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306章请你吃饭
    魔修的宴会跟道修的自然是不同的,尤其是缺了严厉上司监管的……所谓的好菜……

    “啪!”

    桑玦看见那道最后上的秀色可餐的鲜妍好菜,脑门一紧,想都没想,反手就给了星观一巴掌。

    这一巴掌并不算多么用力,也不甚响亮,但其效果却不亚于晴天霹雳。

    星观都惊呆了,捂着脸不敢置信,众多魔修更是张大了嘴,下巴都合不拢了。

    桑玦再看一眼那道盛宴,抬手就还要再打,被星观拽住,她抽了手抽不懂,狠狠瞪了他一眼就往外走,愤怒道:“你去死吧!”

    星观连忙让无忌魔君将那道由妙龄少女承载的人体盛宴撤下去,他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桑玦姑娘,你当真错怪少主了,魔修向来纵欲,这道菜是天仙阁例行之物。”安静坐在一旁饮酒的红绫女魔此时站了起来,对桑玦说着。

    桑玦从那女魔修眼中看出了一丝鄙夷,大概是嘲讽她清高大惊小怪。

    但她根本不管那女魔修,只是狠狠瞪旁边的罪魁祸首,就说他怎么这般好心,原来是来故意给她难堪,让他属下看她笑话。

    星观被那一巴掌打得有些懵,但很快反应过来,说什么也不让桑玦就这么离开。

    仗着修为高强,他将桑玦定住按在了座旁,然后道:“你打我一巴掌,我不怪你,是我没安排好。但是我是真心想请你吃饭,等等,我去拿来。”

    他嘱咐无忌魔修好好护着她后就走了出去,也不知是干什么。

    桑玦根本都不想看他,只是心惊自己居然主动跳进了魔窟,暗骂自己愚蠢。

    众魔修有些好奇,待主上一走,望着不能动弹的桑玦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桑玦在一众异样目光下如坐针毡,可惜不能动,只好一边冲破禁制,一边愤恨瞪旁边监视她的无忌魔君。

    无忌魔君被看得有些害怕,这女道修连赫连万城都敢随手甩巴掌,他可不敢接她的怒火,连忙背过身跟红绫面面相觑,暗暗传音。

    “红绫,少主去哪儿了?”

    “不知道,你为何不问你身旁的尊贵客人?”红绫没好气道。

    “额,不敢。”无忌魔君说着就见到魔修中走出了一名身材十分丰满壮硕的女子,正是一名猪魔女,他赶紧呵斥住,不让她上前。

    桑玦冷冷看着,她可认识那猪魔女,不正是传言赫连万城当年**老母猪的那位么?

    呵呵,魔修真是没有底限,无耻之尤!正魔之间,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一会儿,赫连万城带着侍者端了菜上来,他让其他魔修继续好吃好喝,然后特意端了一大盘到桑玦身边。

    他拍拍手,让侍者将窗户帘幕打开,让其他魔修欣赏歌舞,然后解开了桑玦的禁制,打开餐盘,一阵鲜香扑鼻。

    桑玦定睛一瞧,居然是一些海鲜,她立刻就想到了当年去沧海中世界收集他碎片时杀的一堆虾子……她乾坤戒中的一堆好像都差点儿忘了。

    她嫌恶道:“几十年的冻肉了,不吃!”

    其他魔修放着精彩歌舞不看,纷纷望向这边,明明只是普通的虾肉,但经过少主之手,仿佛分外香甜,只是闻着那鲜香竟然有些流口水。

    他们恨不得扒开那不识抬举的道修,求吃一口。

    无忌魔君和红绫对视一眼,他们心中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这些不会是少主亲手做的吧?

    他们的猜测其实还可以更不可思议一些,如星观之固执,当然不会任由他人动用这些虾身,哪怕皮毛都不能沾。

    桑玦说什么都不吃,单不说都过了几十年了,吃了恐怕会中毒,更是因为这可是他曾经碎片附体之物,就这么吃掉,实在太丧失了。

    “真不吃?”星观先前怒气到了顶点,后来被打一巴掌后反倒消了气,他夹起那虾慢慢剥着。

    “冻肉哪里能吃,有本事你先吃一口。”桑玦说完惊讶看到他竟然真的开始吃了起来。

    “凡人界几十年的冻肉当然不能吃,咱们修仙界控制时间流速保存,怕什么?”星观吃着有些叹息,“你可知这东西里有多大的能量,可惜。”

    他不敢跟她说他们之间道侣契约还未消,倘若让她食用这些东西,一只虾堪比一颗灵丹妙药,对她修炼极有好处,结婴之时也就不会有缺失。

    “你居然自己吃自己?”桑玦摇摇头,觉得分外不舒服,指着周围因为欣赏歌舞大开的窗户,“我打死也不吃,哪怕从这儿跳下去也不吃!”

    她说着就准备去跳窗户了,却在张口的刹那就被喂了一口肉,然后……

    “真香!”

    这种香仿佛浸透入灵魂,整个人神清气爽,本就扎实圆满的金丹竟然突然嗡嗡震动起来。

    桑玦意识到了好处,也不矫情了,转身坐下来就开吃。

    为了修炼,吃什么不是吃,吃这虾肉就当在吃星观了,出口恶气。

    星观本就因为骗她还未断约的事有些愧疚,此时安心助她一臂之力,只有她修为蒸蒸日上,他回本体之路才更进一步啊。

    其他魔修有大胆者看得心痒痒,准备偷点儿虾皮,却被正在剥虾的少主一拳打倒在地。

    “多吃点儿,将力量寄存起来,等结元婴之时你就知道好处了。”星观也不问她为何到现在还没结元婴,想来她应该有自己的计划。

    桑玦慢慢沾着调料,发现好几种都是沧海中世界那位擅长烹饪的鲛人王特有,倒是觉得他有几分心。

    她吃得正开心间,一群修士从旁边阁楼上慢慢上来。

    一名头上点缀五彩翎羽的青年傲娇看了一眼魔修狂欢的那间屋子,翻了个绿眼:“魔修就是上不了台面,吃吃喝喝,看个歌舞都吵死人了。”

    旁边的侍者赶紧道:“那位是魔道堕仙宗新上任少主赫连万城,他约束手下倒是没有寻欢作乐,刚才还亲自去厨房做了菜招待朋友。”

    “嘶,竟然是赫连万城?”傲娇青年惊讶着,转头看了眼身旁的一位白衣雪发的修士,只见他冰冷的面色不愉之色渐浓,果然与之有嫌隙。

    “未殊,我们还是上去吧,赫连万城早与我们不是一道了。”天玄仙宗大长老叹息着,跟身旁镇定的剑宗大佬们一起往上走去。

    “你们先去,我随后就来。”未殊道君转身就往魔修的包间飞去,他眼睛多尖啊,一下就从群魔乱舞中硬是看到了隐藏在里面埋头吃东西的桑玦。

    后面的人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摇摇头还是跟着上了楼。天仙阁的楼房不时转动,不是大佬还是别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