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198章 炼魂重生
    不知为何,桑玦伸手接过那魂木的时候下意识就去看对方的衣袖,玄色是黑红的颜色,庄重中带着凶煞之气。

    渐渐地,桑玦的时间似乎停止了,她眼睁睁瞧着那衣袖离她越来越近,袖下看不见的手深深插进了她旧伤未愈的心口,狠狠绞碎了她的内腑。

    “我……”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太猛烈,桑玦根本来不及反应。

    赫连万城是她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厉害的修士,自己在他面前犹如蚂蚁般,在他全力一击下,桑玦感到自己的灵魂都摇摇欲坠。

    桑玦的身体软软瘫倒,星观立即现出身形将她接住,先是探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和灵魂状况,然后转向赫连万城,埋怨道:“你下手也太重了。”

    赫连万城收回手,苍白的手上沾染着丝丝鲜红的血液,仔细看他手心中还抓着一只暴怒的红色小鸟。

    他将那只鸟狠狠掐在手中,微微抬眼无所谓道:“区区身体罢了,我现在这个还是魔气孕育出的呢,你快准备抽魂吧。”

    星观闻言立刻将桑玦的身体冻了起来,伸手覆盖在她额头上,准备唤醒她准备休眠养身的灵魂。

    “桑玦,你还在吗?”

    桑玦只感到迷迷糊糊间有人在呼唤她,但她真的觉得好痛好累,完全不想醒来。

    “桑玦,你身体快溃败了,若是不醒恐怕灵魂都要散了。”

    闻听此言,本该长眠的桑玦灵魂顿时清醒起来,求生的**盖过了一切,她循着呼唤的声音飘了过去。

    她完成没想到若是身体真要崩溃,哪还由得她如此轻松,只是呼唤声中真挚的善意和着急让她不得不相信。

    星观的确是为她好,虽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自己好。然而这种方式未免过于残忍,所以绝对不能与她商量着来。

    星观接触到桑玦的灵魂后就开始忽悠:“那赫连万城凶狠残暴至极,竟然想囚禁你的灵魂要挟我被他吞噬。我只能用秘法将你重新转世,为了唤醒你的真灵,我们的道侣契约暂时不能断,对不起。”

    这一番话让赫连万城听得直呼本体无耻,罪让别人受,锅让别人背,自己却去做好人,呸。

    赫连万城对待火灵就不需要那般连哄带骗了,他直接运用强大的势将那火灵和火灵中附着的丝丝黑色剥离。

    那黑色正是桑玦的部分被负面力量侵蚀的灵魂,它被剥离出火灵后就急急往桑玦身体跑去,却被星观一把截住揉成一团,放在一团凭空而起的蓝色火焰上炙烤着。

    “你将火灵封印好后放在她腰间玉玦上的珠子里,我先将她三魂七魄补齐。”

    星观一手安抚着桑玦本体的七彩魂灵,一边翻烤着被污染的黑色灵魂,言语间仿若正大火热锅炒菜让身边助手帮忙递调料的大厨。

    赫连万城闻言将桑玦腰间的玉玦摘了下来:“这东西好像只是一半。”

    “嗯,另一半在她脖子上,继续留在她身上,而我带你回归本体后,只留下一抹分魂跟着她和这枚封印了纯净火灵的玉玦一起出世……”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赫连万城打断了,赫连万城道:“我对你的游戏不感兴趣,既然你要我随你回归本体,那么我的条件你可要记清楚。”

    星观转头瞥向那飘浮的魂木:“当然记得,复活你的师父,洗刷你的冤屈。”

    赫连万城伸手拿过那魂木,轻轻摩挲着,抬眼看向星观:“你可知我为何无法复活师父吗?”

    星观摇头:“不知。”

    “因为他不肯。”赫连万城说着颇有些无奈,“我这个师父平日懒惰清闲就爱喝酒,对我很好,我待他也如兄如父,但他性子却很死板,觉得我犯了大错,总不肯原谅我。”

    “所以呢?”

    “所以你如果想要复活我师父可得费点儿心啊。”赫连万城颇为不怀好意,“他人单纯,需要被极其浓烈诚挚的感情所唤醒,所以你必须找到宽容大度的云之心和深情无悔奉献的海之泪才行。”

    什么云之心,海之泪?一听就很麻烦。

    星观转头默默坐着手中的事:“等桑玦重生归来再说吧,我本体不在,不方便寻找这些东西。”

    “当然,不过区区几十年,我等得起。”赫连万城说着目光一凝,“你手上的灵魂在缓缓消失,必须快些。”

    星观定睛一看,果然,那团被凝炼的黑色负面灵魂竟然趁机在吞噬侵蚀一旁的彩色灵魂。

    “哼,真是不自量力。”星观冷哼一声又觉得桑玦本灵实在心软,立刻索性将两团灵魂都分别包裹在了幽蓝色的火焰中淬炼。

    桑玦初始只觉得浑身凉飕飕,仿佛无所依从,随后听到了另一个自己的惨叫不由靠过去想帮忙,最后却仿佛陷入了无边火海,极热到极冷无端变幻,痛苦不堪到最后只能选择麻木来忍受。

    黑色的残破魂灵痛苦叫嚣,在幽蓝火焰中化出无数恐怖扭曲的景象,它被火海炙烤着,嗤嗤鸣叫,发出不甘的声音。

    本是扭曲的一团线,最后竟然圆融成了一团,一滴……猛然爆炸在幽蓝火焰中,什么也没留下。

    星观有些诧异,竟然让它逃走了一部分,不由看向赫连万城。

    赫连万城冷漠:“如此脆弱的力量恐怕逃出这里就被魔窟的其他东西给吞噬了。”

    “但愿吧。”星观也没把那点负面灵魂放在心上,转而继续淬炼起桑玦的灵魂来,反正都是遭罪,不如好好淬炼方便以后的修行。

    以麻木来逃避疼痛的桑玦突然发现根本没有用,作用于灵魂之上的痛苦根本无处可逃。

    “好疼啊,好疼啊……”桑玦已经什么都想不起了,犹如一个稚童只知道哭喊。

    赫连万城在一旁看得心惊,他一向霸道但也没做过如此丧尽天良的炼魂的事,不由提醒:“她灵魂本质已经是七彩,不用再炼了,万一成白痴了怎么办?”

    星观没好气道:“我和她是道侣,她被炼魂的痛苦被我分担了一半,你看我喊疼不?她就是太脆弱了,这种性格如何才能修行下去,我和她同事一场,鞭策一下罢了。”

    赫连万城听着听着突然觉得浑身开始痛了起来,真是可恶的本体啊,你是能将自己灵魂分化万千的异类存在,桑玦就是个普通人,这怎么能比呢?

    “最多二十年,你不要妄动。”

    终于,星观收了手,嘱咐赫连万城不要妄动后就抱着面上染上白霜的桑玦的冰冷身体和她被淬炼的奄奄一息的七彩灵魂,让赫连万城将其送出了魔窟飞向另一个世界。

    他要找个好人家送桑玦去转世投胎,最好能少因果那种,真是麻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