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375章怪物
    暴躁是魔与生俱来的属性,星观也不想说什么对不起,直接就跑进去,掀开帐子,对着警惕看着他的桑玦歪了歪头,指着自己头上两角道:“你看它们多幼小,发育不良害我实力不显,都是你的错,你得赔。”

    “赔你个大头鬼!”桑玦真是恨死他用未殊道君的样貌做着这样的动作,她掀起床上的被子就罩了过去,逮着人就要揍。

    眼不见为净,这可是她的初恋脸啊!

    “你才该赔我东西呢。”拳打脚踢齐上阵,恨不得将对方打得面目全非。

    “我的角,我的角!”星观疼得嗷嗷叫,慌忙化成原身躲到了一旁,颤抖着手去摸头上小角,幸好他的天魔角结实。

    他真的有些生气了,要知道天魔角可是实力和成长的象征,寓意着他终于从浮华的幼年期到了勃发的成长期。

    而这个女人,不仅害得他早生出小角发育不良,甚至还想摧残自己,简直不能忍。

    “哼!”他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现在我不会怪你,但等我渡过成长的虚弱期,到时候有你好看。”

    桑玦轻轻一瞥他显出的真身不过十来岁的小身板,鄙视道:“小弟弟,我已经很好看了,不用你再让我好看,你还是乖乖与我断了契约回家吃奶去吧。”

    听见她说契约,星观总算想起他们其实是道侣来着,当初他费劲心思要跟她结契就是为了报复她,怎么可能说断就断。

    “你虐杀我数枚灵魂碎片,这个仇我可一直都记着,别妄想断道侣契约。”星观低头看了看自己身板,也觉得这个天魔原身实在弱小了些,根本占不了便宜,他决定闭关稳定实力重回成人身躯再说。

    桑玦听他居然还不断契约,很是愤恨,他都融合了与自己有瓜葛的那两位,居然还不断,这算什么?

    “我们当初立誓之时是怎么说的,你难道忘了吗?”桑玦提醒他们之间最初的契约,“待君神魂合成之日,便是你我解除道侣契约之时。”

    “当然记着,但我神魂还未合成啊?”星观指了指心口,“你的未殊和我的真灵都还在心里呢。”

    他十分无耻道:“要么你帮我彻底将他们融合后解除道侣契约,要么我永久保留他们,怎么样?”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儿吗?”桑玦嗤笑一声,“他们本就是你,在你未苏醒的时候离了都存活不了多久,更不用说你现在的情况,我若硬要保留他们只是让他们苟延残喘痛苦不堪罢了。”

    她轻叹一声:“所以,我选择帮助你彻底与他们融合后解除道侣契约。”

    “你竟然是如此绝情的女人啊。”星观心中有些感慨,他才是本体,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所有一切都是他。

    他不比自己真灵将一切摒弃只有自我,也不比那未殊将一切感情继承丧失了自我,他会用客观的态度处理曾经的事。

    他的许多灵魂碎片从各个年龄段和角度认识和看待桑玦,大多数得出的结论都是软弱善良和固执。

    但现在,他觉得错了,这分明是一个比他的心还狠的女人。其他灵魂碎片都犹如盲人摸象,只有他才能总揽全局,发现事情的真相。

    “阿猫阿狗养久了要离开的时候还尚且有所眷念,我记得你和我前段时间也算表明了心意,怎么就如此绝情?”星观心里竟然有些心酸,他凑过去盯紧桑玦,“其实我就是未殊啊,你难道忘记了我们之间的情谊吗?”

    “不止是他,还有我的真灵,他虽然对你各种威逼利诱,但与你也纠葛颇深不是吗?”星观想了想,纠结了一会儿后才道,“他们本来是没有感情的,但却因为你渐渐学会了感情……”

    桑玦打断了他的话,她实在受不了这种诡异的场景,仿佛是一个少年在和老阿姨表白似得。

    “要么给我滚出去,要么让他们出来跟我见一面。”桑玦压抑住心中复杂的思绪,她真的很需要静一静,或者跟人说说话。

    “桑玦,你不要担心,等我完成成长期的蜕变之后就不会如此了。”星观神色突然变了变,分明是未殊出来,但他并没有说几句话就被另一个黑面挤了下去。

    此时,随着星观真灵的敞开,星观本体的脸上突然浮现出紫黑色的繁花枝蔓,从脸颊一路盛开到眉间,为这张冰冷的脸上染上了浓烈的焰火。

    “桑玦,你真是扭捏,我们就是他,他就是我们,只是现在稍微有些融合期的不适而已。”如此腔调,不用说就知道是谁了,他本就是真灵,对本体并无任何不适,为什么不全部臣服只是因为要和那未殊对抗罢了。

    “我不信,我不相信你们。”桑玦却并未被说服,她被眼前混乱的场景搞得有些神经质了,摇着头胡乱推着,“你是个怪物,我讨厌你。”

    “怪物?”星观的脸上不由涌起了难堪的神色,他不过是神魂未合罢了,哪里是怪物,这女人当真是少见多怪。

    “你曾经不也分出了另一个自己吗?”星观准备去闭关了,但他临走前还是要激一激她,“跟你相比,催生了一个人间杀器的你好像才更是怪物吧。”

    “闭嘴,给我滚出去!”桑玦闭着眼,捂着耳朵,坚决不想看不想听这些乱象胡言。

    “是,我马上就会去闭关了,只是不得不提醒你一下,我们在这个秘境躲藏不过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外面可是还有一堆麻烦事等着。”星观摊手,“我不过需要了却未殊的事,你却糟糕了,劝你不要多想,好好修行吧。”

    他说着大摇大摆出了门,看到门前的轮椅,手指一动就收到了袖中,心中隐隐有些兴奋,虽然他早熟力量打了折,但能不用瘫在椅子上自由行动的感觉真好。

    他这次碎魂散灵艰险万分,索性到现在都有惊无险,中间虽然出了点儿差错搞得自相残杀,但是也让他明悟了世间情谊,反而加快了成长的速度。

    万年前他实在受不住那对便宜父母才迅速成人跑出来,然而却突遭一条臭虫袭击,害他不得不壮士断腕,硬生生睡在棺材里万年之久,延缓了生长。

    如今倒是因祸得福了,哈哈哈!

    他仰天大笑走进另一间房屋,随即布下重重结界开始闭关。他只是暂时不熟悉从幼年期到成长期带来的改变罢了,大能修士到后来分身分神多得是,多么常见的状况,他才不是怪物,等他渡过虚弱期定要好好教导教导她。

    桑玦却想不到这般通透,她不过元婴真君,还未经历化神期分神合体的修炼,根本分不清这种状况。

    “或许我们都是怪物。”她躲在暗处沉沉道,心神十分低落,她猛然回想起埋藏在记忆深处的那些血腥记忆,那都是她干得。

    罪恶不会因为她抛弃了黑暗就消失,永远都在那儿,血淋淋等待她再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