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撩倒撒旦冷殿下 > 2004:执念到底多可怕?

2004:执念到底多可怕?

    夜北极扬了扬眉道:“现在就了解了吗?”

    “不过片面罢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强”

    阮随心淡淡道:“既然已经看过我家殷琉璃了,就不留这里打扰他休息了,要聊天去城堡外面的园子里吧。”

    黑执事点头道:“打扰了。”

    “无妨。”

    夜北极想了想道:“阮随心,我想见珠珠儿一面可以帮帮忙吗?”

    “不可以

    “为什么?之前得罪你的地方,不都还给你了吗。”

    阮随心挑眉道:“若是黑执事找我帮这么点小忙,我二话不说,肯定得帮,但夜北极我和你有过交情吗?我为什么要帮你。”

    “我现在很需要帮助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好吗!自离开后,没再说过一句话了。”

    一个人情啊。

    以后或许用得上。

    阮随心一双灵动的眼珠子,转了转,想了想道:“不然我先问问珠珠儿的意见?她若不乐意,我绝不奉劝,我和珠珠儿现在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看出来了,所以才来找你帮忙啊。

    夜北极苦笑道:“好。”

    知道求一个让自己有心理阴影的人,是一种什么感受吗?

    知道欠一个未来对立关系的人的人情,是什么代价吗!

    但,夜北极认了。

    再次看到她没胖,也没瘦,气色很好,似乎曾经那些过往的伤害,已经在她心底被磨平了。

    那么再见,还能做朋友吗?

    说上几句话,也是好的。

    “那你们先去园子里等候吧,我去亲口问下珠珠儿。”

    “好。”

    夜北极和黑执事最后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殷琉璃,而后离开去了园子里。

    阮随心看着他们离开的,随即回头在她家琉璃宝宝唇上亲了一口道:“琉璃宝宝乖乖睡会儿,等我去赚个人情回来,以后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拿捏下那厮,我很快就会回来陪你的哟!”

    说完,转身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病床上,阮随心走后,殷琉璃的手指又弹动了一下。

    那种给人的感觉就是,真的在努力的想要醒来想要动弹,但就是动弹不得。

    珠珠儿平时没事的时候,都在自己的医药室里面忙活,阮随心直奔而去。

    珠珠儿见她来了,问道:“都走了?”

    “看完了,去园子里了都。”

    “哦”

    “有心事呢?”

    “呃没有啊,就是看那厮好像比之前更加清瘦了点,看起来愈发女气了,有点感叹罢了。”

    “哟,这是余情未了呢?”

    “谈不上吧,毕竟曾经深爱过的人,会关注下变化纯属正常状态啊。”

    “倒也是,那厮想见你呢!”

    “啊?”

    “让我帮忙,想见你一面。”

    “噗你答应了?”

    “没呢,我怎么可能答应他,不过是想问过你的意见罢了,万一你也想见见他,看他见了你会说点什么呢!我要拒绝了,不是坏了你的好事儿呢吗!”

    珠珠儿撑着下巴想了想道:“有道理当初我人直接被交给公主陛下带走了,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连句解释的话,都没听着呢!

    虽然都已经死心了,但好歹也该听听啊,毕竟那是他欠我的呢。”

    “对对!而且,他答应我,我帮忙了,就欠我一个人情呢!”

    “卧槽!我说你怎么愿意给他带话,明明都烦死他了阮随心,你可以呀!”

    “嘿嘿,这也要看你乐意吗,如果不乐意,大不了这人情就不赚了呗!”

    “别,这么一举两得事情,干嘛不干!之前欠你的人情都到现在都没还清楚呢,正好给你赚个人情还你了,以后夜北极和殷琉璃是对立关系,总有用得上的时候。”

    “我就是这么想的呀,而且,你这么尽心的医治殷琉璃,我都看在眼里了,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欠不欠人情的说法了,我当你是朋友。”

    珠珠儿心底一动道:“能跟你做朋友,应该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幸不幸运,以后相处下来你就知道啦!”

    “很期待我想想,既然是朋友,帮你赚个人情,又去听听自己想听的解释,嗯,那就见吧!”

    “好的,那咱们现在就去?”

    “走!”

    说走就走,珠珠儿都懒得脱下自己身上的白大褂了,就这么和阮随心手挽着手的出去了。

    既然死心,何必去用心?

    就这么以平常的状态去见一下就好,不过说几句话罢了,又不是约会。

    珠珠儿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很淡定的。

    但在出了园子,看到园子里站在一颗属下的那抹熟悉的身影后,阮随心感觉到珠珠儿挽着自己的手都开始变得紧绷了一些。

    到底还是有些在意的吧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阮随心突然道。

    珠珠儿忙昂着脑袋道:“谁后悔了,我这属于正常反应,到底是曾经最亲密无间的人啊,总会有点自然反应的,又不是陌生人。”

    “倒也是,那你自己过去?”

    “不然,你送我过去?”

    “然后我再退回来?”

    “嗯”

    噗!

    还带这样的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送小情侣去谈恋爱呢!

    罢了罢了,人情哪那么好赚的。

    “走吧。”

    “嘿嘿,阮随心你真好,我开玩笑的啦,我自己过去就好,黑执事一个人在那边呢,你过去奉陪下吧。”

    阮随心默默的朝着珠珠儿的视线看了过去,就见黑执事的确一个人身影看起来很估计的站在园子的另一边,明明很普通的站着,但硬是站出了王者气势来。

    阮随心摸着下巴点头道:“成,那我再去会会他,我家琉璃宝宝快醒了,大战也即将开启了,我得多了解下行情,到时候好搭把手。”

    “嗯,你家殷琉璃昏睡了这么久,什么都不知道,还得靠你帮忙分析下。”

    “哦?你难道不想夜北极最后坐上那个位置吗?”

    “一点都不想,其实我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但那些都不是我要的,为了那些东西,舍弃我我宁可那些东西他永远都得不到,直到有一天幡然醒悟,知道自己失去的东西对自己是意味着什么的。”

    “你这前任牛逼了!”

    “哼哼,我就是那种,你若不好,便是晴天的那种前任!我过去了啊。”

    “去吧,心里不爽就揍一顿,我给你担着。”

    “好勒!有阮大给我做靠山,以后底气都要足了,哈哈哈!”

    两人嘀嘀咕咕的说完悄悄话,珠珠儿去了夜北极那边。

    阮随心蹦蹦跳跳的去了黑执事的面前。

    黑执事回过神来看她那幅模样,唇角微微弯了弯道:“都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还这么跳脱。”

    “因为跟我家琉璃宝宝在一起,心情好吖,别说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便是以后七老十了,只要和我家琉璃宝宝一起,我就能蹦跶起来!”

    黑执事想象着那个画面,嘴角抽搐道:“也不怕闪了骨头。”

    “我乐意呀!”

    “故意打击我的?”

    “姑且算吧黑执事,人的执念到了一定的程度,明知道得不到,就可以慢慢去化解自己内心的执念了,无需一条道走到黑,没用的。”

    “我知道,但我想试试试过之后,这辈子才不会有遗憾,而且你就知道我没有化解过,只是无用罢了。”

    她对他而言,力太大了。

    一个没有心脏的人,看着一个可以安在自己心脏上的感觉人。

    那是什么概念,只有他和殷琉璃这样的人才能懂。

    殷琉璃已经拥有了,绝不会割舍掉。

    而他没有尝试过,觉得哪怕死都要尝试一下那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