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凌霄之上 > 番外10寅先知
    剑神殿中!

    女童倾致面露狰狞,似发狂一般要扑咬断臂南剑,但,南剑依旧护在倾致面前,不让大天尊伤害倾致。

    “将,你还护着她?她要吃你,你没看到?”大天尊冷声道。

    “她只是无法控制自己,被控制了罢了,古永恒并非要吃苍生,她有何罪?”南剑忍受着断臂的痛苦道。

    “北魔既是一族,既要灭苍生,自然谁也不能留下,因为她放过了你,你就护她?不可理喻!今日,我就要用古永恒的血祭旗!”大天尊冷声道。

    “我若是不许呢?”南剑却是语气坚决。

    大天尊脸色阴沉。眼中杀气四射,显然也不可能松口。

    “我也是为宇宙众生着想,南剑,你是老糊涂了,换做其他人,任何人都和我一样的态度!”大天尊冷声道。

    “这只是你自己所想吧?大天尊,你太偏执了,你问过其他人了吗?就代表所有人!”南剑冷声道。

    “这还要问吗?就这剑神殿中的众人,肯定与我一般态度,我说的可对?”大天尊环伺殿内众人。好似等待众人的支持一般。

    众剑神阁弟子自然站在南剑一方,大天尊看向盘。

    盘看了看不远处发狂的倾致女童,微微皱眉:“若古永恒并没有造孽,也无心造孽,为何要杀她?”

    “嗯?”大天尊眉头一挑。

    “盘先生明鉴!”南剑微微感激道。

    “我也赞成盘先生的说法!”一旁鸿钧开口道。

    “鸿钧!”大天尊眼睛一瞪。

    宇宙生灵,都是长生不死,都有着无限的寿命,不需要繁衍后代,但,为了种族壮大,各族始祖还是能靠分裂,如细胞分裂一般,分裂出后裔的。

    鸿钧就是大天尊分裂出来的蛇藤族后裔。

    这自己的后裔,应该站在自己一方才对,此刻,却诡异的站在了盘的一方,顿时让大天尊气恼无比。

    鸿钧说完,不敢多说,站在一旁,独留大天尊狠狠的瞪了眼自己。

    盘却在此刻,意外的看了眼鸿钧。

    “大天尊,你看到了吗?只有你一个人偏执罢了!”南剑沉声道。

    “哼!好,就算古永恒心态不同,但现在呢,她不是暴露了本性,要吃你?”大天尊依旧瞪眼看向一旁倾致。

    “她是被控制了,这不是她的本心,我养了她十年,我还不知道她吗?”南剑皱眉道。

    “你如何证明她是被控制的?或许这十年只是故意骗你的呢?现在暴露了本性罢了!”大天尊冷声道。

    “她……!”南剑脸色一阵难看。

    “她是被一股魔气控制了!”盘再度开口道。

    “盘,你为何处处于我为难……!”大天尊正要恼盘护着倾致。却看到盘的双目再度一金一蓝的绽放光芒。

    “我能看见!”盘开口道。

    大天尊脸色一僵,这盘的双眼,到底有多少神通?

    盘踏步走向被几个剑神阁弟子拉扯的倾致。

    “盘先生?”南剑皱眉道。

    “我试试驱除她身上的魔气,交给我!”盘说道。

    南剑看了看盘,终究点了点头。

    就看到盘探手一点倾致的眉心。一道金光涌入其眉心。

    “嗡!”

    那倾致忽然一动不动了,就看到,倾致脸上忽然冒出一股股黑气,黑气凝聚出一个个魔头一般,对着盘龇牙咧嘴的警告,甚至,对盘指尖的金光疯狂的啃噬之中。

    “好强大的魔气!”盘惊讶道。

    “这股魔气,这十年间,我就发现了,可是,一直无法根治,盘先生,你看……?”南剑期待道。

    “魔气内有虎煞之威,的确难以驱除,但,这种魔气,并非无解,需以毒攻毒,以尸气对之,方可缓缓解除,将,我观你之剑神殿中,枯骨如海,尸气纵横,我取一些,帮其驱魔!”盘郑重道。

    南剑看了看身后的无数枯骨,终究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全宇宙的所有顶级剑修,他们都是知道北魔之后,义无反顾前来,以献祭命盘为力,助我全力推演无上剑道,用来灭魔的!他们都是这宇宙的英雄,请盘先生取尸气之时,尽量不要损坏他们的遗骸!”

