,那不是伤疤,而是咒印!”孙膑皱眉道。

    “巨阙?”庄周瞳孔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