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159章不要随便喝婆婆汤

第159章不要随便喝婆婆汤

    A ,最快更新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最新章节!

    “什么桃花煞,胡说八道。”桑玦完全不觉得自己会有桃花煞这种奇怪的气运。

    林飞和林淑在旁偷笑,那道士却又转身看向她们:“哎呀,两位仙子,你们也在煞中啊!”

    “呸!你这骗子又在我们店里骗人了。”给桑玦她们上菜的小二气势汹汹撸起袖子就开始揍那黄袍道士。

    原来是骗子。

    桑玦三人也就没放在心上,又在仙坊集市里转了转。她们三人都是不事生产的那种修士,此时却见到了其他地方的这些散修是如何摆摊卖货,不由心生感叹。

    桑玦更是心有戚戚,她的分神可是过过穷日子的,没有灵石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她们或许吃肉就把今天的运气用光了,硬是没淘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眼看天色渐晚,买了些新奇小玩意儿和一些成品法衣后就准备回去了。

    富贵客栈的红灯笼依旧高高挂着。

    桑玦三人回去时又看见那个婆婆今天似乎颇为高兴,正在桌前做着各种花馍。她手颇巧,什么兔子仙鹤都在她的手下活灵活现露了出来。

    “哟,你们回来了,来,喝茶,我新烧的姜茶。”婆婆看到桑玦,笑眯眯,“血气补回来了嘛,还不错。”

    桑玦三人盛情难却,接过婆婆递过来的姜茶喝了,味道又甜又辣,微微泛苦,或许加了些别的药材,她们喝下去后竟然出了一身微汗,似乎还不错。

    婆婆放好茶壶,嘱咐道:“今晚风大,早点儿睡。”

    三人默默脸红,她们想是不是昨晚的私语被婆婆听到了,立刻跑上了楼。

    婆婆看着她们的背影点点头,轻轻道:“都是不错的女孩子啊,儿子肯定很满意。”

    桑玦三人踏进屋里,背后纷纷涌上一阵凉意。

    “吃饱喝足睡觉。”

    林淑和桑玦又想上床,结果被林飞一人一只手拽住:“我就是个当姐姐的命。你们俩给我乖乖打坐修炼,不想结丹成婴化神大乘飞升啊?!”

    “……”

    三人只好乖乖盘坐床头,依照从小被教导的那样搬运周身灵气。机械的,固执的,重复一圈又一圈大小周天,从经脉到丹田不断运转。

    外界的灵气涌进经脉,慢慢被更强大的真元同化吸收,不断增强巩固,让自身的真元更加雄浑。

    不知为何,林飞总觉得这间屋子有问题,她心中猛然一惊,从入定中醒来,收了结界,拿起手中之剑警惕看着四周。

    房中央的等明明暗暗闪烁着,林飞想上去看个清楚,突然脑后一阵闷痛,无声无息般倒在了床上。

    那盏盛满了月莹石的灯中突然飘出了一个幽灵般的身影,青黑的眼,乌黑的唇,四肢僵硬。

    当他看到床上的三人时嘴角咧开了一大道裂缝,喉咙含糊不清:“我的媳妇儿……”

    “嗯?”灵魂力强大的林淑睁开了眼,她看到了屋中突然多出的东西吓了一跳,“啊!”

    惊叫声唤醒了桑玦,她连忙转头去看林飞,却发现她竟然人事不省倒在了床上。

    “姐姐,你怎么了?”林淑也看见了林飞的情况,立刻去扶,结果却觉得头晕目眩,似乎身体不受控制一般。

    桑玦此时已经祭出了灵剑,指向屋中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如果能称之为人的话。

    “你是谁?”

    那男人明明已经生气全无,却还能开口和行动,他身体微微颤了颤:“结婚……拜……堂……”

    他那凸出无光的白目看向了捂着头痛苦不已的林淑,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桑玦脑袋一片黑线,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僵尸或者鬼修?

    她挽了一个剑花,调动身上真元,剑气动荡……

    然而,她竟然感觉眼前渐渐模糊,竟然调动不了丹田内的真元。

    这是怎么回事?

    仙坊吃的那些东西应该没问题,那么,难道是进客栈喝的那碗姜汤?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客栈的婆婆端着四个酒杯走了进来,她笑意盈盈:“儿子,该喝交杯酒了。”

    那个死去了的男人缓缓转过头:“娘?”

    婆婆欣慰笑了笑:“是娘啊,你看为娘给你找的三个伴儿好不好?只要娶了她们,你以后的修行定然会顺利很多,肯定用不了多久就能重塑身躯了。”

    桑玦靠在床架上撑着:“婆婆,我们无冤无仇,你到底想干什么?”

    婆婆看到桑玦和林淑竟然还撑着,诧异的同时又欣慰,面容却变得严肃起来:“我儿乃旷世仙才,可惜英年早逝,老身选中你们当我儿媳是你们的福气。”

    桑玦心中冷笑,真是无妄之灾。

    行走在外真要多长几个心眼儿,尤其是对异常之事。

    “你们还是不要抗争的好,乖乖留下吧,不然我就让你们当我儿的炉鼎。”婆婆慈祥的脸变得狰狞起来,一步步上前逼近桑玦,抬起酒杯就要一个个灌。

    这时,她的儿子却飘了过来,指着倒在林飞身边狠狠瞪着他的林淑道:“我只喜欢她。”

    婆婆连忙劝:“一个哪够你修行,这个修为更是最低,听娘的话,三个都先要,以后等你修成鬼仙想要谁就是谁。”

    林淑要不是脑袋昏沉沉,没有骂人的力气,她恐怕早就暴起骂人了。

    桑玦被气笑了:“你们母子真是想得好美啊。”

    她是三人中修为最高的,如今还勉强能动,怎么都得坚守到最后,哪怕暴露自己的秘密。

    素樱剑气,一道白光划过,带着点点冰雪气息,这是灵器自动护主。

    又一道红光闪过,一把殷红短剑出现在桑玦另一只手上,桑玦咬着牙努力调动丹田里的一点儿真元:“我其实是用双剑的。”

    “管你双剑三剑,甚至剑匣剑阵都没用。”婆婆阴笑着,“看你真元充足,是快要结丹了吧。既然叫我一声婆婆,那就乖乖喝下我调制的忘魂酒,呵呵。”

    “哈哈,老婆子,骗小姑娘喝花酒,那可不行哦。”窗外一声大笑,一身黄袍的算命道士突然冒出一个头扔进来一根绳子,“道友们,抓住了!”

    桑玦祭出两剑分别阻拦那对母子,眼疾手快将绳子抓过来转身递给林淑。

    然而林飞此刻昏迷,她们必须一起抓着她才能飞出去。

    电光火石间,平时看起来如枯灯朽木的婆婆很快打破了素樱剑的阻截,一只手化作精钢利爪伸长去抓那绳子。

    桑玦和林淑带着林飞跟随绳子飞出了窗外,后面紧紧跟着变得越发锋利的铁爪。

    似乎是气愤自己的妻子被夺走,一直僵硬的婆婆的儿子突然身躯变作几丈高,灰青色的身躯撑破了衣裳,嗷嗷叫着迅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