    盘扭头,惊讶的看了眼这滚滚枯骨,心中一阵震撼。

    各族因为有命盘而长生不死,那北魔毁灭宇宙生灵,从根本上来说,就是毁灭了各族命盘,夺长生之机,而这些剑修,居然献祭命盘,自我毁灭?自我放弃长生不死之身?

    “他们是宇宙各族的顶级剑修,他们宁愿放弃自己的长生不死之身,也要护卫自己的亲人,所以还请盘先生……!”南剑苦笑道。

    盘却心领神会,瞬间脸上一肃:“为苍生,甘愿赴死,这些英雄,我自然不会再亵渎他们的尸骸。”

    说话间,盘一招手。

    “呼!”

    大殿中好似有着一丝丝清风,将一股股灰色的尸气引来,慢慢涌入倾致的眉心。尸气引来的很轻柔,没有惊动任何骸骨。

    “吼!”

    倾致体内的黑色魔气狰狞咆哮,但,盘引来的尸气却与之分庭抗礼,一点一点,将魔气逼的缩回了倾致的体内。

    而刚刚发狂的倾致,也渐渐情绪平静了下来。

    “成功了?盘先生,我多年无法驱逐倾致体内的魔气,你居然做到了,多谢盘先生!”南剑顿时惊喜道。

    “南剑先生客气了,你等为苍生殚精竭虑,甚至不惜粉身碎骨,盘受你之谢有愧,至于倾致体内的魔气,我并没能驱逐,只是用尸气将其简单压制了,她体内有太多太多的魔气还未被唤醒,我需要更多更多的尸气,才能彻底压制,继而剥离!不过,南剑放心,倾致体内的魔气,交给我了!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我一定治好她!我会将尸气、魔气从其体内彻底剥离,封入一个尸源蛋体。”盘郑重道。

    “多谢盘先生!”南剑感激道。

    随着体内魔气简单被压制,倾致也再度恢复清醒。

    “啊,你是谁!”倾致瞬间躲开盘。

    继而看到四周都是人,一脸紧张,待看到南剑时,才放心下来,但,下一刻看到南剑断臂,更是脸色一变。

    “爹,爹,你这是怎么了?你的左臂呢?爹?”倾致忽然被吓哭了一般。

    四周众人一起古怪的看向倾致,那南剑的左臂,不是你吃的吗?

    “哈哈哈哈,乖女儿,我没事,我没事!”南剑却是笑着拍了拍倾致的脑袋。

    “呜呜呜呜呜,爹!倾致怕!”倾致顿时难过的扑在南剑怀里。

    倾致此刻,也就十岁小女孩的模样,自然被南剑的惨状吓的哭哭啼啼。

    而盘却是看向那百万枯骨,再度心中一阵震撼。

    昔日,南剑找过自己,要收自己为徒,甚至还派遣他的弟子经常骚扰自己,盘对南剑的观感其实并不好,直到这一刻,看着这百万枯骨,盘才在震撼之余,对南剑敬佩不已,也对这百万枯骨敬佩不已。

    谁不怕死?连能重生复活的‘死’,都不情愿,何况真正的‘死’,可就有着这么一群人,为了保护各自的族人、亲人,宁可选择去‘死’。

    盘的阴阳之眼其实也看得出来,南剑和这些枯骨一样,也在献祭着自己的命盘,只因为体内有着一股强大的剑意,而稍微好一点,那一股剑意,是百万剑修一同为之创立的,只为了灭北魔。

    “将,昔日多有误会,盘在此赔礼!”盘忽然对着南剑郑重一礼。

    南剑惊奇的看了眼盘,最终微微苦笑:“盘先生,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大气!是我昔日太心急了,妄想教导于你,可现在看来,根本不必!”

