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318章没有未来
    通天塔第七层九环空间内一片混沌,黑暗笼罩。

    “通天之路依然断绝,我们帝国从不说谎,你们不信可以自己看。”一名冰蓝色华裳的女子骄傲抬着下巴,她正是帝国如今第五继承人,三公主姬泽。

    她说话间朝着未殊道君不停望去,未殊道君于是站了出来,道:“通天塔之路实际上是通往太玄大世界外飞仙接引池之地,平时也用来迎接其他大世界来的客人,它虽然断绝,但并不代表无人可飞升,只是飞升之后或许要去别的接引池罢了。”

    他说着转身,背对那片黑暗,整个人熠熠发光,坚定道:“我师尊辰祥天君飞升,已经传回仙谕是确切事实,不容反驳。通天塔异常必有蹊跷,我愿深入探查!”

    谁能深入探查,那么谁就有可能探知升仙的奥秘,大家纷纷蠢蠢欲动。

    大多数人口口声声说世界断了升天路,其实也不过是为自己始终无法飞升找一个借口罢了。

    修炼飞升,多么崇高的理想,从此跳出三界于天外探索苍穹奥妙,当真是惬意的神仙日子。

    可是,这有多么难啊!哪怕在中古盛世成功率也百不存一。

    更不用说现在世界天道压制的厉害,如乌云沉沉压在头顶,单是渡劫期的风火水的三灾九难就能让大部分修士止步于此,飞升,实在是难啊。

    与其挣扎,不若沉沦,大家都不飞升,多好。

    可惜,却有一个并不被大家看好的,只是好运的修士突然就飞升了……那辰祥却有一个好徒弟。

    大家望向即将踏入哪怕黑暗的未殊道君,犹豫万分,去了可能飞升,但也可能再也出不来,就如大帝当年那位辰妃娘娘一般只出来一具行尸走肉,连法宝都丢失了。

    “呵呵,我愿与道君一同前往。”肩旁一条骨龙环绕的墨绿衣袍的高挑修士迈着长腿绕过人群,几步走到了未殊道君身旁。

    “九太子。”未殊道君停下脚步,侧头看身边的,应该是他弟弟的人,感情复杂。

    姬碧虚带着面具的脸看不清神情,但一双眼瞳却是带着几分笑意,他转头对其他修士道:“这片黑暗中除了有两股宏大力量不断厮杀之外还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它能让人看清自己的过去和未来。”

    “这里本不该是禁忌之地,而应该是试炼之所。可惜,你们都老了,没有勇气,那就让本殿下和未殊道君一起进去先探查一二了。”姬碧虚说着就带着未殊道君一起跳进了黑暗中,其他人不禁惊呼一声。

    堕仙宗宗主摸了摸下巴:“这些小辈真是,万城,咦?赫连万城那小子呢,跑哪儿去了?”

    “宗主,他大概是回去找那位女修去了吧。”堕仙宗左护法皱着眉,本就苍老的菊花脸更加千姿百态,他可看不惯赫连万城那种堕入魔道还与道修纠缠不清的性子,就算本事再强,他也不看好这位赫连少主。

    赫连万城的确是从内环到外环而去,但他可不是去特意找桑玦的,他是去找那突然冒出来的姬碧虚那个臭小子。

    不管那人是披着人皮的何种妖魔鬼怪,他都要去将其扯开,让对方露出真面目。整天戴着面具装神弄鬼的人,不是丑就是变态。

    可惜他注定找不到,因为人已经和未殊道君一起进入那片黑雾中探查通天之道异变的蹊跷了。

    姬碧虚站在黑雾中,身体若隐若现,很快,未殊道君就看不到他的身影。

    “九太子,既然如此,我们分开行动吧。”未殊道君本也没打算和他一起行动,虽然知道他还在原地,但既然已经看不见,那就当不在了吧。

    他说完转身就准备往黑暗更深处而去,那里隐隐有强大的力量纠葛,他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似乎……

    “呵呵。”

    然而,当他抬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

    阵阵黑雾流淌开来,暗色渐淡。

    未殊道君转过身,在这连神识都能隔绝之地,肉眼反倒更起作用,他已经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异于常人的高挑,周身云隐雾绕,若有风在急旋,吹起阵阵涟漪。

    “九太子,你笑什么?”

    “没什么,未殊道君,我只是在疑惑该叫你什么?未殊哥哥,怎么样?”姬碧虚从迷雾中走出,走得近了,他周身的风更加狂急,竟然将久凝不散的黑暗吹开了少许。

    此时,未殊道君已经能看清对方身上衣袍的颜色,墨绿深邃,仿佛是一种浓郁到极致的黑。他不禁想起了赫连万城那一身黑红的玄衣。

    难道他们是一个人?

    突然,未殊道君的头有些疼,他不禁伸手捂着头忍受那股仿佛被割裂的痛苦。

    姬碧虚没想到自己只是一问就让他如此,挑了挑眉:“未殊道君,你我都是万俟皇后养育长大,叫你一声哥哥并不过分吧?”

    未殊道君此时神识中一片混乱,紫府世界都陷入了疯狂暴乱中,天空万千冰剑呼啸垂下,在空中没有控制的四处对撞,暴风雪卷起数层海浪,瞬间成冰砸落在地……

    天塌地陷,他突然记起了当初白了头发的那日情景,似乎也是如此。

    他努力压制住喉咙中的咸腥,缓慢却坚定伸出双手,当他透过手掌看到自己的衣袍的时候,心神一动,突然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哇,我还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呢,你这是怎么回事?”姬碧虚有些惊恐,这未殊怎么搞得,若是出了事,他跳进黄泉河都洗不清了。

    眼看未殊道君就要倒下,姬碧虚赶紧招手让肩旁的骨龙一扫将人扶住。

    冰冷的骨龙接触到未殊道君,他瞬间就清醒过来,慌忙将手藏在了袖子里,站起身对姬碧虚道:“多谢!”

    “你真没事儿?”姬碧虚刚才见他都吐血了,但见他气息如常,也就无所谓了,他直接道,“我愿意跟你共同对抗周天大帝,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未殊道君定了定心神,将自己刚才完全看不清未来和过去就要消失的恐惧压了下去,对姬碧虚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曾经进过此地,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探查的了。我并不打算对抗周天大帝,他毕竟是我父亲。”

    “哦,那他也是我父亲,我是不是该帮他对付你们呀,比如所谓的‘天凰’之事……”姬碧虚似乎知道很多东西,轻笑着威胁道。

    “什么条件?”未殊道君完全恢复了冷静,几乎觉得刚才那一念是错觉。

    “我要桑玦。”姬碧虚简洁而坚定说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条件。

    未殊道君想都没想就拒绝了,道:“她属于她自己,你这条件恕我不能答应。”

    他说着挥袖离去,周身剑气起,飞身就出了这片未知而恐惧的黑暗之地。

    姬碧虚见他如此,不由怒道:“从前我就发誓要将你们统统杀掉,倒是我一时心软,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