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祭拜
    A ,最快更新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最新章节!

    良久,索落抬起头:“人之一生,若草木一春,我不会离开。”

    “那我们也不走了,这里也挺自在。”几个兄弟互相使了使眼色,来日方长。

    桑玦不服气,世界上怎么会有不愿意修仙的呢?

    一个大男人,窝在这么个地方有什么好?

    “草木逢春也耐不住冬雪,一年复一年,一旦有外力侵入便不得安宁。”桑玦道,“人也是一样,是金子总会发光,麻烦是逃避不了的。”

    她走近索落,定定看着他:“你真打算不跟我走么?”

    她语气冷淡,与平日的柔媚大不相同,似乎立刻就能绝情转身离开。

    索落默默不语,低头抚摸青青的头顶。

    旁边几个兄弟看不过去了,大嫂怎么能这样呢?

    索老二摸了摸胡须,冷笑三声:“妖女的秉性暴露了吧,你明摆着是利用老大留在这里养伤!”

    桑玦最讨厌这个猥琐的索老二,袖手一扬,扇面一开就将人打飞了起来。

    索老二从地上爬起来,恨恨道:“你给老大戴绿帽子还不能说了,世界上哪儿有成亲当天就生孩子的,当我们都是傻子呢?荒谬至极!”

    “闭嘴!”没等桑玦再次行动,索落就起身落地制住了他,转身朝向桑玦,深沉道,“你跟我去一个地方,我有话跟你单独说。”

    桑玦指了指旁边一脸无奈的小孩儿青青:“她跟我一起。”

    “可以,毕竟也算我女儿。”索落此言一出算是默认青青不是他的亲身女儿了。

    他们不理会旁边已经吓呆了的几个兄弟,一家三口一起往瀑布源头处而去。

    桑玦路上有些不解:“你怎么发现的?”

    “发现什么?”索落心情不太好。

    桑玦见他装糊涂,心里有些忐忑,不知他到底发现了多少事实。要不,让他自己把宝物献上吧,免得放在这里引人觊觎。

    “我想要你身上的东西。”她开门见山。

    “什么东西?”索落停住了脚步,看着她,“只要你愿意留下,我什么都是你的。”

    桑玦摇头:“我等不起,我要的东西在这儿……”

    她说着伸出手触摸上他的胸膛,俏丽的脸上笑颜如花:“你能给我吗?”

    索落趁机抓住她的手,他就是喜欢她这种妖媚的模样,开心道:“我的心早就给你了,你随时可以拿去。”

    “真的?”桑玦见他说话不似作假,接触到他心口的手立刻五指成爪用力抓去……

    一阵白光闪过,桑玦匍匐倒地,捂着胸口愤恨:“你这个骗子!”

    一直闷头走路的青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连忙将桑玦扶起来,叹气,一个好好的女修怎么就跟个吃人的女妖似得。

    她要不要除去这个妖孽呢?

    索落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拍了拍自己胸口,什么事儿都没有,他突然大笑起来,一手抓着桑玦,一手抱起青青大步往前走去。

    “原来你是要那个东西,早说嘛。”索落似乎天生大条,尤其是对自己喜欢的人更是宽容。

    他丝毫不介意桑玦是因为别的目的才留在他身边,在他看来,反正这是他的人了,她所有的东西还是他的。

    桑玦也是惊讶,有些懊恼,早知道就直白问了,何必绕弯子。

    她拍开他的手,恶狠狠道:“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才能拿到?快说!”

    索落看向她:“跟我去见个人,她同意你就能拿了。”

    “谁呀?”桑玦完全不知道这个地方居然还有别的人,她这半年来可是四处都找遍了,根本没人。

    难道是比她修为还高的隐世修士?桑玦越想越后怕,捏紧了扇子,随时准备反击。

    大不了就把这里一把火烧了,虽然她刚刚筑基不适宜大动干戈,但为了活命也没法子。

    早知道就不急着练习那门小神通了,好好巩固筑基修为才是真的,这下被动了。

    桑玦邪眼看向索落,她还真没想到这样一个眉目舒朗的汉子居然有这么深的心思。

    差一点儿她就要赔了夫人又折兵!真真是人不可貌相!

    衣冠楚楚的都是小人,义气豪情的都是诡计。

    以前那个自己被欺骗,现在居然也差一点儿着了道,呵呵。

    索落见她那副警惕的模样,心里又是气又是好笑,真是好没良心的女人!

    可惜谁让他莫名其妙就对她一见钟情了呢?

    或许就像他娘生前形容的,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再也不能忘记对方的容颜。

    他与她相处了半年,眼里心里都是她,哪里不知道她人前贤惠轻柔,人后狠辣火爆有着不少秘密,只是没有告诉她罢了。

    被夹在两人中的青青翻了个白眼儿,她感觉自己成了超级电灯泡,好想快点儿长大去找她前世的乖女儿啊!

    她曾经怀疑这个阿桑是她女儿,但她觉得她女儿绝对不可能是这种德性,所以……

    于是三个各怀鬼胎的人七绕八转,按着特定的步伐走进了瀑布之中。

    瀑布如水帘,落下如雷暴,里面却别有一番天地。

    索落朝着里面依然保存完好的一间屋子走去,推开房门,正中摆放着一个灵牌。

    “这是我娘的隐居的地方,她曾经是位金丹真人。”索落示意桑玦进来,扔过一个蒲团,“跟我一起拜拜。”

    桑玦梗着脖子,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一个金丹女修居然混到这般田地,真是丢她们女修的脸。肯定又是因为什么情呀爱的,短视!

    果然,索落上了一炷香后道:“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最后魂飞魄散,只留下了一丝神念。”

    桑玦拉着青青在旁鄙视,金丹真人的一丝神念罢了,她手中天堂火最是不惧。

    “只有得到了她神念的许可,那件宝物才能打开封印。”索落瞥了一眼桑玦,“你好歹是我妻子,过来拜祭一下不过分吧。”

    察觉到他语气中的不善,青青逮着桑玦的袖子扯了扯:“我们去拜拜吧,死人为大。”

    桑玦心想她就看在那件宝物的份儿上拜一拜,只要那宝物的封印打开,马上就会是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