    盘还待再说什么,一旁的鸿钧却是陡然脸色一变:“不对,钟岳不对劲!”

    “嗯?”所有人都忽然看向被锁缚住的钟岳。

    却看到,钟岳此刻,不知为何,口不能言,全身冒着阵阵黑气,黑气越来越多,并且快速浮出体外,在体外凝聚出一头黑虎之状。

    “吼!”

    那黑气凝聚的黑虎一声咆哮,整个剑神星都是猛地一阵昏暗,继而,无尽黑气好似从虚空穿梭而来,快速对着黑虎聚集。

    就看到,黑虎从原先似虚似幻的状态,慢慢凝实了起来。

    恐怖的气息随着黑虎越来越大,辐射整个剑神星。

    “啊!”

    剑神星无数生灵感受到一股天威般灵魂冲击,一个个被压制的尽皆跪拜而下。

    整个剑神星都在颤抖而起。

    那黑虎撞碎了剑神殿,浮在了高空,越来越强的气息压制而下,让百万枯骨山瞬间垮塌而下。

    “不,这是什么东西?”剑九十九惊叫道。

    “混账!”盘眼中一瞪,一拳打去。

    刚刚,盘还对着百万尸骨发出了由衷的敬佩,这转眼被这莫名的黑虎毁了?

    “轰~~~~~~~~~~~~~~~~~!”

    一声巨响,虚空猛地一阵抖荡,带出滔天风暴。

    但,那百丈高的黑虎,却安然无恙一般,浮在高空,已经彻底凝聚成了实体,将剑神星四周聚来的所有黑气全部吸入体内,一股滔天气息散发向四面八方。

    “不,不可能!”盘惊讶道。

    自己刚才的一拳,居然不能撼动这黑虎?就连钟岳也受不了的啊,他体内冒出的黑气,怎么……?

    “寅先知?”倾致在这股强大的气息下,莫名的浑身一颤,发出一个声音。

    “什么?倾致,你说他是寅先知?”南剑看向倾致。

    但,倾致却忽然捂着脑袋,痛苦无比,好似有着一些记忆要被唤醒,但,却无法彻底唤醒,在倾致脑中产生巨大的痛苦。

    “北魔?这才是北魔!”此刻的钟岳终于可以发出声音了,惊喜的看向天空那黑虎。

    “钟岳,你还真是废物啊,让你来灭了剑神星,我也帮你引动永恒亲王体内的魔气,让其完成使命,助你灭了南剑,你却被囚如笼狗?更让永恒亲王体内的魔气被压制了?哼,若不是我感受到永恒亲王体内魔气被压制,推算了一番,还不知道你如此无能!”黑虎在半空中一声冷哼。

    “就是他,没错,大天尊,倾致在古永恒时期,并没有任何造孽,是永恒殿中的寅先知,他肆虐吞食各族的,就是他,他才是罪魁祸首!北魔,北魔族!”南剑指着半空中的黑虎惊怒道。

    十年前那一战,还历历在目,只有南剑知晓那一战的恐怖,这寅先知之强,近乎让南剑绝望。

    “北魔族?呵,无知小辈,你听好了,我们不是什么北魔族,我们叫着古食族,你身后的小女孩,是我古食族的亲王,永恒亲王!哈哈哈哈哈!”黑虎在半空中大笑道。

    “古食族?”大天尊脸色一沉。

    鸿钧却是站在后方,脸色阴沉的看着那张狂的寅先知。

    盘也是捏紧拳头,如临大敌,毕竟,刚刚自己凶猛一拳,对方居然一点事也没有,可见这寅先知的强横。

    “东藤、南剑、西影?全在这里啊,也好,哈哈哈,前些日子,我还在考虑,下一次进餐,我该吃哪族呢,现在看来,吃宇宙主宰,最有意思,哈哈哈哈哈!”寅先知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