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二章桑玦
    A ,最快更新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最新章节!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月光倾泻在高楼,一人凌风而立,齐腰雪白长发闪烁着点点微光,白袍星纹,俊俏温雅的脸庞,正是大庆帝国的国师关阑。

    他仰头望着天上明月,手腕一转,凤箫声动,一曲悠扬飘落纷扰京城。

    正值佳节,街道上热闹非凡,玉壶光转,鱼龙飞舞,衣香鬓影间笑语盈盈,没人注意有一辆马车轻巧出了城门。

    珠帘卷起,一个俏丽的女童望向高楼,挺翘的睫毛闪了闪,两丸珍珠般莹润的眸子露了出来。她的眼珠极黑,比此刻的夜空更深邃,神情冷淡,默然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桑姑娘,好诗!”车夫赞叹着,不愧是当年名满大启的奇女子的后代,只可惜奇人红颜薄命。这不,接到讯息,姑娘连皇家宴会都没去,连夜赶往洛城。

    桑玦轻闭上了眼睛,低头不语,嘴角却略带嘲讽,这是她娘时常念叨的句子,而她是想跟那个国师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如果不是他当年优柔寡断,娘也不会被小人算计。

    她娘多好啊,缠绵病榻多年还能奋起反击和便宜爹同归于尽,身衰竭,气魄犹在!

    想着,她握紧拳头,努力克制激动的心情,轻呼出一口气,打开身旁的锦盒,掏出里面晶莹剔透寒气四溢的冰玉,没那么多计较,快速套在了脖子上。

    冰冰凉贴着心口,她长舒一口气,觉得万分惬意,体内汹涌的火毒烧心的痛苦总算降了些。

    一般来讲心弱不能多思,她则是心火旺盛,更加不能多思多想,进而烦躁郁闷为心火苗添油加柴。若没有国师年年提供的冰玉,说不定早就自燃而亡了。

    那从胎中带来的奇特火毒萦绕身心,让她不得不冷眼旁观周遭的一切。幼时的一次激动,烈火便烧了整个院子,那些妄图欺负她的人和保护她的人都在绯红的火焰中瞬间成了灰烬……

    从此她不敢了,愤怒恐惧喜悦都被深深藏了起来,抱着经书与缠绵病榻的娘作伴,明明只有八岁,却好像已经活过了八十,心如朽木,波澜不惊。

    她娘各种讲故事,讲笑话都没用,最后终究看不惯了,于是将人打发到京城来投奔国师,只传了一封遗书便轰轰烈烈报仇雪恨。有人曾经听见付家夫人在烈火中扬鞭大笑,快意恩仇随烟火而去。

    国师曾言:“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正拿着一双小木剑在花园戳蚂蚁,口中说着些升级之类奇怪的话;第二次见她,风华满京城,名誉动四洲,鲜衣怒马,明媚鲜研;第三次见她,违抗圣旨,誓死不进皇家门,不做太子妃,在灯会中撕掉三张白纸提着最美的宫灯一骑白马潇洒离去;最后听闻她偶然与一商人之子一见钟情,结发为夫妻,消失在了红尘中。”

    桑玦听完将她娘的遗书递给他,面色沉静,仿佛说着外人的事:“并非如此,婚姻是一场交易,只是有人贪心不足毁了契约,而我只是一个意外。她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从未想过成婚,而国师大人却不收她入门斩断红尘!”

    “宁劝十人归家,不劝一人入道。”国师挥袖将她送出摘星楼下,声音淡淡,“你可愿入我门下?”

    “……”桑玦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什么表情,唯记得当时想到了娘说国师爱萝莉的闲话,比如放着一大堆天骄哭着喊着要死要活不得入门,他却不顾皇家硬抢了前太子的遗腹女锦惠公主当弟子,生生断了一个女子的凡俗荣华……

    “抱歉,国师大人,我要遵循娘的遗命找到爹。”

    “你爹的星我看不见,恐怕已经不在这个世上。更何况对方未必知道有你的存在,毕竟当初……”

    桑玦摇摇头,双眸抬起放出坚毅的光:“我娘也这般想,所以一直很愧疚,但他是受害者,也是因为他轻信无能才害了自己害了旁人,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去看看,顺便将他落下的玉玦还回去,也不负我的名了。”

    关阑挑了挑眉,抬袖伸指掐算了一下,倒吸一口凉气:“不妙啊,难怪如此,你这名字大凶!”

    “风云蔽月之象,有才智多谋略。虽有成就大业,博得名利的实力,但因其过刚而频生意外的灾患,内外不和,一败涂地,困难苦惨不绝。若主运有此数,又乏其他吉数以助,多陷病弱、废疾、孤寡甚至夭折,妻子死别、刑罚、杀伤等灾。为万事挫折非命至极,故也叫短命数。若先天有金水者,可成巨富、怪杰、伟人……”他猛然望向她,“然而你却火毒缠身,难以调剂金水,必死之局!不行,你必须留下来放却一切尘缘重取道号行与世间方得安宁。”

    桑玦也是吓了一跳,然而她惜命却也有必须要做的事,最终还是摇头拒绝成为这种听个名字就看出命数的神棍:“名字而已,难不成马上改名就狗蛋傲天,我的火毒就能好么?”

    关阑见她固执也没强求,他一向随缘,给了她保命的极北冰玉之后让她回去好好想想,“成功虽早,慎防亏空,内外不合,障碍重重。然而命数运动不止,希望你能想通,我想小言会很喜欢有个师妹。”

    桑玦道谢离去,她知道小言应该就是那位锦惠公主谢挽言了,当年娘拒绝了做太子妃,所以谢挽言应该比自己还要小一岁,身世也算得上离奇。

    这些都不关她的事,回望京都,万千灯火竟与天上明月争辉,好一个盛世景象。

    绕过街上稀疏懒散的巡逻士兵,桑玦毫不留念这繁华,摸了摸怀中的锦盒,捏了捏袖中手腕上系着的一枚碧玉玦登上马车,踏上了回家的路。

    她的家在花都洛城,这时节却也百花凋零,唯有那守住生命之色的根才能不畏风雨。此番回去,她要送逝去的人落叶归根,也要去寻找自己的过去和未来。

    城门之外,官道泛着白光,一路向北,彩云追月,隐现漫天星斗渐渐倾斜在天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