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每天都在捡道侣碎片 > 章节目录 第377章弄巧成拙
    是时,夜风轻轻,桑玦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我愿意。”

    对面男子闻言立刻摔了手中酒杯:“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我真是太高兴了。”

    “你高兴就高兴,摔什么杯子,这是我的东西。”桑玦见不得他那得意张狂中带着丝丝落寞的模样。

    到底是谁才该委屈,明明是她吧?想想都觉得心酸,却连哭都哭不出来,她自从缓过神后竟然开始佩服自己。

    “区区酒杯,赔你就是,小气的女人。”星观手指微动,地上摔成了碎片的琉璃水晶杯就仿佛开启了时间回溯一般重新从碎片变成了完好的模样。

    桑玦看得有些惊讶:“这是时间回溯吗?”

    “不,只是单纯的让杯子的成分进行修补重组,若真是时间倒流,杯子里面应该有酒水。”星观将空空的酒杯倒下给她看,说着有些感叹,“我亲自酿的酒,可惜了,俗话说覆水难收,掉地上的东西我可不会再要。”

    “短短几年的酒又不好喝,有什么可惜的。”桑玦转身就想走,这人明里暗里在怼她呢,她又不傻,听得出来。

    “等等。”星观像变戏法一般变出斟满了酒的两个杯子,一杯送到她面前,“祝咱们合作愉快。”

    桑玦随手接过一饮而尽,竟然并没有想象中烧心辣喉,而是点点清凉,酸酸甜甜的味道。

    她闭关几年滴水未沾,这一杯灵酿果酒下去倒是清润了五脏六腑,也不知是何物所制。

    她不问,星观也不会说。

    修士修行各有其秘,哪怕道侣之间都隔着,其他人更是如此了。

    星观见她饮完酒,有些神情莫测,他小时候母亲那里偷来的真言酒也不知起作用没有?

    桑玦放下杯子就要继续走,她可没心思跟他一起看星星看月亮。

    “桑玦,你真的没有其他想说的吗?”眼见她要走,似乎没有任何眷念,星观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桑玦顺口就想说没有,然后潇洒甩手离开,但不知为何,她好不甘心,竟然转身说出了真话,连她自己都很意外。

    “我想知道修士的分神和你的灵魂碎片的感受是一样的吗?”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问,桑玦真的很想知道这点,如果是她没有分清,那只能怪她自己错爱了对象。

    星观却有些惊讶,她居然问的是这个,他还以为她会激动扑上来问他到底是谁,对她什么感情,爱不爱她之类露骨的问题呢。

    “我给你讲个修仙界有名的事例吧。”他抛开先前准备好的答案,不得不重新想了想如何回答。

    “修仙界很大,有名大世界上中下各三千,与其他无名世界和宇宙洪荒合成诸天万界。”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问桑玦:“你可知大世界上中下三千的区别?”

    桑玦摇摇头,非常坦诚说不知。

    星观告诉她,所谓上三千的大世界乃是指出过金仙大能,且能包容仙君常驻的世界;中三千指出过半步金仙,能包容普通仙人常驻;下三千指出过仙君,仅能包容散仙地仙常驻。

    桑玦似懂非懂,等她飞升后才能真正理解。

    星观见她如此也不再解释,等她能飞升了再说吧,反正他总得陪着她的。

    他继续道:“在某上三千大世界中有这么一个修士,他年幼被恶人屠杀满门捉去邪魔宗派成了炉鼎,终于历经艰险手刃仇人被正道大能收为关门弟子,前途光明。他在外历练途中认识了一名志同道合的道友,几经患难成为了恩爱的道侣……”

    星观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桑玦,桑玦若有所思:“他道侣莫不就是他先前的仇人?”

    “是的,还是他自己发现,果断杀之回返宗门,然后他又遇到了新的道友,给予他支持和温暖……”星观并没有详细说明其中的恩怨纠葛,道,“他竟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都会背叛自己,不由心神错乱,索性有正道师门帮助,令其修行上了正轨,顺利飞升。”

    “就在他刚刚飞升成功后就发现他尊敬的师尊才是真正的仇人,怒而杀之,彻底堕入魔道,飞升到了诸天万界中魔仙所在的地界……”星观说到这里也有些变了脸色,道,“然后他在仙界就经历了和凡界同样的事情,直到有一天路遇一名实在看不过去的金仙大能指明真相,告诉他真正的仇人乃是另一位修行嗜血分神**的半步金仙……”

    “变态!”桑玦脱口而出,然后惊疑看向星观,“你不会就是这种人吧?”

    说着,她就退后好几步,祭出本命法器与他对峙,甚至对自己整个人生轨迹都感到了不安,越想越觉得心惊。

    她从小到大遇到了他好多的灵魂碎片,有青梅竹马有良师益友也有孽缘情债……

    这还是已知的有数碎片,倘若一些细微的莫不是遍布整个人生?

    她甚至开始隐隐怀疑小时候身边的某些大娘丫鬟也是他变得,还有那莫名其妙要娶她的姬碧虚,还有林飞等道友……细思极恐!

    因为饮下了能引出人真实情感的酒,她脸上的惊恐表情怎么都藏不住,整个心神也全陷入情感而缺少了应有的理智,只觉星观就是这么个人,以此为例告诉她千万不要抵抗。

    得亏她先前硬气总要与他断道侣契约,若不然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她定睛看向星观,虽然本体和未殊道君十分相像,但他背后却仿佛有无数面孔在黑暗中游走,个个面孔她都认识,甚至还随风传过听不清的窃窃私语……

    “嘶……魔鬼,滚开!”桑玦倒吸一口凉气,吓得立即飞回屋内,连身子都不管转,快速布下多重结界,说什么也不想见他。

    “我与你都要断因果了,怎么会是这种人?”星观伸手却差儿被迅速关上的门和凌厉的剑阵夹断了手指,急忙在外解释。

    他是想弄明白她现在对他到底是什么心意,好确定以后对她行事的策略,也是以那个例子来告诉她修士分神分魂在修仙界是很正常的事,分化万千只为整蛊一人的恶劣行径都有……

    他和她之间实在不算太糟糕。

    这是多么鲜明的例子啊,他举错了么?

    良久,屋内都没声音,星观看了看天上星辰,长叹一声,看来只能下狠招了。