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295章魔修
    狄瑞虽然知道眼前这女子是名厉害的修仙者,但没想到她不仅不罚他,还予他功法,让他能真正踏上修行之道,当真堪称仙人了。

    他接过功法,不由想起了自己为他人还公道的时候多么惬意,镇重点头:“虽然我很笨,但我心中有一个信念,立志平天下冤案,还人们公道!”

    “可以。”桑玦并没打算要如何指点他修炼,拍拍手就准备御剑离去,这里离他家乡千百里,也算是考验吧。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狄瑞见她偏偏欲飞,慌忙拜倒。

    桑玦大惊,她可没打算收徒,但既然受了礼,总得回,于是从袖中抛出了一个乾坤袋:“我暂且不收徒,你好好修炼,终有一日再会!”

    狄瑞接过乾坤袋,望着桑玦飞过的天空落下的虹影发呆。

    他觉得这大概就是仙侠话本中的记名弟子了吧,只要他通过考验再次到她身前,就能正式入门了。

    可是,他刚才因为满心神都在那老仵作身上,竟然忘记询问师父姓名道号,甚至连她的模样都么记清楚,这可难办了。

    陡然,他一向懦弱的心里陡然生出一股昂扬斗志。他不仅要修炼神道功法,也要再去见见那位仙子,要她正式手自己为徒!

    一阵狂风骤雨,桑玦看着街边的店铺招牌被吹得四处飘零,她停了下来。

    刚才这股风很不寻常,难道有妖孽作祟?

    她将身上法衣幻化成普通衣裙,手中素樱之剑化作一把红色油纸伞,撑着伞随着那股邪风的方向而去。

    小雨淅淅沥沥,街上行人已经出来收拾刚才那股狂风造成的满地狼藉。

    桑玦窜到了一条小巷中,那股邪魔之气正是在这里消失的。

    她不仅有些后怕,因为她竟然完全找寻不到邪魔的踪迹,难道这个世界中竟然混进了元婴期之上的魔修?

    她暗暗捏了捏收在袖中的世界门户,随时准备战斗。

    果然,头顶几道疾风掠过,桑玦挥舞伞面,一旋便将那些暗器打到了一旁。

    定睛一看,竟然是几颗花生米。

    好嚣张的魔修!

    桑玦抬头一看,瞬间怒了。

    只见星观正倚靠在栏杆边,身旁一名俏丽纱裙女子正端着果盘伺候着他,一副超级大爷模样。

    “星……赫连万城,你跑我的世界来做什么?!”

    桑玦轻身一跃就飞了上去,手中红伞立刻化作利剑朝着星观刺去,以她对星观的了解,无事不登三宝殿,定然是来使坏的。

    “大胆!”那名纱裙女子伸手欲将胆敢刺杀自家主上的人拍飞,却被星观赶在了前。

    说起来,星观和桑玦也是杀来杀去杀惯了,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两指一弯就将桑玦的剑弹了回去。

    “什么叫你的世界,这里也是我的家乡不是吗?”星观披着赫连万城的壳子,嘴里却提起另一个碎片的事。

    桑玦愤恨不已,觉得他当真就是个祸害,也不知被谁打成了渣渣,活该。

    可惜,对方虽然碎成了渣,那些碎片却丝毫影响不到他本身,当真可怕。

    “真是个怪物,肯定是八脚怪。”桑玦自知打不过他,嘀咕着就跃到了一旁的屋顶。

    星观耳朵多尖啊,立刻听到了她在腹诽,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这些魔修休想在我管理的世界作恶,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桑玦说着就捏出了一个傀儡监视眼,“你们太过危险,我要时刻监视。”

    “呵,你这道修当真可笑。”那俏丽女子望着桑玦,颇有些好笑,“我们少主想要做什么,你小小金丹修士管不着。”

    桑玦不知道这女子是何身份,但莫名觉得有些怜惜,因为跟在假赫连万城身边肯定会被利用个彻底,被卖了都还要帮着数钱的那种。

    她定定看了那女子一眼,转而看向星观:“反正你别想在我地盘做坏事,倘若伤我地盘上生灵一根毫毛,我就拔了你的毛!”

    “哎呀,那真是抱歉,我已经杀了不少人了好像。”星观挑衅道,“你有本事来抓我呀!”

    桑玦闻言大惊,随即暴怒,也不言语,祭出本命法器就挥舞出一条火龙:“你这祸害,滚出我的世界!”

    “我可是帮你清除了一干作恶多年的魔修,你不但不感激,竟然还想烧我,当真冤枉死了。”星观哪里会怕她的攻击,轻松躲过,纵身就飞到了桑玦身边。

    桑玦此时已经顾不得听他解释,因为这可恶的人居然任由自己挥舞的那条火龙将他们所待的店铺点燃了……

    幸亏她本命法器炼制趋于完善,黑色一面转便将那道火龙收了回来。

    但也就这一瞬,整间店铺第二层都成了黑灰,清风一吹就陨灭无踪。

    “看吧,你还要感谢因为我包场才没让你害到凡人。”星观笑眯眯,“以后还是不要冲动为好,免得又杀了人,害人害己。”

    桑玦知道他明里暗里是在说他那片名为索落碎片的事,虽然剜心是血腥了点儿,但好歹帮他找回了碎片。

    她定了定神,转而问道:“你杀的是哪里的魔修,我怎么没听这个世界各大宗门势力禀报?”

    “呵,你们正道不是一向不烂到底子就不会爆出来吗?”那名俏丽纱裙女子带着一干黑衣属下也飞到了桑玦这边,少主不怕那天火,他们倒是有些恐惧,不由对桑玦有些忌惮。

    桑玦忽略她言语间的讽刺,惊讶道:“竟然是正道修士?”

    她转头问星观:“是哪个宗门势力?”

    星观也不隐瞒:“唐家。”

    “哪个唐家?难道是……”桑玦不由想到了拥有魍魉之境的哪个唐家,的确有些可疑。

    “你猜的没错,他们其实属于万魄宗下属的千魂阁,引诸多修士之精血炼制万魂符交给上级宗门。我恰好与那万魄宗人有嫌隙,顺藤摸瓜就来了此处,倒真是巧了。”

    “的确是巧。”桑玦听完就决定回去发布世界令,让各大宗门势力好好查一查那个唐家。

    虽然可能,那唐家已经被更厉害的魔修更灭了。

    她怀疑看向星观和他身后的一干厉害魔修属下:“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你是不是该走了?”

    “我既然来了这里,自然要故地重游一番,恰好你也在,更要回去看看了,你说呢?”星观说着,眼中游曳过一丝不怀好意的光芒。

    他来到此处就不由想起了灵魂碎片被收集的过程,以前觉得没什么,现在倒是有了些愤恨之意,尤其是在见到罪魁祸首之时更加强烈。

    若不是有外人在,他恨不得就这么伸手去掐桑玦的脖子,狠狠将她打一顿才解气。

    “少主!”纱裙女子感受到了主上魔息的波动,不由有些心惊。

    “红绫,这里事情已了,你还是带人去周天那边监视李清梦吧。”星观觉得有属下在碍手碍脚,挥袖给他们安排了任务。

    “属下遵命。”名为红绫的女子恭敬道,转身时瞥了一眼桑玦,然后祭出一件魔器带着其他魔修离开了令真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