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252章使气的桑玦
    桑玦寻找能跟自己商量的人,结果在剑宗走了一圈后却发现剑宗上下似乎都被桦阳道君的兴奋所感染,各个喜气洋洋,根本不听她说的话。

    每个人见面都道一声恭喜,就连一直跟她有宿愿的上官浩然也取消了她的十日禁闭。

    她又想去找师父和娘问清楚,结果那两人干脆闭关了,与她传音也是让她别管他们的事。

    桑玦一怒之下去找剑宗掌门,结果对方却以为她是来要妖兽的,以宗门大比降至忙碌无方的理由将她打发了。

    索性正是因为宗门大比以及随后的东方大陆各宗各派比试即将到来,雁回真君和灵青青虽然发了喜帖,但真正办道侣盟誓大典却是在所有比试之后。

    “到底有没有人能听听我的意见啊?”桑玦暴躁了,然后就被桦阳道君勒令立刻去天玄仙宗发放喜帖。

    “马上就要比试了,你立刻去将喜帖发给天玄仙宗,若是拖后不免让人怀疑我们两仙宗勾结作弊。”

    桑玦心想,每次比赛到最后本就是两大仙宗对决,用得着勾结作弊?

    “怎么还不去?”

    桑玦嘟嘴:“我没坐骑,没飞行法器,没飞宫,贸然去天玄仙宗有可能会被群殴。”

    桦阳道君伸出手指,桑玦误以为他要给些保命底牌,结果对方只是点了点她的头:“笨,不知道悄悄去见未殊道君,然后将喜帖给他去发么?”

    “我又不是做贼,为什么要悄悄的去?”桑玦犹疑自己是否还可以见到未殊道君,毕竟他们关系僵了。

    “那就正大光明的去,你娘那只马陆兽威力强大,你带去谁敢打你。”桦阳道君内心高兴,剑宗也是喜气洋洋,桑玦这张臭脸实在显眼,让人不由怀疑其中有猫腻,他着急将她打发出去散散心,说不定就想通了。

    桑玦闻言不禁捂脸,就婵图那模样,她骑着这样的妖兽去天玄仙宗……

    胳膊扭不过大腿,桑玦最终还是脚踩千足长虫飞去了天玄仙宗。

    一路上有修士经常以为是飞天蜈蚣而准备前来捉妖,桑玦冷漠脸,无所谓了。

    知道她要来,天玄仙宗一直与她有书信来往的林飞十分高兴,早早就在附近的仙城来接她。

    一见面,林飞的脸色就变了变,几年不见,道友竟然开始拿马陆兽当坐骑,当真厉害。

    “桑玦,听说你师父要结道侣了,恭喜啊!”林飞见面道恭喜。

    桑玦冷下了脸:“有什么可恭喜的,你知道师父道侣是谁吗?”

    “谁?”林飞不解,猜测是魔门妖女之类。

    “是我娘!”桑玦没好气道,“他们突然就说要在一起,我都没答应。”

    “哈哈。”林飞哭笑不得,说着还有些羡慕,“师父如父,你娘历劫归来变成你师娘,亲上加亲,这不挺好吗?”

    桑玦瞥了她一眼,高深莫测道:“你不懂。”

    “我哪里不懂,你这分明是使小性子了。”林飞越想越好笑,“快跟我一起去冰魄峰吧,我帮你发喜帖。”

    “不,林飞,我不想去冰魄峰,你帮我约未殊道君出来一趟,我悄悄见他。”桑玦说着有些犹豫,“如果他不愿意,我再进天玄仙宗去冰魄峰求见他。”

    “你其实不用在意,我们宗内上下大多数人对你并无恶意。”林飞理解她为何要这般做,临门不入,恐怕是有些忌讳赫连万城的事,不由劝慰着。

    桑玦不好解释,只好道:“我就是觉得丢人,当初欺骗了你们,对不起天玄仙宗上下。好林飞,你就帮帮我吧。”

    林飞见她表情为难,只好答应了。

    姐妹一场,虽然桑玦年岁比林飞要大,但林飞却不由想多保护她一些,尤其是对方难得使起小性子的时候。

    “未殊道君虽然算是我师祖,但是我跟他并熟,所以,你别抱太大希望。”林飞觉得好友为了点儿面子就迂回行事,明显心里有郁气,希望她能早点儿想开。

    桑玦点头应了,然后就跟林飞一起去城中仙坊采买了些东西吃了顿饭,住在客栈中等待。

    其间任凭林飞怎么劝,桑玦都固执的不去天玄仙宗。最后没办法,林飞只好回宗请愿见未殊道君一面。

    桑玦从剑宗出来,一路上越想越生气,如今安顿下来更是觉得自己好像被抛弃了一般。

    她不是不知道师父和娘如此做可能是权宜之计,可是为什么不坦诚告诉她呢?

    她长了眼睛,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确有些外人插不进去的纠葛,但她是外人吗?

    桑玦就是觉得不高兴,内心也很怕娘这种类似重蹈覆辙的事会再次带来不可磨灭的伤痛。

    虽然师父很好,但是孽缘这种事谁知道呢?

    况且,这对师父也很不公平。

    她之所以想找未殊道君单独谈,既希望他赞同她的想法阻止这场乌龙婚事,又希望他能帮她解开心结。

    算来算去,她遇上的人里,就属未殊道君最靠谱了。

    可惜,对方却因为自己太不懂事太任性而放弃了自己。

    冰魄峰上,未殊道君正和门下几位弟子商量即将到来的宗门对决。

    “幸而我们仙宗宗门的大比已过,弟子们都有准备的时间,练气筑基期绝对没问题。任那剑宗剑术再强,低阶段弟子尚未领悟剑意剑道都不足为惧。”乔意分析着,“但是金丹期,清景师妹……”

    “咳咳。”杨岩清了清嗓子,“师父,东方大陆道门之间的比试不足为惧。我们应该保存实力逐鹿三十三年后的大世界之比,最近听说那周天仙宗可是出了不少好苗子。”

    未殊道君一身雪白坐在首座,轻轻颔首:“明岩说得对,明争,让明月、明心、明理、明净都多注意些。”

    “冰魄峰如此,宗内其他各方也当如此。”未殊道君说着轻扣玉塌,“报仇实力为重,但对剑宗也绝对不能放松。”

    “谨遵掌门之命。”乔意和杨岩立刻道。

    未殊道君正准备说些别的,突然听闻时雪宫中有新的讯息,讯息中竟然有故人之名。

    林飞向来不喜拐弯抹角,于是直接在求见师祖的讯息上说:“桑玦自万剑归一仙剑宗来访,有重要事情相谈,想单独与您相见。”

    若桑玦知道林飞是这般说的,她恐怕既羞又恼,不会管那么多,而是直接跑天玄仙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