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五章令真小世界
    A ,最快更新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最新章节!

    令真小世界,太玄大世界直辖的有名小世界之一。虽为小世界却因直辖的缘故比一般中世界还繁荣,修士众多,门派林立,生机盎然。

    清风谷的老谷主收到上界命令将收留一批灭世难民。老谷主抚须思考片刻,决定按照章程来办最为妥当,他马上就要退居太上长老之位,没必要为这扯上不必要的因果。

    要知道,通常情况,灭世的难民只会被随便打发去破落贫瘠小世界安家,思量不得,稳妥为妙。

    清风谷擅长炼丹修药,修士比较单纯。天空万里无云,谷内鸟语花香,老谷主大弟子白芷作为继任掌门历练亲自负责安排难民一事。

    “虽然那世界偏僻,但也不乏有灵杰之士,他们被大世界仙人关照早已经通晓事实,我们就按照普通流民安排就是了。”白芷登临高处看着那群衣衫褴褛,面容灰黑的异世之人,心有所感,“发放衣食休息片刻,当即测试资质。”

    世界破灭是难,得遇仙人是福,这些幸存下来的人因为醍醐灌顶不需介绍已经知晓了所谓三千世界的存在,更有修仙资质的粗略之说让他们得知了何为灵根。

    人体奥妙,资质说不清道不明,强以天灵根、地灵根、伪灵根、废灵根、五行混沌灵根、变异灵根、灵体等等作为区分先天资质,又有悟性毅力财侣法地等机遇诸多后天制约,修士修道不到升仙,谁也不知能否笑到最后。

    关阑本就是个神棍,占星卜卦,求雨布阵异常灵敏,毋庸置疑是个有灵根甚至有修为的。果然,经过测试,竟然是天赋异禀的变异雷和水双灵根,修为换算竟然是练气后期!

    这在以金丹为上限的小世界称得上是天才了,更加之他的经历,悟性毅力也是不缺,是个好苗子。当即,关阑就被白芷看重收入门下,不日即可灌灵筑基。

    紧接着,关阑弟子谢挽言不负期望爆发出极强的木火属性天赋,气质沉稳,炼丹修药不在话下。白芷乐得不行,立刻默认是自己徒孙,好么,再来几个!

    然而之后再也没有意外出现,多是废灵根和普通凡人,唯一出格的是另一个被看好的小姑娘。

    桑玦抹了抹脸上的黑灰,宁心将手放在星盘上,等待片刻才飘起一点红光,将散未散,气息奄奄的模样,最后闪了闪就熄灭了。

    旁人一片唏嘘,桑玦心内却泛起滔天巨浪,她感觉体内又要爆炸了,仿佛有东西在打架一般,因为害怕自己的毒火冲出害人,赶紧撤了手。

    白芷先前和关阑谈过,他摸摸下巴:“你过来我瞧瞧,看着倒是单火灵根,但气息不足,似乎是废了的样子。”

    桑玦依言前往,一股药香扑鼻,想想白芷这种药倒是不错的。她感觉到一股温润的力量从肩膀侵入,随后遭到体内火毒的激烈反抗不得已退出。

    白芷眉头紧锁,好凶猛的火毒,不像是普通的毒素,倒是跟一位被异火侵蚀的师叔的情况有点儿相似。他想了想,道:“你体质异常,先到我师叔那儿做个煽火童子吧。”

    桑玦连忙道:“我十分畏火,恐怕会坏事,有没有极冷的地方?”

    “怎么跟掌门说话呢?”白芷身后一名瘦削老者跳了出来,“要冷就去兽园看讙头好了,矫情!白芷,谷主有事相商,这里交给我吧。”

    白芷听闻师父找自己,立刻把其他事放在一边,白袍一挥裹挟着看上的弟子乘风而去。关阑眼前一黑,陌生之地身不由己,希望桑玦不要像她娘那般固执,好好保重自己才是。

    “哼哼,统统报上姓名,没资质的全部安排到谷外南山,其他人到执事楼另行安排。”

    老者说完甩了甩袖子转身就走,旁边几个青衣弟子忙呼:“齐长老慢走。”

    原来是个长老,桑玦低着头,她不知道兽园是什么地方,但见谷内风景优美,应当也不是什么险恶之地。

    然而,她想得太天真了,当她被一只白鹤带着绕过山谷再渡过几个山头的时候被那皑皑白雪覆盖的一片冰川惊呆了。

    这不符合常理!

    自从来到令真小世界,她沉静的心终于波动起来,刚才测试灵根的时候没有期许也就没有激动,如今看到四周青山绿水,自己所待之处却是冰雪皑皑,不免心有戚戚。

    真的好冷啊……

    “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兽园专门负责讙头的杂役了,那边石屋内有工作要求和生活物品。”那白鹤翻了个白眼儿,不知从哪里又抛出一个包袱后振翅而飞,“我下个月再来,你可别被那禽兽吃了。”

    桑玦搓了搓手,也不惊讶一只鸟能开口讲话了,捡起包袱往石屋跑去,没有提防撞上了一堵无形的门。

    包袱散落一地,她想起关于修仙世界的一些常识,将包袱里的东西往前面扔去,总算在一块椭圆形令牌碰上之后,石屋前陡然出现了一圈光波。

    绿色的光波在这片冰雪世界分外显眼,渐渐分化出一个门洞,桑玦想都没想抱着一堆东西蹿了进去。

    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桑玦松了口气,她身体喜冷但到底是个正常人,冰天雪地待久了也会生病。

    她开始打量石屋,分外简洁,仅仅内外两间,内间为卧室,外间有灶台和一桌一椅一柜外再无他物。抖开包袱放在桌上,一套灰色外套,一本小册子和那块椭圆的牌子。

    那块牌子一面刻有“清风”的字样,一面是百兽图,她仔细瞧了瞧没看出什么玄妙便丢在一边开始翻小册子。

    翻开小册子入眼是一只长得很奇怪的鸟,高傲的仰着头,旁边写着它的名字——讙头。随后就是一些它的习性和照顾它的一些注意事项。

    桑玦总结,大概就是饿了投喂,没事儿就滚,切莫靠近。

    她摸摸头,这么一只胖胖的鸟,怎么看也不是凶兽的模样啊?

    不管她怎么想,她从此在新世界开始了鸡飞狗跳的生活,过往一切如云烟,只有在梦中才能偶然想起。八年单调的幼年时光太过短暂,唯一惦念的亲人随着世界而去,想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