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顾妈妈是属于高寿的那一种。

    如今她的身体各个器官已经是耗费的差不多。

    有点像大家所说的那种油尽灯枯!

    顾薄轩虽然早有心里准备。

    可是当他隔着电话线,听到陈墨言说的这个消息过后。

    还是忍不住怔了下。

    好半响,他低哑缓慢的声音响起来,

    “医生怎么说,还能,还能撑多久?”

    这话有些结巴。

    顾薄轩问出这句话,心里头有些空空的。

    他妈妈,最终也要走了吗?

    “医生说,估计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儿……”

    陈墨言并没有瞒顾薄轩什么。

    这事儿也瞒不住。

    回头顾薄安肯定也会打这个电话的。

    她只是做到自己身为儿媳妇的责任嘛。

    “妈这边已经在医院安顿了下来,你看你明天还是什么时侯过来看看?”

    “要是手头上的事情走不开那就缓两天。”

    陈墨言解释着,“医生说现在也没什么好方法,只能是用药和针养着……”

    也就是说,能过一天是一天!

    陈妈妈的病其实已经是不能属于病。

    而是器官衰竭。

    就像咱们买的一些东西,用的很好,也很珍惜。

    可是使用期限到了!

    这种事情,就是十个顾薄轩回来都没什么用!

    不过,陈墨言也知道,这是人家的亲妈,肯定是要回来的。

    自己的再多了。

    万一再被顾薄轩心里头误会?

    当然,她也就是心里头想想,夫妻这么些年,几个孩子都上大学了。

    要是他心里头真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陈墨言觉得自己可不需要迁就他!

    “我明天下午赶回去。”

    手里头有些事情得需要处理一些。

    而且,还有一个原定在明天早上的会议……

    “行,你也别太急,妈这事儿……也不急在这一刻……”

    “再说,还有我和顾薄安小满呢,没事的。”

    对面,顾薄轩的眼里闪过一抹暖意。

    这一辈子呵。

    有妻如此,不复它求!

    回过头,陈墨言再回病房的时侯,陈妈妈才刚刚睡下。

    顾薄安倒是了解陈墨言,“嫂子,你给我哥打电话了吧,他怎么说?”

    “他明天下午赶回来。”

    顾薄安倒也没说什么,自己哥哥那地位和身份,有些事情的确不是说走就走的。

    只是……

    他想了想,有些迟疑的看向陈墨言,“嫂子,我想给妈从国外请个专家过来……”

    “好啊,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不行的话我让刘素打听下?”

    刘素如今一个人可是逍遥自在的很。

    不管怎么说,哪怕刘妈妈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这丫头到底选择了独自一个人。

    不结婚!

    陈墨言最初还帮着刘妈妈劝几句。

    可等到了后来,她也就丢了这分心思。

    和前世相较,刘素能有如今这样的生活和自在心态。

    挺好的。

    虽然说不结婚,没有儿女在身是一种遗憾。

    可是转而想想……

    人啊,这一辈子谁还没个遗憾的?

    所以说,这些年刘素一个人是天南地北的飞,可潇洒。

    她的人脉也多。

    所以,陈墨言一说刘素,顾薄安立马就有些心动。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回头先查一下,

    “嫂子,我回头看看,等我看到合适的,然后我再和刘素姐联系。”

    “行,那你就自己找她吧。”

    陈墨言看他一眼,“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出头的你就说。”

    “我不会和嫂子客气的。”

    顾薄安笑了笑,转头去看方小满,“小满,这里有我守着,你和嫂子回家去吧。”

    他妈这病也不是别的病。

    医生也说了,就是器官正常的衰竭。

    没别的好办法!

    他们这些人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行,那我回去给你们准备些东西,给你送过来。”

    陈墨言倒也没和顾薄安客气,只是让他有事打电话,便和方小满先行离开。

    等到顾妈妈醒过来。

    看着陌生的一片白的环境。

    她轻轻叹了口气,“怎么又来医院了?”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她这一回啊,怕是撑不过去了。

    撑不过去也好。

    等到了地下,她再去和自家老头子陪罪。

    以前的那些事情啊,是她老糊涂了,被猪油蒙了心……

    “妈,你醒了?”

    顾薄安坐在一侧正看文件呢,听到动静看到顾妈妈睁开眼。

    立马放下手里头的东西,走过来把撑着要坐起来的顾妈妈扶着靠坐起来。

    “妈,你渴吗,饿了吧,有粥……”

    “妈没事儿。”

    顾妈妈左右看看,没看到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儿媳妇。

    心里头微微一叹。

    这是,还在心里头怪她这个老太婆,不待见她吗?

    以前的自己的确是不怎么让人待见!

    她苦笑着摇摇头,突然看向顾薄安,“你去和医生说,咱们出院吧。”

    “妈!”

    顾薄安一惊,想也不想的摇头,“这生病自然要住院,妈你怎么能不看病?”

    “还有,我哥明天就会回来,他要是看到你生病不住医院,回头估计又得骂我。”

    顾妈妈笑着看了眼小儿子,“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你哥除了最开始你还小,那会儿不听话老爱跟着一伙人胡闹打过你几回,后来这些年什么时侯对你动过手?”

    顾薄安心里头默默道:

    还不如动手呢。

    就他哥那眼神儿,冷冷静静的往你身上一瞟。

    看的你全身发毛,汗毛都能竖起来!

    后背都是冷的!

    还不如让他哥痛快的的打一顿呢。

    不过这话顾薄安却不会说出来,只是安抚顾妈妈,“妈,你就是要出院,好歹也得等到明天我哥回来吧?让他知道你真的没事儿,然后咱们再回家。”他笑着,“等你回到家,咱们就叫几个孩子都回来,到时侯好好的吃上一顿团圆饭,再照个全家福……”

    “到时侯啊,您坐在最中间,子孙绕膝的,多好?”

    顾妈妈先前还听着,被自己小儿子描述的这场面听的眼里全是笑意。

    后来,不知不觉的,她一低头就那么静静的睡了过去。

    顾薄安半响没听到他妈出声。

    凝神一看,看着头垂在那里,整个人沉沉睡过去的顾妈妈。

    眼不住眼一红,鼻子酸酸的。

    他妈,真的撑不过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