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218章伸冤有章程
    A ,最快更新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最新章节!

    宗门内,外门弟子选拔和内门弟子的竞选正如火如荼进行着,未殊道君作为掌门自然不会闲着。

    他的冰雪分神面容冷酷,气息深寒,将那些弟子冻得如坠冰窟中,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好好比赛。

    作为掌门的入室大弟子,乔意协同掌管执法阁的同时严密监视整个仙宗内的一举一动。

    他早先已经得到了属下报告上来的关于两个魔修打杀宗内弟子,私闯冰魄峰的事。面对师父的分神,他想问又不敢问,毕竟据师弟师妹们说那两人带来了那位桑玦姑娘的消息。

    “乔意,去将关于桑玦的所有任务都取消了。”未殊道君默默传音了一句后就再也没开口。

    乔意立刻领命派人去取消了那些任务,然后继续跟在师父身边看宗内元婴真君之下的各门弟子们之间的比斗。

    未殊道君从登上掌门之位那天开始就在说收徒,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着落,引得不知多少优秀子弟被迫压制修为,因此,这次的比赛特别精彩,经常有不注意打着打着就结丹的。

    众人都在看未殊道君的表情,可惜坐在这里的却是一位冰雪分神,无情无心。然后大家就都得知掌门一脉取消了一系列寻人的任务,心里不由默默猜测起来。

    最高兴的要属李嫣然,看来桑玦那小妖精不死也残,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最不高兴的要属李金枝,她跑去拦人,却被一位魔修打落法器,纯净的金罡之气竟然被魔气污染,本该在宗门大会上露脸的好时候却不得不躺在病床上修养,丧气的不行。

    最烦闷的要属带着一干子弟加紧炼制丹药的云鼎天,他姐姐跟随师父办事,他留在峰中炼丹不说还要照顾一只越发胖滚滚的大妖兽。对方一发起疯来,他根本制不住,这不,不知为何,这东西老想往外跑,不得不拿困兽环拘着才不犯浑。

    最忙碌的当属未殊道君,他接连派了好几抹分神出去办事儿,本体还要留在峰中看着千年前的大魔头和不省心的桑玦。

    他拿到桑玦献上的证据,几番查证后又去赫连万城那里得知辰明真君居然还活着,心里大概有了计划,然后就回到洞府亲手将那件被炼制的乱七八糟的法衣拆了重新炼制。

    或许是他天性洁癖,看不得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变得面目全非,他说什么也要将其回复原貌。然后将分离出来的鲛纱和明珠加上其他材料重新炼制了一件拥有分水、防御、飞行、隐身匿息的披风。

    十天过去的很快,宗内弟子们的比赛也到了尾声,未殊道君让五弟子黄岩过来一趟,他该用真身前往宗门了。

    黄岩是他弟子中知晓得最多的人,他将仙羽和披风递过去:“拿去送给她,另外让她不要多思,道侣之事不过权宜之计。”

    黄岩被吓到了:“谁?”

    “桑玦回来了,你明白了吗?”未殊道君又嘱咐他将宗们刑典录带一份给桑玦,让她好好看看,明日就会去抽查。

    黄岩有些惊悚,到底是师父行事太快太隐秘,还是他们这些弟子太笨?但他向来不好奇,于是拿着东西就直接按照命令办。

    桑玦跪在她亲身父亲的雕像下,感受着那明亮的暖暖的光辉,不由想起了这次历劫转世的家庭来。虽然缘浅,情却很真,她想,如果有一天她能强大到排除那些恶劣的因果,她一定要再去见见那些亲人。

    若是能扭转一次,或许……

    她不禁面向雕塑许愿:“辰祥仙人,您是我亲生父亲,我非常崇敬您,我希望你能宽容我的其他亲人,保佑我娘亲不再遭受苦难。”

    辰祥的雕像栩栩如生,面容慈祥,他眼神温柔,似乎听到了女儿的话,浑身散发出一圈白光,桑玦见到此景激动不已,这是否说明她爹飞升成功,可以富泽后人了。

    正激动间,黄岩来了,看着她的目光十分复杂,将师父交给他的东西递给她:“桑玦姑娘,这是师父让我送来的。他明日会来考教,希望你好好看。另外……”

    桑玦接过那恢复了从前仙衣样式的法衣,再看向那件低调奢华的紫色披风,最后是宗门法典玉简,不由感叹未殊道君人不仅人好,审美也特别好。

    “多谢前辈帮我送来。”桑玦见他欲言又止,疑惑,“师伯还有什么要说吗?”

    黄岩见她虽然失踪了几十年但眼光依然清澈,神情间还多了一丝从容,想来也并没受多大苦楚,不由为师父不值。于是颇有些气闷道:“师父让我告知你,那道侣之名不过是为了找寻你的权宜之计,让你不要多想。”

    “哦,我知道啊,师伯跟我说过,他也不会在意的。”桑玦不好意摸摸鼻子,“前辈,说起来,这件事是我过意不去,十分感谢冰魄峰上下对我的帮助,如若不然我或许早已被奸人所害,谢谢大家关心。但我跟师伯的关系真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前辈可得帮我四处解释解释。”

    黄岩见她颇有些天真烂漫,不由心里发苦,有些事哪是能解释清楚的,于是随意应了一声,转身告辞。

    桑玦看着他背影叹气,知道他定然是怪罪她拖累了未殊道君的名声,但没关系的,过几天丢脸的只是她而已。

    幸好她不是天玄仙宗的弟子啊!

    当她翻开法典,用神识探入快速浏览一遍后更加庆幸自己不是天玄仙宗之人,那太玄仙宗十分隐秘就不提了。

    按照天玄仙宗法典上说,倘若有弟子遭受迫害冤屈,普通案件直接上报上一层执事院通报查验即可,重大案件类似上次她那次,要被执法阁抓起来再审查……

    影响恶劣、极度严重案件原则上不允许申报,除非掌门特许,长老同意过半,且翻案之人需经过执法阁刀山火海之刑后方可受理。

    但这都是说的本门弟子帮忙翻案的情况,倘若是亲人和外宗弟子前面一样,后面却有所改动,后者只需过刀山和火海中的一项,然后与宗门同阶的十名弟子比斗,获胜后上执法阁递交证据,申请翻案,并被收监入牢严密看管。

    看到这里,桑玦庆幸的同时恨得牙痒痒,若不是为了解除那该死的道侣契约,她何故要做这样的事。

    先前在未殊道君面前表现的像个为爱迷失的小姑娘就罢了,如今却还要在天玄仙宗上上下下面前表现出如此诚挚不悔……

    她已经没有脸面,没有节操了,一切都是为了自由。

    阖上法典,她思考着是不是还要学凡间那套,带着一个钉板,穿着楚楚可怜,一路跪着去诉说冤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