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柳姑报恩

第五十七章柳姑报恩

    A ,最快更新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最新章节!

    桑玦轻轻点头,任由那金锅趁着迷雾遮挡自动收取了妖身。

    她刚才的一击耗尽了力气才能一剑正中那妖修内丹,眼看事情闹大,立刻抛出一叠隐匿符,自己抱着琴潜水而行。

    修士修仙问道,诛杀邪魔不过寻常之事,她根本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更没发觉自己行事较之以往极端了许多。

    湖水下有暗道,桑玦修为不够,又没有带碧水珠,没想着万事都凭借身上的法衣保命,于是游过城外便上了河岸,沿着湖水的一条支脉而行。

    “就是这里吗?”桑玦再次寻到了柳姑的踪迹。

    只见两岸青山郁郁葱葱,河水静静流淌,岸边一条小舟上正站立着一名黄衣女子,拿着油纸伞望向青山之上,似乎在翘首等待着谁。

    “柳姑!”桑玦现出身形,跳在了小舟上。

    黄衣女子转过头,一张艳丽的脸上带着微笑:“那两没用的东西居然把你找来了,呵呵,奉劝你少管闲事。”

    桑玦还没说话,她衣襟前的小小仙人球就跳了起来,蓦然化出了不甚清晰的五官和细弱的四肢,伸出手抗议:“大妖怪,还我妹妹!吃我一刺!”

    仙人球膨胀着,一堆尖端闪着寒光的刺就从他嘴巴里吐出来,飞速朝着柳姑射去。

    “呵!”柳姑轻轻挥手就将那些小刺捉在了手中,以桑玦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伸手将攻击她的小妖捏在了手中。

    柳姑呵呵冷笑,手掌用力挤压着:“小东西找死!”

    说着,她两手相拍,一声脆响,掌中的小仙人球便不见了踪影。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间,等桑玦反应过来,她衣襟上刚刚还别着的梦可可就已经不见了。

    “柳姑,花可可呢,你把他弄哪儿去了,还有他妹妹梦依依?”桑玦以前只听闻柳姑未修道之前做过些恶事,可见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她气得发抖,不说这是那两夫妻托付给她的事,单说这种杀戮幼童的事就不能忍,慌忙出剑想要对付柳姑。

    柳姑可是堂堂大妖,哪里把她放在眼里,轻松用伞将其压制住,见桑玦不能动了才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姑娘,在峰上我听命与你,在这里凭借的实力,你最好听话,不然我杀了你。”

    柳姑嘴上虽然这么说,实际上却并无杀意,她轻轻一笑,双掌向上,一副似明非明的图像瞬间闪过,巍峨高山之间,一条小龙正围绕着一朵仙人掌飞来飞去。

    “袖里乾坤,掌中世界。”桑玦轻轻念着,修道之妙不仅仅是为了强大,随便窥其一面便让人心生向往。

    柳姑一挥衣袖,转身继续看向远处青山,负手而立:“不错,你还算有眼光。我堂堂上古之妖,修行有成,自然不会跟小辈计较,不过,你若想要回他们,需要帮我一个忙。”

    “请说。”桑玦微微疑惑,“这离殇秘境中难道有姑姑还要不到的东西么?”

    柳姑兴叹:“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你还记得你我初见让你猜的谜吗?”

    桑玦略略一想就明白了几分,脱口而出:“你是想找寻你夫君的转世?”

    柳姑顿住,连忙摇头:“是,也不是。前情既往,不强求,只是想要报答他让我知晓情智之恩罢了。”

    桑玦摸着下巴:“又是报恩啊……”

    她刚刚好像才杀了一个口口声声要报恩的妖修,如今想想会不会太草率,其实那妖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惜被她扼杀在萌芽之中了。

    柳姑转身指着她身边白童子化成的七弦琴道:“我算到他今天会在这里出现,你快弹奏一曲引他过来。”

    桑玦连忙坐下,拖着琴:“弹奏什么?等等,你为什么不自己弹,我弹得恐怕不好。”

    柳姑翻了个白眼儿:“我平生用惯了爪子,可不会拨弄这东西。让你弹你就弹,弹得好他自然会被吸引过来,弹得不好对方也会好奇,只是个引子,没什么大不了。”

    桑玦撇嘴:“就帮这个忙你就把那两个孩子还给我吧?”

    “当然不可能,你必须帮我完全报恩斩断因果才行。”柳姑艳丽的脸上笑眯眯,金色的发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她取下发簪插到了桑玦头上,“这支金刚竹簪送你。”

    金色发簪刚到桑玦头上,她就感觉整个人突然充满了力量,有温暖的气息包裹住她,不急不躁,慢慢驱赶着她身上侵扰多时的冰峰寒气。

    女人本体阴寒,也容易受到寒气侵扰,桑玦虽然体质特殊,却多番遭遇打击,修为明里无碍,**却沉疾颇多,若不好好保养恐怕会损害根基。

    柳姑虽然是个妖修,却是女性长辈,细心观察就能发现异样,竟然出手就将自己头上的发簪送了她。

    桑玦虽不知道那金光竹是什么东西,但定乃不凡神物,养身固体,定神培元,实在是太适合她了。

    “多谢姑姑,我一定帮忙到底。”桑玦安心开始抚琴,吃人嘴短,拿人手段是世间不变的真理。

    金石之声铿锵有力,剑所化的琴别样激昂,配合着术法不断修正,渺渺传向远方,两岸青山回荡,余音连绵不绝,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竟然颇有一番情境。

    一曲奏罢,远远就有人在高山击掌:“人间用仙音来形容美妙的乐声,没曾想在这高山流水间竟然真有流水之章,可否容鄙人相见?”

    柳姑抚掌大笑:“他乡遇故知,不如你再听一曲?”

    柳姑说完就坐到了琴前,桑玦望向柳姑:“那人并未出现也不知是什么模样,真是你恩人转世?”

    柳姑运用术法一边弹奏,一边对桑玦传音:“我看见了,的确是他的面貌。”

    桑玦坐在一旁静静等待,不一会儿,山林之中穿出了一个穿着麻布衣裳,腰间别着板斧,背上挑着柴禾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放下手中物事,整理好衣襟,躬身行礼道:“竟然是两位娘子,辛某唐突了,还请见谅。”

    桑玦好奇:“为什么猜测我们是男子呢?”

    男子不卑不亢道:“刚才姑娘回声爽朗,琴声曲调激昂,这里荒郊野外本不该是女子独来。我既被琴声吸引,现已见过,未免唐突,还请告辞。”

    “等等。”柳姑撩起头上不知何时戴上的幂蓠,俏声道,“这荒郊野外,谁知你有何意,我倒想考考你,一个山野樵夫怎懂音律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