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六章妖兽
    A ,最快更新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最新章节!

    遥远的未知星空,广袤的寰宇中漆黑一片,星点光芒遥不可及,些许亮色就显得尤为闪耀。

    大团幽幽碧绿色光丝缠绕裹挟着一个硕大的长方形体,形似棺材。此刻,旁边正站着一男一女。

    女子蹙眉,猛然从袖中抛出万千锁链将那棺材缠得严严实实,锁链冒着寒光,竟比宇宙中的星辰更闪亮几分。

    那男子瞥了一眼那棺材,暗暗给了个同情的眼神,牵起女子的手:“万年过去,终于有一片真灵碎片回归,你这又加了锁链,恐怕等他觉醒了意识也不好出来。”

    女子摇摇头:“锁着才好呢,儿子要好好改造才行。此处虽偏远,但万一有人来夺取也未可知,多点儿障碍让旁人进不去,等他出来也有了强横的实力也足以自保。”

    男子笑呵呵,叫那臭不要脸的投胎到道侣肚子里,结果麻烦并未少,还不是要散灵入世修行,本体一点核心真灵钻入棺材避祸,三千三百三十九件仙器组成的六千六百六十六层阵法,九千九百九十九道星辰锁链,再加上那蕴含着大地之意的绿棺……

    本体核心真灵需要散去的碎片经历世事涤荡污秽后回归重组或者等待本体核心慢慢壮大。前者要机缘,后者时间太长。然而现在又加了诸多“保护”禁制,恐怕醒过来了也得用个万把年眼睁睁躺倒推那棺材盖吧。

    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男子携着女子欢快离去,完美二人世界就在眼前……

    同一个宇宙中有人欢喜有人愁,同一片蓝天下也不外如是。

    桑玦睡得不算好,梦中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她迷迷糊糊间觉得地动山摇,仿佛回到了末世。

    左手抚上额头,微凉,原来是被子掉到了地上。这修真界的被子暖和,但就是太薄了,昨晚还在房子里找了好久才确定那块布就是被子。醒来准备去倒杯水喝,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前胸贴着后背,难受得紧。

    她下意识看向窗外,突然吓了一大跳,紧接着是房屋摇摆,地面动荡。好么,搞半天是外面一直有东西在撞房子,外面的那层防护罩完美的圆形被生生压成了椭圆。

    那是个什么东西呢?

    背鳍黑黝黝一片,胸前却是雪白,光滑的模样,双翅尖尖,脚藏在肚皮下,人面鸟喙,脚头顶鲜黄,一簇呆毛迎风而立。

    一大一小两只,大的约莫成人高大,小的跟她差不多,扑扇着翅膀摇摇摆摆不断退后,匍匐划过雪地“哧溜”扑过来猛烈撞在屋前。

    一阵地动山摇,桑玦能听见防护罩不堪重负的“咔嚓”声,遥看侧方冰峰似乎摇摇欲坠,硕大的雪球轰隆隆就砸了下来,整个冰山霎时乱成了一锅粥。

    “停!”桑玦胡乱套上门派服装,一脚踢开大门,伸手对着两只呵斥,“你们就是讙头?”

    那两只见人猛然冲过来,张着嫩黄的嘴巴叽叽喳喳喊饿要吃的。

    “人类,快拿鱼干来!”

    “要要要!”

    桑玦无奈摸了摸肚子,哪里来的鱼干啊,她还饿着呢。索性关了门回去翻包袱找有用的东西。最终,她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类似香囊的口袋,黄底黑纹,两根绳子系着,使了很大的力气也打不开。

    “这就是乾坤袋吧,怎么弄啊?”桑玦什么都不懂,她发觉这里的动物都成精了,应该会知道,立刻拎着出去找那两只奇怪的鸟询问。

    “小鱼干!”大的那只见那袋子就转不动眼,黑溜溜的眼睛直直盯着,“不用闻都知道肯定是用家乡的味道,有鳞虾酱着的那种。”

    桑玦瞧那两只先前还凶狠的鸟此时只顾着流口水就觉得好笑,她提着袋子转了转:“可是我打不开,你们知道怎么弄吗?”

    “凡人?”大的那只怒了,居然弄个没有丝毫法力的凡人来养它们,双翅向后展开,脚掌刨地,嘴里呼着粗气。

    讙头,远古凶兽之一,外表乖巧可爱,与食铁兽一样擅长伪装。它们群居与极度寒冷之地,捕猎海中之鱼,仗翼而行,行动迅猛。其中一品种为帝,高大聪敏,统领全族。

    既然是凶兽,自然是吃人的,虽然可能人的滋味不如鱼。

    桑玦看过养育手册,乍看呆萌,结果还是凶猛,物不可貌相。她看着天空旋转而起的暴风雪,心中下了决定。

    养育动物,大棒加大饼才是真的。

    她才不管这是什么珍兽,打开袋子拿到里面的东西才是真的。

    “有本事生气,有本事自己拿吃的,给!”桑玦觉得它们应该不会,但她还是扔了过去,顺带着手抹了一把门口冰刺。冰刺斜划而过,鲜血漫出来,她握紧拳头等待时机。

    生长于寒冷之地的兽类,不可能不怕火。

    “大哥,吃。”小的那只跃身接住乾坤袋叼在嘴里送上去却被推开。

    “豆豆,这上面有禁制,咱们根本打不开。”大的那只越想越生气,头上的毛都耸拉下来。由于这里的修士要保持药物的纯净,它们被下了禁制,左右山头的其他兽兽嘲笑是穷山恶水间没饭吃的落魄凶兽,豆豆总是被欺负。

    它们是堂堂凶兽却沦落到此等境地,只能灭了几个不长眼的小人立威,如今竟然派个凡人来,简直是要它们死啊。

    不能忍!

    本就暴脾气的老大眼圈发红,背部的短毛根根竖起,单脚撑地用力踏破了冰岩,双翅飞扬,张大嘴猛然冲过去。

    桑玦正面对着那尖利的鸟喙,他们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透明防护罩,她能看见猛兽嘴里生满了倒刺的猩红舌头。

    她的头发无风自动,终于,她慢慢张开受伤的手,面无表情将手伸了出去。那凶兽正要来啄,她趁机努力调动全身力量反手拍过去,伤口崩开,血液四溅到凶兽口中,刹那一声惨叫,两相惊疑,互退三步僵持起来。

    “大哥,你嘴巴炸了。”豆豆眨着小豆眼天真道,嘭嘭扔过来大团雪球塞进哥哥嘴里。

    桑玦的一只手满是鲜血,滴落在地上溅起阵阵水雾,雾气氤氲飘浮最后又被收回伤口,片刻后她手上的伤口慢慢消弭,只留下道道撕裂的红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