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拒绝寻找碎片

第五十八章拒绝寻找碎片

    A ,最快更新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最新章节!

    傍晚的光辉尤为壮丽,金红色的晚霞渐渐烧了起来。

    男子看向小舟上的两位女子,年纪稍长些的是娇媚多姿,小的也是清丽可人,他不禁自嘲一笑,莫不是碰上山中妖精了,但他并不害怕,拱手道:“姑娘要考便考,只是先容许我自我介绍一番。”

    “我乃山上的樵夫,世人叫我辛生,字浩轩,敢问姑娘如何称呼?”辛生大着胆子道,“天色已晚,还请快些回家才是。”

    柳姑盈盈一笑:“我们姐妹,我叫小翠,妹妹叫小青,公子不用担心,过会儿家人就来接了。恐怕耽搁你砍柴,那就问你个简单的问题。”

    她转头看向桑玦:“小青,你代姐姐问吧。”

    桑玦打量那位男子,正犹疑对方身上似乎有煞气,这煞气绝对不是打猎而来的,反倒像是杀了同类的……但只有煞气而无怨怼,倒也奇怪了

    桑玦听柳姑所言,低头想了想:“既然如此就让你说说我手中之琴吧。”

    辛生淡淡一笑,从容道:“古琴初时不过五根弦,内合五行,金、木,水,火,土.外合五音,宫,商,角,徵,羽.后来文王囚于羑里,思念其子伯邑考,加弦一根,是为文弦.武王伐纣,加弦一根,是为武弦.合称文武七弦琴……”

    桑玦听完撇嘴:“这些有什么好听的,只要识字,随便翻翻书就知道了。我想问的是你对我手中之琴怎么看,刚才我姐姐弹奏的曲子怎么看?”

    “小生惭愧,这琴好生霸道,短时不可琢磨,至于刚才那琴声自然美妙不可言,只是……”辛生低眉认真想了想,“使人犹坠云里梦里,分不清到底听到了什么,让人不由自主被吸引而来。”

    柳姑听着笑了起来:“这位兄弟这样形容莫不是把我们想成山中精怪了?”

    “不敢。”辛生心里其实还真这么想的。

    正说着,天空忽热飘来一片乌云遮住了晚霞,狂风乱骤,竟然立时劈头盖脸下起黄豆大的雨点来。

    柳姑邀请对方进入小舟避雨,对方不愿,扛起柴禾就要往家跑,没办法,柳姑只好将身上的伞借给了他,顺便将他砍的柴买下。

    “柴已淋湿要不得,不如我明天再送好柴禾到你们府邸?”

    桑玦内心翻了个白眼儿,她哪里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柳姑的安排,她都借你伞了,总有还的一天,不差这点儿柴。

    “公子,姐姐要买你敢不卖,雨这么大,我们可要开船了。”桑玦完美充当了一个骄横小妹的角色,扔了一块银子给男子,立即行舟入水。

    岸上身披蓑衣的男子无奈撑着手中的伞,捏着手中的银子,总觉得事情有些奇怪。

    眼看雨水越发大了,舟越行越远,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喊道:“两位姑娘,月末城中离殇花会,到时再见!”

    闻听这样的约定,本想悄悄跟着男子到他屋里的柳姑按捺住了心思:“那我就等等。”

    桑玦满脸不可思议:“为什么要等,应该直接探听他的住处,然后赶紧派人提亲啊?”

    柳姑微笑不语:“你不懂,我要报恩可不仅仅是嫁给他。”

    桑玦托着下巴看小舟在江河中颠簸,她还真不懂,但已经上了贼船,一条道也得走到黑。

    小舟行驶极快,柳姑上了个风行术法,再变出个黄巾力士撑着船往城里赶,天还没黑就到了桑玦早上斩蛇的湖边。

    桑玦率先跳上湖,一个小纸人就扑了上来,原来是那位朱老板请她去吃饭。

    柳姑轻轻闻了闻:“原来是那头猪,好久没吃长虫了,我也去。”

    她说着这话,轻轻**掌心,她的掌心世界中的一条蓝色小水蛟龙不由打了个寒战。

    桑玦知道鸟是吃蛇的,她看不惯柳姑在那儿吓唬小孩子,只好把柳姑也一起带上,倒是吓得那朱老板竟然立刻化作了原型,果然是一条长毛猪。

    享用完美味,桑玦拦住柳姑:“姑姑,我既然已经答应帮忙,可否将花可可和梦依依先还回去?”

    柳姑轻笑一声:“抱歉,不行,这两孩子给我有用。”

    “可是……”桑玦还想多说些什么,不料刚刚还言笑晏晏的柳姑突然就变了脸色,一双爪子朝着她脖间袭来。

    “给我乖乖听话,不然就把你吃掉!”柳姑脸上陡然化出了鸟喙,尖尖的嘴对准桑玦的脖子,似乎正准备下口。

    桑玦心里翻起惊天巨浪,这妖修是怎么回事?她立刻搬运手腕上玉印的力量将其击倒在地。

    她捂着刺痛的脖子,只见柳姑从地上爬起来,忽的化作巨鸟飞了出去。

    “哈哈,叫她吓我!”旁边滚出一个小猪来,它咧着嘴大笑,“扁毛畜生,还玄鸟呢,我可有饕餮血脉。”

    桑玦无语,她这是遭受了池鱼之殃啊,真倒霉。

    她随便在朱老板家找了间空房给自己脖子抹药,突然间左手的无名指开始发烫。

    “不会是中毒了吧?”桑玦心中后怕,这些妖兽总是有奇特之处令人防不胜防,她准备引一丝天火去试探。

    “咳咳。”一直待在她手指上的人清了清嗓子,意图引起她的注意。

    不料对方却一惊一乍,似乎忘记了他似得警惕道:“谁?”

    “是我,你的契约道侣!”

    桑玦放下心来:“哦,你啊,有事儿吗?”

    她差点儿都忘了还有这一茬,实在是这段时间过得太安逸了。

    嗯,这个道侣叫什么名字来着?星观,真是奇怪的名字呢。

    “碎片出现,快带我去杀了他夺取!”

    桑玦完全不当回事:“不着急,你告诉我是谁,明天再去。”

    “……”星观沉默,当初说好的契约呢。

    “原来得到碎片就是要杀人?”桑玦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不行!”

    “那可由不得你,哼!”星观一魂化作的花纹不断在指间扭动,“我们可是签了契约,你休想反悔。”

    “可是契约你说的是我拥有自主寻找碎片的权力,我想用什么办法就用什么办法。”桑玦发现脖间伤已经好了,于是问道,“你的灵魂碎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星观按捺住心中的愤懑,恨恨道:“你不需要管这么多,你只要知道若你撕毁契约,等我本体降临,你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桑玦觉得头疼,这让人做事又不说清楚,她要如何下手,若平白无故杀人岂不是成了魔头?

    抱歉,如果这样的话,她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