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冉墨宁小朋友刚上小学那年,家里迎来了个大喜讯,那就是他准备当哥哥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

    知道这个消息后,全家人都高兴坏了,傅真真和冉祁唯将什么店什么兴趣爱好统统都抛到了脑后,欢天喜地照顾准二胎妈妈简惜澜的生活起居。

    相比起众人的兴奋,一直盼着多个女儿的冉昊宸却没有意料中的喜悦,反而变得日益沉默起来。

    简惜澜察觉到他了异常,问他怎么回事,冉昊宸摸着她的肚子,犹豫了很久很久,才轻声说道:“简惜澜,你都高龄产妇了,我怕你身体受不住啊……”

    她今年三十八了,虽说自从放开二胎政策后,四十岁产子的比比皆是,可他还是很担心她出事。

    简惜澜拉紧他的手,柔声安慰道:“没事的,医生说我体质很好,检查出来各项标准都正常,一定会顺产的。”

    冉昊宸抿着唇没吭气,心里却不由有些自嘲,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还要自己怀孕的妻子来安慰,真是太窝囊了。

    蹭了蹭她的脸颊,他抵着她的额头,低低轻喃,“简惜澜,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好好的,你要有什么事,我可受不了……”

    他是如此渴望她能平安顺产,但在分娩时,宝宝出来了,她却因为大出血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之中。

    虽然情况不算严重,但冉昊宸还是当场吓白了脸,那几天,他什么都没做,寸步不离地陪在医院,像对待易碎的玻璃一样小心翼翼地照顾她,甚至没怎么顾上去看自己刚出生的小女儿。

    这天,冉墨宁放学了,和奶奶一起去医院探望妈妈,房门没锁,他们直接推开了门,父亲坐在沉睡的母亲床边上,默默擦眼泪。

    这一幕,在他脑子里存了很久很久,随着年纪的增长,他逐渐懂事,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再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才终于明白,父亲对母亲的依赖,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深厚得多。

    父亲活了到三十多岁,在母亲面前,依然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母亲怕他沾上不好的性子,对他的教育总是十分严苛,他被父亲宠野了,每次被训了就跑去找父亲避难。

    而父亲也总是毫不犹豫地站在他这边,和他结盟一起对抗母亲,见到母亲气结的样子,他会跟着自己一起得意地笑。

    他曾很单纯地认定,父亲就是自己牢不可破的战友,但其实,这世上根本没有谁能比得上母亲在父亲心里的地位,他和妹妹也都一样。

    虽然生产时出了点意外,但简惜澜底子好,没多久便复元了,但这次的事情,在冉昊宸心里留下了极深的阴影,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孩子了,只听得冉祈唯直说他没出息。

    女儿的名字是外公起的,大名冉心瑶,小名果果。

    尽管果果的出世让简惜澜受了意外的苦,但这一点都不影响冉昊宸对小女儿的爱,尽心尽力地做起了奶爸工作。冉果果在众人的疼爱中渐渐长大了,小姑娘长相偏妈妈多一点,不过,性子却完全不一样,被宠得有些无法无天了,除了简惜澜,几乎谁的话都不听。

    简惜澜对小女儿是伤透了脑筋,偏偏他爸却觉得没什么,觉得女儿就该娇生惯养,为了女儿的教育问题,两人经常争执不已,不过最后基本都是以简惜澜胜利为果。

    所有的家人里,冉果果最爱就是爸爸了,又帅又温柔,对她千依百顺还陪她陪,天天把她打扮成小公主出门,好多同龄的小朋友都好羡慕她呢。

    除了上幼儿园,她在家基本都要粘着爸爸,被哥哥嘲笑是爸爸的小尾巴也不管。

    这一天周六,简惜澜没出门,难得安心地在家做了一天的家庭主妇,不知不觉到了孩子睡觉时间,她催了几次女儿准备洗澡,但冉果果此刻正沉迷于付凌叔叔送的新玩具,有听只应就是不动。

    “冉果果!别再玩了,过来洗澡!”

    这已经是简惜澜第n次催促了,声音里已然染上了不耐的严厉。

    不好,妈妈生气了!冉果果发现情况不对,赶紧丢开手里的芭比娃娃,迈着小短腿一溜烟往爸爸的书房跑过去。

    “爸爸……”

    她推开了书房门,奶声奶气地叫着。

    冉昊宸侧头看向门口的小人身上,起身在她的跟前蹲下来,温柔地笑着,“果果,怎么了?”

    冉果果听到身后传来妈妈的脚步声,赶紧扑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冉昊宸的小腿,小脸不断地磨蹭着撒娇,“爸爸抱抱~~~!”

    这是她对爸爸的惯用招术之一,百爽不爽。

    果然,冉昊宸立即弯下了腰,心花怒放地将女儿抱了起来。

    冉果果抱住了他的脖子,凑上去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好大一口。

    这是她惯用招术之二,每次这么二连发,她就是想要天上的月亮爸爸都会给她。

    简惜澜赶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大一小正笑咯咯地看着对方。

    “冉果果,你该洗澡睡觉了!”

