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304章到达
    掐灭了灵息,再设置了封印,桑玦转身就对上了一双平静如水的眼神。

    “呃……你好。”桑玦觉得他有些眼熟。

    “未殊道君请你进去。”面容平凡略带清秀的男修正是三十年前获得东方大陆之比第二名的第二天通,手中传承上古神符之术。

    桑玦从记忆中将眼前人的身份翻了出来,连忙道:“多谢道友告知,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吗?”

    第二天通腼腆笑了笑:“是啊,大家都是东方大陆的修士,自然要一起。天罚君在剑宗吗?”

    “旷师兄在的,你去找就是了。”桑玦发现他在赛场上丢符箓如丢炸弹一般,底下却是这般,不由有些好笑,顺便让他过去的时候帮她给剑宗长老们请个假。

    第二天通告辞,桑玦踏进宫阙的时候就看到不止是未殊道君,还有一位熟人也在。

    未殊道君见她来,对孙百里挥挥手:“先下去吧,好好准备,不负白骨圣手之名才好。”

    “是,掌门。”孙百里转身下去,看着桑玦,揶揄笑了笑。

    桑玦有些懵懂,这位孙师兄笑的好奇怪,不由转头疑惑看了看他的背影。

    未殊道君坐在首座,一身重紫华袍,雪发整齐用玉冠别着,见之便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霸气。他意味不明道:“桑玦,你孙师兄很好看吗?”

    桑玦立刻反应过来,正面朝未殊道君拜了拜。

    “你这些年倒是也没闲着,真不打算结婴?”未殊道君招手让她走近些,检查她的修炼情况。

    “暂时还没有……怎么说呢,也不是没有想结婴的时候,但是我总觉得不是那个时候。”桑玦微微皱眉,她也说不清楚,其他剑宗弟子都说她太追求完美了。

    “修行是自己的,你自己想清楚就好。”未殊道君没说什么,而是递给她一个储物袋,“这些灵石你收好,自己去买需要的东西,比赛凶猛,万事小心。”

    未殊道君出手自然不凡,不是“贫穷”的剑宗所能比,桑玦略略一数,莫不有数万颗上品灵石了,更不用说十颗各色各属的极品灵晶……

    桑玦赶忙将其都收了,大恩不言谢,铭记于心。

    “我这些天忙,你自己去找他们切磋吧,可以与他们多交换些保命的手段,丹药符箓阵法妖兽都不用吝啬。”未殊道君想了想后才发现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在她身上又留了三道保命手段就放她走了。

    桑玦本来想跟他问问周天那边有什么拍卖会的,但见他似乎很忙,也就没问,揣着巨额灵石就退了出去。

    哈哈,她有钱了,那必须要买买买,刚才那个符箓天才别跑……

    从东方大陆到周天大陆要穿过无尽海洋,其中诸多险恶之地令人防不胜防,更有凶猛海中妖兽,令人不敢单独行动。

    桑玦曾经被上官浩然在海域处追杀过,凶险不必提,但在去往周天大陆的海程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

    平常情况,倘若没有超级法宝相护,且走在安全航线上的话,金丹修士几乎不能通行,就连元婴修士,单独行动也可能有危险。

    此次众修士应两仙宗之威,各显神通下,通过倒不是很难。诸多小宗门的弟子们深感万幸,不然去看个热闹折在路上可就亏了。

    中央大陆,以前是一处神秘的大陆,为太古战场遗地,曾经一度消失,传言上面灵气繁盛,遍布奇花异草,更是众神遗失之地,有成仙成神的奇妙功法……

    中古之时出现,在混乱纪元成为各家争夺之地,尤以魔道神魔仙国为先,后现任姬天大帝出世,成立周天帝国,在无法升仙的黑暗纪元祛除了魔修,统一了大陆。

    现名周天大陆,是一个刑罚森严,阶级顽固,层层王国组合而成的超级帝国,旗下有两个修行势力,一为帝国直属的周天仙宗,二是遍布全帝国的周天学府。

    ……

    “周天大陆上太复杂了,我一时也说不清,你们去了就知道,反正别与之深交就对了。”林飞跟桑玦说着,有些兴奋,“也不知林淑看到我们高兴不,咱们去吓她吧。”

    桑玦闻言摇摇头:“以她的性子,恐怕要先吓我们。你再跟我说说周天的事呗,感觉挺有趣的。”

    林飞被她扯烦了,起身拔剑:“走,跟我练剑去,咱们连元婴真君都不是,必须比别人更加努力!”

    “我已经在剑阵里连续练了几年了,实在是看到剑都烦,我不练,我要休息,我要睡觉,我要去看大海!”桑玦起身就去开窗户,准备眺望宽广的海洋,吹吹咸腥的的海风。

    林飞哪里肯放她:“当初我们约定好一起当剑修,结果你悄悄当了法修不说,现在居然还偷懒,看剑!”

    剑气汹涌,呼啦啦斩裂了窗户,桑玦见状就飞了出去,林飞提剑赶紧追。桑玦自觉往剑宗跑,总算才摆脱了林飞的追捕。

    她接下来竟然真的关起门来睡大觉,让其他知晓她的弟子大跌下巴,觉得她太放肆了。

    其实,桑玦也是有些急躁。

    每次一有人见到她,就问她怎么还没结元婴,特别烦。

    明明是自己的事,别人却老是问,并且还是好心好意。

    修士结成元婴,就可称为老祖,其中意义不言而喻,她这种好高骛远的金丹无论在小辈同辈还是老一辈眼中都是很难理解的。

    别的修士也就罢了,但她既是空灵根资质又没有心魔,随便一颗丹药就成了。还不结婴,当真就如凡间女大不嫁,男大不婚般令人费解了。

    可是,桑玦就是不想啊,虽然从修行中感悟到了一丝天地大道,但她觉得还不够。

    就这样,她苦思冥想,待在坚固的仙舟上乘风破浪朝着周天大陆进发了。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师妹,你爬那么高,跳水呀?”孙百里这些天经常嘲笑她,一点儿元婴真君的派头都没有。

    “哼!”桑玦不想理他,仰着下巴指了指前方云雾缭绕处,那里正有一块大陆若隐若现,“那里就是周天大陆了吧,我先走一步了。”

    她说着就御起七彩筋斗化作一抹彩虹飞了出去,其他人都被这种速度惊呆了,暗暗发誓以后也要去抓一只筋斗!

    未殊道君站在上空,看着桑玦的背影眉头微锁,不知想些什么。

    身旁的大长老道:“未殊啊,你是长辈,责任重大,既然无心就不要太亲近了,这些天就做得很好。”

    “你们多虑了,她对我并无爱慕之心。”未殊道君想了想,“也根本不喜欢任何人。”

    大长老:“……”感觉更担心了,是他多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