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256章榜上有名
    最终,林飞还是没有拔剑,因为她被未殊道君派去送桑玦回剑宗。

    未殊道君则立刻召集宗门上层说明他师尊辰祥天君传回仙谕,已经成为仙人的事实,然后命各长老执事开启仙碑,让众多弟子得以享受仙人福址。

    最后,他拿出了一叠喜帖:“我胞弟雁回真君三年后举行双修大典,还请各位前往祝贺一二。”

    各位长老纷纷恭喜,虽然他们跟归一剑宗有所不睦,但掌门的亲兄弟办喜事,怎么也要去捧捧场。况且,三年后,那就是东方大陆宗门比赛前后,必须要去。

    等众人散尽,未殊道君五弟子杨岩却并未离开。

    未殊道君不解:“明岩,有事?”

    杨岩掌管仙宗暗门,自然知晓桑玦前来之事,他面有疑惑:“师父,徒儿有一疑问藏在心里很久,还请师父解惑。”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未殊道君自然应允。

    杨岩跪倒在地,闷声问道:“师父,徒儿莽撞,斗胆请问师父未修绝情之道为何却主动摒弃情爱,一心修行?”

    未殊道君原本想的是他会询问关于桑玦的事,结果竟是这个问题,他沉思片刻,才缓缓道:“你可知世界上有一种人不适合情感?”

    杨岩摇头:“徒儿只听说过遇人不淑,情深缘浅,倒是不知还有这种人,或许他们只是未遇到真爱之人罢了。”

    “不是遇不到真爱,而是这种人不适合爱人与被爱,因为那会唤醒他黑暗的一面,占有控制、狭隘自私、敏感多疑,每一种负面情绪都会让他和与之相爱的人痛苦难堪,爱得越深,伤得越重。”

    未殊道君说着长叹一声:“所以为了避免害人害己的事情发生,他们会自觉远离,默默疏远。”

    杨岩闻言不由怔楞,原来外表淡漠的师父心里居然是这么想的吗?

    未殊道君接着道:“不害人不害己乃世间大功德,而世界上有比情爱更宝贵的东西。探索世界奥妙,追逐天外苍穹没有趣吗?我心所向皆为飞升。”

    “明岩,你从小世界一路艰难修行,更应该懂得修行的苦和乐。”未殊道君说着指向天外的方向,“我有时觉得自己仿佛游魂一般空空荡荡,在这个世界看不清过去,找不到未来,似乎本就该在天上。”

    杨岩顺着未殊道君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忽有星子掉落,引动人心去追逐繁星的脚步。

    师尊大善,恐真是天上谪仙。杨岩这般想着,然后朝未殊道君叩头三次,默默出了殿门。

    空旷的大殿内,仅留下满头白发的未殊道君望着天外依稀可见的苍穹沉思。

    青天之下,彩云之间。

    一条外形可怖的千足妖兽正在云层穿梭而行。

    桑玦和林飞站在婵图背上聊天论道,顺便观赏一路风景。

    既然让林飞将人送去剑宗,那么也就是让林飞趁机在剑宗学习的意思,作为一个剑修,林飞自然应允。

    林飞得知桑玦竟然此时才心动期笑得不行:“难怪你对师父结亲之事反应这么大,原来竟然是心动期了。但这也太晚了吧?”

    桑玦没好气道:“我修行以来,练气筑基到结丹都由另一个我主导,因此颇有些不走寻常路,如今总算洗心革面,拨乱反正,你就别笑我了。”

    “好吧,我不笑,不过我觉得未殊道君对你真好。”林飞不由感叹,“我师父以及其他师叔都没被如此细心对待过呢。”

    “所以,你嫉妒呀?”桑玦得意道,“他以后就是我亲伯父了,你们嫉妒不来的。”

    “瞧你那得意样儿,我问你,你有把握打败你们剑宗同期弟子拿到比试名额吗?”林飞转念说起正事来。

    桑玦收敛了笑意:“拿到比试名额倒是没问题,但是否能在三年后的东方大陆所有宗门大比上取得前往周天大陆参加全大陆比试的名额就难说了。”

    林飞颇有同感点点头:“练气筑基的时候还不觉得,等到了金丹才发现原来有那么多厉害的同期弟子。不说那些积年金丹修士,单是我们东方大陆金丹修士排行榜上的那百人就够我们抹一把汗的。”

    桑玦却不赞同:“金丹修士排行榜上的人我反倒不在意,他们这些三十多年后不出意外大多已经是元婴真君,我们真正的敌手反倒应该是那些新晋天才榜,鬼才榜的同龄修士。”

    林飞闻言笑了笑:“说起这个,桑玦,你知道你也在哪个榜上有名吗?”

    桑玦有些懵,她这些年不是窝在剑宗修行就是在剑宗地盘上出任务,倒真是没有关注这些。

    林飞见她不知,也不卖关子了,直接道:“就是你刚才说的天才榜和鬼才榜来着,前者因为你与未殊道君同样的空灵根资质,后者则是因为你身上的术法。”

    桑玦有些哭笑不得:“听说这些榜单要到升龙阁认证才作数吧,我怎么就平白上去了?”

    “需要升龙阁认证的是整个大世界的天才排名,那个叫潜龙榜、地龙榜和升龙榜,单独大陆或者世界不需要如此。”林飞道,“在东方大陆,就凭你与两位绝世天才之间曾经的关系,你早就出名了。”

    “那我可真惨。”桑玦觉得那名声估计不太好。

    林飞说着又难得揶揄道:“天才榜和鬼才榜你不过是沾了他人的光,但有一个榜你却是名副其实。”

    桑玦大惊,居然还上了一个榜,莫不成是杀人放火榜,神经病榜?

    “什么榜?”桑玦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测。

    “还能什么榜,东方大陆佳人榜呗。”林飞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桑玦囧,所以那些所谓的选美都不是看脸,而是看综合素质的吧,她绝对是后台太强的缘故。

    “别笑了,难道你不知道这种所谓的榜上之人都是被后起之秀拿来踩脸的存在么?”桑玦想想就悲催,这得无形之中给她树立多少隐形仇人啊。

    天才榜鬼才榜就算了,终究是手底下见真招。但那佳人榜,实在是个招人嫉恨的排名。

    她恐怕要回去拿柚子叶洗洗澡,祈求被凭空冒出来的她挤下去的各路美人不要那么小气。

    修士多美甚,气质更如仙似魔,她一个没韵味的小丫头能称得上什么佳人啊?

    这种实力不济的东西,她心虚。况且修士只有美貌而无相应实力会被他人看轻。

    唉,难怪这次见面未殊道君会说出那种让她不好好修行就干脆找个道侣的话。桑玦想起来就心塞。

    “林飞,你就别走了,接下来三年陪我练剑斗法吧。”桑玦完全没有了出门的**,先前的些许小郁闷更是抛到了天外,那些大人爱咋样咋样。

    她决定了,一定要死宅修炼下去,用武力武装自己,用实力证明自己,不给别人打脸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