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232章完案
    这支箭的本尊也曾经穿透过她的胸口,分化箭光插遍她的全身。

    这万箭穿心之苦,桑玦一直都不想记起,因为过于痛苦又太过短暂。

    然而再见,那一瞬间的恐怖却在此时被唤醒,仇恨之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不用说了,肯定是李家的人!

    幻象既散,桑玦顾不得手中法器飘走,捂着心口就转身向未殊道君告状。

    她才不管未殊道君是否对她冷心冷脸呢,只要他不因私废公,有冤就要伸。

    “我认得那最后的金羽箭,就是它将我打下魔窟,然后九死一生才遇到赫连万城。”桑玦愤恨不已,“就是李家的人,我知道。”

    她知道,其他经历完整幻境的人比她更明白。

    未殊道君又是所有人中最清楚的,因为他曾经听母后说过父皇身边跟随千年的一位擅使箭法的红颜知己,一支金羽箭本体可击杀化神魔王。

    那是他嫡亲兄长渡劫湮灭百年之后,父皇和母后疏离的开端。

    万年夫妻比不上长生**,未殊道君不免叹息,庆幸自己不用踏入那般泥潭中深陷。

    大长老眉头紧锁:“李家女子怎都如此,真是血脉中带着的痴缠了。”

    千年后出生的弟子有些懵懂,只听说过那李清梦美艳绝伦,乃李家后辈嫡系中最杰出的女修,可惜求爱不得,英年早逝。

    如今看来……

    她不仅活着,还继续作恶。

    李家散仙都有些吓到了,连忙道:“那李清梦早已经被李家逐出家门,她的一切都与李家无关!”

    “我不信,她若与你们李家毫无干系,我怎么会在天玄仙宗内被金羽箭所伤躺了整整十多年!”

    桑玦这时候不免夸大事实,但事实就是事实,她一点儿也没说错。

    这件事说到底不就是从陷害赫连万城开始吗?没想到千年后却让自己受罪。

    她一个天然灵魂,可半点儿不欠星观的,却屡次与他灵魂碎片纠葛,简直了,委屈的不行。

    她一定要跟他断绝道侣契约,实在是太倒霉了,难怪星观本体总是隐秘,莫不是连生物都不是,是个破破烂烂的扫把精吧?

    李家散仙气,赫连万城就罢了,你个小小女修竟然也敢蹬鼻子上脸。

    “放肆,我们堂堂飞升世家,岂容你等宵小之辈污蔑!”

    “我有证据,未殊道君知道。”桑玦也恼,顾不得自己和未殊道君还凉着,拽着他就要给自己作证。

    未殊道君下意识躲过她的手,避开她,面对各位太上长老以及散仙前辈,道:“的确如此,她的法衣上有光之大道霞光,我修补之时截取了一段,请大家过目。”

    一道霞光就这么被放到了半空中,因为时间并不久远,不需要身临其境,大家也能分辨出其中真假来。

    桑玦不由捂脸,自己在影像中傻乎乎,来不及反应就被万箭穿心掉下了深渊。

    李家散仙心思凌乱,连忙道:“这最多说明那贼女偷偷潜回家族意图作乱,结果却被这女修发现,于是灭口。”

    多说多错,此刻站在这里的人心里都跟明镜似得,戒备看着李家散仙。

    这时,未殊道君开口了:“李清梦投靠周天仙宗,背叛宗门,背叛家族,下宗门红色诛杀令。李家但有同谋之人,一经查出,格杀勿论!”

    “至于赫连万城,堕入魔道。”未殊道君微微瞥了一眼桑玦,坚定道,“念其救回辰明真君,宽恕其罪孽,但逐出宗门之命不改,与仙宗再无任何瓜葛。”

    桑玦听完并没什么想法,因为早就知道这般结果。任由其他人如何看她,她也面无表情。

    “大家散了吧,李家不可能反叛,执法阁自会查清真相。”一名面容慈祥的太上长老摸了摸胡子,“这是我们宗门内部私事。”

    几位散仙分神此时已经消失,想来是去控制住李家散仙了。

    太上长老此言一出,赫连万城瞬间爆发:“你们天玄仙宗真是好样的。既然你们不愿意惩罚,那就让我来!”

    他说着伸手往一边一拽,转眼就扯出了躲在一旁的李泰和李金枝两人,两股魔气化作锁链就将两人捆住。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李金枝惊恐大喊,她记得被这魔气腐蚀的痛苦,再也不想经历了。

    李泰乃未殊道君第四位入室弟子,他不过是好奇偷看,结果却被隔空扯了过来,梗着脖子拒不妥协。

    未殊道君定定看向赫连万城,他知道这是属于他们两人的战争。

    握紧手中神杖,未殊道君沉吟道:“赫连万城,千年恩怨已了,你已不再是天玄仙宗之人,劝你放开两位弟子,休想插手宗门之事。”

    “笑死了,本尊凭什么听你的,就是掘地三尺也要让李家人偿命!”

    赫连万城见众多太上长老、长老们都负手旁观便知晓这是用他考验新掌门。他不介意让这考验来的更猛烈些。

    抓起两人,赫连万城黑袍一挥,化作一团乌云就游出平台,冲破重重防御,犹入无人之境向着李家驻地而去。

    一时间,宗门警钟长鸣,一众执法阁成员在掌门的授意下立刻追去。

    未殊道君也祭出仙剑,宗门千年的天才之争,终于到了。

    桑玦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如此大的案子,不该召集仙宗弟子后通报再完结么?

    更何况那金羽箭的主人不该好好调查,比如她为何能进入李家……一句宗内之事就打发了,好不甘心。

    共同进入幻境的某个长老好心道:“桑玦姑娘,事情已经明晰,这不是你能参与的事,跟我们去休息吧。”

    桑玦转头,见是一个女修长辈,记起了她的身份,赫连万城师尊辰明真君的师妹,感情似乎不错。

    “多谢前辈,只是我有些担心……”桑玦心里迷糊,说什么也想去看个究竟。

    “不必担心,那赫连小儿虽然堕魔,但终究顾念师徒之情,辰明既在,他不过撒撒气罢了。”长老宽慰着,“这件事你就别搀和了,让未殊去办吧。”

    桑玦越听越觉得不行,若是原来的赫连万城倒也罢了,现在这个有个毛的师徒之情,宗门之谊啊。

    就凭借他跟未殊道君与生俱来的厌恶,恐怕报仇出气是假,趁机将天玄仙宗搞得一团乱是真。

    桑玦急的团团转,顾不上他人劝阻,赶忙祭出飞剑往那边追去,绝对不能让他捣乱。

    “诶,姑娘,这真不是你能搀和的事啊。”辰静长老叹息着,袖口飘出一抹纯白灵魂。

    那灵魂有些倦怠,愁眉紧锁,正是赫连万城的师尊辰明真君,他道:“师妹,请帮忙追上去护着万城的道侣,另外,万城好像有些不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