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活着
    A ,最快更新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最新章节!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桑玦觉得用在她和这个莫名来的道侣身上真是十分应景。她严重怀疑这个需要寻找灵魂碎片的“道侣”是个脑残,真正意义上的那种。

    索性,她直截了当问道:“你那碎片到底在谁身上?”

    “你今天见过的某人唤醒了我,再见自然就知晓了。”还不知道自己在她心中是个脑残的星观模棱两可道,于是更加重了对方对他“脑残”的印象。

    爱护智障人人有责,桑玦心中竟然被激发出了一点儿怜惜之情。

    看啊,一个未知的生物灵魂碎裂,居然要靠跟人契约帮忙完整灵魂,之前还主动教她御使天火的方法,真是个可怜可悲可叹的好人啊!

    她摊手:“那要我如何选?算了,反正都是些凡人,等过几十年他们自然就死了,没必要刻意去杀死。”

    “等他们灵魂中的碎片觉醒真我不知要到几时,再次轮回恐怕不知会到哪个地方,我可等不起!”指头上的花纹放出金红色的光来,他语调激昂,“对方必须死在我们手上才能让碎片回归!”

    桑玦轻轻抹了一把额头,好暴力的收集碎片的方式,她原先一直以为是感化之类。

    话说他这样“雇佣”契约道侣去杀了“自己”收取灵魂碎片,等以后他灵魂齐整会不会反过来报复那位解除了契约的道侣呢?这是个问题。

    “普通凡人罢了,几十年弹指间,等对方寿终正寝,咱们过去也一样吧?”桑玦试探问,见对方不应,知道这样没错,立即拍板,“就这么决定了。”

    星观不应并不是因为他答应,而是此刻这抹分魂正通过无尽通道和本体联系。

    一向习惯狡兔三窟的他断然不会随便将那点儿核心真灵托付出去,因此缠绕在桑玦指尖的不过是其中一抹分魂,或者说一道意念罢了。

    躺在大地绿意棺木中的星观本体微微睁开眼睛,他没想到自己这抹意念竟然会如此蠢,不但废话多,还总被那女人牵着鼻子走,看来要多加注意了。

    这么想着,他努力动了动身上唯一能动的两颗眼珠,其中一颗金黄之瞳跳了出来,幽幽化作一道金光跟随那道来自遥远道侣身上的意识而去。

    桑玦正在打坐,刚刚吃下的妖修灵食灵气充足,不可浪费。

    她没发现左手无名指上的那道花纹处多了一颗微微凸起的金色宝石,恰似猫儿眼,神秘又霸道,硬是将用来遮挡花纹的那枚上品空间戒指法器“吓”得往上挪动了几分。

    桑玦沉浸在修行的海洋中不可自拔,这个小世界虽然小,但灵气当真不错,就算有所偏颇,她也不怕,谁让她是空灵根资质呢,就是这么高调!

    高调的整个院落上空层云密布,雷电交织,经久不散,周围人对其指指点点,让朱老板郁闷的好几天都没出去摆摊赚钱。

    “诶,老朱啊,你这院子是怎么回事,莫不是进了妖孽?”有好事者拦着朱老板问,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朱老板想起院中的女修也是头疼,但他不能那么说,只好拍拍肥硕的肚子,哈哈道:“过几天不是要开花会了么,我家妹子特意从山中请了奇花来,这天降异象就是天妒宝物,到时你们可得帮忙投一票。”

    “哎呀,原来是这样,俗话说美人如花,花如美人,每年花会花和美人都是相辅相成,这样看来你家妹子肯定也不是凡人吧?”

    朱老板拍着胸脯,大着嗓子吼:“那当然是天仙似得人物,到时候你们看就知道了。大家先散了吧,免得天上的雷母见你们招惹了奇物,一怒之下把你们给雷劈了。”

    众人抬头只见那乌云压得更低了,电光穿梭不停,似乎长了眼睛正盯着他们,马上就要劈到自己身上,连忙散了。

    朱老板无奈摇摇头,那女修不会是想要在这里筑基吧,好大的阵仗,可得要些赔偿才是。

    桑玦根本没想到她只是修炼就出了如此异象,只怪那食修做的龙虎斗太过霸道,她根本管控不住。

    这不,要不是她努力压制,始终坚持要清醒筑基,切莫堕入邪魔之道,恐怕一般人早就虚不受补直接“升天”了。

    “朱老板,柳姑呢?”桑玦打开房门就发现此间主人正在院子里煲汤,闻着香喷喷,也不知是什么食材。

    朱老板慢慢煽着火:“原来不是筑基啊,早说么,你问那鸟,她最近好像挺忙,也不知干什么去了,等她回来你帮我要一株有品级的离殇花。”

    “要花做什么,在这个离殇小世界离殇花应该不少吧?”桑玦不解,她一个念头准备查看手中空间戒指里有没有好东西,这一看不得了,她怎么变暴发户了,一个指头两个戒指……赶紧隐藏了一个。

    朱老板听她询问,连忙道:“还不是你修行出了异像,我得用上好的离殇花去搪塞。还有,这个世界虽然名离殇小世界,但有品级的灵花对普通人来讲非常难得,其他那些不过是空有形色的凡花罢了。”

    桑玦这才知道自己给对方带去了麻烦,赶紧道歉,顺道拿出了空间戒指中储存的一些特殊的食材赔礼道歉。

    她这才知道不是所有的世界都普及了修行之法,尤其是法则不全的小世界,大多数人无法入门,传授反倒是害人,平白蹉跎了岁月。

    一入修行门,魂魄无归处,若非大机缘,死了通常落得个魂飞魄散的结局,不入轮回对某些人来说不是解脱,反而是人世间最恶毒的诅咒。

    子不语怪力乱神,宁劝十人归家,不劝一人入道,大概也是这样的道理。

    离殇小世界有妖仙神佛的传说,有时会有些异像,但也仅此而已了。前来历练的六院弟子大多是来此隐姓埋名经历凡间红尘,或者去那高山之巅邪恶之地采取优质品种的灵花入药,不会轻易暴露身份。

    世界跟世界是不同的,无论大千世界还是小千世界,修士和修士之间也是不同的,无论人妖魔鬼。

    他们共同之处倒是有,那就是他们活着并产生交流。

    桑玦活了这么十几年,恐怕她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会和猪妖在一起吃饭,帮鸟妖报恩,找寻一棵仙人球和小水蛟去给他们的父母。

    她不由看向左手无名指处莫名变化的纹路,那中间的微微凸起倒是很像一只黄金瞳,冷冷注视着她,似乎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放心吧,既然订立了契约,我自然会帮你寻找你的灵魂碎片。”桑玦轻轻道,“连眼珠子都用上了,也不知本体是个什么情况,唉,修行不易,活着都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