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303章聚众出行
    整个太玄大世界修士的比试集中在周天大陆举行,名为“升龙会”,实际上却包涵许许多多的各种竞技比赛。

    此番比赛跟宗门比试不同,它不会将修为作为分割点,而是以年龄为限。

    零岁到一千岁之间的修士统统可以参加,其中每一百年为一个赛场,决出分赛胜利者后再进行各种决赛。

    每一名修士倘若要接连参加,则必须增加五百岁的赛场,比如两百来岁的上官清然,此次出战起点就是七百岁赛场。

    因此也有许多修士不会贸然参加,而是选择最有利的时机扬名立万,争夺气运。

    当然,默认渡劫道君极其以上不参加,否则就算赢了,恐怕不仅不会天降气运给你,还要让你倒个大霉。

    每个人道不同,路也不同,但本人经历的时间却是一样,比试场中有一块苍穹之石,那些用时间流速秘境修炼的在此之下无所遁形,它测试的是灵魂的时间。

    时间本质虚无却又能真实感受,它是世界上最公平,但同时也是最不公平的度量。

    一个小世界的修士在小世界百年能跟在大世界百年的修士相比么?

    魔修的百年能跟道修的百年相比么?

    然而,无论仙妖鬼魔,皆以时间为限,管你是何修为,一起在这太玄大世界中央大陆中斗过一场再说。

    争夺仙宗排名,争夺修士气运,谁能叱咤以后千万年岁月,在此一举。

    桑玦虽然元婴未成,但在百岁以内的话,她扎实的金丹大圆满修为,胜率其实很高了。

    可惜,人比人气死人。大家都是空灵根,谁让前有一个未殊道君呢?

    当剑宗的巨型剑阵一字拍开,剑宗大佬们护持代表宗门参赛的弟子们前往远方的时候,桑玦不禁想到了自己对未殊道君的感觉为何总差了那么一点儿。

    妒忌和自卑之心阻挡了她的脚步。

    桑玦越想越有些纠结,觉得自己当真不是那种传说中的好女孩儿,居然会对如此优秀的未殊道君存妒忌攀比之心……

    “咦,那不是天玄仙宗吗,他们怎么跟过来了,难道是准备一起?”有剑宗修士诧异。

    桑玦闻言顿时有些惊悚,深怕被人看穿了她的邪恶心思,赶紧正了衣冠,面目严肃跟着人群的目光一起朝着远方看去。

    果然,一片浩浩宫阙在白云间出没,犹如仙界露出的仙境一角,云雾缭绕间更显华丽飘逸,令人向往。

    正是天玄仙宗的风格。

    仙宗白玉宫阙身后更有无数修士御使着各式各样的法器乘风飞翔,全都是东方大陆其他宗门的队伍。

    如此一大群人,几乎比得上一座仙城的人,浩浩荡荡朝着剑宗的队伍追来。

    悄悄依附着剑宗出行的一些散修和个人团队修士都有些惊悚了,难道东方大陆的所有修士都要汇合到一起去周天大陆?

    “哈哈,雁翎老弟,你可真是不厚道,说好了一起去,怎么提前走了呢?”温厚的声音从宫阙中传来,一身白袍的天玄大长老飞身而出,转眼就到了剑宗巨剑之上,亲切拍着雁翎剑君的肩膀。

    仙宗和剑宗上层构造不同,仙宗有六院、掌门、长老会和世家多方势力,因此凡是大乘修士都必须成为不理俗世的太上长老,而剑宗则不同,三宫之上有掌门,三宫各司其职共同管理宗门。

    一松一紧,管理方式不同,因为每次出行带队的长老也不同。

    雁翎剑君作为大乘天君,紫霄宫宫主,按理来说在别的宗门都不用亲自带队,但在剑宗不同,他能力大责任更大,犹如一柄利剑牢牢驱使着脚下巨剑,为弟子们保驾护航。

    他此时见到仙宗大长老,颇有些疑惑:“你不留在宗内管理宗门事务,难道这次是你们掌门一脉带队?”

    “哈哈,自然是宗门主脉带队,毕竟咱们的掌门如此年轻优秀,怎么能不拉出去给那些魔妖鬼怪们瞧瞧?”大长老说着十分得意,与有荣焉的模样。

    雁翎剑君身旁去看比赛的一名清霄宫长老性子十分暴躁,虎目瞪圆,大声道:“你艳羡谁呢,如此金玉还拿出去显摆,小心被人眼红拿了去?”

    “我们未殊道君又不是三岁小娃,谁能拿走,难不成还是道君的爹,哈哈!”大长老很高兴,伸手就要去扯花长老,“听说你有个好孙女,给我介绍介绍,咱们仙宗好弟子不少哦。”

    花长老急了:“啊呸,你这老匹夫,休想打我后辈的主意,小心我让我们剑宗弟子去将那未殊勾了来!”

    大长老闻言好笑:“未殊可不答应,他心智之强,飞升之前绝对不会轻易动情的,你们哪就省省心吧。”

    “嘿嘿,那可不一定,你看!”花长老笑呵呵伸手一指,只见剑宗一名女修正被仙宗弟子请了过去。

    大长老定睛一瞧,那女修正是桑玦,他脸色却没变化,反倒摇了摇头:“谁都有可能,她不可能,你们还是别瞎猜了,免得让小辈们尴尬。”

    剑宗一行人追问着为什么不可能,众大佬欢欢乐乐打成一团,引得其他宗门的修士纷纷侧目,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东方大陆两大仙宗果然要合并了。

    桑玦此时正应未殊道君七弟子的邀请登上了仙宗的宫阙。

    她在仙宗也算是熟人了,其他人只是微微侧目,不是非常惊讶。

    未殊道君的宫阙中,不止有冰魄峰一脉的参赛观赛弟子,更有诸多客人迎来送往,好不热闹。

    “真是厉害啊!”桑玦感叹着,一般来讲类似未殊道君这般冷厉的绝世天才应该是孤僻的,但是他却待人接物样样不输,当真是奇才。

    “清景师姐,你这次干脆就跟我们一起住在飞宫中吧。”方莲生小声道,“待得进入无尽海,其中诸多艰险,你们剑宗那个太不安全了。”

    桑玦笑了笑:“八仙过海尚且各显神通,我都是要参赛的弟子,怎么能只享受安逸呢?”

    “师妹说的不错,这小七就是懒散,经常化成原型躲在药园子里睡觉,当真要教训教训。”云关月携着云鼎天走了过来,索性道,“不如把你和他换一换,让他跟随剑宗出行得了。”

    “啊,二师兄,你好凶哦~”方莲生怪声怪气道。

    引得云关月大怒:“不许叫我二师兄,是二师姐!”

    桑玦看他们师门友爱,觉得有些好笑,正准备踏入宫门去见未殊道君,却发现腰间金珠和音缘镜同时亮起,她赶紧退出来找了个角落接通。

    不是别人,居然是星观发来的。

    “到了周天帝国中央皇朝,我请你参加拍卖会,名额有限,过时不候。”

    桑玦听完,冷笑一声:“呵,这话不明不白,什么时间地点都没有,谁要去啊,滚!”

    她想都没想就准备爽约了,完全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沉迷于修炼,连人人可知的周天帝国的皇家拍卖会都不知道的缘故,堪称孤陋寡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