    简惜澜皱着眉头走过来,她朝冉昊宸伸出手,示意将女儿交给她。

    结果冉果果却不依地别开脸,紧紧抱住了冉昊宸的脖子大声嚷嚷,“不要不要,我不要妈妈帮我洗澡!我要爸爸!”

    “冉果果,你羞不羞?都几岁了还要爸爸帮你洗澡?”

    “我不管,我就要爸爸!”冉果果卯上劲了,倔脾气上来,和他爸爸一模一样。

    简惜澜按耐着性子,“爸爸在忙,乖,跟妈妈去洗澡。”

    “那我等爸爸忙完了再洗!”

    气氛变得有些剑拔弩张,冉昊宸见都准备要吵起来了,赶紧抱着女儿往浴室走,“好好,爸爸给你洗澡。不过洗完澡,果果要乖乖去睡觉哦。”

    “好!”冉果果得逞拙笑了,话应得又干脆又响亮。

    在爸爸面前她是乖巧的贴心小棉袄,不乖都是留给凶凶的妈妈的。

    简惜澜无语盯着他俩的背影,冉果果从爸爸的肩窝里探出了脑袋,朝她做了个鬼脸,把简惜澜激得眉角真抽抽,差点冲上去把女儿抓下来打屁屁。

    其实简惜澜也知道,女儿不是不愿听话,就是习惯了做什么事情都爱拖着,吃饭要拖,洗澡要拖,就连睡觉也是经常玩到半夜才肯去睡。

    刚开始她还能勉强听训,现在知道有一大帮长辈惯着做靠山,小姑娘愈发地恃宠而骄了,每次一见到简惜澜有训人的迹象,就开始各处求救兵。加上有冉昊宸这样溺爱孩子的爹,更加的不可收拾。

    这样下去,非得把女儿养成刁蛮小公主不可。

    洗完澡后,冉昊宸将女儿哄睡了才回房。

    简惜澜在屋里叠衣服,听到他进门的声音,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知道惹她生气了,冉昊宸默默从后面抱住了她,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故意将全身体重都往她身上压。

    简惜澜动作停了停,低声问,“果果睡着了?”

    “嗯。”

    “君君呢?”

    “早睡了。”

    简惜澜没在说话,低着头继续叠衣服。

    冉昊宸看了一会她的侧脸,小心翼翼地按问,“还生气呢?”

    她将衣柜门关上,挣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走向床头。

    冉昊宸连忙追上去拉住她,“你别生气了,孩子还小,可以慢慢教的。”

    简惜澜此时正在气头上,想到果果对自己和他不同的态度,不由将怒气到迁到了他身上,“你还好意思说,女儿都被你惯坏了!”

    “她才三岁,我就惯她这几年,以后都听你的。”她已经很久没发大脾气了,冉昊宸不敢硬着,乖乖地低头认错,“我错了,你打我吧。”

    “你也知道她三岁了,还敢任由她的脾气来,以后哪有那么容易教好的?”

    他抿了抿唇,忍不住争辩了一句,“果果很聪明,没你想的那么任性。”

    “她是很聪明,看我脸色不对就知道要去找你做挡箭牌!”简惜澜眉头蹙得紧紧的,加重了语气道,“爸妈就算了,你也不知收敛一些!”

    冉昊宸揽过来抱住她,好声好气地哄着,“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你教果果,我肯定帮理不帮亲好不好?”

    简惜澜用力将他推开,不发一言地在床上坐下来,脸板得紧紧的。

    冉昊宸翻身爬起来,重新扑上去,像块牛皮糖般紧紧粘在她身上。

    “放手。”她的声音冷冷的。

    冉昊宸当做什么都没听到,默默地在背后磨蹭着她的脖子。

    简惜澜挣开他的双臂,起身到落地窗口前站定。

    她的背影有些冷凝,透着一股子拒人于外的疏远。

    冉昊宸的心莫名地一堵,忽然有种被遗弃的感觉。

    “简惜澜……”

    他叫了一声,声音弱弱的,带了些恳求的意思。

    可是简惜澜没有理他,甚至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他赤脚下了床,连鞋子顾不及穿,猛地从后面抱住了她,像是怕她忽然不见了。

    简惜澜被他箍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了,半响,她终于轻叹了口气,无奈道,“你就不能让我清静会么?”

    “……不能。”冉昊宸脸闷闷地,“不许你不理我。”

    简惜澜回头瞪他,“果果的坏脾气就是跟你学的。”

    “她才不是跟我学的,”他想了想,很认真地补充说明,“我俩这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简惜澜被他气笑了,“所以呢?她淘气不听话,还有理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冉昊宸赶紧解释,“果果性情脾气都和我像,既然我能被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她肯定也能被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以后会变得很乖的。”

    这都什么类推,简惜澜没好气看了他一眼,没接他的话。

    “别气了别气了,”当了两个孩子的奶爸,冉昊宸现在哄人功力太涨,软软的地央着,“实在不行,等果果长大了,我们找人帮管好了。”

    “……找谁?”

    他眨眨眼,“找一个和你一样厉害的女婿!”

    简惜澜彻底不想搭理他了,就他现在这溺爱的程度,真到了女儿谈恋爱的年纪,他会舍得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